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九龍圣祖 >

第1973章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南垣城,院落之中。

    夜幕降臨,模糊的天光之下,映照著房頂之上的一男一女,身形有些模糊,而那少女的臉龐之上,卻是洋溢著一抹興奮和喜意。

    “小嵐,你怎么會想到來加入帝龍軍的?”

    云笑沉吟良久,最終還是問出了這個問題,他可是知道許紅妝身懷萬妖神體的異種體質,來到這九重龍霄,也應該是去那獸脈師宗門啊。

    “蒼龍帝宮,應該就是九重龍霄的主宰吧?”

    許紅妝沒有正面回答云笑的問題,而是反問了一個問題,只不過這似乎是一個人盡皆知的問題,并不需要云笑來回答。

    “當年在騰龍大陸萬妖山一戰,你和蒼龍帝宮結仇,而那雪棄又是蒼龍帝后的嫡傳弟子,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

    許紅妝幽幽說道,其中蘊含的某種情緒,讓得云笑頗為感動,似乎有些明白她加入帝龍軍的原因所在了。

    “那雪棄可是認識你的,你這樣做太冒險!”

    云笑心中感動,卻是忍不住皺了皺眉,他對這些生死伙伴的性命,看得極其之重,這樣的大險,或許就是十死無生啊。

    “我知你來到九重龍霄之后,必然會不甘寂寞,也終有一天會和蒼龍帝宮對上,若是我能在帝龍軍中傳遞一些情報,或許就會對你的復仇之路有點幫助!”

    許紅妝自然是不知道云笑前世和蒼龍帝宮真正的恩怨,但萬妖山一戰,她卻是清楚云笑和蒼龍帝宮,恐怕是不死不休了。

    這不僅僅是因為當時雪棄的戰敗,更因為云笑絲毫不給那位蒼龍帝后面子,將其分身投影都打得落荒而逃,這個梁子早就已經結下了。

    不過許紅妝對云笑頗有信心,又對當年凌云宗所做之事感到異常愧疚,極欲想做一些事來彌補。

    又或許是許紅妝對云笑的那份深情,讓得她只有用這樣的方法來相助,再加上生死之間的搏殺歷練,對于脈氣的提升極有好處,多方面原因之下,她毅然加入了帝龍軍。

    至少在許紅妝升任統領之前,那蒼龍帝后師徒應該是注意不到她的,這或許就能在未來的某個時候,幫上云笑的大忙。

    “別說我了,你呢,來九重龍霄之后,又干了些什么大事?”

    許紅妝收起心底深處的心思,其目光微微一轉,已是反問出聲,話落之后又輕笑道:“我可是知道現在云笑這個名字在九重龍霄那是大名鼎鼎,恐怕誰都想擒了你,去跟蒼龍帝宮邀賞吧?”

    看來蒼龍帝宮總部滿大陸通緝云笑,通緝告示也曾傳到這南垣城,就算許紅妝這段時間多在外間任務,肯定也是了解過這件事的。

    畢竟許紅妝對云笑這個名字敏感之極,任何有關云笑的風吹草動,在她聽來都是津津有味,恨不得以身代之。

    只不過蒼龍帝宮的通緝告示之中,并沒有詳細羅列云笑的罪名,更不可能說出那些細節,因此許紅妝一直都頗為好奇,云笑到底是做了些什么事,惹得帝宮總部如此大動肝火。

    “呵呵,說起來不值一提,不過是滅了幾個城池的帝宮所而已!”

    聞言云笑不由擺了擺手,雖然他說得云淡風輕,但是其中蘊含的東西卻是極其之多,讓得許紅妝的心中,無疑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許紅妝來到九重龍霄也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了,她可是知道蒼龍帝宮在各城池設置的帝宮所是如何的強勢。

    雖然這南垣城乃是軍管城池,并不設帝宮所,可是從那些帝龍軍都統和統領的傲氣之上,她就能猜到一二。

    云笑輕描淡寫地說自己滅掉了幾個城池的帝宮所,但許紅妝從短短的兩句話之中,似乎聽出了漫天的腥風血雨,伴隨著無盡的廝殺。

    當時在沖霄梯空間內,許紅妝和云笑分開的時候,后者才只有通天境中期的修為,就這樣的實力敢去連滅幾大帝宮所,不得不說這魄力真是駭人聽聞。

    兩人在房頂之上敘說別來之情,不知不覺之間,東方已經現出魚肚白,如此平靜的狀態,對于這二人來說都頗為難得,這是潛流暗涌之下的平靜。

    直到天亮之后,二人才各自回房,只不過有著云笑胡本昌的加入,院落之中的房間卻是有些不夠了,許紅妝和齊英這兩個女子自然是擠到了一間。

    嘎吱!

    許紅妝推開房門,輕手輕腳地走將進來,卻不料一道古怪的目光卻是從某處投射過來,讓得她悚然一驚,又好像做賊被發現了一般。

    “呵呵,齊英,你的傷勢好些了嗎?”

    許紅妝心頭有“鬼”,在此刻打了個哈哈,有話沒話地說了一句,似乎是想要緩解房中氣氛的尷尬。

    “星辰的手段很好,我看都不用三天,就能恢復如初了!”

    聞言齊英眼中異色閃過,先是回答了一句,然后臉上忽然露出一抹促狹之意,聽得她說道:“隊長,現在能說說你和星辰之間的感情史了嗎?”

    “呸,什么感情史,說得真難聽!”

    驟然被齊英一問,許紅妝不由俏臉一紅,直接是呸了一聲,暗道這齊英雖然是個女人,但是行事作風,卻是比須眉男子還粗魯幾分啊。

    “我就是個粗人,反正就是那意思,隊長,你總不能說自己和星辰之間什么也沒有吧?”

    身為女人,卻自承是個粗人,這齊英也是沒誰了,但她渾不在意,這一次的問話,卻是讓許紅妝陷入了沉默。

    “我跟他,確實是很早就認識了,只不過……有緣無份罷了!”

    說到這個,許紅妝就有些惆悵,想著當年在潛龍大陸的一幕幕,她的心都有些揪痛了起來,只可惜這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沒有后悔藥吃了。

    “莫非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聽得這話,齊英真是吃了一驚,暗道這個世上,居然還有能對這位許隊長不動心的男子,這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

    要知道許紅妝人長得既美,天賦又極其驚人,當時初來軍中的時候,惹得無數隊長甚至是都統競折腰,誰不想一親芳澤?

    只可惜許紅妝似乎眼界甚高,對于一眾隊長和都統從不假以辭色,現在看來,其實她是早就心有所屬,自然是不會對另外的男子動情了。

    再后來這南垣城帝龍軍來了一位更加驚才絕艷的天才統領,也就是那龍學宮的第一天才洛堯,而這位竟然也沒有能逃脫許紅妝的美貌與天賦,從此身陷其中。

    作為紅云小隊僅剩下的隊員,齊英可是知道那位統領大人是如何愛慕許紅妝,這樣的天才人物,要是放出風聲去說要招親,說不定龍學宮的門檻都得被踏破。

    可是現在聽許紅妝話中的意思,卻是她對那星辰情根深種,對方卻是視而不見,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那星辰還是個男人嗎?

    “我們之間發生了很多事,我不恨他無情,這一切都是陰差陽錯,命數使然!”

    這些年經歷了這么多,許紅妝倒是比在潛龍大陸的時候要放得開,更何況云笑對他并不像是對仇人,兩者之間的友誼,甚至是超過了一般的朋友關系,她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呢?

    “我覺得也是命數使然,讓你們在這南垣城中相遇,隊長,你可得抓住這個機會,或許就能舊情復燃!”

    齊英并不了解二人之間的那些經歷,其眼眸之中精光一閃,她已是打定主意,一定要幫助自己的隊長,再去俘獲那星辰的“芳心”。

    “是啊,幽幽天意,那也難說得緊,未來的事情,誰知道呢?”

    許紅妝沒有正面回答齊英之言,而是惆悵地嘆息了一聲,然后便什么也不說了,惹得一旁的齊英很有些糾結,她還想要聽更多關于隊長和那星辰之間的事情呢。

    …………

    兩日時間很快過去。

    當這一日清晨來臨的時候,齊英和藍碩的傷勢都已經痊愈,而黑猴子侯天身上的氣息也有所不同,看來是對那門身法手段有了全新的領悟。

    紅云小隊的六人都是面貌一新,一齊出現在院落之中,既然重整旗鼓,那自然是不能一直呆在這城中院落之內,接取任務去獵殺異靈,才是他們的正常生活狀態。

    “走罷,去任務殿!”

    見得隊員已經集齊,許紅妝目光在幾人身上掃過,已是當先轉身出院,朝著城中指揮所走去,那所謂的任務殿,就是在指揮所旁邊。

    對此云笑并沒有什么異議,一旁的胡本昌更是臉現興奮,這可是他加入帝龍軍的第一次任務,只要完成了任務,獎勵自然是極為豐厚。

    帝龍宮中可是有著軍功積分的,每完成一次任務,都會有相應的軍功積分獎勵,而用這些軍功積分,就能從軍功兌換處,換取自己心儀的物品。

    帝龍軍中的東西,可是比外間能用金幣買到的東西更加珍貴得多。

    很多都是外間難得一見的寶物,甚至是稀有的功法脈技、寶物丹藥,不一而足,要不然怎么諸多修者,都想打破頭加入帝龍軍呢?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