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修真小說 > 天降媳婦姐姐 >

第206章 那個人不是她?

    方任然干笑了兩下:“畢竟我可是要追玄女大人的人。”

    白棲臉上驚訝的表情忽然一頓,看著他道:“喂,你到底還要用這個理由掩飾多久?”

    “我沒掩飾。”

    “那為什么我要帶你去和她吃飯,你不答應,而且你還說你喜歡我?”

    “我沒有說過我喜歡你啊。”

    “……”

    白棲又沉默了,在她的腦海中重新的將這些天的所有事情,都再次的給過濾了一遍。

    “別想了,快到站了。”

    方任然見車子已經開始播報下一站地點,就開口打斷了她,隨后就開始拿起了自己的行李包,從車上站了起來。

    白棲見此,把小千葉放在自己肩膀上,也拿起背包跟他起身,等車子停穩之后,就隨之下了車。

    這邊剛一下車,周圍印度眼中的景象都是高樓大廈,這些建筑物的宏大程度簡直能夠堪稱遮天蔽日,大的根本不像話。

    而在這些龐大的建筑物旁邊,無數漂浮著的高科技,和天空中御氣飛行的修真者,讓人有些眼花繚亂的感覺。

    方任然看了看時間,趕忙在車站附近打了一輛車,向著決賽場地駛去。

    一路上,白棲這丫頭又再次的沉默了下去,方任然這次沒有再打斷她,反正很快就要見到穆嬅卿,很多事情還是需要和她坦白的。

    如果事情不是在今天,那就是在明天。

    出租車從車水馬龍,縱橫交錯的城市中穿行而過,一路直達到了天疆的靈冬區,這就是大賽的決賽場地。

    再次下了車,映入眼中的是一個非常巨大的石拱門,上面雕刻很多復古的字體,周圍還漂浮著一些高科技飛行器,在飛行器上面還掛著電子屏幕,屏幕上的文字赫然是第四十九屆全國大學生丹藥大賽的標名。

    從石拱門下面一眼看過去,是一條非常遠大的石路,在道路兩邊已經有著很多很多工作人員在布置東西,大多是關于宣傳丹藥文化的,也有不少的穿著某些公會服裝的煉丹師,在寬闊的道路兩邊擺設攤位,這是每一屆丹藥大賽的交流文化,也可以用于交易一些重要的藥材。

    方任然帶著白棲向著里面走去,周圍的工作人員也沒有阻攔,畢竟這里只是一個賽場的外圍。

    道路很長,方任然足足走了有10多分鐘才到了盡頭,在這道路的盡頭處,是一個非常宏大的露天圓形石建筑,別說是容納3萬人,就算是6萬應該也不在話下。

    就在方任然和白棲準備從圓形建筑的大門進去看看考場的時候,忽然兩邊的工作人員就開始走了上來。

    “考場中正在開會,目前參賽學生不得入內,如果有特殊情況,需要學校校長帶領方可進入。”一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開口說道。

    方任然從大門向著里面看了一眼,發現場地的中心坐著一群穿著白色戰甲的女子,以及一群穿著各式各樣的青年男女,而在那臺上,則是站著幾名中年男女正面帶笑容講著話。

    旁邊的觀眾臺上,還有很多工作人員在布置東西。

    那群穿著白色戰甲的女性應該就是所謂的九天兵團了,因為人數大概就是300多左右,而旁邊的那群青年男女,應該就是天疆當地大家族中的子弟,或者是某些煉丹師公會中的核心天才成員。

    在那一大群人中掃了一眼,方任然的目光落在了坐于前排,穿著一身銀色盔甲的銀發女子身上,她臉上也正面帶笑容,對著對面一群中年男女對話。

    她赫然就是穆嬅卿了。

    “那請問這場會議大概要什么時候才能結束?”方任然向旁邊的一名工作人員開口道。

    “這個具體暫時還不知道,如果你沒有什么急事,只是為了參觀場地,那還是離開吧,等到傍晚6點再過來。”工作人員說道。

    “好吧。”

    方任然點頭,也沒有再向里面走去,只不過目光依舊沒有從里面的人群中收回,他挺好奇的,在那十幾個中年男人中,到底哪一個才是那想要他姓名的二叔。

    而在那一群青年男女中,他家族中的兩位弟弟是否也在這里?

    “你就這么急著看考場嗎?這邊還沒有布置完呢。”白棲看著方任然一副留戀里面的模樣,就開口說道。

    “也不是太急,當然現在能夠進去是最好。”方任然說道。

    白棲看了里面的銀發女子一眼,開口道:“喂,那你現在反悔的話,我那天說過的話還是有效。”

    “什么話?”方任然問。

    “我帶你去跟嬅卿姐姐吃飯。”

    “這……”

    方任然又看了看里面的穆嬅卿,想了想開口道:“現在就進去?”

    “你就說你想不想跟她吃飯吧。”白棲說。

    “想。”方任然點頭。

    走都已經走到這兒了,看到自己老婆卻不能過去說話,這算什么事?至于帶著白棲這丫頭和穆嬅卿在一塊吃飯,那就帶著吧,反正就是一頓飯的時間不能和穆嬅卿親昵罷了。

    隨著方任然一句話落下,白棲的目光忽然黯然了一下,她沒想到方任然竟然在這個時候反悔了,明明那天他還拒絕了她和穆嬅卿一起吃飯的事情,然而到了這里就變了。

    結合一下她在這一路走過來的過程中,把這些天方任然和她之間的一切事情給梳理后,她忽然發方任然一直說著他不喜歡她的事情也許是真的。

    也許一切事情都被她自己給搞錯了。

    他說他不喜歡宋莫卑,是因為和他喜歡的人有關,當時她根本就沒有多想,就認為方任然口中的那個人是她。

    然而到了現在,她忽然意識到,如果方任然當時說的人不是她,而是穆嬅卿呢?

    因為穆嬅卿和宋莫卑之間也有關系,是天下人都想要把他們湊成一對的關系。

    想到了這里,白棲的大腦之中就像浪海翻涌一般,之前方任然說過的很多的話,做過了很多的事情,都如同跑馬燈一般飛速的從她眼前劃過。

    他說她腦補,難道她真的是把一切的事情都腦補了嗎?

    他說不喜歡她,原來都是她自己自戀了嗎?

    從始至終,他口中所說的那個人,都不是她,而是穆嬅卿?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