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碎星物語 >

十五章 救世方舟渡難洋

    霸皇狂怒之下,瘋狂出刀,雖然未能將九龍塔斬破,但塔內的法則被破壞,下層衍化出的億萬世界,紛紛走向崩滅。

    溫去病察覺到世界毀滅的原因,張開雙目,看向面前的二女,嘆息道:“可惜這些人了,雖然不是沒有準備,但能有多少效果,誰也說不準,盡人事吧!”

    天地動蕩,子民遭劫,司徒小書只感無窮無盡的眾生之力,洶涌而來,哪怕以萬古之身,也容納得異常辛苦,耳邊響起一聲聲哀嚎和呼喚,一句句祈禱和期盼,身后真龍顯現,星火不息,聽見溫去病的決策,凝神定心,雙目閉合,引動這股浩瀚之力。

    浩浩蕩蕩的人道之光,沖霄而起,又灑落萬界,一道道從天外降下的光柱,落在帝國每一個角落,鎮住天地山川,江河湖海,讓一切異變開始消散,似要恢復正常,而各個世界的人族耳里,更傳來祖皇的詔令。

    “帝國子民聽令,末劫降臨,萬界崩毀,唯有匯聚吾等之力,萬眾一心,加持太上神皇,喚醒九龍之心,方能渡過此劫!”

    威嚴的女聲,在傳遍人道星火照耀之處,帝國一切子民,無論是剛剛在海嘯洪流中瑟瑟發抖的凡人,還是尚在對抗天崩地裂的神兵神將,統統放下一切,跪倒在地,虔誠祈愿。

    “祖皇保佑!”

    “祖皇不朽!”

    “太上神皇,萬氣本宗,度修萬劫,可證神通!”

    “萬眾一心,共渡此劫!”

    “星火不熄,人道不絕!”

    伴隨著帝國人族的祈禱聲和吶喊聲,眾生之力匯聚在一處,化作浩瀚星河,覆蓋每一處人道世界。

    一道道光柱沖天而起,比司徒小書降下的,強上不知道多少倍,真龍環繞,百鳳齊鳴,匯往虛空之上的浮空帝國,將整座帝都化作虛空中一輪新的大日,爆發出無盡光輝。

    大日之中,司徒小書雙目緊閉,以萬古者的強悍肉身,消化這股洶涌浩瀚的偉力,同時,無數帝國的飛空巨艦,飄浮起來,出現在帝都之外,迅速組合,化為一艘橫跨億萬里疆土,堪比星體的超級方舟。

    這是早在萬年前,溫去病籌謀今日之變,就提前準備的設計,一旦遭遇危難,就組成這艘救世方舟,帶著帝國內的眾生逃亡。

    籌謀萬載,一朝得用,司徒小書吸納無窮愿力,無限提升本身力量,再以無上神通,接引子民進入救世方舟,得到庇護。

    看見眼前出現生機,子民們的祈禱加倍虔誠,更為精純的愿力,持續流入司徒小書的體內,成為一個正向循環,在子民得救的同時,也讓司徒小書的力量一再提升。

    司徒小書吸收愿力,一部分重新順著灑落的光柱,輸送回人道萬界,鎮壓各處失控的法則,阻止壞滅的到來,另一部分則在體內壓縮凝聚,輸送往置于膝頭的憂患。

    憂患璨放光芒,槍身宛如透明起來,其中仿佛有一條條真龍游走,更有浩瀚圣德之力波動,卻是發動神能,將匯來的眾生之力進一步壓縮純化,隔斷眾生的紛雜意料,只保留最為純化的部分,再傳往溫去病處去。

    一波波的眾生之力傳回萬界,鎮壓天地,人道諸界中的天災地劫削減規模,人們得到更多時間,加快進入光柱,被傳送到救世方舟內,進行祈禱。

    萬眾同心,匯聚而來的眾生之力一波勝過一波,攀向新的高峰,然而溫去病遲遲未能發動,九龍塔的晃動愈發明顯,法則崩解加速,世界的崩毀再也壓制不住。

    山搖地動,洪水海嘯,方才安心的帝國子民重新慌亂起來,雖然祈禱更加虔誠,傳來的眾生之力愈發洶涌,但其中紛亂的意念,也開始沖擊司徒小書的神魂,若非仁道神通護身,說不定就要遭到反噬。

    眼見事有不諧,司馬冰心立刻按照預定的計劃行動,前踏一步,雙掌貼在司徒小書背后。

    冰之大道輪動,極寒之力涌出,整座浮空帝都的每一處,都開始浮現出冰霜,浩瀚妖力和極寒之力,一起傳入司徒小書體內,幫她消弭怨念沖擊,平復體內一波波涌來,不斷震蕩的眾生之力,最終一起通過憂患,匯入溫去病體內。

    溫去病雙目緊閉,觀照體內,雙極輪催到極致,以源源涌來的兩股萬古之力充作陰陽,交纏互化,歸于自身變動之道的掌控下,徹底融為一體,試圖突破八重桎梏,提升至九重之力,匯往心房。

    浩蕩的眾生之力,一波波涌入憂患,又匯往溫去病處,不斷沖刷著正被另一半吸引,蠢蠢欲動,想要分離開來的九龍塔心。

    九龍之心的另一半,正在司徒小書膝上的憂患,大放豪光,不住震動,開始與溫去病發出的呼喚相應,司徒小書不由得開始緊張。

    ……九龍塔、心合一,開路離開,這個計劃的大前提,就是先要合成完整的九龍心,然后與九龍塔融合。

    ……九龍之心,分別宿于憂患與溫去病體內,要將這兩者合一,然后迫出體外,對溫去病而言,也絕非沒有風險,一個弄得不好,分分秒秒心碎人亡。

    ……但都已經到這份上,不能回頭了!

    隨著溫去病匯聚兩道萬古之力,以洪荒妖力和人道愿力,衍化太極,生出一股吸力,被憂患吞噬的九龍塔之心徹底化作一片水霧,從槍身蒸騰而起,直直飄向溫去病。

    水霧入體,分成兩截的九龍塔之心,在溫去病胸中合而為一,化作液體之龍,不住游動。

    “合!”

    溫去病猛地張目,試圖催發塔心,與九龍塔共鳴,藉此取得對這件天神兵的操控。

    然而,冥冥之中,九龍塔生出感應,發出呼喚,無視溫去病的意愿,只想要吸收缺損的部分歸位,而九龍塔之心化作液體,順著血脈,游走溫去病全身,身上的九龍紋隨之活躍,躍動掙扎,幾度想要破體而出,卻牽皮連肉,脫身不能,痛如刀割。

    ……嘖,還是老樣子,看來,請神容易送神難,想要把這顆心送走,還真不是那么容易。

    ……世間之事,有得有失……萬年歲月,實在太久遠了,九龍塔之心與我結合的太深,是莫大助力,也是隱患……

    ……萬年來,我想沖擊九重天階,卻總隔了一層,始終穿不透,最大的障礙就是這東西,不破此心,難登九重,但照情況看來,不登九重,似乎也難破這棵九龍心。

    這些年來,溫去病憑藉體內的九龍塔之心,避免了世界法則的排斥之力,更得以安心從九龍塔開辟的世界中補充能量,籍此將本身修為推上八重天階,卻也因此和九龍塔之心近乎融為一體。

    如今,九龍塔抗拒自己借助塔心的遙控,想要收回塔心,本就在意料之中,溫去病早有準備,可九龍心與自己結合太深,難以脫離,這委實也成了當前的一大難題,甚至……險情——

    塔內萬年已過,塔外卻不過短短幾瞬。

    九龍塔這件天道神物的現世,沒有讓太古妖都一場奪寶大戰愈演愈烈,反而直接清場,將一切好處吞下,實在是出乎諸界萬古意料。

    當霸皇主動投入塔中后,原本撐天而起,吞噬萬物的巨塔仿佛滿足,尺寸不斷縮小,最終化作百丈高塔,矗立在荒蕪的妖都大地上。

    先前的狀況,讓各界萬古驚疑不定,各自收手,等待變化和自家領導者的上諭,不曾想,方自平靜了數息的九龍塔,卻又重新大放光芒,劇烈的能量波動從內部涌出,連萬古都為之側目,不知道又發生了什么?

    ……不會這么快,就把吸進去的那些萬古消化掉了?

    ……還是里頭正在對抗,爆發激烈戰斗,干擾九龍塔的控制?那……會不會是我們的機會?

    ……現在出手,或許是早了,但要是再晚些,是霸皇成功降服神塔,還有我們的份嗎?

    諸天萬古驚疑不定,妖皇卻已經看出問題,暗忖不好。

    ……是有人在攻擊九龍塔,甚至造成不小的傷害……應該是那個沒分寸的莽夫,只有他,才會如此出手沒輕重……

    ……還有,塔心似乎在里頭被激發了……

    ……不行,不能等了,這次機會錯過,塔心再次消失,又將是萬古悠悠的漫長尋覓與等待!

    下定決心,顧不上自己出手可能會打破平衡,引來其他永恒者插手,妖皇悍然出擊,撐天玉掌跨越虛空,出現在太古妖都上方,朝著九龍塔抓去。

    “妖皇出手了?”

    “晚了一步!”

    “天尊為何還不動手?”

    諸天萬古見狀,驚怒悔恨,為自己剛才的猶豫不甘,卻再也不敢插手,阻擋永恒者的路,唯有期盼自家領導人出手相抗。

    萬魔殿中,魔主輕輕撫掌,目光在飄渺仙宮和極樂凈土之間巡視,輕嘆道,“老朋友,你總是這么沖動啊!你這么跳進去了,不是苦了我要以一敵二?”

    魔主做好了以一敵二,維護妖皇的準備,然而天尊巋然不動,古佛枯對菩提,仿佛對九龍塔的歸屬毫不在意……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