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龍猿吞天訣 >

第八百六十九章 安排探路

    殷血海域南方的小島岸邊,紀凡看著遠方波濤滾滾的海域,心中油然生出澎湃之情。

    “你似乎沒什么氣餒。”

    殷寶兒柔和對紀凡笑語,覺得他的心態有了些變化。

    “沒必要為了不值得的人勞心傷神。”紀凡攤開雙手,想起了少年之時的艱難。

    那個時候翻越北蒼巒的萬山之地,是何等的艱難,可是現在紀凡卻能同仙帝強者相抗。

    紀凡不確定,自己這個時候,算不算得上是縱橫天下,但他有了些實力,能夠為自己和身邊的人而戰。

    秋半婉死了,紀凡沒有同殷寶兒她們解釋什么。

    在紀凡想來,秋半婉就是個賤婢,欲求不滿,欲壑難填,也不想想她自己都做過什么。

    “再往南,就是殷血海域的墓葬古城,那里應該是一個極為龐大的幻境,傳說深入尸島上的修士,就沒再出來的。”海風吹得紀凡衣袍輕擺,打斷了他的澎湃之情。

    殷寶兒笑了笑,并沒有表露態度。

    其實殷寶兒是擔心紀凡的,想讓他謹慎一些,怕他會出事。

    若是可以的話,殷寶兒甚至想要同紀凡安穩度日,但她卻知道是不可能的,即便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又能平靜多長時間呢。

    且不說眾仙降臨時逢亂世,一旦家中的其她人也破入仙修,肯定是要有后續行動的。

    “悠悠她們沒什么事吧?”

    感覺紀凡不是很著急,盡管殷寶兒有著少許猜測,還是對他詢問道。

    “難是難了一些,有驚有險,好在渡過了。”紀凡笑了,沒有將悠悠她們接回來之意。

    通過這次的危機,紀凡覺得悠悠她們倒是很機靈,可以讓她們繼續磨礪著。

    不知道是不是三大家族的仙帝強者,聚集抓上紀凡,悠悠她們所遭遇的強者,并沒有仙帝。

    “暫時在這里休整幾日,再去墓葬古城的外圍看一看。”紀凡沒表露出一定要進尸島之意。

    這也算是紀凡所做的準備,如果說殷血海淵是靠血氣吸引海獸,那么尸島則是靠著不易自察的幻覺吸引生靈。

    沒有了茗紗的窺伺與追蹤,紀凡也總算是能略微輕松一些了。

    “嗡!”

    靠坐在島邊的巨石下,紀凡也沒有背陽,左眼中的星界盤噠噠作響,放出的星界盤光幕相繼變化,將之前一戰所得到的仙石,分給了悠悠、花飛花、云月嬋。

    師娘寧安媛早已經破入了仙階,紀凡沒有給她帶。

    “平均分是不行了,能出來一個算一個,這樣利用修煉資源也更有效率。”紀凡心中早就有了思量。

    盡管在一些事上,紀凡與師娘寧安媛想法不同,也感受到了她的變化,但到了現在,他卻不太愿意追究了。

    “我能有今日,全靠師尊和師娘的恩情,當初真是將最好的給了我!”紀凡在心中暗暗的感慨道。

    人無完人,自私自利也無可厚非,但在紀凡看來,在將埋怨強加給別人的時候,總要想想自己的所作所為。

    哪怕紀凡在表面上,已經與寧安媛的想法和觀點不一致,可師娘一旦真的陷入危機,就算是搭上他這條命,他也一定會挺身而出。

    “五十多個仙修強者,還有四名仙帝,可是這些人身上的仙石,林林總總加在一起還不到八百顆極品仙石。”紀凡搖了搖頭,小聲嘀咕了一嘴。

    因為經歷過羽化成仙,紀凡估量著,家中的眾女,每個人沖刷一身修煉根基,成就真仙之體,都得需要至少兩百顆極品仙石。

    “呼!”

    紀凡取出了三個空玉筒,將天枯禪的修煉功法毫無保留刻錄在其中。

    “你們先看看這部功法,修不修,怎么修,你們自己考慮著做決定。”刻錄完功法之后,紀凡一揮三個玉筒輕聲道。

    “嗤!”

    三個玉筒散開扭轉,化為流光向島中三處所在射去。

    同樣一部功法,不同人的理解不一樣,修出的威力也有區別,正因為紀凡知道這一點,才讓寧楨三女自己選擇。

    最為關鍵的,還是修煉天枯禪非常危險,如果不能成功,就真的是坐化了。

    “不將云月嬋接過來,估計到了墓葬古城也不會有什么收獲。”紀凡嘴上雖這么說,臉上卻忍不住笑了。

    經過之前一戰所獲得的東西,可謂是解了紀凡的燃眉之急。

    “你是不是有什么要說的?”

    紀凡看了一眼在巨石不遠處的殷寶兒,示意她也坐下。

    “要小心一些才行。”

    殷寶兒坐在了紀凡的身邊,望向遠方波瀾陣陣的海面道。

    紀凡好奇扭頭看向殷寶兒,臉上的淡笑沒有任何負面情緒。

    “且不說九天九幽,單單是靈墟界的三道,底蘊就深厚得很,拜古道讓人介意,踏仙道和遮天道行事也很隱秘,你以前是蒼巒靈殿的長老,對靈殿應該有所了解吧,再加上蟄伏的地魔界勢力,使得靈虛九州四海的情況,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簡單。”殷寶兒對紀凡提醒道。

    “前路難測。”

    紀凡終于露出了苦笑,但并沒有多說什么。

    在之前的一戰中,紀凡發現,星界的靈墟法則,是處于一個回落的階段。

    殷寶兒說的沒錯,現如今的亂世中,明理暗力的強大勢力,本就已經讓人很擔心了,再加上以后可能出現的災劫,更是會產生很多的不確定性。

    其實紀凡自己心中很清楚,這次三大仙族的針對,恐怕才是一個情勢急轉直下的開始,一旦下次再出事,必定會比這次來的更難以應付。

    曜桐山脈外圍的各方勢力強者,最后沒有出手,只是隨著戰局的發展,覺得沒有了把握,但這恰恰是心中有所估量的表現。

    “古書毀了,又動用了撥浪鼓,若是之前一戰再惡化,我恐怕就走投無路了。”紀凡笑著對殷寶兒道。

    聽到紀凡的說法,殷寶兒反而露出了些許安心的柔笑。

    “本來想要增加一些信心和氣勢的,你這倒好,長了別人的志氣滅了自己的威風。”紀凡玩味看了殷寶兒一眼。

    “這不是擔心你嗎?怕你忘乎所以了。”殷寶兒嘟了嘟嘴道。

    紀凡和殷寶兒兩人歲數加在一起,都有上千歲了,難得調侃一嘴,氣氛輕松了不少。

    漸漸的,紀凡閉上了雙眼,而殷寶兒則是摟上了他的手臂,依偎在他肩頭。

    海浪聲嘩嘩作響,待到夕陽西下,海面上被映襯的如火燒般紅。

    修養了一番精神的紀凡,率先睜開雙眼,神色泛賊動了動肩對殷寶兒示意。

    跟著紀凡起身的殷寶兒,一腳邁入了無聲扭曲的空間。

    逝葬虛空的瞳力空間中,紀凡帶著殷寶兒一經出現,就將噬天星辰圖放了出來。

    “這圖卷你保留的時間可是很久了,已經弄清楚其中的秘密了?”殷寶兒對噬天星辰圖并不陌生。

    “還沒有,但是我現在能對它探索。”

    紀凡潛藏的手段被人發現,有著另辟蹊徑之意。

    看著紀凡手中的噬天星辰圖,殷寶兒陷入了考慮。

    “噬天星辰圖、星辰壺,以及這個撥浪鼓,都內藏著秘密,也有著危險,我早就想要探索了,但還沒有做出最好的安排。”紀凡將另外兩件寶物也放了出來。

    “你所謂的安排,指得是什么?”

    殷寶兒正色對紀凡詢問,覺得他的說法不太吉利。

    “如果我出了事,我怕悠悠她們沒了出路,雖說往后的事誰也說不好。”紀凡的話像是沒說完,有著欲言又止之意。

    “我進入其中。”

    殷寶兒不想紀凡冒險,覺得自己進去最合適。

    然而,對于殷寶兒的堅定之色,紀凡卻搖了搖頭。

    “我進去才有些把握,我其實在想,逐一將你們送離靈墟界,讓你們先行飛升。”紀凡征詢著殷寶兒的意見。

    “有了飛升的目標嗎?”

    殷寶兒猜測星界盤能起到逆行通道的作用,神色有些復雜。

    同紀凡差不多,殷寶兒也修煉了五百多載,她沒有表現出意氣用事,而是在考慮著眼前男人的用意。

    “之前我跟你提起過,在同繁仙界的一個仙帝做交易之事,那個仙界位面極大,而且在葬祖星空之外,我通過星界盤能夠觸及到界星之外的天宇星空中,飛入界星和后續的情況,更多是要靠自己。”紀凡左眼散發星界盤光華,顯現出一圓能看到巨大星辰景象的星空光影。

    “是不是要比靈墟界星還大?”

    因為沒有一個能明確的對比,殷寶兒只是覺得繁仙界星的感官非同尋常。

    “大的太多了,寶兒,你先去幫著探一探路吧。”紀凡的思量和安排,顯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我現在所帶著的傳送陣盤,在進入繁仙界星之后,還能同你聯系上嗎?”殷寶兒深吸一口氣道。

    紀凡左眼的星界盤光華先收縮了,一手向著一圓逝葬瞳力光幕虛招,將石包眼腰墜攝到了手中。

    此時的石包眼腰墜,早已經被伴生武人清理了出來。

    “這應該是諸天之眼,待你將之煉化,再與星界盤相通,我不但能同你聯系上,你甚至可以利用這個東西通過我的星界盤回來,你再帶著我的本命魂源珠,是為了以防萬一,若我的本命魂源珠碎裂,你就立刻抹去諸天之眼同星界盤的聯系。”紀凡對殷寶兒安排道。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