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無限升級之穿越諸天 >

第1693章 舊人

    這是一幫農民組成的軍隊,從來沒有人知曉過,這些卑賤的農民,竟有這么大的力量。

    反觀六國殘余,即便是重新拉起了大旗,哪一個不又是打著皇室正統,或者是從前高貴血統的名號?

    就算是楚國,也是打著楚國最強的項氏一族的名號,才拉起了整個楚國余臣以其為尊,凝聚了無上的統治力。

    但是這漢軍。

    暫且都不能將他們稱之為國。

    他們就是一幫地地道道的農名。

    首領劉季,以前農家的二線弟子。

    聽聞在秦國統治下的一個小縣城當一個小小的地方官,為人仿佛是個潑皮無賴,就這么個潑皮無賴,帶著這么幾個殺豬的,屠狗的,種地的,挑糞的,就拉起了那么大一只軍隊。

    于是這么一只軍隊實際上在天底下人的眼中是極其不起眼的,畢竟在他前面的,都是一些來自于前朝的高貴血統。

    但不起眼,往往才是最好的掩飾。

    “羅網是否已經有了動作?是要針對這漢軍嗎?”

    “請東皇出手相助。”

    趙高說到:“漢軍雖勢弱,但其中有勝七,吳曠,縱橫,劉季,以及儒家張良,墨家雪女高漸離等人協助,羅網如今掩日離去,驚鯢反叛,六劍奴追擊,卻是已無可用之人。”

    “呵呵……”

    東皇太一一聲冷笑,趙高立刻便感覺身體周圍一陣的冰寒。

    “你卻已經有了這膽子,將我陰陽家當劍使用?”

    東皇太一冰冷的聲音傳入趙高的耳朵。

    趙高面色變了變,隨后拱了拱手:“東皇閣下誤會了,此事兩利而已,若是東皇閣下不愿出手,那今日之事,便且作罷。”

    趙高說到。

    東皇太一不再開口,身形竟緩慢的消失。

    趙高的眼角抽動,他這一路十分的順暢,讓他太過自信了一些,以為能夠縱橫捭闔,一切都已自己的意識行動。但是陰陽家此行,卻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

    “那便,讓我先徹底掌握了秦國……”

    趙高的眼中冒出精光,轉身離去。

    暗夜,通往武關的官道上。

    晚上官道,自然不會有人行走的。

    但是此時不僅有人,而且還不止一個。

    一個女人,一個身材容貌極好的女人,一個拿著劍的女人。

    對面,是六道如同從九幽地獄當中,走出的人。

    羅網六劍奴,從始至終,一直追隨趙高的人。

    “你和你的母親一樣的沒出息,最終都選擇了背叛羅網,可是,一入羅網,終身皆是羅網,就算她生下的孩子,依舊只能是羅網。”

    真剛拿著劍,指著面前這已經無路可走的女人。

    那柄劍叫做驚鯢,這女人也曾叫驚鯢,不過他更喜歡田言這個名字。

    “你們,以為能拿得住我?”

    田言面色冰寒,手中的驚鯢發出不斷的嗡鳴。

    “你已然無路可走!”

    “嗆”的一聲!

    真剛已經與驚鯢撞在了一起。

    田言的劍顯然已經元不如她的言語那般的硬氣。

    六劍奴是極好的獵手,他們知道,該如何讓一個獵物很快的精疲力竭,如何用最小的力氣,捕捉到自己的獵物。

    田言便是他么的獵物。

    他們從咸陽一直快追到了武關,等待的,就是田言幾乎精疲力竭額這一刻。

    所以田言已經是極難擋住真剛這一劍的了。

    五道身影早就在真剛動的同時,便已經跟上。

    田言猛然大喝,手中驚鯢爆射光芒,一股螺旋劍氣蕩然而出!

    然而六劍奴的六柄劍渾如一體,竟是將驚鯢的劍氣輕松化解。

    他們早就已經吃透了田言的劍,需知,這驚鯢,本是趙高賞賜給田言的。

    “死!”

    劍光寒,寒的攝人心魄。

    然而此時卻忽然有一陣熾熱的感覺冒上六劍奴的心頭。

    “什么人!”

    六劍奴渾如一體,退便也是共同的退。

    躲過那危險的感覺之后,卻發現自己原本立足的身下卻已經是焦黑一片。

    這漆黑的小道仿佛是亮了許多,一團明亮的火焰,從遠處慢慢的飄了過來。

    “非常,熟悉的對手……”

    六劍奴看著由遠及近的那團火焰。

    那火焰的旁邊跟著一個人,一個女人。

    焰靈姬。

    這本該是個四十歲上下的女人,可是顯然,這女人不像是四十歲上下,倒像是十八九歲,最多二十歲。

    一個能夠操控火焰的奇女子。

    羅網自然知道她的存在,若她加入羅網,畢然是羅網最強的一柄利器。

    可惜自二十年前,他們便再也沒有焰靈姬的消息。

    有人說她死了,有人說,因為她天生特殊,便被一群特殊的人,帶去了那個地方。

    蓬萊仙島,從來都只是神話傳說中的地方,但極少有人知道,這地方竟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徐福帶了三千童男女,就是去的那個地方,只是可惜,沒有人知道徐福最終找到了沒有。

    田言從地上慢慢的爬了起來,看著焰靈姬,眼眶中竟是有些濕潤了。

    “姨姨……”

    沒有人知道,焰靈姬,本是上代驚鯢的姐妹,即便是潔白的姐妹。

    六劍奴拎著劍不動了。

    不是冰封式的不動,而是戒備,全神貫注的戒備。

    寒氣,冰冷的寒氣。

    這并非殺氣,但是這份寒氣已足夠要了人的命。

    含光,只在陽光下才能顯形的含光。

    在這漆黑的夜,自然不會有人能夠看到含光。

    但這不妨礙別人感受到,從含光之上傳來的冰冷劍氣。

    前面一團火,后面一含光。

    六劍奴忽然感覺,他們好像才是獵人。

    含光他們自然對付過,至今記憶猶新。

    那是唯一一個,讓他們沒有絲毫辦法的人,唯一一柄,讓他們沒有絲毫辦法的劍。

    那劍法,本就已經不該是人間所擁有。

    好在,那劍法并不殺人。

    但是現在這不殺人的劍法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后,似乎也并非一件十分可愛的事情。

    有些劍法不殺人,但卻也足以致命。

    “師兄……”

    田言又叫了一聲。

    六劍奴的身后五六丈處,一個身上套著黑色袍子,帽檐拉的極低的人慢慢的抬起了頭。

    花白的胡子。

    這并不是他的歲數多大了,而是他原本就是這樣的形象,二十多歲,便已經是如此。

    “師妹,這些年,辛苦你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