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游戲宅的異界悠閑日常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荒川之主

    凡事只有自己嘗試過,才會明白原來有意思的事情并不全是樂趣,明明很有趣的東西,說不準就會令人絕望。

    趕海有意思吧,如果當空軍呢?要是還有人在旁邊提著滿滿一桶搖來搖去,整個世界似乎都在一瞬間充滿惡意。

    今天的藍符格外帶勁,抽一次更比六次強,林刀刀都釣魚坐了十分鐘了,光幕還在海面上盤旋,似乎時空對面的式神還在糾結要不要過來。

    別人家的式神多聽話,一到林刀刀這兒,都是大爺,林刀刀認了!

    但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短短十分鐘,林幺幺釣上來四條魚,舒仟跑來跑去抓了半桶大螃蟹。林刀刀算是明白了,這世間的事兒啊,不管干啥都看臉,看著桶里空空如也,林刀刀想了想將目光投向湖面之上的光幕。

    燦若星辰的熒光之中,逐漸浮現出一條小魚的影子,魚兒在其中游來游去,甚是歡快。只是光幕之中只見游魚,卻不見式神的氣息,林刀刀心中雖然已經有了大概的猜測,可完全無法對面那位的意思。

    “刀刀,你在干嘛呢?這次又浪費了一張藍符?”林幺幺打趣問道。

    林刀刀微笑搖頭:“沒有,對面的那位先生可能是在試探我的耐心吧。”

    “耐心?”

    “光幕之中的游魚就是他透露出來的消息,只是我猜不出他心里想的,到底是讓魚兒暢游的海水,還是歡快游動的魚兒。”

    “誰告訴你的。”

    “陰陽師與式神之間的感應?”林刀刀笑著說道。

    “啪嗒!”

    落水聲傳來,光幕之中的游魚竟然化作真實落入眼前的湖水之中,林刀刀眼中閃過一抹精光,而后驚喜道:“他來了。”

    游魚落水,驚起一片水花,水面突然便翻滾起來,如同在水下有一眼泉眼。不過多時,水面竟是抬升出一道水柱,其中水流清晰可見。

    光幕消散,一道青色人影瞬間落向水柱,穩住身影,便站直轉向林刀刀三人所在的方向。

    “終于見面了,陰陽師大人。”

    青衣白發,臉上帶著幾分鯊魚一邊的紋路,兩耳類似精靈族,卻又不是精靈族。眼前的男子安靜站在水面之上,自負凌然,然而片刻之后卻又露出笑意。

    “不愧是陰陽師大人,上一次感受到陰陽師大人的氣息時,大人的實力尚不能令我下定決心。”

    “那現在呢?”林刀刀抬頭注視著眼前的男子問道。

    “愿追隨陰陽師大人!”

    林刀刀沒有說話,而是如同祈禱一般伸出雙手,漆黑色折扇帶著點點星光緩緩落入手中。輕輕踏出一步,原本就不太平整的礁石上,林刀刀仿佛開始跳一支有些古老的祭祀舞蹈,但這不是舞蹈,而是儀式。

    式神愿意聽從召喚而現世,陰陽師必然需要給予對等的尊重,這不是場面,而是禮儀。

    水柱之上的男子滿意點頭,臉上笑意愈發明顯,右手輕然探出,水中的游魚縱身一躍從眼前掠過,轉而又落入水中。

    伴隨著林刀刀的舞蹈,朱紅色大門緩緩凝聚,大門打開的瞬間,林刀刀的動作同時停止。

    “以后請多關照,荒川先生。”

    “如您所愿,刀刀大人。”

    大門打開,荒川轉身準備踏入陰陽寮之中,不過臨門一腳,荒川卻又回過身來。

    “刀刀大人,不遠處的海域有一道不弱的氣息正在接近。”

    “知道了。”林刀刀點頭,而后不覺看向不遠處的云庭傭兵團,“幺幺,舒仟,我們該回去了,接下來這里交給他們,我們上去看戲。”

    荒川聞言一笑,一步邁入陰陽寮大門之中。

    “叮!恭喜宿主獲得新式神ssR荒川之主,陰陽師商城更新,陰陽寮添加新場景,海域。”

    電子合成的提示聲傳來,林刀刀翻了翻白眼,初一最近越來越懶了,連這種提示都不自己來。

    “走了走了,大家伙來了,我們上去靠青蟹。”林刀刀說著來到林幺幺跟舒仟身邊,左手搭上舒仟的肩膀右手牽著林幺幺,身影一閃,消失。

    而在陰陽寮中,本來空間很大,但隨著式神們越來越多,場地邊顯得擁擠起來。可誰知荒川之主的到來竟然讓陰陽寮多出一片海域,一群式神們當即開心無比,紛紛集合帶著天邪鬼青的加速沖向海岸。

    與此同時,帶來這一系列改變的荒川之主正走在庭院之中,外面的喧鬧讓他臉上不覺升起幾分笑意,而后便將目光看向坐在庭院中間的三道人影。

    彼岸花一身白色著裝,懷中抱著八萬。八萬本來是沐清萱送給林刀刀的,可當林刀刀準備好了所有飼養寵物的道具,完事兒才發現自家貓被截胡了。

    妖刀姬吊兒郎當坐在一邊,風格如同不良御姐大姐頭,妖刀擱在手邊,左手摸著牌,右手擼著串兒,兩個字形容這種狀態,滋潤。

    對面的茨木一臉微笑,似乎早已習慣了這樣的生活節奏,見荒川到來,當即招了招手:“快來,三缺一。”

    “呃……你在說什么?”荒川注視著儼然化身賭徒一般的茨木,問道。

    “打麻將啊,刀刀大人教的,賊好玩兒,上把花姐海底撈月清金鉤釣,運氣好的一。”

    荒川聞言將目光投向彼岸花,彼岸花的名字他自然是知道的,雖然不熟,卻聽過彼岸花的威名。不過……眼前的彼岸花,雖然實力跟他一樣被限制,可透露出來的氣息,似乎比傳說之中更加危險。

    還有妖刀姬,那把妖刀之上漆黑的紋路,似乎也證明著她與在平安京時的不同。

    “切,我還以為來的是那只喜歡女裝的九尾狐貍,需要刀刀大人如此以禮相待。”妖刀姬面部表情,可語氣卻顯得有些不悅。

    彼岸花笑了笑,伸手安撫了下懷中的八萬,雖然八萬身為靈族實力還是有的,可這種超出實力之外的氣場,還是讓八萬有些畏懼。

    “刀刀大人能為了你用心血作為契約,你還需要在乎這些嗎?”

    “就是就是。”茨木童子說著也笑了出來,“我來那會兒刀刀大人可是直接帶我去打架。”

    “哼。”妖刀姬扔掉手上的竹簽,“刀刀大人跟你勾肩搭背喝酒聊天談心事,而且按照你的性格,帶你打架你會不開心?”

    茨木笑了笑,而后朝著新來的荒川眨了眨眼睛,妖刀姬雖然看著好像不開心的樣子,卻將手邊刀移到另一邊,好將旁邊的座位讓出來。7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