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機甲定制大師 >

第五百二十二章 補天技

    “這架機甲是什么?”蘇韻寒美眸瞪大,瞳中異彩漣漣,“還有,這種壓縮空氣彈,并非特定器官生成的吧……”

    “這架機甲,名為——陌客。”趙潛頷首,解釋道,“這架陌客并無器官分化,而是由無數枚相同的‘幻變齒輪’組成……而它的優勢在于,雖無器官分化,但只要必要,機甲能調度渾身每一枚元件,聚全身之力于一點,聚為遠勝普通機甲的狂暴爆發力!”

    似乎為了印證他的說法,陌客右掌抬起,做了個彈指動作。

    咔!

    一剎那,陌客的機體乍散乍合,似在瞬間崩塌又重聚,卻有一股排山倒海的巨力匯于指背,指頭如電彈出!

    咄!

    不遠處,一面墻壁簌簌作響,墻面上竟已多出一個hún yuán小孔,已完全透過墻壁。

    陌客這一指,竟彈動空氣,擊穿了水泥墻壁!

    “嘶——”蘇韻寒倒抽涼氣,扶著下巴,似有所思,“等等,這樣一來,這架陌客的獨有招式,恐怕就不止一樣兩樣了……”

    “當然!”趙潛凜然一笑,點了點頭。

    嗡!

    陌客一掌抬起,掌面上殘影重重,如同月暈一般,繚繞于掌外,似虛似實,吞吐不定。

    “等等,這個是……”蘇韻寒窺出門道,一下張大嘴巴。

    趙潛點點頭:“不過,實話實說,大部分招式尚不完備,還需更多演練。”

    “演練哪里比得了實戰?”蘇韻寒眉梢上挑,有些躍躍欲試,“和我的武曲過上幾招,自然一切都通了。”

    她見獵心喜,當然想和陌客過過招。

    “別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趙潛不為所動,笑著搖頭,“這架陌客尚且稚嫩,它的獨屬技擊也未設計完成,連三分之一戰力也無法發揮。你再等兩天,到時候,必能讓你戰個痛快!”

    “一言為定!”蘇韻寒豎起一根手指,想到什么,又道,“正巧,我也得出去兩天……”

    “出去?”趙潛一怔,詢問道,“執行任務么?”

    “不,是一點私事,我請了幾天假。”蘇韻寒搖搖頭。

    “私事?”趙潛有些納悶,打量對方一眼,“你帶了密鑰,是要駕駛武曲出門?”

    蘇韻寒點頭:“嗯,因為要去野外……”

    “為什么不用圣諭駕具?”趙潛皺了皺眉,“只身去野外,還是過于危險了。”

    “有些事情,可不是靠遠程操作就能完成的……”蘇韻寒搖搖頭,又笑著道,“你就放心吧,以我的實力,哪里不能橫著走?”

    趙潛還是有點不放心,但見她態度堅決,也只能點了點頭。

    ……

    接下來幾日,趙潛潛心閉關,苦修不輟。

    不得不說,陌客的技擊,設計難度比他想象的還要驚人!陌客有形無相,設計其技擊時,反而缺少依托,常常無從下手。

    打個簡單比方,在一張白紙上作畫固然可隨心所欲,但也容易失去方向,變得漫無目的。

    不過,趙潛卻是另辟蹊徑,找到了另一種打造技擊的途經。

    ……

    機甲手工坊,后山。

    嶙峋亂石間,一頭機械巨猿手足并用,如同重型坦克橫沖直撞,其動作狂猛,橫行無匹!而僅眨眼工夫,巨猿越過亂石,卻化作狂狼撲掠,張牙舞爪,果烈迅疾;緊接著,狂狼一躍而起,長唳聲中竟化為擊空鷹隼,盤旋游弋,撲襲而下。

    咚!咚!咚!

    陌客之形千變萬化,來去縱橫無忌,且變化間流暢自若,凌厲殺招一招緊接著一招,竟比連續技更細膩緊密,似狂風疾雨,綿綿無涯!

    “差不多,已接近成型了。”

    不遠處,趙潛點點頭,唇角浮起凜然之意。

    這時,手機忽然響了。

    “嗯?是清秋?”趙潛盯著屏幕,稍稍有些失神。

    打電話的人,竟是他的小舅子,蘇清秋。

    “姐夫,出事了!”蘇清秋語氣沉重,“我給你說一件事,你先冷靜,不要著急。”

    “什么事?”趙潛聞言,卻是心中一沉。

    “姐姐被人bǎng jià了。”果然,下一刻,蘇清秋拋出一個驚天消息。

    “什么?”趙潛聞言大驚,失聲問道,“什么人能綁得了她?她在哪被綁的?還有,是誰綁的她?你們清楚嗎?”

    他關心則亂,滿腔焦慮,問話自然也如同連珠炮一般。

    “姐夫,你問的太快了,我得一個個地回答。”蘇清秋苦笑,深吸一口氣后,緩緩道,“姐姐是在岐山被綁的……”

    “岐山?”趙潛又是一愣,立刻打斷了他,“她去岐山干什么?”

    “——箕伯!”蘇清秋繼續苦笑,述說前因后果,“姐夫,你為蘇氏集團提供‘圣諭駕具’,姐姐心中感動,也想著回報,給你個驚喜。恰好,最近她得知,有人在岐山中發現疑是箕伯的機甲,就想替你弄來。”

    趙潛默然。

    箕伯號為——“風暴主宰”,為上古霸王之一,也的確是他會感興趣的機甲。

    “然后呢?”趙潛吐出一口濁氣,勉強平復心情,手上則是不停,似乎在操作什么。

    “然后,”蘇清秋頓了頓,聲音失落,“姐姐就失聯了……接著,一個犯罪組織寄來錄像,勒索我蘇氏集團。”

    “他們想要什么?”趙潛冷聲問道。

    “圣諭駕具的生產線。”蘇清秋回答。

    “哼!”趙潛哼了一聲,眼底浮現一絲譏諷,“胃口倒大,就怕他們沒命去拿!”

    “姐夫,不用擔心。”蘇清秋倒是鎮定,出言安慰道,“我已經查出,箕伯的消息是有人故意傳給我姐,就是為了bǎng jià她。等我撬開那家伙的嘴,很快就能順藤摸瓜,找到那伙人的老巢了。”

    “用不著!”趙潛搖搖頭,張嘴就報出一串坐標數字,“目前,她就在那里。”

    “等等,姐夫,你慢點報……”蘇清秋記錄數字,滿臉敬服之色,“姐夫,你怎么做到的?”

    “每一個裝備了圣諭駕具的機甲,都有其獨特的識別碼。”趙潛面沉如水,臉上不見喜憂,“只要我想,定位并非難事……”

    “哼,這群人要倒大霉了!”蘇清秋捏緊拳頭,惡狠狠道,“不說我蘇氏集團,就是姐姐身后的特殊反應部,那也沒一個善茬的!”

    “他們太慢了!”趙潛卻搖搖頭,“你去通知他們,我會立刻動身。”

    “嗯?姐夫,那伙匪徒可不好打發!”蘇清秋臉色微變,趕忙阻止,“那伙人自稱‘山民’,武裝力量極為強大,組織中有超過五十架‘山鬼’!那首領林陽輝更是不得了,座駕是羽林機甲中的上品,——‘九歌’!”

    “不好打發?巧了,我也不好打發……”

    拋下這句話,趙潛掛斷電話。

    嘟嘟~~

    耳畔忙音陣陣,蘇清秋不由輕撫眉頭:“聽語氣,姐夫是真生氣了……看樣子,有些人要倒大霉了!”

    話雖這樣說,他卻不敢怠慢,立刻撥通自家老爺子的電話,匯報情況。

    ……

    火楓山,山腹深處。

    幽暗洞窟中,六架機甲來回穿行,其腳下悄無聲息,如同鬼魅夜行。

    這一架架機甲,其通體烏黑,卻生有赤紅鬼面,一舉手一投足間,都有一股邪祟兇惡之氣,鬼氣森森。

    這一架架機甲,正是山鬼!

    山鬼肩扛探照燈,隨著它們的巡邏,光柱于黑暗來回掃蕩,驚飛夜蝠無數。

    “頭兒未免太謹慎了,實在多此一舉……”后方的一架山鬼中,一人低聲抱怨,“這里如此隱蔽,哪用得著巡邏?”

    “別廢話!”領頭山鬼里,于洪冷哼一聲,“還有一刻鐘,咱們就能換班了,都打起精神,守好最后一崗。”

    “是!”

    ……

    眾人齊刷刷地回答,但聽語氣,都有些心不在焉。

    顯然,那人的抱怨還是起到了些效果。

    “有動靜,都停下!”忽然,于洪察覺什么,低喝一聲。

    唰!唰!唰!

    光柱四下掃蕩,又很快聚焦于一處,——洞穴頂端!

    燈光映照中,頂壁之上,一頭蜥蜴狀的巨獸倒懸,金色瞳仁熠熠生輝,居高而臨下,盯著那六架山鬼。

    “械蜥?”一人低呼一聲,語氣狐疑,“不過,這種品類卻是沒見過……不是常見的地穴蜥,也非龍蜥或者鱗甲蜥。”

    喀!喀!喀!

    眾人盯著那頭械蜥,而對方似乎也在觀察他們,忽然間,那頭械蜥脖頸扭動,腦袋竟生生旋轉了旋轉一百八十度!

    “嗯?”

    眾人都悚然一驚,陰森洞窟中,忽然眼見如此詭異的場景,很難不令人起一身雞皮疙瘩。

    于洪也是一個激靈,轉頭詢問道:“嗯?械蜥的腦袋,是能夠轉動一百八十度么?”

    “頭兒,快看!那不是械蜥!”這時,有人尖聲道。

    于洪再次轉頭,就看到,那頭械蜥裂散為無數金屬小塊,似化作一滴巨大水珠,自上方滴落而下。

    咚!

    當水珠落地,那恍若流淌的小塊卻再次凝形,隱約可見,是一架單膝跪地的機甲形態。

    “敵襲!”于洪反應過來,大聲喝令道,“殺!都給我殺!”

    手工坊內,趙潛盯著一眾山鬼,卻是冷冷一笑:“今天,就讓你開開眼,看看何謂——補天技!”20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