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修真小說 > 蒼穹之上 >

第一一五六章 營地(五)

    蕭歡歡還有七個奶媽,同樣是自幼跟著她,現在都已經是真神層次了。這其中以“六媽”的實力最強。

    但是如果中年女子都無法解決的事情,六媽去了也沒用。所以只是讓她去探聽一下消息。六媽走了之后,她還是心神不寧,吩咐隊伍放慢速度。

    她其實已經后悔,這一次出來,家中有重要任務交給她,本不應該為了一個蘇家的小丫頭節外生枝。但是她的性子便是如此,而中年女子偏生又很寵她,于是才出了這么一次偏差。

    她不由得去想,如果中年女子出了事情,如果這一次本來很輕松的任務,因為自己出了差錯……任何一種后果都不堪設想。

    很快六媽回來了,帶來了最壞的消息,戰場附近那數量龐大的平波賊的尸體,就說明了一切。

    蕭歡歡頓時呆住了,想到中年女子她悲從中來只想放聲大哭,可是想到平波賊全軍覆沒,這一次的任務真的出了問題,她又強忍著眼淚,聯絡家中,請求下一步的指示。

    ……

    蘇家的商隊仍舊按照正常速度前進,外人誰也看不出來,他們之前遭遇了一場大戰。傍晚的時候,他們趕到了下一個宿營地,這一天時間,足以讓蕭家完成了消息傳遞,已經做好下一步的準備。

    蘇云姬暗中傳下了命令,整個商隊外送內緊。

    宋征仍舊沒什么變化,他一點也不擔心,蕭家如果不傻,一直到他們進入百戰城之前,商隊應該都是很安全的。

    晚上的時候他讓都十二做飯,只是因為時間不足,做的藥膳數量不多,兩個小家伙沒吃飽。

    蘇家的人顯然想不到宋征這么透徹,一晚上惶惶不安,蕭家對于他們來說乃是龐然大物,難以力敵。

    ……

    蕭家的人并沒有出現在蘇家的商隊,而是出現在蕭歡歡面前。這一次來的,是一位面容慘白的老者,蕭歡歡看到他整個人都緊張起來。

    “柴爺爺……”她的聲音顫抖,仰著臉看著老者,眼中流露出的盡是恐懼和哀求。完全沒有了在蘇云姬面前的飛揚跋扈。

    柴劊背著手,聲音尖細,聽著讓人很不舒服“你爺爺讓我告訴你,咱們蕭家是大家族,規矩很嚴,不然沒辦法約束其他人。

    今天你壞了家里的大事,要是因為你是家主的孫女就饒了你,以后別人犯了錯,再懲罰別人家主說話就不硬氣。

    所以這一次,你就認命吧。”

    他說起來十分平靜,仿佛只是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可是蕭歡歡卻一聲凄厲慘叫“我不認命——”

    柴劊已經不緊不慢的抬起手來,只是輕輕一按,就封住蕭歡歡全身的力量。

    蕭歡歡身后七名奶媽毫不猶豫的一同殺起,七位真神層次的高手擎出“兵器”,從各個刁鉆的角度殺向了柴劊,可是慘白的老頭抬起一根手指,凌空點了七次,七名奶媽一起定住了,她們的眉心上,都冒出來一個指頭粗細的血窟窿,白色的腦漿從其中緩慢的流淌出來。

    “啊——”蕭歡歡目眥欲裂,瀕臨崩潰。她破口大罵“他不是我爺爺!他是個只貪戀權力的行尸走肉!他有幾十個兒子,上百個孫子,孫女更是不計其數,他根本不在乎我們的死活,我們都死了才好,他就可以一直坐在他家主的位子上……”

    柴劊把手一拍,蕭歡歡的下巴脫臼了,驚恐的長著大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慘白老頭將她用白絹捆了起來,只露出一個頭,像拎著一袋子米面一樣拎著走出去,嘴里面有所謂無所謂的嘀咕著“知道就行了,干嘛一定要喊出來。”

    “家主雖然不是個東西,但他就是家主。”

    “你喊出來了,外面你那些手下聽見了,老夫還得滅口。”

    這幾句話的時間,守在外面的十七個蕭歡歡的手下,已經都被他殺光了。每個人都是眉心上一個手指粗細的血窟窿。

    做完了這一切,慘白老頭也不管別的事情,拎著蕭歡歡走進了茫茫黑夜。夜晚荒原上的危險,對于他來說仿佛不存在一般。

    ……

    精神緊張的度過了一個夜晚,蕭家卻什么反應也沒有,蘇家的命魂戰士們,臉上都有些疲倦。

    再一次上路,整個隊伍仿佛都慢了一些。

    余慶天三人坐在車中,車窗始終打開一條縫隙,關注著外面的情況。三人心中忐忑“你說蘇家會不會和蕭家達成協議,把我們交出去?”

    他們都知道這種可能性很大,蘇家并不知道他們掌握的是什么樣的秘密,一旦蕭家表達出了志在必得的態度,蘇家怕是真的頂不住壓力。

    “我們小心一些,一旦情況不對,我們立刻逃走。”

    三人各自點了點頭,沉默了一會兒,其中一人說道“慶天,咱們是不是應該把這個秘密告訴蘇家,答應分他們一成,他們一定會拼盡全力保護咱們。”

    余慶天還是有些猶豫“可萬一蘇家起了歹心,想要獨占這個秘密……”

    大家都不說話了,這個秘密關系重大,他們和蘇家并無深交,真的不敢冒險。

    “等等再看吧,反正已經快到百戰城了,只要進城,我們就安全了。”

    一路上竟然又是平安無事,蘇云姬眉頭緊皺,不知道蕭家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她卻不敢掉以輕心,晚上的時候仍舊下令加強戒備。

    可是這一夜還是什么也沒有發生。

    早上起來的時候,蘇云姬愁云滿面,蕭家一直不動手,就好像有一柄劍始終懸在大家的頭頂上。而蘇云姬更是擔憂,蕭家一直沒有什么動靜,是因為他們在調集人手,一旦出手必定是雷霆一擊。

    憂愁歸憂愁,對于自身的安危,其實蘇云姬一點也不擔心。她不由得回頭瞥了一眼宋先生,嘴角浮上了一絲笑容。

    按照正常的發展來說。屢次被救,一位獨自承擔巨大壓力的美貌女子,肯定要對這位恩人芳心暗許了。可是蘇云姬沒有,不是說宋先生不好,而是因為宋先生太好了。

    哪怕是蘇云姬對自己的各種條件都很自信,但是在宋征面前則是全面自卑。

    她的這種感激,在心頭堆積如山,也沒有辦法轉化為兒女私情。

    自己胡思亂想了一番,蘇云姬還是有些苦惱。有宋先生在,蕭家拿自己沒辦法,可是他們身為百戰城把大金門之一,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棄的,這關系到臉面,一旦這一次被掃了面子卻不找回來,就意味著地位的跌落,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們就無法維系金門的地位了。

    可他們不放棄,但宋先生肯定會保護蘇家,這就成了一個死結——要不然讓宋先生滅了蕭家?

    蘇云姬腦海中忽然冒出來這么一個瘋狂的念頭,然后自己也笑了,宋先生有這個能力,但是憑什么這么幫自己?

    唉……她心中一嘆,還是有些頭疼。

    今天是通往百戰城最后的一百多里路程,他們走到了中午,距離百戰城還有五十多里,這個距離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已經很多了,路邊不時可以看到一些貨棧、客店,忽然走在最前面的家族長老停了下來,從無敵霸王車上翻身飛回,到了蘇云姬身邊說道“蕭家人!”

    蘇云姬心中反而松了一口氣終于來了。

    她上前查看,到路邊站著幾個人,數量并不多,也顯出了八大金門的氣度。

    但是這幾個人身上的氣息涌動,好似天邊的滾滾烏云,龐大而陰晴不定,讓人有著一種“不可捉摸”的畏懼。

    看到蘇云姬出面,這幾個人之中,一名面色慘白的老者走了上來,隨手將一個“大包袱”扔了過來。

    柴劊說道“這是蕭歡歡。”

    蕭歡歡滿眼淚水,這兩天她從憤怒逐漸變成了恐懼,柴劊在蕭家兇名赫赫,蕭家自己人比外人更加明白他的恐怖。

    柴劊只負責干活,談判的事情他不管。扔下了蕭歡歡他就回去了。一名氣度不凡的老者在路邊端坐不動,頗為自矜,只是對著蘇云姬頷首說道“蘇家之主,請過來一敘。”

    蘇云姬心頭疑云密布走了過去,微微欠身“蘇家、蘇云姬,見過前輩。”

    老者微微一笑“老夫蕭擎蒼。”

    蘇云姬神色一動,越發尊敬“原來是蕭家之主。”

    蕭擎蒼面色和煦,仿佛和蘇家完全沒有什么過節,只是一位關心關心晚輩的長者“蕭歡歡我給你送來了,她做的事情不代表我們蕭家。既然有錯,就要承擔責任,你想怎么處置她,我蕭家絕不過問,也絕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報復蘇家。”

    “不過我們蕭家的一些東西,也落到了你的手中,現在老夫想跟你討個人情,把這些東西要回來,蘇家之主想必不會拒絕吧?”

    蘇云姬的心沉了下去,難怪蕭家一直沒有什么舉動,原來是在入城之前有這樣的狠戾手段!

    為了余慶天三個人,蕭家家主把自己的親孫女都犧牲,已經做到了如此兇狠絕情,蘇云姬如果不答應,蕭家會答應嗎?!

    〔今日一更……〕。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