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北境之王 >

第506章 先禮后兵

    剛剛回到府邸的荀彧,聽到家人說韓湛派人前來傳訊,連忙吩咐把人叫進來。等兵士一進門,他就迫不及待地問:“主公招我,有何要事?”

    兵士搖搖頭,老實地回答說:“回長史的話,小人不知。”

    聽完兵士的回答,荀彧不禁暗暗蹙了蹙眉頭,腦子快速地思索起來,考慮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大事,是被自己所忽略的,否則韓湛也不會急著招自己去州牧府。荀彧望著兵士問:“如今都有誰在府中?”

    “回長史的話,”兵士恭恭敬敬地回答說:“郭軍師、趙將軍、黃將軍、典將軍都在,他們似乎在商議什么要事。”

    “商議要事?!”荀彧聽到這里,不禁暗吃一驚,連忙問道:“在他們幾日進府之前,可有什么人去拜訪主公?”

    兵士思索了片刻,回答說:“有一位來自陳留的使者,曾經拜見過主公。但主公和他沒有說幾句話,便吩咐羅侍衛送他去驛館歇息了。”

    “陳留的使者?”荀彧聽完兵士所說的話,心里更加疑惑不解,心說冀州和陳留因為韓馥之死,一直沒有什么往來,怎么會突然有陳留使者來訪呢,難道出了什么事情?想到這里,他又問兵士:“你可知使者姓甚名誰?”

    “小的聽到主公和軍事稱呼他為公臺,”兵士有些尷尬地回答說:“至于姓什么,小的就不知道。”

    荀彧在心中把字公臺的人,都在腦子里過了一遍,很快就想到了陳宮。這個念頭剛冒出來,就被他否定了,他心里暗想:這不可能,陳公臺乃是曹孟德手下,怎么會成為陳留使者呢?肯定是自己搞錯了。

    打發走了兵士,荀彧匆匆趕往州牧府。在門口,他遇到了剛從馬車里下來的沮授,便和對方打了一個招呼,主動問道:“公與,你可知主公召集我們來此,有何要事?”

    聽到荀彧的這個問題,沮授一臉茫然地望著他,反問道:“難道長史不知主公為何召集我們議事么?”

    “不知。”荀彧如實地回答說:“主公自從出征回來,每日在府中與樂坊女子廝混,從來沒有過問政事,此刻招我等進府,肯定是由大事發生。”

    兩人正說著話,又看到了一輛馬車在門口停下,徐庶從馬車里走出,看到站在府門外的荀彧和沮授,連忙上前施禮:“見過長史!見過監軍!”

    “元直啊!”荀彧作為冀州長史,每天代替韓湛上朝議事,和州里的這些官吏見面的時間不多。此刻見徐庶出現,猜到他肯定也是被韓湛招來的,拱手回禮后,反問道:“你可知主公招我等到此,所為何事?”

    “卑職不知。”徐庶本想從荀彧和沮授這里,了解韓湛招自己來府邸的原因,見兩人也和自己一樣一無所知,不禁吃驚地說:“難道二位也不知主公召見我們的原因嗎?”

    “不知。”荀彧和沮授兩人紅著臉回答道。

    “三位大人,你們怎么還在這里閑聊,主公可一直在里面等著你們呢。”正當三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時,站在府門外的羅布走了過來,催促三人道:“你們快點往里面請吧。”

    荀彧猛地想起前來通知自己的兵士,曾經聽到那位來自陳留的使者,是由羅布帶往驛館的,便上前一步,抓住了羅布的手臂,有些迫不及待地問:“我來問你,你帶往驛站的陳留使者姓甚名誰?”

    羅布不假思索地回答說:“姓陳名宮,字公臺,是陳留張太守派來的使者。”

    確認了陳留使者就是陳宮后,荀彧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他自言自語地說:“奇怪,陳公臺怎么會成為陳留使者呢?”

    “叔父,”荀攸走到他的身邊,恭恭敬敬地對他說:“要想知道怎么回事,只能進去問問主公。”

    “沒錯沒錯。”對于荀攸的提議,荀彧使勁地點了點頭,說道:“只有見到主公,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三人跟著羅布走進大廳,見到里面坐滿了人。荀彧大致看了一下,只要在鄴都的冀州文武官員,基本都到齊了。

    韓湛等荀彧等人見禮過后,招呼他們坐下,隨后開口說道:“不久之前,陳留太守張邈派陳宮陳公臺來見本侯,約本侯一同出兵討伐曹孟德。本侯把你們召集起來,就是為了此事。”

    除了郭嘉、趙云等人,新來的文武都被這個消息驚呆了。堂內沉默了好一陣后,立即傳來嘰嘰喳喳的議論聲。看著交頭接耳的部下,韓湛沒有說話,只是想聽聽他們都有一些什么看法。

    “主公!”徐庶站起身,躬身施禮后問道:“陳公臺不是曹孟德的手下么,為何他要充當張邈的使者,來勸說主公出兵夾攻曹孟德呢?”

    郭嘉見不光是徐庶,很多冀州文武都想搞清楚陳宮為何會幫張邈,便起身把陳宮與曹孟德結怨一事,向眾人詳細地說了一遍,最后強調說:“主公請諸位到此,就是希望大家能暢所欲言,把心中的想法說出來,這樣他也能做出決斷。”

    “啟稟主公!”郭嘉的話剛說完,沮授就站起身說道:“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時機啊,若是出兵討伐曹孟德,……”

    可沮授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荀彧打斷了:“沮監軍此言差矣。曹孟德與我們往日無仇近日無冤,要出兵討伐的話,就是師出無名。況且他上次還派人來向主公示警,揭露了朝中那幫企圖暗算主公的朝臣,在這事上他對我們有恩,我們欠他一個人情。若是出兵對付自己的恩人,恐怕對主公的名聲有礙。”

    冀州文武有的支持沮授的意見,贊同出兵討伐曹孟德;有的則贊同荀彧的意見,覺得韓湛不應該做背信棄義的事情,免得引來朝臣們的非議。

    “安靜,安靜!”韓湛被兩幫人的爭執吵得頭都大了,他連忙用桌上的鎮紙,使勁地在桌上敲了幾下:“都給本侯安靜!”

    正在爭論不休的冀州文武,聽到韓湛的喊聲,紛紛閉上了嘴,都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韓湛,想聽聽他將作出什么樣的決定。

    韓湛的目光在眾人的身上一一掃過后,開口問道:“誰還有不同的意見?”

    “主公!”存在感一直不高的田豐,從隊列中走出,來到了堂中,向韓湛躬身施禮后,不緊不慢地說:“屬下倒是有一策,可化解當前的困局。”

    韓湛見田豐出列,猜想對方的想法肯定和荀彧、沮授不同,便有些著急地催促道:“元皓,有何良策,快快說來。”

    “我們可以先禮后兵!”

    “先禮后兵?”聽到田豐這么說,韓湛不禁一愣,心說你說了等于沒說,便追問道:“元皓,不知何解?”

    “我們可以奏請陛下,授予曹孟德朝中的官職,命人克日上任。”田豐胸有成竹地說:“若是他肯老老實實地到朝中上任,那么主公和張太守就能兵不血刃地瓜分東郡。”

    典韋聽到這里,忍不住插嘴問了一句:“若是他不肯呢?”

    “若是他不肯,”田豐說到這里,冷笑一聲說:“那么主公就可以用抗旨的名義出兵,到時誰也找不到話說。”

    “元皓的這招先禮后兵不錯,我覺得可行。”郭嘉對田豐的提議表示了贊同,隨后扭頭問韓湛:“不知主公意下如何?”8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