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歷史小說 > 最強軍師之鬼才郭嘉 >

第274章 袁隗的陰謀

    被郭嘉大罵了一頓之后,匈奴人知恥而后勇,很快來到了戰場,對冀州和幽州的聯軍發動了進攻。

    他們憋了一肚子氣,立即撒到了袁紹等人的身上。

    可憐,剛剛占優的袁紹還沒得意多久,就被氣勢洶洶的匈奴人沖垮了。

    步兵沒有了戰陣的支持,哪里是騎兵的對手。

    羌渠汗的大軍毫不費勁的突入陣中,盤活了里面的死棋于扶羅。

    父子二人里應外合,登時將袁紹的大軍擊潰了。

    公孫瓚眼見大勢已去,第一個帶著手下逃走了。

    袁紹無能之輩,敗之必然,他是幽州的官,沒必要跟袁紹一同死。

    幽州軍先撤離了,冀州軍緊接著崩潰了,他們原本就不如匈奴,如今盡心渙散,哪里還有膽子留下。

    冀州軍也潰敗了。

    完了!

    袁紹再次嘆了口氣,在顏良文丑的保護下,藏狂而逃。

    四萬騎兵尾隨潰軍一路掩殺,一直追到了太行山山腳下。

    這一次,四萬匈奴人付出了近一萬人的代價,幾乎全殲了冀州和幽州的五萬聯軍。

    全殲了這支兵馬指揮,匈奴人并沒有去追郭嘉,而是停留在樂平四處掠奪消化這個大戰果。

    ……

    什么?

    聽到這個消息之后,丁原險些摔倒在的。

    冀州和幽州的聯軍可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沒想到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完蛋了。

    完了,全完了!

    丁原一臉慘白!

    呂布有些不解了。

    “義父,袁紹本就是個紈绔子弟,憑借家世才的能跟上了刺史的位置。他們被滅了也就滅了。咱們并州軍雖然吃了點虧,但是城池猶在,匈奴人不也沒有討什么便宜?”

    他可是一拳一腳打出的功名,對這些含著金鑰匙長大的二代們沒有什么好感。

    啪!

    丁原忽然一個嘴巴打在了呂布的臉上。

    “蠢材,你懂的什么。這一次的計劃是我向大將軍提出的,袁紹的等人也是我邀請而來的。如今全軍覆沒了,我還能夠獨善其身?再說袁紹是什么人,那可是袁隗的侄子,是為了的袁家家主。你覺得他們會放過我嗎?”

    不愧是混了許久的朝臣,對眼下的局勢十分清楚。

    呂布捂著臉,雙目閃過一陣厲芒。

    若非他還需要丁原給他提供榮華富貴,否則剛才他就殺了這個混蛋了。

    “義父說的,孩兒不懂事,你千萬不要生氣!”

    丁原兀自有些惴惴不安。

    “來人!”

    他忽然叫了一聲。

    “把老夫這些年收集的珍寶都拿出來,派人秘密的送到大將軍何進的府上。”

    何進可是丁原的大恩人,對丁原有提拔之恩。

    事到如今,丁原也只能求助于大將軍了。

    希望朝中的達官貴人不要把失利的原因怪罪在自己的頭上。

    ……

    幽州軍和冀州軍全軍覆沒!

    洛陽的何進接到了這個消息也是大吃一驚。

    并州軍、冀州軍和幽州軍是北方最大的屏障,也是抗擊匈奴的第一道防線。

    如今三家損兵折將,整個北方都形同虛設。

    袁紹這個蠢材!

    何進忽然暴怒。

    原本他還是很看好這個年輕人的,但是這個年輕人一而再再二三的表現出了蠢材的潛質。

    一手好牌都被他打爛了。

    如今,匈奴人就在并州肆虐,一路南下了就是司隸了。

    一旦匈奴人打過來,首當其沖的就是何進這個大將軍。

    事到如今,何進也坐不住了。

    匈奴人打來是小事,引起皇帝的不滿可是大事了。

    如果皇帝不滿,他這個大將軍恐怕也當到頭了。

    想到這里,何進立即站了起來。

    “來人,立即請車騎將軍張溫過來!”

    不得已,何進也要有所準備了。

    滿朝文武中,這個張溫還算是能打的。

    這時袁隗匆匆而來。

    “大將軍,你這個是干什么?”

    干什么?

    何進冷笑了一聲,道:“還不是你那個侄兒做的好事。”

    他忽然臉色一沉。

    “樂平一戰居然全軍覆沒,五萬人馬就這么沒了,大漢朝該有多少兵馬供他揮霍?”

    袁隗也大為尷尬!

    這個侄子的確有些不爭氣。

    兩次機會都被他給葬送了。

    “大將軍,本初的事情稍后再說。您將如何壓制這件事情?”

    袁隗低聲問道。

    聯軍大敗的消息雖然還沒有傳過來,但是早晚也會傳到朝廷的耳朵里的。

    壓制!

    何進悻悻道:“能壓制的住嗎?”

    他走了幾步,繼續道:“本將軍打算讓張溫北上,守護在司隸的北面,一則能跟成為京師的屏障,二來也能夠擋住匈奴。”

    匈奴人已經公然攻打官軍了,這跟造反有什么區別?

    既然他們打算造反,用不了多久就會殺到洛陽來。

    一旦殺到了洛陽,滿朝文武都知道了。

    不妥!

    袁隗急忙道:“大將軍想過沒有,張溫手中的北軍可是京師周邊最后能打的隊伍,一旦派去了并州,京師可就沒有什么屏障了。”

    聽到這里,何進登時不說話了。

    雖然他是大將軍,洛陽周邊的兵力全歸他管轄。

    但是連番大戰,北軍和南軍的精銳已經損失殆盡,洛陽雖然還有些兵馬,但戰斗力下降的很厲害。

    萬一再出一個什么黃巾余部,京師可就完蛋了。

    “太傅有什么高見?”

    何進再次被說服了。

    玩文的,他這個殺豬賣肉的還不是這些文官的對手。

    “老夫倒是有一個計策,只是……”

    聽到袁隗有計策,何進早就有些不耐煩了。

    “快說,不要吞吞吐吐!”

    袁隗雙目閃過一陣精芒。

    “將云州許給匈奴!”

    “什么?你瘋了?”

    何進大驚失色。

    自大漢建立以來,對外族就一直寸土不讓。

    即便何進的大將軍,干了這種事情,也是身敗名裂的下場。

    再說云州是郭嘉的地盤啊。

    在他們的眼中,這個郭嘉可是十常侍的人。

    十常侍跟朝中的達官貴人是死對頭。

    何進和袁隗正是這些達官貴人的代表。

    再說雙方也有仇,郭嘉自然不會鳥他們的。

    “大將軍,這件事我們可以私下接觸匈奴人。將云州許給匈奴人。郭嘉自然不給。雙方自然要打個頭破血流。”

    袁隗笑吟吟的說道。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