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錦堂歸燕 >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暴怒

    秦宜寧很難想象,當時的場面逄梟會有多難堪!不論是在對手眼中,還是手下之人眼中,逄梟曾經的自信與尊嚴,都會被這一頓板子打入泥潭。

    所以逄梟才會阻止她回京!

    怪不得他沒有如從前那般出來迎她,原來他受傷了!

    憤怒燒成火焰,幾乎要將秦宜寧的理智燃盡。

    秦宜寧恨不能當即掐死李啟天!

    他也配做皇帝?他也配做個人!

    身為人的忠孝仁義他一樣不占,整日里只在意著眼前的蠅頭小利,根本就不在乎百姓的死活。他非但心胸狹隘,妒忌猜忌忠臣,更是忘恩負義的小人!這樣的人為人君父,就是老天爺都看不下去!這種人不殺怎能解心頭之恨!

    眾人見秦宜寧氣的臉色都變了,一時都不知該如何勸解。因為不只秦宜寧憤怒,他們每個人都難以控制情緒。

    他們真不知道,王爺為了國朝建立奮勇殺敵,為結束亂世付出的那么多辛苦到底值不值得。

    “王妃……”朱瑜有些緊張,畢竟這些話逄梟是不允許他亂說的,他卻沒控制住自己,在秦宜寧的跟前說了。

    秦宜寧深呼吸幾次,好容易才平靜了心情,放緩語氣道:“這事怪不得你。你不必緊張。”

    朱瑜猶豫著問:“那王妃打算這會子入城嗎?”

    若是秦宜寧這時進城,他可就是沒辦好差事了。

    秦宜寧何等聰明,一聽便知朱瑜的顧慮,笑了笑道:“你且放心,我不會讓你難做的。”

    朱瑜聞言就有些尷尬,撓了撓后腦勺道:“屬下不是那個意思。”

    秦宜寧笑道:“我曉得。你回去吧,王爺若問,就說已將話帶給了我,我不急著進城去了,暫且在附近流連觀察一陣子,等時機合適了再說。”

    朱瑜大喜,忙拱手行禮:“多謝王妃!那屬下就告退了。”

    “好。王爺那里情況不容樂觀,還望你等繼續如從前那般忠心輔佐,將來我不會虧待你們。”

    “王妃說的哪里話。”朱瑜心里歡喜,實在的道:“王爺對待兄弟們不薄,何況我等也都是因為敬佩王爺人品和行事才甘心追隨王爺,并不圖什么的,王妃切勿如此了。”

    秦宜寧笑著點了點頭,又與朱瑜囑咐了一番,這才放人出去。

    待人走遠,謝岳、徐渭之、驚蟄、廖知秉和寄云幾個都下心翼翼的看著秦宜寧,仿佛怕秦宜寧一怒之下會做出什么過激的舉動一般。

    秦宜寧卻是端坐首位,垂眸陷入沉思。

    許久,秦宜寧才抬起頭來:“我打算去一趟輝川縣。”

    徐渭之驚訝,“王妃去輝川縣,可是有要緊事?”

    “當然。”秦宜寧站起身,踱步時裙擺如漣漪一般蕩漾,“難道平白讓人這般羞辱?”

    她的話沒有說完整,可大家都明白她的意思,眾人皆啞然。

    謝岳心念電轉:“王妃,您該不會是……”

    秦宜寧回頭,一雙水眸被怒火點燃,目光比往日更加明亮。

    “誰動他,我就動誰。刺王殺駕難度太大,他不是在意皇陵嗎?他不是不管百姓的死活,也要斂銀子來修皇陵嗎?我讓他沒陵寢可住!”

    “王妃,您三思啊!”

    “三思過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你們王爺是正人君子,我可不是!他一門心思都為了死后有陵寢可住,我不僅讓他沒的住,我還要送他早點去!”

    眾人再度無言以對,竟不知該說什么才能勸解。

    驚蟄和廖知秉卻是同時站出來,熱血豪邁的道:“好!說的好!”

    廖知秉更是道:“盟主說的對!今上越發有昏君之相,這樣卑鄙之人根本配不上王爺的效忠!也辜負了王爺的一片心!咱們青天盟弟兄素來最講義氣,王爺遭遇如此慘事,盟中弟兄若知道了還不定氣成什么樣,說不定一把火少了皇宮都有可能,王妃只去倒毀皇陵都是手下留情了!”

    徐渭之和謝岳都覺得一陣頭大。

    “廖先生,王妃是在氣頭上,您可別再給火上澆油了。”

    “是啊。廖先生,這會子還是讓王妃冷靜冷靜再做決定不遲。毀壞皇陵,那可是謀大逆!那是八議之時十惡不赦之罪啊!王爺與王妃都是好人,原本也是別人對不起王爺和王妃,這么一做,錯的可就成了王爺和王妃了。”

    “王妃,您千萬再想想。這般謀大逆一旦被人抓住把柄,王爺可同樣會被扣上謀大逆的帽子,一世英名都會毀于一旦。”

    謝岳和徐渭之苦口婆心,畢竟從前秦宜寧一直都在努力的為逄梟經營名聲,素來行事都以逄梟威名為重。如今這事萬一事發,后果不堪設想。

    秦宜寧笑了笑:“兩位先生的顧慮我明白。所以這次我不打算讓王爺的人馬參與在內。就算事發,那也是我一個人的事。”

    “夫妻是一體,您說沒參與,別人也不信啊!”

    “不,我和王爺又不是尋常的夫妻。別的妻子可能做事會用到夫家的能力,可我不用。我手下有銀面暗探和青天盟,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也能為我做的事負責。就連當日圣上被埋在地宮,幫助他奪回皇宮,我都是動用了青天盟的能力,圣上也知道我是有這個能力的。”

    謝岳與徐渭之一時間竟無言以對。

    的確如秦宜寧所說,她想做什么,根本就不用通過別人,她自己就可以做到。她也的確能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因為她的青天盟是在圣上跟前走過過場的。

    “稍后我就帶著人啟程,兩位先生與精虎衛、王府護衛,就暫且留在城外。王府護衛最好分散開來,不要都糾集在一處,以免被人發現了真給王爺扣上謀反的罪名。等城中王爺送了消息來,你們再進城。”秦宜寧溫聲囑咐。

    謝岳搖著頭:“王妃,王爺若是問起你來,我們可怎么交代啊!求您再考慮考慮。”

    “不必擔憂,王爺若問,你就照實話說便是。這口氣不出,我怕是今后都沒有一天睡得好覺!沒道理他還管我出不出氣吧。”

    謝岳與徐渭之啞口無言。

    王妃平日識大體又大方懂事,突然任性起來,還真是勸說都難。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