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修真小說 > 天降媳婦姐姐 >

第298章 不太對勁

    “保護好玄女大人!那個畜生估計能量快要耗盡!等它發狂期一過,我們就全力將其擊殺!再拖延一段時間!”

    天空中的戰場已經被劃分為了四層,最外面的一層,是從世界各地不斷趕來參戰的士兵,他們正與天空中源源不斷涌入的虛空獸對抗。

    而第三層則是第一時間到達戰場的人類將士,和第一批掉下來的虛空獸,不過現在這一層的戰力已經到了最虛弱的時候,他們互相廝殺的只剩下強者,而強者的能量卻又接近枯竭。

    第二層的戰場則是人類戰區中的主要戰力,幾乎都是各大戰區的高手修真者,將軍,區長,甚至包括某些天疆大家族中的家主。

    他們之所以待在這個階層,都是為了保護身處于第一層的穆嬅卿,和一些協助的陣法師壓制黑色八頭蛇,也正是因為這個階層高手太多,導致外層人類將士戰力失衡,人類損失比虛空獸要快的多。

    但是主要戰力卻又離不開這里,一旦離開,陣法被破,那頭九階虛空獸沖出來,可就幾乎前功盡棄了——

    海上的大戰還在持續,海下的潛水艇內的小房間,卻十分的安靜。

    方任然靠在床邊,只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乏力,他能夠克服常人無法忍受的疼痛幾百倍,乃至幾千倍,但是對于這麻木感卻無從應對。

    “這群家伙到底還有什么計劃……明明白棲已經進完成進階……”

    現在方任然就算是絞盡了腦汁,也只能大概的想到,因陀羅天會繼續利用他來給白棲進階,但是至于具體用什么方法那就不清楚了。

    隨著時間一點點的推移,方任然的身體開始有了微微的燥熱感,讓他整個人有些煩躁。

    “火種計劃……”

    方任然忽然想起來自己在昏迷期間,偶爾聽到了一句話。

    這東西聽字面意思也能想出來,是為了后續的什么計劃,而留下火種,至于這火種又是什么……

    “操蛋!該不會是……”

    隨著身體的燥熱進一步加深,方任然忽然明白了這群家伙為什么要把他和白棲關在這么一個孤男寡女的密封房間內。

    這分明就是想留下他和白棲的孩子!為后面破碎虛空計劃作為保障!

    “白朝錦這賊老頭子還真能想得出來!”

    方任然再一次掙扎著從床邊站起來,他可不能在這里待下去,不然肯定會出大事。

    “呃……”

    然而就在他剛要起身之際,身后的床上就傳開了白棲的聲音,他下意識的回過頭,只見穿著一身白色衣服的白棲正皺著眉,一只手捂著腦袋,身子緩緩的從床上坐起來。

    “完蛋……”

    看到這一幕,方任然整個人的動作都僵硬了,因為體內的某些藥物成分,就在他看到白棲的這一刻,如同被點燃了一般開始飛速擴散,不斷的麻痹他的神經,不斷占據他的理智……

    “白棲……”

    白棲剛剛醒來,只能感覺到自己的大腦非常的疼痛,還沒待她觀察周圍的情況,就聽到耳邊傳來了一個男性的聲音。

    白棲隨即轉過了頭,只見自己身邊不知何時多了個方任然,他就坐在她的床邊,雙手撐在床上,看著她。

    “你……怎么會在這?”

    白棲先是一愣,有些驚訝和茫然,隨后再待她仔細觀察周圍一番,就發現這里根本不是原來的那個大型實驗室,而是一個密閉著的小房間。

    “這是哪里?”

    白棲說著就要轉過身下床,可是就在她剛動身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肉體有些不受控制。

    眼睛,就是眼睛,她的眼睛移不開了,一直盯著方任然看。

    嗡——

    霎那間,腦海一片空白。

    她甚至來不及思考自己有沒有變強,有沒有達到爺爺告訴她的玄夜境,她本能的向著面前的男人貼過去。

    什么都無法思考。

    而在她身旁的方任然亦是如此,在看到對方的一瞬間,腦海就化為了一片空白。

    不由自主的擁吻,心中難安的躁動,逐漸吞噬理智神經的欲望……

    噗咚——

    小房間的床榻傳出了一聲響,鐵門外的科研人員紛紛露出了安心的笑容,識趣般的離開了鐵門處——

    轟——

    北海的天空中,那籠罩上千米海面的藍色陣法終于被黑色八頭蛇給撕開了一處裂痕,緊接著它身上的黑色氣息就源源不斷的向著裂痕此腐蝕。

    “壓制住它!”

    眼看著黑色八頭蛇就要逃出陣法,穆嬅卿背后的銀色輪盤飛射出上百道銀色光線,在半空中化為各種兵器,向著陣法的裂痕處刺去。

    緊接著身處于二層戰場的將軍們一擁而上,在陣法裂痕處發動猛攻,黑色八頭蛇還未從陣法中竄出,就被眾將軍的功法壓制回去。

    可是陣法上終歸是出現了裂痕,縱然眾將軍能夠暫時將這頭虛空獸擋在里面,當大陣已經很難修復。

    而在場的所有人里面,也只有穆嬅卿一個人了解這種陣法,畢竟這是從方任然的果實中獲取來的陣法,地球上還沒有一個人見過。

    “這虛空獸有些不太對勁!”一名將軍大喊道。

    “玄女大人這次所施展的陣法已經堪比一區的抗虛空大陣!一般九階虛空獸根本就不能在里面堅持這么久!”

    “果然!之前的猜測并沒有錯,這東西根本就不是九階的虛空獸!它已經超出九階了!”

    “媽的!怪不得能帶來這么多高等級的虛空獸!”

    ……

    嘭!

    海面上一聲巨響,只見穆嬅卿手中的藍色紋印出現了一絲裂痕,緊接著那被她掌控的千米大陣開始漸漸瓦解,在海面上化為藍色的光波四散而去。

    巨大的八頭蛇瞬間沖出陣法的保衛,漆黑的身影從海面上掠過,沖破了眾將軍的防御陣型,撕碎了上萬名陣法師的肉體。

    “完了!”

    穆嬅卿口中一口鮮血噴出,手掌中的藍色紋印徹底破碎。

    這個藍色大陣,已經是她目前能夠施展的最快最具有威力的大陣,然而這頭虛空獸卻毫發無損的就從里面跑出來出來!

    她雖然還有威力更強大的陣法,但是她根本就沒有時間去布陣,如果一開始她就要布下她目前為止掌握的最強陣法,那么這些將士不知還得死多少,才能給她拖住足夠的時間。

    “它往中區島嶼去了!快阻止它!”

    一眾人類將士蜂擁而上,試圖將黑色八頭蛇擋在這片海域上,卻不曾想,他們自認為強大到可以與七、八階虛空獸抗衡的實力,在這頭黑色蛇怪面前卻是那么的不堪一擊。

    那氣息的氣息劃過海面,就將數十名軒陽境初期的高手滅殺,看似是那么的隨意,簡直如同捏死一群螞蟻。

    “這一仗……到底該怎么打……”

    天空上無數的人類士兵看到這一幕,內心都是被一層層灰色的絕望籠罩,人類最優秀的將士在這頭虛空獸面前都是那么的不堪一擊,那等到將士死光了……他們又有何能力反抗?

    “給我上!”

    穆嬅卿咬了咬牙,背后的銀色輪盤運轉,提起一把長槍就向著黑色八頭蛇沖了過去。

    而在她身后,上萬名九天兵團的女兵也緊隨其后,拼了命的將身上的功法向著黑色八頭蛇轟炸而去。

    而這頭蛇卻絲毫不理會他們,就是徑直的向著中區司令部飛去,只要擋在它面前的東西,都會被它撕碎——

    中區的島嶼,江陵身上遍布傷痕,一只手臂已經變得扭曲,鮮血染紅了全身。

    而中區的總司令夏末也同樣好不到哪里去,他一只小腿已經斷開,身上的氣息波動也不如剛出關時強大。

    “江陵!今天老夫不殺了你!你勢必要殺老夫了!?”夏末怒吼著。

    “不交出方任然!你就休想活著!”

    江陵擦了擦嘴角的鮮血,一只手臂提著長刀就再次向著夏末砍了過去,天空中黑色的刀氣瞬間斬斷大地,直接將中區島嶼從中間劈了開來。

    “你簡直就是人類世界的蛀蟲!你會壞了整個人類的大計!”夏末心中的憤怒已經到了地獄化,他怎么都想不明白,如今人類面臨這么大的威力,為什么這個江陵就要執著于一個方任然!

    現在的方任然可是強化白棲的唯一鑰匙,正處于非常時期,哪里能讓她見?

    二人的戰爭已經把中區島嶼打成了廢物,上面已經沒有任何的建筑物殘渣存在,只剩下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又遠遠不斷的海水從八方流入。

    就在二人要再一次用殺招蘋果你是我活的時候,忽然頭頂的天空忽然黑了下來。

    二人立刻停了手,江陵眉頭緊皺看著不遠處的天邊,那里的海面上空,正是無數人類與虛空獸廝殺的場景。

    “你個蛀蟲!這回你是看到了吧!”夏末怒吼著,一下巴的白色胡須都被他怒的顫抖起來:“老子說人類危機!你還不信!”

    江陵一時間呆滯,看著遠處海面上正向著這里飛來的黑色八頭蛇,瞳孔不由得緊緊一縮,她竟然感知不到這頭虛空獸的等級!

    “交出方任然。”

    江陵再次看向夏末,認真道:“交出他,我立刻參戰。”

    “狗屁!”夏末一聲怒吼:“你個瘋丫頭!”

    他怎么也沒有想不明白,都到了這個時候!江陵竟然還在向他索要方任然!

    這特么!難不成方任然是把這瘋丫頭給糟蹋了個千把回!這瘋丫頭能這么不要命的要找他后賬!

    “隨你自己去找吧!倘若你在這場戰爭中殺害同族!我必定讓你不得好死!”

    夏末一聲怒吼,轉過身就向著海上的戰場奔騰而去,根本不再理會江陵。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