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北境之王 >

第476章 班師回朝

    臧霸原以為韓湛如今挾天子以令諸侯,就算不會像董卓那般飛揚跋扈,也是一個趾高氣揚,難以打交道的主。誰知今日一見,才意外地發現,對方居然如此平易近人,心中對他的好感頓時大增。

    到了正堂,韓湛本來想讓臧霸做主位的,但他堅決不肯。雙方歉讓了半天,最后還是由韓湛坐了主位,而臧霸坐在他的左下首。兩人就坐后,雙方的文武官員才依次在各自的位置坐下。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臧霸開始謹慎地問起韓湛對自己下一步的安排:“安陽侯,俺已經歸順了冀州,不知您打算怎么安置我們?”

    對于臧霸的這個問題,韓湛在來的路上就已經想好了答案,此刻聽到臧霸問起,便毫不遲疑地說道:“臧將軍,本侯不是讓王渾轉告你,只要你們歸順了冀州,不光可以加官進爵,而且現有的兵馬和地盤不做任何變動,依舊歸你們管轄。”

    韓湛說話時,正堂里很安靜,不光臧霸聽清楚,就連他手下的孫觀、吳敦、尹禮都聽到了。見韓湛愿意信守諾言,在座的諸將不禁相互對視,他們都從對方的臉上,看到了如釋重負的表情。

    既然韓湛愿意兌現自己的承諾,接下來的宴會氣氛就要熱烈多了。不光竭力主張歸順冀州的吳敦、尹禮二人起身向韓湛敬酒,就連反對最強烈的孫觀,也硬著頭皮起身向韓湛敬禮。

    韓湛從王渾給自己的書信里,知道最反對臧霸歸順冀州的人是孫觀,心里對他很是不滿。此刻見他前來向自己敬酒,還是暫時放下了對他的不滿,滿臉堆笑地和他說了幾句,并喝了一杯酒。

    酒席散了之后,郭嘉、趙云二人跟著韓湛來到了他的房間。眾人就坐之后,趙云開口問道:“二弟,你真的打算把開陽、泰山等地,交由臧霸等人來管轄?”

    “沒錯。”韓湛點著頭回答說:“這是當初讓臧霸歸順冀州的條件之一,我等不能做言而無信之人。”

    韓湛說完后,見趙云還是皺著眉頭,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又補充說:“我們此次出兵主要是為了取青州,以冀州之糧養青州之命,確保將來有穩定的兵員。至于泰山、開陽兩地,不過是意外之喜,就算本侯想派人來治理此地,也是無人可派。即使如此,那何不索性大方一點,就讓臧霸等人治理此地,還不用擔心出現民心不穩的情況。”

    郭嘉私下和趙云談過,知道他的心里擔心的是什么,便幫腔說:“主公,子龍將軍也是一番好心,他擔心你把這兩地交給臧霸管理,卻不派官吏約束,恐怕將來會出現尾大不掉的局面。”

    “大哥,既然你擔心沒有官吏約束臧霸,那就把周倉留下吧。”韓湛自顧自地說道:“周倉與臧霸是舊識,把他留下,相信不會引起臧霸等人的戒心。”

    周倉曾經跟隨過趙云一段時間,他的為人如何,趙云的心里是非常清楚的。因此對韓湛的這個決定,他沒有表示反對,甚至還主動提出:“周倉在落草之時,還有一位結拜兄弟,叫裴元紹,不如讓周倉招安此人,一起留在開陽,彼此也有一個照應。”

    韓湛等人在開陽城里歇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拔營朝冀州方向開拔。臧霸原以為韓湛到自己的地盤,不管怎么說,都會停留幾天,誰知只住了一晚,就要匆匆離開,連忙到韓湛處詢問:“安陽侯如此急著開拔,是否屬下有什么做得不對的地方?”

    “臧將軍多慮了。”由于朝廷給臧霸封侯的旨意還沒有下來,韓湛也不再稱呼他為開陽侯,而是稱他的軍職:“軍士們離開冀州日久,思鄉心切,既然青州已經拿下,正該班師回朝。”

    聽完韓湛的解釋,臧霸懸在的心總算放回了肚子里,他連忙朝韓湛躬身施禮,恭恭敬敬地說:“即使如此,那么屬下恭送安陽侯!”

    大軍浩浩蕩蕩地離開了開陽后,韓湛吩咐趙云:“大哥,立即派人給漢升送信,告訴他們不必繼續南下,可取道泰山返回冀州。”

    信使派出后,韓湛又催馬來到了關羽的身邊,對他說道:“云長兄,你與翼德兄已經完成了對本侯的承諾。此次回到鄴都,本侯一定命人放了劉玄德,讓你們兄弟三人團聚。但不知你們接下來打算去什么地方?”

    關羽曾經考慮過,等青州戰事一結束,自己和張飛就返回鄴都,帶走劉備,然后找個地方隱居起來。但經過征伐青州的戰事,他意識到如今天下大亂,就算想歸隱山林,估計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地方。

    他遲疑了良久,才回答說:“回安陽侯的話,我兄弟二人回到鄴都之后,會立即交出兵權,與大哥留在城里做普通的百姓。”

    “云長!”關羽的話剛說完,不知什么時候趕上來的郭嘉就嘆著氣說:“你和翼德都是一身的好武藝,正適合在亂世中建立一番功勛,假如就這么隱姓埋名地做普通百姓,未免太可惜了。”

    韓湛不愿意讓關羽為難,便對他說道:“云長兄,等回到了鄴都,本侯會立即釋放劉玄德,并給你們兄弟三人一筆財帛。至于接下來去什么地方,要干什么,都由你們自己做主,本侯絕對不會干涉的。”

    看到郭嘉似乎還想說點什么,韓湛抬手打斷了他的話,繼續對關羽說:“若是你們想在軍中繼續效力,本侯是求之不得;若是不愿留在鄴都,打算去投奔他人,本侯也絕對不阻攔,一切悉聽尊便。”

    關羽是一個重情義的人,聽到韓湛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原來想一回到鄴都,就帶著劉備遠走高飛的念頭,不禁產生了動搖。他朝韓湛抱拳施禮,客氣地說道:“安陽侯的一番美意,我兄弟三人是感恩不盡。他日若有差遣,只要一句話,關某一定會赴湯蹈火,為安陽侯效命的。”14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