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劍道毒尊 >

第1277章 問一個問題

    迎面吹來一陣熱風,令蘇玄不禁頓了一下,打量著眼前這個燈火通明的大殿。

    自己置身在一條由玉石鋪就而成的道路邊緣,兩旁則是燃燒著的火盆,如此這般,一路延續到了最前方的主殿前。

    “有點像燭之巫神的殿堂。”

    低聲呢喃了一句,蘇玄神識向周圍擴散,沒有發現茱萸以及其他人的身影,但是殿內卻隱隱有數股靈力波動,他想都未想,便快速沿著這條路走到了最前面。

    一步踏入殿內,蘇玄便重新見到了茱萸以及鴉兄幾人,還有之前在山腳下遇到的那名白馬分堂白衫男子,此時也端坐在最左端。

    感受到蘇玄的氣息,茱萸微微睜開雙眼,看著他過了一會兒,原本是想說些什么,但最終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

    蘇玄目光環顧四周,此刻這里算上自己,已經聚集了十一人,再等待四個持鑰匙而來的修者,便可以展開最后的爭奪了。

    他也沒干站著,目光隨意瞥到一處無人落座的墊子,便走過去盤膝坐了下來。

    身邊是鴉兄,另一邊則是一位陌生修者。

    原本蘇玄到來時,那名陌生修者暴露了一絲氣息,卻在鴉兄主動瞪了一眼過后,又迅速收回了這絲氣息。

    “蘇兄弟,你說這最后一場考驗會讓我們做什么?”

    第一場考驗是煉心,第二場算是眼疾手快,他實在想不到,最后一場考驗會是什么樣的內容。

    結合著昨天跟茱萸交談的內容,蘇玄略微沉吟了一下,接著低聲道:“也許是要交戰了。”

    “那好啊,都好久沒動過手了,聽你這一說,我還真有點手癢了,哈哈!”鴉兄從來都是一個喜愛戰斗的嗜戰之人,此刻聞言以后,她情不自禁的就流露出了興奮的神色,顯然對于這場最終的考驗十分期待。

    伴隨著他們兩人的交談,最后幾人也相繼趕到,并挨著坐了下來。

    至現在,十五名得到鑰匙之人,全部進入到了燭之巫神的殿堂之中。

    蘇玄的神識游走于殿堂之內,卻沒有看出來究竟是哪個人,搶先得到了第一把鑰匙。

    如果能夠找出那人,自己必定會提前做好十足的警惕準備。

    不僅蘇玄在觀察別人,此時其他人也在紛紛打量著殿堂中自己的其余對手。

    白馬分堂那名白衫男子的目光,始終在蘇玄以及茱萸的前方移來移去,似乎從到來這里的一開始,便將他們二人認定是最強的對手。

    茱萸誰都沒看,一直在閉目修煉,這般狀態倒是與數年前的蘇玄略微有些相似。

    與其東張西望提心吊膽,還真不如趁此機會放平心態,然后恢復一些靈力用來備戰。

    ……

    忽然間,疾風襲來,卻并沒有傷到任何人,反而是吹滅了將近九成的火盆,令得這殿堂一時間變得格外的昏暗。

    剩下的不足一成的火焰幽幽燃燒,借助著微弱的火焰,蘇玄現在只能勉強看得清上空的景象,就連身邊的人都完全看不清楚。

    昏暗中,只有十幾人的眸光來回環顧,同時身周又涌現出淡淡的靈力,使得自身可以勉強照亮一片狹窄的區域。

    蘇玄安靜的看著眼中這片昏暗,但心底卻閃過了一絲疑惑。

    如果真是要交戰的話,那此刻這一陣風為何偏偏要將九成的火焰全部熄滅,這么做究竟有何意義?

    可如果不需要交戰,那最終的考驗又究竟是什么……

    正當他感到疑惑之時,耳邊卻突然響起了茱萸的聲音:“考驗已經開始了。”

    “什么?”

    “不是說要交戰么,現在是什么情況?”蘇玄疑惑不解。

    “……”

    那邊沒有馬上回應他,而是又等待了片刻時間,才傳回了話音:“或許是我判斷失誤,眼下這場最終的考驗,應該并非是交戰。”

    “自己多加小心,不過你若是死了,我們的合作便會提前終止,這點你要明白。”

    蘇玄聞言點了點頭,只嗯聲不說話。

    這般昏暗的殿堂內,每個人心中都或多或少涌起了一抹不自然的感覺,他們對于這種環境,還是略微有些不太適應。

    若非是為了最終的傳承而來,他們早就不愿意繼續干坐下去,寧愿選擇轉身就走。

    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下,什么事情都有可能會發生,因此每個人都警惕到了極點,生怕自己會成為第一個倒霉家伙。

    然而,一直等到許久過去,都沒有一個人出事。

    而且當這段時間過去,昏暗的上空,卻兀自浮現出了一對眼眸。

    這對眼眸浮現的一瞬間,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抬起頭,迎向了這雙眼睛的注視。

    眼中沒有蘇玄一開始所設想的猩紅,也沒有任何的表情,遠遠看起來,這雙眼睛竟如同一團星空旋渦般,既深邃,而且還充滿了異樣的怪異。

    不知為何,看到這一雙眼睛時,蘇玄卻突然回想起了當初在帝靈圣城的那段日子,而印象最深刻的,便是當初與小狐貍共同參與的那場考驗。

    當時自己也是遇到了類似的情況,結果在血月中差一點被反殺。

    難道此刻這一雙承載著燭之巫神意志的眸光,也是帶著類似的意圖出現的?

    蘇玄這般想著,結果沒多久,那雙眼睛卻緩緩合上了。

    眼眸合起的瞬間,一道蒼涼遙遠的聲音卻隨之響起:“吾之傳承,只有三人可得。”

    聽到這一句話,不少人紛紛瞪起了雙眼,神情中顯現出一抹意外之色。

    他們知道這是考驗,可只有三人能夠得到傳承……那其他人呢?

    難道得不到傳承的人,就要死么?

    一念及此,他們的表情逐漸變得危險起來,并且試圖在周圍尋找起其他人來。

    倘若真的要篩除對手的話,自然是要趁此機會抓緊除去一兩個。

    說不定到了最后,就剩自己通過了考驗,那傳承就一定會是自己的了!

    正當他們這樣想著,結果那道聲音卻又一次響起:“吾會各問爾等一個問題,答出,并令吾滿意的前三人,即為通過。”

    這么一聽,許多人原本涌起的殺意,才逐漸散了去。

    不用打正好,可以節省自己不少力氣,光是回答問題的話,那就答吧。

    蘇玄的面色極為古怪,他有些好奇,這雙眼睛的主人究竟是不是燭之巫神?

    這個回答問題一說出來,竟讓他有一種重新回到那片棋局靈陣的感覺。

    當時那個棋癡,似乎也是問了自己一個問題,結果自己通過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