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歷史小說 > 至尊特工 >

第1866章 逆向救治

    秦陽等人離開克勞德母親家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時分,這場治療持續了大約兩個小時。

    莎娜依舊在睡眠當中,神態安詳,嘴角微微翹起,帶著一絲淺淺的笑容,看上去應該正在做一個很不錯的美夢。

    克勞德雖然有些擔心母親,但是看著她睡覺的神態和均勻的呼吸,也能判斷出母親并沒有什么事情,相反,在接受了秦陽針灸和按摩后的她睡得非常放松,睡眠質量也很好。

    何清風并沒有出手,他只是全程觀看了秦陽的治療過程,對秦陽施展觀音針的手法嘖嘖稱奇。

    秦陽也并不擔心觀音針外泄,一來何清風不會干這樣的事情,二來觀音針必需特殊心法配合施展,就算偷師,動作一模一樣也是沒用的。

    “秦先生,我已經在附近酒店定好了位置,一起吃頓便飯吧,關于我母親的病情,我也想了解更多。”

    秦陽也沒有扭捏,爽快的答應,畢竟他也有些事情要叮囑克勞德。

    一行人到了不遠的一家看起來不錯的酒店,進了包間坐下后,克勞德點了餐,秦陽拒絕克勞德喝酒的提議,克勞德便改點了飲料。

    “秦先生,我母親現在情況如何?”

    秦陽拿著雪白的熱毛巾擦了擦臉,然后一邊擦手一邊回答道:“不太好,因為這個病的病理如今尚且不明確,所以治療手段也就很難明確,我催眠了你的母親,詢問了她一些事情,在被催眠的狀態下,她能記住所有的事情,這說明這些記憶依舊是存在的,只是有什么東西在蒙蔽這些記憶,造成斷裂。”

    稍微停頓了一下,秦陽打了一個比喻:“就像日光照在大地上,清清楚楚,但是天空飄來烏云,擋住了部分的日光,導致日光只剩下一部分,其他的則被烏云給遮蔽了,其實這些被遮蔽的日光并不是不存在了,而只是被烏云擋住了,當烏云散去,那日光將會再度照耀大地,清清楚楚。”

    何清風對秦陽打的這個比喻很有興趣,搶先問道:“那你覺得這個烏云是什么呢?”

    秦陽放下毛巾,苦笑道:“不知道,人的大腦是很神奇的,到目前為止,依舊沒有完全研究透徹,或許是一種外來的刺激,或許是一種潛意識的應激反應,誰知道呢?”

    克勞德有些失望,但是想著秦陽對母親做的那些治療,忍不住問道:“那你之前所做的那些治療,又是針對什么的呢?”

    秦陽解釋道:“這個病的發病群體基本都是老人,而且都是在他們身體或者大腦機能開始衰退的過程中出現,并且隨著衰退的加劇而變得越發的嚴重,最終到最嚴重時失去思考能力,所以我就在想,如果讓人的身體機能變得越發有活力,能夠抵抗衰老,那是否能夠阻止這種病的繼續病變呢?”

    “我對你母親的針灸之法,都是為了刺激她的重要穴位,按摩是疏通經絡,都是為了激發她的身體機能,讓她的身體機能變得好起來,當她的身體機能變得更好,腦思考能力變得越發強大的時候,或許她便不會再像之前那樣一路繼續病變嚴重?”

    “她估計會睡到下午三四點,然后你需要仔細觀察她的反應,看看她是否比之前精力充沛,最重要的是否依舊如同之前瞬間斷裂記憶,我剛剛針灸完畢,就如同打了一針興奮劑一般,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她表現依舊和之前一樣,那就說明我的這個治療思路是錯誤的。”

    克勞德目光期待的看著秦陽:“如果有好轉呢,那是否代表有完全治愈的可能?”

    秦陽苦笑搖頭:“這個我可不敢保證,就算我的這個治療辦法有用,那也最多是激發了她的身體潛能,用針灸和藥物來抵抗她腦子的繼續衰老,抵抗這個病的繼續衰變,但是人生老病死那是自然規律,誰也不能違抗,當我的針灸和藥物都依舊無法阻止她大腦的老化衰變時,或許病又會再次恢復……”

    克勞德眼光一黯,但是還是抱著無限期待的看著秦陽:“如果有效的話,那我應該怎么做,怎么盡可能讓我母親保持清醒的狀態呢?”

    “我會給你開一個藥方,你照著單子給她服藥,能持續多久,那就要看你母親身體的恢復狀態和藥物能持續的時間長短了,這個我也說不定,而且我所有說的這一切,都是建立在她醒來治療有效的基礎上,否則,這一切都是沒用,也就是說,我完全沒有辦法治療她……”

    秦陽歉然的看著克勞德:“很抱歉,這已經是我能做到的極致,我盡力了。”

    克勞德倒也沒有失望,一臉感激的說道:“謝謝秦先生,不管如何,你已經盡力了,而且我現在還有期望,從母親那安詳的睡眠來看,我想秦先生的治療不管如何對我母親的身體都是有好處的。”

    何清風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笑道:“秦陽,你的這個思路倒是不錯,如果真的有效果的話,那或許會延伸出很多特殊的療法。”

    秦陽自然能明白何清風這話的意思,要徹底治好老年癡呆癥到現在為止是沒辦法,但是刺激生命力能夠阻止老年癡呆癥的加重甚至改善,那世間能人不少,普通醫生或許無法激發病人的生命力,但是這些會各種奇特醫術的醫生卻是有辦法的。

    至少說出這話的何清風肯定是會一些辦法的,否則,他也不會說出這么篤定的話語。

    秦陽笑道:“不管怎么說,先觀察一下吧,其實我昨日和菲賓的知名巫醫帕里奧聊了一陣,我倒是又多了一些設想,對于記憶這種無形的東西,對于這些病變是否屬于一種精神力的疾病,是否可以使用巫醫的精神力療法來治療呢?”

    何清風捋胡子的手停頓住了,皺起眉頭,低聲說道:“精神力的疾病?這么說的話,好像也有那么一點意思……”

    秦陽呵呵笑道:“我也只是一個推論,等下午我再見到帕里奧時,和他討論一下!”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