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校花的全能保安 >

第兩千五百四十八章 死亡甜心

    2548

    地下室內,牛默羅面無表情的坐在地上。

    他的身上已經被汗水濕透了,看的出來,剛才被注射了毒素的他,應該是無比痛苦的。

    “你沒事了吧?”阿紫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問道。

    “嗯。”牛默羅搖了搖頭,然后看了阿紫一眼,說道,“謝謝你。”

    “不用客氣,我們白桑族天生就是醫生,救死扶傷是應該的!”阿紫說道。

    “你怎么會被抓進來的?”牛默羅問道。

    “我…”阿紫說到這,遲疑了片刻,隨后眼眶一點點的紅了起來。

    “你別哭!”牛默羅說道。

    阿紫搖了搖頭,抽泣著說道,“他們來到了我們的宅子里,把我們很多族人都殺了,把我搶到了這里。”

    “你是苗人?”牛默羅問道。

    “嗯…”阿紫點了點頭。

    “你放心吧,你我肯定能出去的!”牛默羅認真說道。

    “怎么出去?我連這個地下室都出不去,外面都是壞人。”阿紫問道。

    “會有人來救我們的。”牛默羅堅定的說道。

    “你說的是許太平么?”阿紫問道。

    “嗯!”牛默羅點頭道,“你應該聽說過他,他是一個非常強大的人,他應該已經察覺到了什么,相信他很快就會來到這里的!”

    “我也認識許太平。”阿紫說道。

    “你也認識許太平?”牛默羅愣了一下,隨后眼睛一亮,說道,“該不會就是許太平之前給我打電話讓我去的地方吧?”

    “我也不知道,他說過要守護我們的村子的,但是…但是他沒做到。”阿紫紅著眼睛說道。

    “都是我的錯。”牛默羅歉意的說道,“之前他曾經給我打過電話,讓我去十萬大山里的一個苗寨內安裝一些東西,但是,在那之后我就被這些人抓了,所以我就沒有去成,如果我那時候去的話,至少你,就不會被抓到這里來了,都是我的錯。”

    雖然阿紫并不是很聽的懂牛默羅說的那些,但是她還是感受到了牛默羅的歉意,只是,對于阿紫而言,族人的死,已經成為了她內心最痛苦的一部分,最近這段時間,她每天都在做噩夢,每一個夢里,都是族人慘死的面容。

    對于只有十幾歲的她來說,那一段經歷可以說刻骨銘心,早已經烙印在了靈魂最深處,盡管她自己還活著,但是,她覺得,其實早在族人被殺的那一刻,她就已經死了。

    阿紫覺得,自己其實是恨許太平的。

    因為許太平說話不算話。

    對于一個十幾歲的姑娘而言,說話不算話是無法被原諒的,特別是因為許太平的說話不算話,導致整個寨子里上百人被殺,這更是無法被寬恕的。

    可是,許太平為阿紫做過的那些事情,又讓她對許太平有著無比的感激之情。

    這種感激與恨交織在一起,讓阿紫每天都無比的難受,痛苦,她不知道未來到底該怎么辦。

    “小姑娘,千萬不要因為太平沒有守護你們村子而去怪他。”牛默羅看到阿紫的表情,似乎知道阿紫的內心所想一般,所以開口勸說她。

    阿紫搖了搖頭,面色痛苦。

    “你永遠不知道太平的身上到底扛著什么。他在以他的力量,去對抗許多想要讓這個世界陷入混亂的人,可以說,如果沒有他,這個世界早已經不是你所想的那個世界了。”牛默羅說道。

    “但是,在我的族人被殺的時候,我的世界就已經毀滅了。”阿紫搖頭道。

    “哎!”牛默羅嘆了口氣,對于一個陷入某種牛角尖之中的人,你說再多都沒有意義,這只能由她自己自己走出來,旁人是根本幫不上忙的。

    “我就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孩,我沒有見過多大的世界,我去過的最大城市,也不過是江源市,而且就去了兩天,我的一切,就是我們的寨子,可是現在,寨子已經沒了,寨子里的人都死了,賈貴,卡桑,宋巴,還有很多很多人,他們都死了。如果他能說到做到,那他們還會死么?根本不會。”阿紫說道。

    “這世界上許多事情,總需要取舍。而且 ,有很多意外是我們所想象不到的。”牛默羅說道。

    阿紫搖了搖頭,說道,“我先出去了。”

    說完,阿紫轉身離去。

    看著阿紫離去,牛默羅嘆了口氣。

    與此同時,別墅大廳內。

    斯巴魯坐在沙發上,一點一點的將自己肚子上的繃帶給拆開。

    所有繃帶拆開之后,露出了斯巴魯身上的傷口。

    斯巴魯的傷口處看起來很恐怖,一個拳印就在肚子上的位置,拳印邊上的肉都已經結痂了,拳印里頭的肉少掉了一塊。

    這樣的傷口要恢復,如果使用恢復藥劑的話,至少得需要好幾個月的時間。

    從這就足以看出許太平這一拳的威力了,一拳過去,就算是以斯巴魯的身體也完全受不了。

    準確的說,斯巴魯是受的了許太平拳頭的力量,但是受不了這股力量之下的灼熱火焰。

    許太平的綠炎霸拳,那就相當于是附加了魔法屬性的體術,讓體術幾乎無敵的斯巴魯防不勝防。

    “混蛋!”斯巴魯氣憤的咒罵了一聲。

    就在這時,一個手下走了進來。

    “巫師大人,她來了!”斯巴魯的手下躬身說道。

    “她來了?!”斯巴魯眼睛一亮,站起身說道,“讓她進來…不,我去門口接她!”

    說完,斯巴魯也不重新將傷口綁上,而是直接就這么光著上半身走向了門口。

    剛走到門口的位置,一個穿著護士裝的極品美女就從前方走了過來。

    這女人穿著粉紅色的護士裝,衣服的紐扣解開了三顆,整個胸口位置幾乎全部裸露了出來,在她的身下是一條超短的護士裙,護士群的下面是兩條渾圓有力的大腿,大腿上是一條條縱橫交錯的黑絲。

    這個女人無比妖嬈,讓男人看了就欲罷不能,她的手上還提著個醫療箱,醫療箱很大,也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么。

    如果許太平此時在這里的話,他一定能夠認出眼前這個女人。

    這個女人正是之前跟著軍火商洛克菲的希米亞,外號死亡甜心。

    這個女人在洛克菲身死之后就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結果現在卻出現在了斯巴魯的面前。

    “希米亞小姐,我已經等候您多時了!”斯巴魯笑著伸出手去。

    希米亞卻并沒有伸手與斯巴魯握手,她嘴上帶著顛倒眾生的笑容,直接摟住了斯巴魯的手臂,然后說道,“斯巴魯先生,你怎么這個時候才找到我,我其實早已經想來您身邊想了很久了。”

    隨著希米亞的動作,希米亞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了斯巴魯的手臂之上,那種緊實的柔軟觸感,讓斯巴魯這樣一個第三世界的強者都有點難以控制體內的荷爾蒙。

    斯巴魯順手在希米亞的大腿上摸了一把。

    希米亞的臉上露出了意亂情迷的笑容。

    “我聽人說你受傷了,是么,親愛的斯巴魯先生,或者叫你巫師大人,還是我的小可愛,你喜歡我叫你什么?”希米亞笑瞇瞇的問道。

    “叫我巫師大人吧。”斯巴魯說道。

    希米亞眼睛微微一亮,隨后說道,“好的,巫師大人,給我看看你的傷口吧。”

    “進房間再看。”斯巴魯說著,帶著希米亞走進了房間,隨后,斯巴魯坐到了沙發上,指著自己肚子上的拳印說道,“這就是我的傷口。”

    “我的天吶,巫師大人,這是怎樣恐怖的攻擊,才會在您的肚子上留下這樣的印記?!這是被灼燒出來的傷口吧?”希米亞跪在斯巴魯的身前,雙手扶著斯巴魯的腰,看著斯巴魯的傷口驚訝的說道。

    “我遇到了一個無比強大的人,我甚至于不知道對方的身份,這個人的體術就已經是我這輩子少見的強大,而且最恐怖的是,他竟然還能夠讓他的右拳發出綠色的火焰!”斯巴魯說道。

    “綠色的火焰?那溫度絕對非常高。可憐的巫師大人,您怎么能受這樣的折磨呢?我帶了許多藥過來,您放心吧,一個星期的時間,我會讓您重新生龍活虎。”希米亞說著,將臉湊到傷口的前頭,然后伸出舌頭,輕輕的在那些被燒焦了的部位舔了一下,隨后,希米亞抬頭嫵媚的看了一眼斯巴魯。

    斯巴魯瞬間火起,一把將希米亞給抱了起來,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正當斯巴魯打算做一點男人都會做的事情的時候,希米亞卻是抬起手按在了斯巴魯的身上。

    “我不喜歡一個不健康的人,等您恢復好了之后,我一定要您拿上大大的針管給我打上一針。”希米亞神色嫵媚的說道。

    “哈哈哈,好!”斯巴魯點了點頭,不再強求。

    希米亞起身走到一旁,打開了自己的箱子,從里面拿出了一根長長的金屬棍,然后在金屬棍上掛上了藥瓶,之后,希米亞將金屬棍交給了斯巴魯,說道,“巫師大人,拿著這個,我給您掛點滴了,掛完之后,您就好了!”

    斯巴魯點了點頭,接過了金屬棍,隨后,希米亞將針頭插入了斯巴魯的手臂。

    “快快好起來哦,巫師大人!”希米亞笑瞇瞇的說道。

    “有你這個死亡甜心在,我很快就會好起來的。”斯巴魯笑著說道,這個死亡甜心也是第三世界的人,但是戰斗力并不強,她最恐怖的地方就在于,她的醫術非常好,所以斯巴魯在受傷之后就叫手下去聯系了希米亞,希望能夠邀請希米亞加入至高生命,結果沒想到,希米亞很爽快的就答應了,這倒也算是意外之喜。

    (先更一章,另外兩張十二點前更。)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