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權門婚寵 >

第1075章 把林瀟的遺產吐出來

    “小淺你別幫忙,這口惡氣,讓我自己出。”林渝說道。

    林淺太理解林渝這幾年的壓抑了,收了手后退一步,用聲勢給她撐腰,“好。”

    朱曼玉大聲地叫起來,“好啊,我就說你們顧家是幫兇,還真是,林渝,好歹我也養了你二十多年,你這么對我,會遭天打雷劈的。”

    林渝開口就道:“你這種虛榮下作的人都沒有被雷劈,我怎么會?朱曼玉,這一腳是替我媽踢的,你把自己的幸福快樂是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你就是該被千人罵萬人唾的第三者。”

    說著,林渝抬腳就朝朱曼玉身上踢了一腳,緊接著,又是一腳,“這一腳是替林瀟姐踢的,哪怕你再心急得到她的遺產,也應該好好陪她度過最后的這段時間啊,你倒好,變賣她的車和衣物,拿著她的錢跟情夫逍遙快活,你想過她彌留之際還想著你嗎?你想過嗎?”

    “這一腳,是替我爸踢的,你紅杏出墻,無視我爸的生命,你對得起他嗎?”

    “還有這一腳,是替我自己踢的,你是我是養女,你說我害了林瀟姐,就因為你的謊言和誹謗,這幾年不管是父女情還是姐妹情都寡淡涼薄,你把臟水臭水全都往我頭上倒,我念著你對我的養育之恩從來都是沉默接受,這幾年我活得痛苦壓抑,全拜你所賜。”

    “今天,我說過,只要你敢進來,我就讓你走不出去,我說到做到!!!”

    林渝一邊說一邊打,毫不留情,打得朱曼玉滿地爬。

    朱曼玉尖叫著,哀嚎著,看著無動于衷的顧家人,她心里感到害怕極了,但是,她確實很被動,年紀大了不比從前有力氣,又被連踹幾腳痛得她根本站不起來。

    見狀,顧城驍和顧東君互相看了一眼,是應該適可而止了。

    就在這時,顧城驍的手機進來了一條微信,是警局沈隊長發來的——“楊柳兒最新交待,她正在策劃綁架顧東君和林渝的女兒,以要挾林渝主動提出離婚,而這個主意正是朱曼玉提出來的。朱曼玉現在還不知所蹤,你讓顧東君小心照看孩子。”

    顧城驍臉色一沉,立刻將微信給顧東君看,顧東君仔仔細細看了兩遍,震驚不已。

    女兒是爸爸的心頭肉,顧東君怒火中燒,握緊了拳頭,抬臂就要往朱曼玉砸去。

    “你冷靜點,”顧城驍一把拉住他,“只是計劃,并沒有實施,你若打死了她,不好收場。”

    女人的力氣跟男人沒法比,林渝打到現在,朱曼玉也只是輕傷,而倘若顧東君砸下去這一拳,難保不會鬧出人命。

    顧海和潘慧正疑惑,向來溫潤如玉的兒子,怎么會突然暴怒,眼神都有些可怕。

    顧東君拿過手機遞交給父母看,顧海也是氣得用力咬牙,潘慧不管三七二十一,沖過去直接甩了朱曼玉一個耳光。

    “……”林渝有些發愣。

    朱曼玉立刻捧住火辣辣的臉,臉上刺痛刺痛的,攤手一看,還有血,“你瘋了?!”

    林渝也很錯愕,“媽,你別……”

    潘慧說道:“小渝,她和楊柳兒正在策劃綁架小月亮,想要逼你和東君離婚。”

    林渝:“……”

    林淺:“……”

    以及癱坐在地上的朱曼玉:“……”

    如果不是顧城驍提醒了沈隊長去查潘可韻的遺物,如果不是野狼特戰隊兩年來對楊柳兒的摸底式追查,如果不是沈隊長及時地將楊柳兒逮捕歸案,那么,或許,小月亮真的會被她們給擄了去。

    她們報復人的方式無所不用其極,就連一個年幼的孩子都不放過,太惡毒了。

    “是我瘋了嗎?”潘慧反問一句,“是你自己瘋了可你還不自知吧?!楊柳兒就是害死你女兒的真正兇手,你卻還要幫她綁架我孫女,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嗎?是楊柳兒害死了你的女兒啊!!!”

    說著,潘慧又揚起手,“啪啪”兩下甩了朱曼玉兩個耳光。

    林渝整個人都是懵的,“媽,你說的是真的?……”

    潘慧一邊回想一邊說道:“現在想想,是有那么幾次,我們帶小月亮去公園遛彎,有個陌生的中年婦女過來跟我們套近乎,還一個勁地夸小月亮漂亮,想要抱小月亮,幸好啊,我堅決不讓陌生人抱孩子。這樣連著就有三次,后來我們索性就不去了。”

    “還有一次,我們帶小月亮去打疫苗,打完疫苗需要觀察半小時,小月亮就在游樂區玩滑滑梯,也有好幾個奶奶樣的人,圍著我說話,一個勁地說話,當時就把我惹急了,抱著小月亮趕緊回家。”

    “現在回想起來,后怕啊,”潘慧甚至有些腿軟,“要是小月亮在我手里找不見了,我只有去死,我沒法活啊。”

    林渝攙著潘慧,自己也是后脊一陣涼,除了慶幸,她真的不知道用什么詞來形容。

    朱曼玉趁機從地上爬了起來,歇斯底里地控訴道:“我哪知道楊柳兒的陰謀詭計,她人面獸心,我哪里看得穿?!”

    她臉頰紅腫,嘴角帶血,一雙怒目直瞪著林渝,“你,把我瀟瀟的遺產吐出來!!!”

    這,才是她今天來的目的。

    錢,才是她最終追求的東西。

    林淺冷笑一下,說道:“大媽,林瀟姐的遺產被你揮霍得只剩下一棟別墅了,她早就立下遺囑,將別墅捐獻給社會,沒你的份。”

    朱曼玉抬手指著林淺,“你個白眼狼,這里沒你說話的份。”

    林淺:“嘴巴長在我身上,我想說就說,你又有什么資格讓我閉嘴?要不是你做的事情太過分,林瀟姐也不會心灰意冷,她的車,她的珠寶首飾,她的衣物用品,全都被你搜刮走了,你還想要她的房子去養奸夫?我呸,沒門!”

    朱曼玉用威脅的口吻警告林渝和林淺,“什么遺囑,我不知道,我不會承認遺囑的有效性,我女兒的遺產自然是由我繼承,我的錢,我想干嘛就干嘛,你們外人管得著嗎?”

    林淺從容不迫地告訴她,“林瀟姐立遺囑的時候,你正和奸夫在國外快活,醫院給你打了無數電話你都不接,林瀟姐是在律師、醫生、公證人員全都到齊的情況下,在她清醒的時候,按照她自己的意愿,才立下的遺囑,是合法的遺囑。”

    朱曼玉大聲尖叫,“我不信,我不信!!!”

    “呵,法律不是你不信就可以更改的,你大可以去找律師,去找公證人員,或者直接到法院去上訴,看看法律是幫你,還是幫林瀟姐。”

    一想巧舌如簧的朱曼玉,在這一刻,竟然語塞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