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使徒召喚 >

第十九章 揚眉吐氣

    季若云三人扭捏的走來,臉上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囂張和傲慢,看向易欣念的眼神如此的閃躲,而看向秦嵐的眼神,更是充滿了恐懼。

    含羞欲滴的表情,就和一開始騙易欣念時的一模一樣,但同樣的表情卻再也無法勾起易欣念一絲一毫的心弦,此刻的季若云,在易欣念的眼中如此的惡心,就像一團泛著惡臭的嘔吐物一般。

    易欣念的嘴角微微勾起,邪魅的笑容看在季若云眼中更像是惡魔的微笑。不經意的,季若云的嬌軀微微顫栗了一下,緩緩的來到易欣念的面前。

    “易欣念同學……我……我……我想請你……請你吃頓晚飯……不知道……不知道易欣念同學……有沒有……有沒有空!”

    聲音有些顫抖,在說話的時候眼神還在不停的閃躲。顯然,這一句話并非出自她的真心。剛才還狠狠的羞辱了易欣念一頓,轉瞬間就滿臉恭維的貼上來,就算是再厚臉皮再不要臉,也做不到自然。

    “請吃飯啊?”易欣念的聲音微微提起,眼角瞇起露出一個戲謔的微笑,“抱歉了啊……我這一條狗,哪有資格吃飯啊,我不是應該躲在桌底下啃骨頭么……”

    “對……對不起……易同學……我……我之前只是開了個玩笑……大家都是同學……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季若云說話的聲音有些嗚咽,含淚欲滴的模樣倒是讓人心疼。

    秦嵐看著這一幕,微微的嘆了一口氣,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但秦嵐并沒有出面打圓場的意思。他不是易欣念,沒資格代表欣念原諒。更何況,季若云如此的羞辱易欣念,要不讓易欣念出一口氣,如何意念通達?

    “玩笑?這個玩笑開得真是長啊……都三年了!不過,你們也沒錯,以前,我不就是一條給你跑腿的狗么?呵呵呵……我上午的時候說成么來著?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沒想到這么快啊,看來不需要三十年了!”

    突然,易欣念臉上的笑容猛然間收起,冷酷的眼神,仿佛是一頭盯著獵物的餓狼。易欣念緩緩的湊過臉,緊緊的貼著季若云的耳朵。

    輕輕的吹出一口氣,剎那間,季若云的耳朵上燒起了紅暈,“我說過,早晚有一天,我會把你踩在我的腳下,將你踩進爛泥里,我會讓你們在我的腳下卑微的討饒。

    但是現在,我突然沒有這個興致了。我是戰靈,你們卻什么都不是。欺負你們,只會掉了我的身價……你們做好準備,做好全家死光的準備!謝謝你三年來給我的羞辱,我會變本加厲的還給你們!”

    季若云的眼睛猛然間瞪得渾圓,瞳孔劇烈的收縮。一瞬間,季若云只感覺渾身發寒,從靈魂深處散發出來的冰寒。大腦之中一片空白,整個身體,徹底的被恐懼支配劇烈的顫抖。

    易欣念說要他全家死光,這絕度不是單純的詛咒更不是單純的狠話。一個戰靈,要讓他們這種普通人全家死光簡直是輕而易舉。只要有這個意思,很多人會搶著去做這樣的事。

    秦嵐的眉頭猛然間皺起,雖然易欣念是貼著季若云的耳朵說話。但五感遠超常人的秦嵐,還是清晰的聽進了耳朵里。

    易欣念想出一口氣,只要出一口氣都無可厚非。但是,季若云就算曾經羞辱過易欣念也不至于全家死光這樣殘酷的報復。秦嵐不是憐憫季若云,但也不希望易欣念因為成為了戰靈而沒有了作為人的底線。

    “求求你……放過我們……我……你要我怎么樣……都行……求求你……易同學……你不是喜歡我么……我可以……”

    “遲了!”易欣念淡淡的移開臉,戲謔的看著瞳孔之中一片茫然的季若云,“我已經覺醒了戰靈天賦,等我成為戰靈之后,什么樣的女人沒有,要什么樣的女人得不到?

    無論是影視明星,還是富家千金,她們都會眼巴巴的爬上我的床,而你,算得了什么?怎么,現在很后悔?后悔就對了!我易欣念也許真的一無是處,但是,我還是懂什么叫恩怨分明!

    你們不是叫我狗腿么?那么你們就等著被做成狗腿吧!”

    “不,不是的,我們是狗,我們才是狗……”季剛季宏這次聽懂了易欣念的意思。原本兇神惡煞的臉上,頓時掛上了惶恐卑微的笑容,慌亂的點頭哈腰的應道。

    “狗?不像啊!我記得狗不是站著的,應該是爬著的。而且,我記得狗是不會說人話的,你們這是在敷衍我么?”

    “撲通”季剛季宏兩兄弟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果真像狗一般在易欣念的面前爬來爬去,口中還不斷的汪汪直叫。原本制霸校園的校霸,此刻卻悲屈的淚流不止。

    “哈哈哈……”易欣念得意的大笑了起來,他感覺,這十六年來所有值得高興的事加起來,都沒有現在的舒坦。易欣念也第一次嘗到了權利的滋味,支配別人的快感。

    雖然還沒有獲得戰靈的力量,也沒有見識戰靈的殘酷,但卻已經享受到了戰靈的權力。

    秦嵐的眉頭皺得更加的深了,眼中閃過一絲不喜。心底正在猶豫著,要不要阻止易欣念。戰靈的確高高在上,但戰靈的地位,是十萬年來無數戰死星際的偉大強者所奠定的。

    戰靈可以支配普通人,那是因為戰靈保護了大家抗擊了外星文明的入侵。這種高人一等,不是與生俱來,易欣念可以出一口氣,但卻不能把這種支配當做理所應當。享有什么樣的待遇,必須要有相應的付出。這才是戰靈世界的規則,而不是在普通人的身上,尋找報復的快感。

    此刻的易欣念,和當初侮辱他的季若云有什么區別?如果戰靈真的都像易欣念此刻的一樣,還會如此被普通人崇拜還會是所有人心底的英雄么?

    “咦?這邊不是還有一條小母狗?你怎么不趴下?你怎么不叫?”易欣念露出猙獰的笑容,眼神之中充滿了肆意的暴虐。

    “差不多行了!”一個聲音冰冷的響起,秦嵐的手,輕輕的拍在易欣念的肩膀之上,“戰靈的價值,是守護人類文明的傳承,而不是在普通人的身上找到存在感。

    出一口氣可以,但也不能迷失本性。殺人不過頭點地,出了一口氣就可以了!”

    換做別人,以此刻易欣念的瘋狂說不準一并收拾了。因為在這個學校,沒有侮辱過他的人也許真的不多。但如果這個人是秦嵐,易欣念瞬間冷靜了下來。

    “嗯,知道了嵐哥!我也只是隨便說說嚇唬嚇唬他們……”易欣念隨口不以為然的說道,但心底是不是真的這么想的,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曾經的秦嵐,是易欣念的依靠,而現在的秦嵐,更加是易欣念的依靠。段曉琪說的并沒有錯,像他們這種沒有背景的戰靈,也許可以支配普通人的恐懼,但是在戰靈的世界卻什么都不是。

    不想成為炮灰,他們必須要尋找一個強力的依靠。而秦嵐神秘且有強大的背景,正是合適。

    默默的轉過身,冰冷的眼神冷冷的掃過季若云。一瞬間,易欣念的眼神仿佛一支利箭刺入季若云的心中。那是什么樣的眼神?充滿著殺意,充滿著冷酷。

    秦嵐和易欣念并肩的走著,突然間,幾聲清脆的汪汪聲從身后響起。秦嵐疑惑的回頭,季若云一邊嗚咽的學著狗叫,一邊卑微的在堅硬的石板上爬著。

    “起來吧!”秦嵐無奈的聲音響起,眼神卻審視的盯著易欣念。

    “嵐哥,你是知道我的,我可什么都沒說啊,而且我也不打算追究了。也許,這女人就是賤,喜歡學狗叫呢?”

    “無論是普通人還是戰靈,都是平等的,沒有人擁有支配誰的權利。希望你成為戰靈之后,不要失去作為人的底線!”

    秦嵐意味深長的看了易欣念一眼,“已經不早了,你早點回去吧,我想知道這個好消息你媽媽會很高興的。她這些年,很不容易!”

    秦嵐微微一嘆,揮了揮手轉道和易欣念分開,易欣念的家庭,秦嵐也知道。以前的秦嵐并沒有什么感同身受,但現在的秦嵐卻非常認同易欣念母親的偉大。

    一個女人,為了三個孩子可以忍受任何沒有尊嚴的侮辱,這不是誰都能做得到的。母愛無分貴賤,始終都是偉大的。

    秦嵐從來沒見過自己的媽媽,就連老爸都沒有。只是知道自己的老爸把自己抱進秦家之后就失蹤了,是不是活著都不知道。易欣念一家雖然過得苦,但這一點,卻讓秦嵐很是羨慕。

    秦嵐默默的跟著人流向校門口走去,投射在身上的目光再也沒有了以往的戲謔嘲笑。縱然同學們再想和自己套近乎,但他們卻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套用易欣念的話,晚了!

    突然,秦嵐的腳步再一次的頓住,因為在門口的盡頭,段曉琪文靜的站在遠處遠遠的望著自己。青春的校服,襯托了段曉琪的恬靜,在周圍女生的襯托下,如百鳥群中的鳳凰一般。

    的確,她現在就是一只鳳凰,覺醒了戰靈天賦的一刻,她已經凌駕于所有同學的身上。除了張靈兒,沒有一個女生可以和她比擬。

    嘰嘰喳喳的聲音在段曉琪的周邊持續,段曉琪一直扮演著清純的形象,所以她周邊的女生都以為自己和段曉琪是好姐妹。唯一的區別在于,百花叢中的一朵已經成為了百花之王。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