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修真小說 > 大數據修仙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赤鳳求醫

    跑來的這位,馮君還真的認識,白鸞的弟子,卻是男修,煉氣九層——可惜忘了姓什么。

    他笑著點點頭,“道友你這么趕路,是不是有點不太矜持?”

    這位煉氣九層只能苦笑著回答,“馮山主說笑了,身在雷霆原,步行是最安全的,再加上忙著趕來,可不就是只能跑了?”

    馮君疑惑地發問,“有什么要緊事?”

    這弟子趕來,卻是因為派里有人聽說,雷霆原來了一名極擅長推演的散修。

    四派五臺對散修的歧視,是根深蒂固的,嚴格來說,散修是修仙界鄙視鏈上最后一環,四派鄙視五臺,五臺鄙視兩峰一谷……最后才是散修。

    所以赤鳳派并沒有太過重視此人,哪怕那弟子將九十九歲寒驪蛇發作的過程匯報上去,上面也不怎么以為然。

    知道結果反推過程,連郭曉松都做得到,更別說火焰專精的赤鳳派了,自然不覺得驚艷。

    最后還是一個細節引起了赤鳳派的注意:此人的同行者里,有兩名太清的上人。

    論起在外的名氣,安雨虹比孔紫伊還要響亮一些,不過孔紫伊在赤鳳派有幾個手帕交,倒也不是全無人知曉。

    至于他們一行在鳴砂坊市的作為,赤鳳派里還真沒幾個人知道——區區坊市,哪里值得四大派的人去關注?是以,他們自然也不知道孔紫伊的后臺有多硬,只知道那位是出塵中階。

    太清原本就是以擅長推算出名,這兩名上人居然跟散修走到一塊,說明此人是有些名堂。

    白鸞的弟子聽說此事的時候,本是當作一個趣聞來聽,卻是不小心聽到了“馮君”二字,然后一打聽,確定別人還稱其馮山主,馬上就斷定:應該是止戈山那位。

    這是打過交道的啊,這位火速趕了過來,想問一問,能不能為赤鳳弟子推演一下——他主要是想搞明白,馮君有沒有這個實力。

    故人相見,馮君也有一些欣喜,但是對方這么問,他是有點不開心,就問白鸞上人是否在赤鳳派里——你的級別有點不太夠啊。

    這位弟子不好意思地表示,說白鸞去參加凡物通訊議事會了,現在還沒回來。

    不過他也知道馮君顧慮什么,說不光是師父去了,黑鸞上人也去了,赤鳳去了倆上人。

    赤鳳在一些事情的管理上,相當有想法,他們也知道,白鸞黑鸞不對眼,但是派里并不反對這種適度的競爭。

    比如說這一次的通訊議事會,就是兩人共同負責,在對外爭取利益的時候,她倆不會相互拖后腿,但是毫無疑問,誰都希望自己表現得比對方強一些。

    怎么才能表現得比對方強?了解事態、拾遺補缺、積極提出更合理的建議,高速有效地駁斥對手的不合理訴求……

    簡而言之,兩人之爭,體現在了幫赤鳳派爭奪資源的能力上。

    不得不說這法子還挺有效,此前白鸞此前在止戈山待過,對通訊多少有些了解,而黑鸞雖然也去過止戈山,但是她對馮君有些看不慣,沒有仔細了解當地的各種情況。

    然而,就算是白鸞擁有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先手,依舊被黑鸞瘋狂追趕,以至于她都抽不出心思去做別的,臨時回赤鳳派就更不可能了。

    這些細節,白鸞的弟子當然不可能全說出來,但是他含糊解釋兩句,明白人自然就明白了。

    然后話題又回到當下,這位就想請馮君前往赤鳳一行,幫同門推演一下——他確實資格不夠,奈何師尊不在啊。

    馮君正在考慮,自己該怎么婉轉地拒絕,孔紫伊出聲發話了,“我門中師兄找馮山主推演,尚且要不遠億萬里主動上門,你這般邀請馮山主前往,很不合適。”

    太清上人居然也有求于馮君……好吧,這話也只能孔紫伊說,其他人說都不合適,當然,就算是她說,也不可能明言是哪位師兄。

    倒是安雨虹又出聲了,“我找馮山主推演,也是要上門尋他,你這小修者還真敢想。”

    你也是找馮山主推演的?這位愣了好一陣,才忙不迭地拱手,“那真的冒失了。”

    “無妨,”馮君笑著搖搖頭,冷不丁卻看到孔紫伊遞了一個眼色過來,他心里疑惑,嘴上說得倒還算客氣,“你我相識于微末之際,不必如此見外。”

    陳鈞偉在他身后忍不住翻個白眼,你倆相識之時,都已經是煉氣仙人了,其中那位還是四大派的弟子——你對“微末”一詞,是不是有什么誤解?

    然后他就見對面那位苦笑一聲,“再次見面,山主已經是出塵上人,我還是微末依舊。”

    馮君大笑幾聲,拍一拍他的肩頭,“十年磨一劍,不著急的。”

    等此人告辭之后,馮君才看向孔紫伊,遞了一個疑惑的眼神過去。

    孔紫伊笑著回答,“我是擔心你答應對方,去赤鳳派推演……你這人太好說話了。”

    很多人覺得我不好說話呢,馮君也笑一笑,“我沒打算上門,有求于人者,總得有個求人的樣子……慢著,你的意思是說,上門會出現一些問題?”

    孔紫伊含含糊糊地回答,“赤鳳派的山門可不好進,就怕你進去容易出來難。”

    馮君狐疑地看她一眼,“為什么出來難……是因為赤鳳派男修少嗎?”

    當兵三年,見了母豬賽貂蟬,這種現象確實客觀存在,而他又是如此地帥氣。

    “你想什么呢?”孔紫伊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沉吟一下才又發話,“反正你早晚要知道,跟她們的gōng fǎ有關。”

    馮君皺著眉頭思索一下,試探著問一句,“火系gōng fǎ和……女修?”

    孔紫伊遞給他一個贊賞的目光,然后笑著回答,“你也不用著急,如果她們找你推演,也就是三兩日的事。”

    馮君的心情稍微沉重了一點,如果涉及這些東西,他進了赤鳳的山門,真有可能出不來。

    孔紫伊說的是三兩日,但是到了第四天,依舊沒有赤鳳派的人來,前來推演的雷修也開始變得稀少起來——不是沒人想推演了,而是十塊靈石的門檻不算低。

    馮君待得都有點無趣,不過三女正xiū liàn得開心,安雨虹也覺得,在雷霆原xiū liàn陰浮雷,感覺更通透一些,不過馮君認為,那是心理因素造成的。

    終于在這天晚上,有赤鳳派女修前來,兩個出塵上人,卻是來找孔紫伊的。

    這倆是孔紫伊的熟人,找她來一是為了敘舊,二是想了解一下,馮君推演的水平如何,是不是真的幫太清的上人推演過,所謂手帕交,可不就是能共享一些有用的消息?

    孔紫伊也是明確地回答,馮山主在某些方面的推演能力相當強,太清有不止一個上人找他推演過,效果也都極為不錯,甚至獲得了某些峰主的認可。

    至于具體有哪位找馮君推演過,孔紫伊表示我很抱歉,除了安雨虹,其他人不合適說。

    然后這倆就問起了馮君推演的效率——不愧是四大派之一,太擅長抓重點了。

    孔紫伊表示,推演煉氣期相對簡單一點,推演出塵期就快不了多少。

    然后她就岔開了這個話題,說起了他推演的路數——可能要用到的東西,你們都得帶著。

    至于說費用,孔紫伊直接開出了三十和三百的門檻費,煉氣期是三十,出塵期是三百。

    這兩位上人也不傻,就說紫伊你太偏心了,雷修的門檻只有十塊靈石,你這是想吃大戶呢,還是春心動了想要給自己攢嫁妝呢?

    孔紫伊則是笑吟吟地反問:雷霆原的雷修,跟赤鳳弟子能相提并論嗎?別看雷霆原是赤鳳派的附屬勢力,但是雷修的傳承不顯體系駁雜,很多小問題都不會調理,門檻費不能太高。

    赤鳳就不一樣了,xiū liàn的體系強大便于糾錯,哪怕臨時遇到問題,也可以找師兄師姐師弟師妹們切磋和求教,著了急可以找師尊求助。

    赤鳳派都不太好處理的問題,來找馮君……這難易程度能一樣嗎?

    孔紫伊沒有說雷修窮赤鳳弟子富,因為這么說話太拉仇恨了。

    但正是因為她沒有說,兩個手帕交反倒認定,她是一心維護馮君的,甚至笑嘻嘻地發問,你倆什么時候辦事,他是不是就要入贅太清了?

    這倆甚至為此爭了起來,一個說喜歡上太清高足,散修必然要入贅,另一個卻說馮君有那么一手推演的本事,走到哪里還都不是被人待為上賓,人家還真的未必愿意入贅。

    兩人嘻嘻哈哈地爭論,根本想不到半里地外,另一處行在里,有個靈獸袋里生出一股極為細微的意念波動,轉瞬就消失了,哪怕金丹真人在場,也不可能發現得了……

    手帕交到來之后,第二天中午,有兩名赤鳳派的上人來到了雷霆原,一男一女。

    赤鳳派的上人里,男性占了不到半成,也就是百分之五都不到,而這位男上人已經有了出塵五層的修為,名叫燕北風,在赤鳳派里名頭不小。

    他先聯系上了兩名師妹,然后前去馮君的行在叩門——這時馮君他們已經住進了生活區,就是那個大天坑底部。

    燕北風見過馮君之后,非常干脆地發話,“藥材我都備好了,就是想請閣下幫著理一理順序,若是說得有理,我愿以千塊靈石相酬。”

    (更新到,召喚月票。)20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