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三一一章 我們都是沒戴面具的小丑(4)

    斯特恩·金和克里斯汀帶著穿戴著外骨骼的星門戰士向著戰龍運兵車圍成的陣地走去。

    燃燒的運兵車照亮了雪夜,噼噼啪啪的bào zhà聲像炮竹一般不停的炸響,寒冷的晚風吹來來一陣刺鼻的血腥味。

    斯特恩·金穿過自家的裝甲車部隊,從兩輛千瘡百孔的戰龍運兵車之間走了過去,一大片雪原已經被鮮血染紅,一個太極龍軍官站在幾個正在shēn yín的太極龍傷員前面,篝火般的烈焰照亮了他滿是血污的側臉,猩紅的血跡和蒼白的面容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他右手平舉著一個手雷,此時正有血一滴一滴的從他的手肘處低落,掉入血池瞬間消失不見。

    斯特恩·金當然認識對方手中捏著的正是太極龍研制的高爆手雷,體積小,威力大,就算是載體也扛不住強大的沖擊,更何況本體。他停住了腳步,站在距離舉著手雷的太極龍軍官大約十米遠的距離,舉了下雙手,像是投降一樣的說道:“嘿!陳隊長,沒必要這么緊張,大家也算是熟人了,在雅典,在克里斯欽菲爾德雖然我們沒有直接接觸過,但是通過中間人,我有了解到你和你弟弟的一些事情”

    聽到斯特恩·金直接戳破自己私底下的動作,陳少華變了臉色,色厲內荏的用英文說道:“你在胡說些什么?”

    斯特恩·金朝背后的星門戰斗人員揮了下手,示意放下qiāng,接著斯特恩·金對著陳少華微笑著說:“事情本不該如此,我們天選者組織都是兄弟單位,不應該經歷這樣你死我活的戰斗,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導致你們太極龍對我們星門缺乏信賴,假如你們不從克里斯欽菲爾德離開,甚至說不用武力突破我們的防線,此時此刻你們都應該在溫暖的被窩里等待圣誕老人給您們的襪子里裝滿禮物”斯特恩·金低頭掃了眼還在shēn yín的幾個傷員,一臉疼惜的說,“真是沒必要的”

    這一席話又讓陳少華的表情松懈了下來,他舉著手雷的右手也微微的垂了一點,他低聲說道:“這些決定不是我做的我只是服從命令而已現在希望你們能遵守《日內瓦公約》,我們的傷員需要得到救助”

    斯特恩·金聳了聳肩膀說:“那是當然,我們米國最尊重人權,你們將會得到最好的治療。并且我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們太極龍的人,商量交換戰俘的事情。”斯特恩·金轉頭對后面的人喊道,“叫醫療兵拿擔架過來”

    陳少華在心里松了口氣,顫抖著放下了握著手雷的右手,輕聲說道:“謝謝。”

    斯特恩·金盯著陳少華的瞳孔微笑著用字正腔圓的中文說道:“不,不用謝,畢竟我們是自己人。我剛才在直升機上看到了你擊斃了謝廣令”斯特恩·金頓了一下,“這算不算你向我們星門繳納的投名狀”

    突如其來的話語讓陳少華的放松立刻消失了,他的面部肌肉抽搐了起來,呼吸也變得急促,他不敢去看躺在地上的那幾個傷員,他一臉激動的大聲說道:“錯的是他!如果不是他不停的在做錯誤的決策,我們不會死這么多人!”他不敢低頭,只是用手指向了地上的傷員,“你看看,這全都是我們華夏最杰出的精英,他們才二十多歲,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就是因為他這個剛愎自用的領導才會犧牲在這里,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將我們太極龍的未來葬送!”

    “叛徒!懦夫!”一個微弱的聲音在雪地里響了起來,接著是打開手雷保險的聲音。

    這熟悉的聲響讓陳少華驚恐萬分,他扭頭就看見一粒子彈穿過了那個腹部受傷的年輕傷員的眉心,那枚黑色的手雷從他手中緩緩滾落,旁邊那個傷員顫顫巍巍的去摸那枚還沒有把拉開拉環的手雷,陳少華下意識的撲倒在地,bào zhà卻遲遲沒有發生,只是聽見qiāng聲又響了幾下。

    “起來吧!沒事了,陳隊長。”一個近在咫尺的聲音響了起來。

    雙手抱著腦袋的陳少華抬起頭,就看見了斯特恩·金那張似笑非笑的面孔,陳少華哆哆嗦嗦的從雪地里站了起來,身上沾染的全是紅色的血跡,他稍稍回頭就看見克里斯汀正一腳踩在一個太極龍傷員的手上,那枚黑色的手雷在已經被暈染成深紅色的雪地里像黑色的花蕊。

    斯特恩·金伸手扶住陳少華的胳膊,低聲說道:“實在是太可惜,本來還想把這些人關起來,至少能夠讓你們太極龍損失幾枚烏洛波洛斯,結果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會做出那么危險的舉動,只能擊斃”

    陳少華莫名其妙的就流下了眼淚,眼淚在他滿是血污的臉上畫出了兩道清澈的痕跡。

    斯特恩·金拍了拍陳少華的肩膀安慰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戰爭總會有犧牲的,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就是阻止戰爭發生,不能讓年輕人的生命消耗在戰爭總,不能在這樣下去了”

    陳少華表情呆滯沒有說話。

    “這個世界只能有一個超級大國,不能有兩個而且那一個必將是我們偉大的米麗堅合眾國,你應該慶幸你加入了勝利的一方。”斯特恩·金從腰間掏出了手qiāng,“你將回到太極龍,不僅如此,你還會成為太極龍的英雄”

    火光迸射。

    陳少華慘叫了一聲,單膝跪在了雪地里。

    “一條腿好像還不夠,至少還得加一條”斯特恩·金微笑著說,緊接著又是一qiāng打在了陳少華的右膝。

    陳少華雙膝跪地,撲倒在了雪地里,接著陳少華被兩個醫療兵抬上了擔架。

    斯特恩·金轉身看向了謝廣令倒在戰龍運兵車旁的尸體,此時那具尸體上已經覆蓋了薄薄的雪花,像是一具冰冷的雕塑。

    克里斯汀走了過來,順著斯特恩·金目光望了過去:“我還以為你會問他謝廣令最后說了些什么。”

    斯特恩·金搖了搖頭,將手qiāng插了回去,低聲說:“死亡有些時候也是一件很美麗的事情。”

    ———————————————————————————————

    2020年12月26日,凌晨1:25,星辰公寓。

    五個人圍成一圈,一邊警戒一邊看著成默開鎖,地下停車場安靜的嚇人,只有成默撥動彈子的聲音在響,“啪嗒”一聲,安全樓梯的防火門被成默打開,成默推門而入,拿著手機電筒照射著黑暗的樓道,其他人連忙跟了進來。

    “靠!你真是我認識的那個成默?”喘了口氣,付遠卓繼續說,“要不是認識你,我絕對會以為你是007那種資深特工。”

    “開個鎖而已,要是我就一qiāng就給解決了,還耽誤時間干什么?”顧非凡說。

    “地下停車場有監控,用qiāng的話,我怕會引起別人的警覺。”成默淡淡的回答。

    “話說,我們來這里干什么?不就是一座普通公寓嗎?莫非有什么重要的人物在這里?”關博君問。

    成默“嗯”了一聲,沒有多解釋,一行人繼續從安全樓梯向上走,到了一樓成默停住了腳步,轉身看向了杜冷說:“杜冷你和朱令旗去一樓大廳的保安室,哪里應該沒有人了,你們盯著監控,發現有人想要離開大樓立刻攔住。”

    杜冷“哦”了一聲,越過了付遠卓,走到了樓梯間伸手去推安全門,依舊是被鎖上的,這次成默沒有猶豫,直接開qiāng打爛了門鎖,“嘭”的一聲沉悶的巨響把后面的幾個人嚇了一跳。

    “下次開qiāng說一聲啊,差點被嚇死了。”關博君道。

    成默沒有理會關博君,面無表情的對杜冷和朱令旗說道:“你們快點,用跑的,如果有人反抗,不要猶豫,直接開qiāng,先讓對方失去戰斗力。有什么情況隨時聯絡。”

    杜冷沒有說話,只是點了下頭就和朱令旗沖出了安全樓梯向著大廳的方向跑了過去,寂靜的樓道里全是沉重的腳步聲。

    成默帶著其他三個人繼續爬樓梯,電梯的電源已經被關掉了,他們只能走安全樓梯。

    “要是我們真能殺了小丑西斯,不就成了拯救巴黎的英雄?你們說所里會不會給我們發勛章?”付遠卓說。

    “何止是勛章?你不知道小丑西斯在暗網的懸賞榜排第三嗎?光是懸賞的貢獻點數就發大財了!”顧非凡說。

    “啊!要是有足夠的貢獻點數,我就能換一個朱雀Ⅱ的電子心臟了。”關博君美滋滋的說。

    “王冠Ⅲ它不香嗎?為什么要換朱雀Ⅱ?”付遠卓說。

    關博君嘆了口氣說:“王冠Ⅲ香是香,但它要成套性價比才高,可成套的話,那我得攢到猴年馬月”

    “不用,如果真能殺了小丑西斯,貢獻點數平分,夠我們每個人買一套王冠Ⅲ。”顧非凡冷笑了一聲,“不過前提是我們能殺的掉”

    樓梯里的眾人沉默了一會,只有腳步聲在響。

    “我覺得還是不要目標定的太高,只要能幫助學姐安全撤離就算是勝利。”付遠卓說。

    “也就想想。”關博君說。

    眾人又沉默了下來。

    付遠卓問:“我們去多少樓?”

    成默沒有回答,只是照了下涂在樓梯間的紅色數字,低聲說道:“快到了。”

    說完成默加快了腳步,一直到了二十六樓,成默再次開qiāng打爛了防火門,出了走廊徑直朝左走到2602房門口,他才停了下來。成默低頭看了眼門鎖,防爆電子鎖,想必門也是能夠防彈的門,成默將qiāng挎到了肩膀上,抬頭看向了掛在門上方的攝像頭,用英文說道:“犰狳先生,我是太極龍的人,我想見見您。”

    付遠卓、顧非凡和關博君互相看了一眼,握著qiāng警惕的左顧右盼,樓道里安靜的嚇人,沒有任何聲音。

    成默抬頭看著攝像頭又換成俄語說道:“也許我應該稱呼您德米特里·沙霍夫斯克伊親王才對我想您大概不想希望有人知道您就是大名鼎鼎的犰狳先生吧?尤其是歐宇的人”

    聽到“德米特里·沙霍夫斯克伊”這個名字,顧非凡倒抽了一口涼氣,轉頭看向了成默,然而成默仍舊面無表情的盯著攝像頭,好像他不是在找一個天榜排名七十三位的超級強者。

    大門右側的門禁顯示屏亮了起來,彩色顯示器上是成默有些扭曲的臉,一個沙啞的聲音從揚聲器里傳了出來:“你究竟是誰?”

    “我們在惡魔墳場見過一面,當時您和斯特恩領事在一起但是很遺憾您先走了,沒能夠和您多交流一下。”成默淡然的回答,當時白秀秀跟蹤犰狳先生回到了他的公寓,才發現犰狳先生是多面間諜。

    “原來是你?尤利爾?”犰狳先生的語氣稍稍有些驚訝。

    “是我,我叫成默,您可以叫我zero。”這一次成默沒有撒謊說出了自己的真名,他需要贏得一定的信任,就不能說謊。

    “這個時候你來找我有事嗎?”犰狳先生冷淡的問。

    成默淡淡的說:“我希望您能幫助殺死小丑西斯,拯救巴黎。”

    “呵呵?你是在開玩笑嘛?這種情況下,你找都找不到小丑西斯,更不要說殺死他,拯救巴黎了。”盡管看不到犰狳先生的臉,但那嘲笑的意味還是十分明顯,緊接著他有語氣冰冷的說道,“不要以為你們找到了這里就能威脅的了我,只要你們敢進門,我就可以叫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您就不怕我把您是多面間諜的事情告訴星門、歐宇和太陽花旗幟?他們對待叛徒可以一向都不手軟。”

    “這不是你威脅我去做不可能的事情的理由。”

    “如果我說可能呢!并且說不定你還能夠拯救歐宇!”成默沉聲說。

    “拯救歐宇?”犰狳先生狐疑的說。

    “菲利普神將被拿破侖七世殺了,但他絕對不會管巴黎發生的事情,而是第一時間去到克里斯欽菲爾德,消滅歐宇的有生力量。”

    “菲利普神將原本就是保持中立,即便拿破侖七世能夠獲得神將的位置,也不是說消滅歐宇就能夠消滅歐宇的,畢竟歐宇在歐羅巴經營了這么多年。”犰狳先生有些好笑的說。

    “假如說小丑西斯摧毀了歐宇總部呢?”

    “不可能。”犰狳先生堅定的回答道,“絕對不可能,歐宇總部是全世界最堅固的堡壘,光就防御而言就連星門的五十一區都不能比。”

    成默冷笑道:“小丑西斯第一批釋放毒氣的位置是上塞納、伊西萊姆利諾、瓦勒德馬恩、蒙特勒伊、博比尼這些全都是巴黎wài wéi的區域,表面上看小丑西斯沒有一次性釋放毒氣,先在巴黎wài wéi釋放毒氣是為了把巴黎制造成一個游樂場,但你在看第二批釋放毒氣的位置,七區羅丹美術館、十三區意大利廣場、十區圣羅蘭教堂、九區老佛爺旗艦店、六區先賢祠,發現有趣的地方沒有?”

    揚聲器的那邊沒有回答,似乎犰狳先生正在思考。

    成默沒有賣關子,而是直接說道:“你可以打開收音機聽一聽,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第三批釋放毒氣的位置是格雷萬蠟像館、蒙馬特公墓、蒙索公園、瑪摩丹美術館、王子公園體育場”

    成默站在攝像頭的下面安靜等待。

    走廊里又一次陷入了微妙的靜默。

    成默打開了手機上收音機,等待了十多分鐘之后,輕柔鋼琴曲停了下來,收音機里開始播報第三批毒氣釋放位置,第一個是王子公園體育場,第二個是蒙馬特公墓、第三個是格雷萬蠟像館

    付遠卓、顧非凡和關博君一臉震驚的看向了成默,他們不知道成默憑什么能夠推測到下一輪小丑西斯釋放毒氣的位置。

    這時揚聲器里才又一次響起了犰狳先生的聲音:“你的意思是小丑西斯的目的是逼迫所有人去歐宇總部?”成默沉聲道:“當然,如果歐宇總部是在特洛卡代羅花園的話。”

    又過了片刻,犰狳先生嚴肅的說:“說吧!你要我怎么幫助你。”8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