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修真小說 > 蒼穹之上 >

第九一零章 叛徒(二)

    奇特的是,神山神明的數量原本就較少,分出了三位之后,數量更少了,但是祂們圍困住天庭的神明,仍舊穩穩占據上風,甚至接下來的戰斗中,再也沒有任何一位神明逃走,一個接一個隕落了。

    隕落的那一位神山神明,砸落在大地上,毀滅的區域也要比天庭神明小一些,大概兩千里的范圍。

    宋征多次觀察,天庭神明隕落之后,毀滅的范圍最少三千里!其中有兩位應該是最強大的,毀滅的范圍達到了七千里!

    可以說這一次滅失的災難,有至少四成的生靈,是死在了神明隕落產生的可怕撞擊上——宋征忽然明白了,頓時遍體生寒:神山神明好強的算計!這樣巨大的死亡,絕對是可怕的因果,天庭神明這樣隕落,被頂徹底被因果糾纏,幾乎杜絕了重生的可能!

    不管天庭神明暗中有多少布置,這樣隕落之后,那些布置怕是也無力回天。

    神山的神明們獲得了勝利,祂們在世界的邊緣縱聲長嘯,然后分布在整個世界的周圍,監視著滅世之火徹底將這個世界毀滅。

    宋征這個時候又發現了一個異常:這個時候的洪武世界,從星海中看去,還是一個星球!

    中間又發生了什么,讓洪武世界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而后,人偶的實現忽然又被拉了回來,大地上,發生著可怕的變化,整個世界的便面都被融化,變成了一片火海。原本的一片片大陸,在這個時候忽然向著同一個地方漂移匯聚!

    龐大的山脈隆起,所有神明的隕落之地積壓在一起。

    而那一位隕落的神山神明卻忽然從尸骸之中坐了起來!祂并沒有徹底死去,祂朝著天空伸出一只手,發出了求救的呼喊聲。

    但是星海中,眾多神山的神明已經確認這個世界真正的毀滅了,于是轉身而去,飛向了星海深處。

    不知道祂們是真的沒有聽見,還是故意充耳不聞。這一位隕落的神明,痛苦而絕望的怒吼著,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同伴拋棄了自己,逐漸遠去。

    宋征心中一動:難道就是水池?

    果然,這一位神明最終無奈的再次跌倒下去,祂咬牙將最后的神力凝聚成了一顆光團,從龐大的神軀之中脫離出來,然后奮力飛舞,想要尋找一處能夠躲藏的地方。

    祂一邊飛,一邊撒落下一片神燼,一直到了某一個地方,終于沒有能力繼續前進了,祂落進了一片火海之中,深深潛藏下去,盡力保持著一點清明不滅,尋求那飄渺無常的一絲重生的希望。

    時光飛快,這個世界在毀滅之后的數萬年,終于重新煥發了生機。

    又過了幾萬年,沉睡之中的光團忽然醒了過來,祂還想要尋求重生,可是卻發現這個世界已經發生了巨變,祂就好像是那些古妖一樣,被這個世界困住了。

    如果祂還是那樣一位神明,這樣的低等級世界當然不可能困住祂,但是現在,無論祂怎么努力,卻始終難以掙脫。

    祂誕生了一片水潭,想要成為一處“圣地”,展現自己的各種威能,若是能夠吸引到足夠的信徒,祂還有機會凝聚信仰,最終脫離這個世界,回歸神山之上。

    但是祂所在的地方,一直處于一種沉寂之中,只有荒獸莽蟲涉足,甚至連妖族都很罕見。

    宋征可以理解這種局面,神燼山絕域之中本身就很兇險,便是七殺部的那些妖族,活動范圍也是在本部落周圍千里之內,不敢過于深入絕域。

    而能夠在絕域之中行走的,都是強大的妖族,水潭反而不敢在這種存在面前顯露自己的威能,那樣會招來一群強大的修士,進行探險,甚至直接將水潭拔起收走。

    或者是煉化了,成為某件法寶的一部分。

    水潭有些絕望,這個時候,祂目睹了冥凰逆反蒼穹,祂又看到了希望,奮力表現,想要引起冥凰的注意,帶上自己一同殺上神山。

    但是冥凰這時候滿心憤怒,所有的目光都在蒼穹之上,不管祂做出什么,都只在大地上,冥凰甚至根本沒有往地上看一眼。

    最終,隨著冥凰的隕落,祂再一次絕望了。

    祂的力量就在這樣漫長的消耗之中漸漸耗盡,到了現在,水池甚至已經沒有太多的力量顯化神異,勉強能夠維持住一點意識,當人偶到來的時候,祂最終決定冒險一搏。

    “原來如此……”宋征恍然,人偶瞬間跌落回去,從那種魂魄出竅的狀態中退了出來。

    嘩啦啦……

    潭水回收,將人偶顯現了出來。現在的水池,變成了一團漂浮在半空中的水團,自身凝聚,變的只有一丈大小。

    祂伸出一條水流觸須,朝向了人偶輕輕飄蕩,人偶上前去,可是水球卻沒有任何回應,還是輕輕飄蕩著,宋征明白了,祂想要和自己面對面交流,這是一位曾經神明的驕傲。

    祂之前就憤怒的拒絕了一頭荒獸,覺得這是對自己的褻瀆。

    祂也只是勉強可以接受人偶,但是在祂表達了自己的誠意之后,祂需要宋征給出足夠的尊重,親自前來和祂會面。

    宋征有些猶豫。

    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水球讓他看到的。神míng xīn思深沉,哪怕是水球表現出來自己已經窮途末路,宋征仍舊無法放下戒心。擔心這又是哪一位大能的布局。

    他想了想,詢問先祖劍:“前輩,那些隕落的神明,您認識嗎?”

    先祖劍無奈道:“老夫無法分辨,老夫當年穿越仙界,看到的也都是祂們平常的形態,和人族沒有太大的區別。但是祂們戰斗的時候,展現的都是本體。”

    宋征想了想,水球向他展示的過程,和古今書卷互相對照,大致可以確定是可信的。

    古今書卷和水球勾結的可能性很低,他決定親自過去看看,而且現在他手持先祖劍,真的有什么問題,先祖劍連神明都可以擊殺,水球自然也不在話下。

    所以他站起身來,一步踏出,進入了虛空通道,下一刻他從神燼山中走了出來。

    他在十丈之外面朝水球,一抬手將人偶收了回來。

    水球那一道水流觸手飄動了一下,似乎很滿意。宋征上前,朝著水球伸出手。這一次水球沒有拒絕,祂的觸手和宋征互握一下,算是一種禮節。

    當宋征握住觸手的時候,他的腦海中響起了一個聲音:“果然是應劫之人。”

    宋征問道:“冕下一定要我來,有什么想法?”

    “本神不甘心!”祂咬牙切齒:“你想要知道什么,本神都告訴你,本神只有一個要求。”

    宋征心中一動,道:“您先說要求。”

    “幫助本神重回神山!”

    宋征想了想,道:“便是小子真有這個能力,冕下現在的狀態,還能夠重新成神嗎?”

    水球已經孱弱不堪,成神并不是簡單的事情,單單是神力累積就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水球顯然也知道宋征所說的屬實,但祂道:“這個你不用擔心。任何一位神明都有相應的布置,以防自己隕落。本神當然也一樣。”

    宋征明白了,祂只是因為被困在這個世界上,沒有辦法拿到自己提前布置的一些東西罷了。

    “那么……請冕下告訴我,應該怎么做。”

    “只要你能夠帶著本神去一個地方,別的事情就不需要你再付出什么。”

    宋征問道:“什么地方?”

    “太皇天星墓!”

    宋征一愣,這個名字他從來沒與聽過。先祖劍在他心中說道:“墳墓星域之一,而且是最為古老、最為兇險的墳墓星域,當年在仙界,太皇天星墓,被稱為仙明亦不可進入之地。”

    宋征道:“小子現在恐怕還沒有這個能力。”

    水球并不知道他擁有先祖劍,只要他愿意,現在就可以帶水球過去。

    水球頷首道:“現在的你當然沒有這個能力,你需要提升到至少仙人的層次,最好是神明。”

    宋征苦笑:“仙界崩塌了,現在下界根本無法飛升,也就無法成為神明。”

    “本神當然知道仙界崩塌了,事實上……仙界崩塌,算是本神一手造成的。”

    宋征沒有說話,水球繼續道:“不過雖然仙界崩塌了,本神卻還有辦法讓你直接成神!”

    宋征道:“凝聚信仰?”

    “不錯,你在這個世界上,應該有著很高的威望,只要運作得當,在如今世間大劫的局面下,很容易就能夠成為所有人信仰的對象。而成神的第一步,你需要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首先要成為陸上半神!”

    宋征暫時打斷了這個話題,問道:“小子想要先知道,當年究竟發生了什么,讓強大的天庭崩塌了,神山的力量直到現在都遠遠不如當年的天庭,你們究竟是怎么成功的?”

    這個問題一丟出來,水球就沉默了。

    過了好一會兒,祂才發出一聲悠長的嘆息,道:“如果我說,甚至到現在,我們自己都不知道究竟為什么會成功,你相信嗎?”20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