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吞神至尊 >

第1660章 抉擇!

    “沒有什么看法不看法的,秦沉是我們天刀圣門的弟子,不管他做了任何事,冒犯了什么人,他都是我天刀圣門的弟子。”

    “我天刀圣門的弟子怎樣,那是我們天刀圣門自己的事情,輪不到任何外人來欺辱,誰欺,誰死!”

    沈老的話語響徹在議室內,簡單卻有震懾力。

    一句話,表明了他的態度!

    雖然說秦沉所做的事情的確欠妥,但正如他所說,無論秦沉做了什么,那都是只能天刀圣門內部處理,輪不到任何外人來指手畫腳。

    “我不這么認為。”

    執法長老方寒川開口:“秦沉在獨魔島先是斬殺了魔神宮副宮主魔擎,隨后又擒走戚正源,這等于一下子將魔神宮和皇室都得罪了。”

    “如今,皇室和魔神宮聯合成立大元圣門,野心勃勃,這個關頭若是保秦沉,絕對會跟大元圣門引起不必要的摩擦。”

    “現在整個大元皇朝內所有的人都在觀望,我們天刀圣門更應該避嫌,不應該去第一個趟雷。”

    沈老冷眼道:“那按你的意思,我們就干看著,什么都不管?”

    方寒川道:“現在局勢特殊,為了我們天刀圣門的未來,我們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應該以大局為重。”

    “秦沉固然重要,但相比咱們整個天刀圣門數萬人的前程和命運來說,如何能比?”

    “笑話!”

    沈老冷笑一聲:“秦沉為我們天刀圣門奪得無上榮耀,貴為我們天刀圣門大圣子,整個大元皇朝年輕一輩舉世無敵。”

    “這樣的天之驕子,我天刀圣門若不管不顧,世人會怎么看我們天刀圣門?”

    “再者,正如你所說,如今大元圣門橫空出世,野心勃勃,但莫非以此,你就懼了?”

    “你是對自己沒信心,還是認為我們整個天刀圣門是一顆軟柿子,誰想捏就能捏?”

    方寒川臉一沉:“沈老不必動怒,我也是為我們天刀圣門的大局考慮。”

    沈老道:“簡單點,你的意思就是秦沉不值得我們天刀圣門去衛護,對嗎?”

    方寒川倒也坦然,點頭。

    “秦沉固然于我天刀圣門有功,但眼下他做出那等事情,絲毫沒有與我們商量,必定已經觸怒楚皇和魔神宮,說嚴重點,這就是無知。”

    “他根本不知道他的所作所為究竟會為接下來的局勢造成怎樣的影響,又不知道會讓多少人死于他的沖動之下。”

    方寒川的語氣有些凌厲。

    “方長老此話嚴重了。”

    這時,夏栢也開口道:“秦沉做的事情固然有些沖動,但前提是楚皇先要拿他的兄弟朋友殺雞儆猴,他的所作所為,是正常的,只不過可能方式有點過激。”

    “但你不能以此說他無知,他一路走來,經歷的風風雨雨很可能不比我們少,畢竟你不要忘了,他才二十歲。”

    “二十歲獲得今日這樣的高度,他需要付出怎樣的辛酸和血淚你知道嗎?”

    方寒川沉默。

    議室內也安靜了下來。

    他們可以否認這個少年的一切。

    但唯獨。

    這個少年的努力和付出,是他們無論如何都不能否認的。

    “不知這樣如何。”

    一直沒說話的皇甫昭開口:“我們先去靈木群山,如果可以,盡量阻止三日后的事情發生,將此事緩解一下。”

    “此事絕對不能阻!”

    然而,皇甫昭剛說完就遭到了沈老的強烈反對。

    “事情如今已經傳遍整個大元皇朝,若我們阻止了此事,且不說秦沉會不會聽,就算聽了,造了這么大的勢,卻到頭來一點聲音都沒有了。”

    “這豈不是側面的在向楚皇低頭?”

    “我天刀圣門建立上千年的時間,什么樣的大風大浪沒經歷過?前輩古人為我們奠定了這樣的基礎,讓天刀圣門名揚八方。”

    “而我們作為后輩,又怎么能夠讓天刀圣門被外人看輕?”

    “那豈不是在愧對我們天刀圣門的無數前輩古人?”

    方寒川堅決搖頭:“沈老,你要知道,如今不是我們天刀圣門低不低頭的問題,而是我們天刀圣門數萬人性命的問題!”

    “我們做什么決定都可以,但是我們做的每一個決定都要負責。”

    “一個秦沉,不足以讓我們天刀圣門去賭!”

    “那你認為躲是辦法嗎?”

    沈老盯著方寒川:“我們這一次可以當做什么都沒發生,什么都不插手,但是如果這樣,大元圣門就不會暗中或者明面上對付我們天刀圣門了嗎?”

    “你要知道!我們天刀圣門本身就與皇室和魔神宮不對付!楚皇和魔濟青若真要展露獠牙,第一個遭到針對的就必定是我們天刀圣門!”

    “我們可以躲一次,但我們還可以躲兩次,躲三次,一直躲下去嗎?”

    “性命固然重要,但這個世界上,有些東西,遠遠比性命更加重要!”

    有些東西,比性命更重要!

    當沈老這句話落下。

    整個議室內的人都是心一震。

    他們一直在說大局為重,可忽略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大局’!

    難道所有人活著,就是大局了嗎?

    遠遠不是!

    活著,有很多種方法。

    茍且偷生,是一種。

    豪情萬丈,也是一種。

    皇甫昭沉吟片刻,做出決定:“派人去靈木群山,一旦皇室和魔神宮的人要殺秦沉就出手。”

    “我天刀圣門的弟子,任何外人不得欺辱!”

    方寒川搖頭:“副門主,你會后悔的,秦沉再強,再重要,也僅僅只是一個人而已,他不值得我們天刀圣門這么做。”

    他仿佛已經看到接下來因為這個決定,天刀圣門究竟會經歷什么。

    皇甫昭眼神堅定,并沒有因為方寒川的話而有所動搖。

    “不管值不值得,我天刀圣門此次不做任何的退讓和躲避!”

    “皇室和魔神宮若想要以此為借口,那便來,我天刀圣門不懼任何,屈辱,遠比戰死更加難以接受。”

    “我天刀圣門之人,寧戰死,不茍活。”

    這幾日,皇甫昭一直在想天刀圣門應該如何應對此次大元圣門突然成立的局勢。

    而此刻,他想明白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