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武御群雄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天梯?七龍神棺(八)

    深淵下……

    天空煞白,寒霜雪舞!

    地面火紅,炎熱熾烈!

    楚仁良、方天御、于佐煜,三人傲然挺立。

    由于這深淵下并不黑暗,是以方天御將先前拿來用于照明的白珠給收了起來。

    只見……

    這里擺著八口棺材,其中七口棺材的模樣,與普通的棺材模樣,并無不同,僅僅只是顏色不一而已,分別為赤、黑、黃、白、青、藍、紫,七種顏色。

    七口棺材呈一圓圈,將一口烏漆麻黑的棺材所包圍。

    這口烏漆麻黑的棺材,除了棺蓋上有七個奇形怪狀,大小不一的凹槽,其它地方的構造,都與普通的棺材別無二致。

    七龍神棺!

    是七龍神棺!

    楚仁良一眼就認出來了,他之前在地宮已見過七龍神棺,此次再見,內心頗為期待緊張。

    這七龍神棺里面,會不會有七龍神冊?

    這七龍神棺會不會和地宮里面的七龍神棺一樣,又是空的?

    思索之際……

    砰!

    砰砰砰!

    砰砰砰!

    赤棺、黑棺、黃棺、白棺、青棺、藍棺、紫棺,七棺紛紛開啟。

    楚仁良神情一緊,立即提醒:“小心!”

    方天御和于佐煜默默點頭,凝神戒備。

    赤棺里騰空而起一條龍,非血肉之軀的實體龍,而是烈焰形成的龍。

    黑棺里騰空而起一條龍,非血肉之軀的實體龍,而是黑霧形成的龍。

    黃棺里騰空而起一條龍,非血肉之軀的實體龍,而是金屬形成的龍。

    白棺里騰空而起一條龍,非血肉之軀的實體龍,而是寒冰形成的龍。

    青棺里騰空而起一條龍,非血肉之軀的實體龍,而是藤蔓形成的龍。

    藍棺里騰空而起一條龍,非血肉之軀的實體龍,而是水流形成的龍。

    紫棺里騰空而起一條龍,非血肉之軀的實體龍,而是紫氣形成的龍。

    七龍張牙舞爪,虎視眈眈楚仁良、方天御、于佐煜。

    方天御眉頭緊皺:“看來情況不妙!”

    于佐煜陰沉著臉:“只能拼死一搏!”

    吼——

    吼——

    烈焰龍、金屬龍、紫氣龍,攻向了楚仁良。

    寒冰龍、水流龍,攻向了方天御。

    黑霧龍、藤蔓龍,攻向了于佐煜。

    “神道——風武——四方十二殺!”楚仁良目光如刀,殺意爆燃,滔天戰意洶涌澎湃,雄霸之氣鋪天蓋地,只見其身形一閃,剎時不見,頓時四面八方,十二道人影快如閃電,縱橫交錯,尤如刀劍交割,將烈焰龍、金屬龍、紫氣龍交割其中。

    面對楚仁良的四方十二殺,烈焰龍、金屬龍、紫氣龍似是毫無招架反抗之力,絲毫動彈不得,尤如板上魚肉,只能任由楚仁良宰割。

    轉眼間,身形復位,楚仁良毫發無損,傲然挺立。

    再看烈焰龍、金屬龍、紫氣龍,俱已灰飛煙滅,消散不見。

    “神道——火武——乾元烈霸!”方天御神情肅穆,異常兇狠,出手竭盡全力,力量直至極致,層層氣浪翻滾,排山倒海,層層烈焰滔天,火光飛卷,只見,在其沖天大火之下,成功的將寒冰龍、水流龍困于極度兇猛的烈焰包圍圈中。

    面對方天御的乾元烈霸,寒冰龍、水流龍也似毫無招架反抗之力,絲毫動彈不得,尤如火中小蟲,只能任由方天御炎焚。

    轉眼間,方天御收功回手,是毫發無損,傲然挺立。

    再看寒冰龍、水流龍,俱已灰飛煙滅,消散不見。

    “神道——風武——劍雨浪潮!”于佐煜毫不留情,暴怒出手,空氣中突然出現一道道漣漪,鋒銳的空氣化作一道道紫色的劍氣,猶如汪洋,鋪天蓋地。

    然而……

    劍雨浪潮對于黑霧龍、藤蔓龍,竟是毫無用處。

    只見……

    劍斬黑霧龍,一散即合,再散再合,三散還合,黑霧龍皆能瞬間恢復原狀,安然無恙。

    劍劈藤蔓龍,一斷即合,再斷再合,三斷還合,藤蔓龍皆能瞬間恢復原狀,完好如初。眼見黑霧龍和藤蔓龍毫發無損,于佐煜自知用錯戰式,心中叫苦不迭,是又驚又怒,正欲再戰。

    但是……

    黑霧龍和藤蔓龍,卻并沒有給于佐煜機會。

    它們同時,向于佐煜發起了攻擊。

    藤蔓龍血盆大口一張,無數條藤蔓從其口中飛射而出,條條怪異,有的剛猛凌厲,如刀似劍,有的軟軟捏捏,如膠似漆,雖怪異,但有一點,那便是條條攻擊力極強。

    面對藤蔓龍的攻擊,于佐煜很快便衣裳破碎,血跡斑斑了,不僅如此,其雙手雙腳亦被縛住,掙脫不開。

    緊接著,黑霧龍也張開血盆大口,朝著于佐煜的腦袋吐出了黑霧。

    隨即……

    恐怖的一幕出現了!

    駭人的一幕出現了!

    于佐煜的腦袋瞬間被黑霧龍的黑霧腐蝕殆盡,于佐煜的腦袋先是瞬間變為骷髏頭,而后化為灰燼,灰飛煙滅了。

    于佐煜當場死亡!

    徹底死透!

    于佐煜被黑霧龍和藤蔓龍所殺,與楚仁良收拾完烈焰龍、金屬龍、紫氣龍,方天御收拾完寒冰龍、水流龍,是在同一時間。

    “于宗主!”

    “于宗主!”

    楚仁良和方天御大驚失色,驚呼出聲。

    “怎么辦?怎么對付這黑霧龍和藤蔓龍?”方天御又驚又急,高聲詢問楚仁良,因為此時此刻的黑霧龍和藤蔓龍,已經朝著他自己和楚仁良而來。

    楚仁良心念急轉,立即回應:“我冰封,你破碎!”

    “神道——水武——冰龍嘯!”楚仁良高聲大喝,毅然出手。

    一陣寒風突起,剎那間籠罩了四周,空氣中夾雜著凜冽的寒風。

    濃郁厚重的氣勢,猶如翻江倒海般傾瀉而出。

    兩條若大的冰晶龍影從楚仁良的體內奔騰而出,兇神惡煞,張牙舞爪。

    無窮無盡的狂暴氣勢,剎那間爆發。

    恐怖的氣浪四散,肆虐八方。

    氣浪滔天!

    寒風滾滾!

    剎那間,風云變色!

    兩條冰晶龍影齜牙咧嘴,目露兇光,如雷霆般分別飛射向了黑霧龍和藤蔓龍。

    只見……

    黑霧龍和藤蔓龍分別被兩條冰晶龍影所纏繞包裹,被其冰封冷凍,瞬間定格。

    “神道——雷武——絕滅閃劍!”方天御勃然大怒,殺氣席卷而出,立時出手,劍舞四起狂殺。

    被冰封冷凍的黑霧龍和藤蔓龍瞬間破碎消亡,徹底完了。

    “媽的!”方天御看了眼于佐煜的無頭尸身,怒不可遏,忍不住大罵出聲,“想不到,真是想不到,于佐煜竟栽在了這里!”

    憤怒惋惜的同時,方天御又不由得感到心有余悸。

    若剛才黑霧龍和藤蔓龍攻擊的對象是自己,那么自己是否會落得個和于佐煜一樣的死亡恐怖下慘?

    想到此,他不禁身子一抖,即心驚膽戰,又暗自慶幸。

    楚仁良凄然道:“事已至此,無可奈何!”

    “唉!”方天御悲涼一嘆,搖了搖頭,“都走到最后一步了,可他卻……卻……唉!”

    “唉!”楚仁良被方天御所感染,也不禁深深地嘆起氣來。

    嗖!

    七棺有情況!

    只見……

    赤棺、黑棺、黃棺、白棺、青棺、藍棺、紫棺,分別飛出了毒龍珠、霧龍鐲、血龍旗、腐龍戒、炎龍刀、寒龍鏡、雷龍杖。

    “是毒龍珠、霧龍鐲、血龍旗、腐龍戒、炎龍刀、寒龍鏡、雷龍杖!”方天御并沒有真正見過以上所有,先前僅聽楚仁良介紹過其名,如今眼見為實觀其形,不免有點小激動,忍不住叫嚷出聲。

    楚仁良之前在地宮里見過毒龍珠、霧龍鐲、血龍旗、腐龍戒、炎龍刀、寒龍鏡、雷龍杖,是以平靜如水,并不覺得奇怪。

    他別的沒想,就只是擔心:

    這七龍神棺里面,會不會有七龍神冊?

    這七龍神棺會不會和地宮里面的七龍神棺一樣,又是空的?

    “楚盟主,我們過去吧!”方天御催促著,他想早點了事,早點離開此地。

    “嗯。”楚仁良點頭應聲,右手一伸,運功將毒龍珠、霧龍鐲、血龍旗、腐龍戒、炎龍刀、寒龍鏡、雷龍杖掌控住,而后與方天御走近七龍神棺,將其以上七物件,一一放入了七龍神棺相對應的凹槽中。

    如此一來,七個凹槽,全部填滿填平了。

    “可以了,這樣就可以打開七龍神棺了!”楚仁良喃喃自語,內心頗為激動。

    突然……

    毒龍珠、霧龍鐲、血龍旗、腐龍戒、炎龍刀、寒龍鏡、雷龍杖,竟無一例外,全都化為了灰燼!

    “這是怎么回事兒?現在我們就可以打開七龍神棺了?”方天御一臉茫然,十分疑惑地看著楚仁良。

    楚仁良見此情景,心中已泛起一股莫名的涼意,他努力使自己鎮定下來,而后緩緩開口道:“我也不知道,我們試試能不能打開就知道了。”

    方天御相問:“如何打開?”

    楚仁良答話道:“用手推,推棺材蓋,運起玄功絕技,竭盡全力的推!”

    方天御點點頭:“我明白了!”

    “一!”

    “二!”

    “三!”

    三聲一落,楚仁良和方天御同時竭盡全力一推,棺材蓋竟然紋絲不動。

    方天御愕然了。

    楚仁良傻眼了。

    “你也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兒嗎?”方天御看著楚仁良傻眼的表情,好奇相問。

    楚仁良陰沉著臉,思索良久,方才開口道:“地宮里的七龍神棺,七鑰匙放在棺材上,七鑰匙沖天飛散,棺材輕而易舉打開,卻空無一物,如今這天梯里的七龍神棺,七鑰匙放在棺材上,七鑰匙化為灰燼,而棺材打不開,由此,我認為,地宮里的七龍神棺,七鑰匙是真的,而棺材卻是假的,而如今這天梯里的七龍神棺,卻恰恰相反,七鑰匙是假的,而棺材,卻是真的!”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