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人皇紀 >

第二千二百四十五章 驚天一劍!

    不只如此,數千里之內,山河大地嗡然顫動,連鋼鐵堡壘都在震動,似乎在和高空中那道不可思議的金色劍氣遙相呼應。

    “這是……陛下的劍氣!”

    地面,鋼鐵堡壘中,太子少保王忠嗣正帶領大軍策馬往北而去,突然看到高空中那一劍,渾身一顫,立即勒住了戰馬。

    和圣皇君臣一世,對于圣皇的氣息他再熟悉不過了。

    “陛下!”

    這一剎,王忠嗣的神色激動不已。

    “李太乙!這不可能——”

    無盡的夜空中,太始陡地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大叫,聲音惶恐至極。

    天子之劍!

    這是李太乙最強也最可怕的一劍。

    這一劍爆發出來,除了天之外,根本無人可以招架,哪怕太始也一樣抵擋不住,這根本不是洞天境的強者可以抵擋得了的。

    在這一劍面前,哪怕太始也一樣微不足道。

    這一剎那,太始惶恐了,也顫栗了。

    “不!這不是天子之劍!”

    不過很快,太始就察覺到了一些不同。

    李太乙施展的那一劍威力能達萬里之遙,甚至九州大地都產生感應,王沖這一劍,遠沒有那么恢弘浩大,最多只有李太乙“天子之劍”一半的威力,而且外表看起來是“天子之劍”,但劍氣深處卻遠沒有那么純粹。

    在劍氣中,太始感覺到了王沖的氣息。

    “太始,認命吧!這是你的命數!”

    王沖殺機凜凜的聲音在天地間回響,聲音冷酷無比。

    太始的感知并沒有錯,圣皇確實沒有在他體內留下“天子之劍”。

    當初彌留之際,圣皇留下這團能量,也是為了替他化解災厄,讓他在危難之際能夠成功逃跑的。

    然而就連圣皇恐怕都不會想到,王沖竟然把這團能量用來擊殺太始。

    不只如此,王沖甚至通過這團能量,以及他當初殘留在其中的一絲微乎其微的“天子之劍”的劍意,憑借著自己驚人的天賦和悟性,以及洞天境的強大實力,硬生生的激發出了圣皇的“天子之劍”,把他遺留的那團能量大幅強化。

    這一劍遠無法和圣皇當初相比,也有些不夠純粹,但僅僅用來對付太始已經足夠了。

    “轟隆!”

    只聽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整個虛空都被剖開,那一剎,東北大地,一片死寂。

    地面上,無數人的目光紛紛望向天空,當虛空劈開,所有人都看到了這恢弘璀璨的一劍。

    寂靜!

    無比寂靜!

    好像只有一剎那,又仿佛過了無數個漫長的世紀,天空中一片寂靜,光芒一閃,王沖的身形陡然出現在夜空中。

    “結束了!”

    王沖長舒了一口氣,為了這一天,他醞釀許久,等待這么長時間,終于成功擊中了太始。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王沖眉頭一動,猛地扭頭望向相距不遠處的虛空,似乎回應著王沖的感應——

    “咳咳!”

    一陣細微的咳嗽聲從虛空中傳來,就在王沖的目光中,一道狼狽的身影,身形踉蹌,從虛空中跌落出來。

    太始!

    王沖只是瞥了一眼,立即目光一冷。

    承受了他的全力一劍,太始竟然還沒有死!

    太始身上那套古樸的金黃色神甲,連碎片都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而那一具洞天境神軀上也是鮮血斑斑,傷痕累累,看起來受傷極重。

    而且他整個人的氣息也一片紊亂,完全不復之前強大。

    在那恐怖的一擊中,太始憑借強大的洞天境實力以及那不知名金黃色神甲,太始終究活了下來。

    “小子,你以為你贏了嗎?”

    天空中,太始死死盯著王沖,目中透出滔天的憎恨:

    “這樣的身軀我要多少有多少,同樣的神甲我也可以隨意得到,我們之間的戰斗才剛剛開始。這一次我輸了,不過下一次,你不會有那么好的機會了!”

    盡管被王沖重傷,連洞天核心都碎了,但太始并不慌張。

    京師他能活下來,現在他同樣也能活下來,最多只是換個身軀罷了。

    王沖太小看他,也太小看天神組織了。

    “哼,是嗎?”

    王沖聞言,冷笑一聲,毫不慌張,甚至連追趕太始,防止他逃跑的行動都沒有。

    “你說的是這個嗎?”

    王沖手掌一翻,掌心立即多了一枚黑色的金屬符箓。

    “轟!”

    看到那枚熟悉的黑色符箓,太始瞳孔猛地一縮,如遭重擊般,渾身顫抖不已。

    “不可能!它怎么會在你那里!”

    那一剎,太始眼中頓時出現了慌亂,就連臉上的血色都褪得干干凈凈,呼吸都幾乎要停滯了。

    之前,太始泰然自若,絲毫不擔心王沖會對他下毒手的原因,就是因為這枚“時空符箓”。

    只要有這枚時空符箓,即便肉身粉碎,他就能以王沖難以想象的速度脫離這里,成功返回總舵。

    到時候再過上幾個月,他便能再次完好無損的出現在王沖面前。

    但是現在——

    這枚符箓他早已煉化,和自己的靈魂連為一體,怎么可能到王沖手中。

    “嘿,是我做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突然響起,太始體內的魘獸突然開口了。

    “主人早就料到你會有此一招,所以囑咐我進入你的體內后,第一件事就是干擾你的感知,奪走這枚神符,要不然,你以為你會到現在還能這么從容掌握身體嗎?”

    聲音一落,下一刻,就在太始的左下腹位置,一股磅礴的力量涌動著,有如洪水般席卷而出,開始和太始爭奪身體的控制權。

    “啊!”

    在魘獸的攻擊下,太始整個身軀都顫抖扭曲起來,口中更是發出一聲痛苦至極的聲音。

    如果是之前受到魘獸攻擊,他完全有把握將魘獸鎮壓,但是王沖攻擊他的那一劍,傷到的不僅僅是他的肉體,連他的精神力也同樣遭到重創,完全不復之前強大。

    ——當靈魂占據軀殼,肉身的缺點也變成靈魂的缺點,所有傷害都會傳導過來。

    “畜生,你敢!”

    這一刻的太始暴怒無比。

    身為高高在上的天神,主導世間萬物,掌控無數權力的神圣存在,竟然被一頭畜生搶奪肉身,對于太始來說,這絕對是一種恥辱。

    “太始,你還不明白嗎?沒有下次了,我早就說過,這一戰你逃不了了。”

    王沖淡淡道,一邊說著,一邊緩緩踏步往前走去。

    轟!

    就在說話的時候,王沖心念一動,磅礴的精神力爆發而出,再次演化出恒星宇宙,重重轟擊在太始腦海。

    啊,在王沖和魘獸的前后夾擊下,太始終于再也堅持不住。

    只見太始的臉龐扭曲著,浮現出另一張臉孔,下一刻,一股黑氣蘊含著龐大的靈魂波動,從太始體內破空而出。

    ——在魘獸的連綿進攻下,太始終于徹底喪失對這具身軀的控制權,被趕出了身體。

    轟!

    就在被擠出身體的剎那,太始靈魂所化的那團黑氣立即有如驚弓之鳥,朝著遠處倉惶逃去。

    然而下一刻,虛空震動,一道環形的時空壁障猛地拔地而起,阻擋了太始的去路,接著是第二道,第三道……

    “太始,都到這種地步了,你難道以為你還有機會逃跑?”

    王沖冷笑道。

    早在兩人說話的時候,王沖早就無聲無息在四周圍布下了一道又一道時空之環,從天空俯瞰而下就會發現,以王沖為中心,一道又一道暗金色的時空之環有如迷宮般將這里禁錮。

    王沖長發飛揚,在這些暗金色時空之環的映襯下,簡直如同真正的神祇,令人敬畏不已。

    謀定而后動,太始以為現在還能逃脫,簡直癡心妄想!

    另一側,太始眼見無路可逃,心中也生出一股深深的絕望,但更多的,還是怨恨和震怒。

    “該死的螻蟻,你兩次毀我肉身,既然我逃不了,你也別想好過!——給我陪葬吧!”

    太始怨毒的聲音響徹虛空,聲音一落,轟,黑霧炸開,就在太始的靈魂深處,一團光芒陡然迸發而出。

    光冕!

    王沖只是看了一眼,頓時神色微變。

    太始被擠出肉身,靈魂逃跑,竟然將那件一直放在腦后的光冕神器也一起帶走。

    似乎激發了神器中的某種禁制,此時此刻,原本光芒黯淡,直徑只有原來五分之一的光冕,突然大放光明,直接膨脹到原來的程度,并且光冕深處,還迸發著一股鮮紅。

    危險!

    王沖心中一凜,幾乎本能的往后退去,他也沒有想到,太始竟然還有這種手段。以他的靈魂強度,連帶這件神器一起自爆,那股威力足以對自己造成極大威脅。

    “小子,跟我一起死吧!”

    太始瘋狂的聲音響徹云霄,就在顯露出光冕的剎那,太始的靈魂包裹著即將爆炸的光冕,風馳電掣,朝著王沖直撲而去。

    “螻蟻!就算你得到強大的力量又如何!”

    “這就是試圖殺屠神靈的下場!”

    “這就是神靈的詛咒!”

    那一剎,太始的心中既瘋狂又快意。

    “主人,交給我吧!”

    就在太始最瘋狂之際,一個聲音在虛空中響起,太始心中一凜,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突然之間,轟,兩只手掌從虛空中伸出,一把抓住了太始的靈魂和那枚光冕。

    “!!!”

    感受著那兩只手掌傳來的力量,太始心中一窒,連靈魂都幾乎要停滯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