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歷史小說 > 縱橫圖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手足反目

    陸佐情之所動,眼圈也紅了起來,想起兄弟二人初離家鄉時母親相送的場景, 眼淚不自覺也掉下兩顆來,見弟弟仁襄垂著頭也眼含著淚,便安慰道:“只要我們能替家人報仇,我相信母親一定會含笑九泉的。”

    “是嗎?”陸仁襄抬起頭反問道,眼里滿是怨恨,“你知道娘臨終的時候說的什么嗎?她老人家臨走的那晚,還緊緊握著我的手,一直喊著我們兩的名字,叫我們放下這一切仇恨。”

    陸佐腦袋嗡的一聲,頓時如醍醐灌頂一般,低著頭兩眼發直,口中不時喃喃著。

    陸仁襄此刻已經開始歇斯底里,心中的怨念積壓已久,早就想在哥哥面前傾倒一番,“你以為報了仇,一切就完美了嗎?爹他能活過來嗎?娘她能活過來嗎?我們家一百余口能全活過來嗎?不……他們早就死了,早就沒有了。”

    陸佐忽而又是一震,雙眼冷峻,目光中透出陣陣寒光一般,“難道這一切就該聽之任之,我們現在背后可不是你我兩個人,所有人都在看在我們,所有人都在等著一個公道,你我可以撩挑子,可那些一直以來為我們付出的兄弟們呢?他們怎么辦?”

    陸仁襄冷哼一聲,“那這一年里,你想過我的付出嗎?想過我這個親弟弟嗎?如果不是因為你得罪太子,我何至于被貶宿州。”

    “怪我?”陸佐覺得有些不可理喻,“我得罪太子,難道不是為了我們陸家嗎?現在怪我了!如果不是我,你現在還在宿州!”

    “哼!說得好聽,為了陸家。”陸仁襄不屑道,“我看你分明就是為了自己加官晉爵……”

    “陸仁襄!”陸佐喝道,“難到為名為利的不是你嗎?你是不是已經投靠劉衍了?別以為我不知道,那個何氏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她爹是宿州刺史是太子的人,你娶她,無非就是想攀高枝保命。”

    “呵呵!陸佐果然是消息神通,可是你想過我在宿州的時候,是怎么熬過來的嗎?”陸仁襄近乎歇斯底里,“我剛到宿州地界,就被劫匪劫道,身無分文,幾乎沿街乞討,走了快三天才到宿州城,當時印信被劫,身無憑物,正是刺史何右年相信我,還幫我要回印信,恐怕我現在早就死了。”

    陸佐聽得呆住,也不知該如何說起,只神情嚴肅的看著弟弟。

    陸仁襄此時已經哭成淚人,“還有我到宿州上任之后,當地官員都知道你我的關系和身份,總是為難我,就連府衙的門子也常常欺負我。”說時情緒愈加激動,“我第一次上府衙點卯,就被人潑糞水,如果不是你口中的何右年,我天天都是這種待遇。”

    “仁襄。”陸佐喝道,“那只是何右年的拉攏你的把戲,你還看不出來嗎?”

    “哼!”陸仁襄,“我才不在乎,難道你用的那些手段就不是為了拉攏別人嗎?”

    陸佐百感交集的搖著頭,看著眼前這個幾乎已經不認識的弟弟,怎么會變成這般模樣,眼角的眼淚似乎也不自覺的往上涌了,“仁襄啊,你還是那個陸仁襄嗎?你怎么……”

    陸仁襄輕輕擦拭了眼角的淚,看著眼前的一株梅花,冷然一笑,“我還是那個我。”說著折下眼前的那株梅花,“我也想做枝頭的梅花,我再也不想做地上那顆任人踩踏的小草。不想任何人總是騎在我的頭上屙屎屙尿。”

    陸佐看著弟弟,他的眼睛里似乎散射著一股寒光,那是什么呢

    怨恨?執念?貪欲?亦或者都有,頓時只覺得眼前這個陌生人讓人不寒而栗。陸佐恍惚了片刻,沉著臉沒有說話,這個夜更加凄寒了,也許今后兄弟二人,可能真的要分隔兩地了,甚至是……哎!陸佐心中一嘆不敢再想下去。

    次日,陸佐上呈返鄉守孝的折子果然得到了漢帝批準。寧王劉詢也是心寬,倒也沒有放在心上,想著局勢現在已完全在自己手中掌握,陸佐是否在身邊已經不重要了,對于劉行遠要求跟陸佐一起陪同,寧王和劉行之夜也不疑有他,劉行之這時候正想著怎么趕走他呢。

    陸佐為了安全起見,當天下午馬上收拾細軟,帶著安靜若還有路曼希等人立刻趕路,一眾人全都是騎快馬而去,為的就是盡快抽身。

    傍晚時分,陸仁襄從戶部衙門回府的時候,何氏正焦急的站在院子里等候,見丈夫回來,便迎上去問:“哥哥嫂嫂他們今日走了,你可知道?”

    陸仁襄若無其事道:“他們趕回去守喪了。怎么,你為何如此著急?”

    “哦!”何氏一怔,“沒有。兄嫂他們怎么如此著急就走了?”

    陸仁襄神色凝重,似乎有些猶豫,但還是答道,“因為他們不會再回來了。”

    “什么?”何氏惱火道,“你既然知道他們不回來,怎么還能讓他們離開。”

    “我也是看到我哥哥留下的書信才知道的。”

    “信呢?”何氏質問道。

    陸仁襄略一緊張,馬上就收斂了神色,“你知道這封信留著對我們沒有好處的,所以信……燒了。”

    “燒了?”何氏將信將疑的注視著陸仁襄,“你最好想想如何向太子殿下交代吧!”說罷便轉身出門了。

    陸仁襄呆呆的立在原地,陷入了沉思,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更不知道自己現在所做的一切是對是錯,自己的親哥哥走了,而且還是被自己所背叛,這一切似乎都是在一刀刀的剜自己的心……

    衛國公府的書房,何氏正在焦急的等著,眼看著天色已經黢黑,只怕陸佐他們已經跑遠了吧,何氏此刻也有一些矛盾,他們走遠了,可能代表著安全,那難道不是一件好事?隨即何氏又強行制止自己的這個想法,自己是何右年的女兒,是太子的心腹,怎能替自己的敵人想呢?他幫助的可是自己的仇人劉詢啊。

    “何大千金,,久等啦!呵呵呵……”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