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第343章 341.少昊

    “信天石?”陳洛陽看向謝沖。

    謝沖點點頭:“此物極為稀有,據說紅塵界里如今也已經近乎絕跡。”

    “誰的主意?”陳洛陽問道。

    “就老朽所知,似乎是紅塵的那位。”謝沖言道。

    對紅塵古神教總教的教主,當著陳洛陽的面,他一時間也想不到更好的代指尊號。

    陳洛陽則微微頷首:“如此,再好不過。”

    謝沖取出一枚長條模樣的靈石,將之從中折斷,一分為二,呈遞給陳洛陽。

    陳洛陽手里掂量兩下后,將其中一半遞還給謝沖,自己保留另外一半。

    謝沖接過收好,陳洛陽則說道:“如此,有勞大長老,再跑一趟紅塵。”

    “謹遵教主諭令。”謝沖恭敬說道:“既如此,老朽這邊動身返回。”

    陳洛陽點點頭,目送對方離開后,低頭看自己手里的半截靈石。

    這東西極為罕有,不過先前沒見李衍凈、華龍韜他們帶下紅塵,不知是手頭沒有還是什么緣故。

    自己以黃土符詔衍化大地幽冥,不知那方幽暗的地底世界,能否隔絕信天石的聯系。

    稍后倒是可以親自試驗一下。

    不過,眼下來說,相較于這東西本身,陳洛陽更關心其背后可能蘊含的意義。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東西象征的意義,比先前那路拳法還有吞云袋里的寶物,都還更加重要。

    總教,或者應該說是那位總教教主,支持神州浩土的意思更加明顯了。

    說是謝沖能更好的傳遞消息給陳洛陽,又何嘗不是紅塵總教同神州浩土古神教之間更加緊密?

    陳洛陽雖然有些好奇火候問題,但紅塵古神教的教主,如此表示,充分體現了自己的誠意。

    或者說,是一種默契。

    這份誠意并不僅僅針對陳洛陽個人,更多是向陳洛陽背后那位“魔尊”示好。

    只是,對方究竟是通過什么途徑,如此篤定的接受并相信,陳洛陽背后確實有一位強大的存在撐腰?

    眼下事情是好事。

    紅塵總教,明確表示了力挺的態度。

    如果是要誆陳洛陽的話,以眼下局勢不必如此周折。

    僅以目前對方釋放的善意來說,哪怕“生”字天書的事情暴露出來,總教那邊可能也不會有所動作,相反,更會支持神州浩土的陳洛陽,幫忙對抗其他人。

    基本上可以說,在別東來之后,陳洛陽成功爭取到第二個支持者。

    但是,跟他預期的出入有些大。

    雖然陳洛陽早已經在暗中摸索準備,可突如其來的變化,如果不弄清原因的話,他心里總有些沒底。

    陳洛陽一邊思索著,一邊起身,返回自己的靜室中,取出那只吞云袋。

    吞云袋里,取出鳳凰羽,仔細打量片刻后,他盤膝而坐,一手置于胸腹前,手掌平托著鳳凰羽。

    另外一只手,則五指合攏,握成拳,徐徐向前推出,端了一個拳架子。

    這個拳架子立起來后,陳洛陽整個人氣勢便為之一變。

    而他打橫置于胸腹前攤開的手掌上,那根鳳凰羽,開始散發五色的光輝,并自動浮空而起,懸停于他身前。

    雙方慢慢達成一陣玄妙的平衡。

    而隨著時間推移,陳洛陽本人身上,也漸漸浮現一層五色的光輝。

    光輝由淡轉濃,然后又重新變淡,由是者循環往復,片刻不曾停歇。

    陳洛陽身上散發出的五彩光輝里,漸漸浮現出一團虛幻的火焰。

    然后從那火焰中,傳出清亮的鳴叫聲,悠遠而又古老,高潔而又縹緲。

    鳴叫聲越來越高,到得后來,便隱約可見一只神鳥,在火焰中出現,并且展開自己的雙翅。

    雞頭、燕頷、蛇頸、龜背、魚尾,身披彩織,背負五德,分明正是鳳凰。

    陳洛陽端著拳架子不動,慢慢揣摩道理意境,同時凝聚自己的拳意。

    隨著時光流逝,不知過了多久,那背負五德的鳳凰光影,開始漸漸發生變化。

    神鳥的形象漸漸消失,一尊人形的神祇,漸漸在光輝中呈現。

    這尊神祇,身負五德,威嚴昭然,靜靜立在陳洛陽身后,徐徐伸出雙手。

    在其面前,現出一只長琴。

    神祇撫琴,猶如鳳鳴。

    陳洛陽揣摩片刻后,徐徐睜開眼睛。

    他收回自己握拳的手,背后神祇形象和五彩光輝都散去。

    果然不是單單憑借鳳凰羽這種有形的寶物就能練成這一式“少昊”,還需要其他條件配合。

    這些條件就不是物質上能滿足,要靠自己平時慢慢積累了,紅塵總教那邊也幫不上忙。

    比預想中來得其實還要更好一些,是因為我之前勸農的緣故嗎?

    陳洛陽深思。

    是必須發自內心矯正自己的觀念,還是只要行為上符合規范,恪守“戒律”即可?

    如果是前者的話,難度就非常大了。

    后者的話,挺過入門這段時間,后面應該就沒那么嚴格了。

    就目前了解的情況來看,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陳洛陽一邊思考,一邊再次握拳,凝練拳意,繼續自己的修行。

    又鉆研一段時日后,他心中隱隱有所察覺。

    黃土、青木兩道符詔,似乎對他修行神武魔拳里這一式“少昊”,有所助益。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兩道符詔蘊含的力量意境,也頗為崇高偉岸。

    察覺這一點后,陳洛陽善加引導,修行的進度便即大幅度加快。

    而反過來,他與那兩道神秘符詔之間相處,似乎也更為相得。

    不過,修煉過程中,陳洛陽漸漸發現新的問題。

    自己修習諸般絕學,每練成一種,都是對武道至理掌握的一次進步。

    尤其是“神農”,以及眼下正修煉,漸漸摸出門道的“少昊”,在神魔血的體系當中,也是極為上乘的存在。

    換了其他人練成這么多絕學,可能已經可以去沖擊那超凡入圣的第十六境。

    但自己現在雖然能看見第十六境的大門,卻能清楚感覺到,大門是緊閉的。

    這讓陳洛陽不禁陷入思考。

    或許,是因為自己先前能這么快掌握多式神武魔拳的絕學,都有黑壺的幫助。

    同樣,也正是在黑壺相助下,他才能這么快將這具身體的一身所學化為己用。

    但能“使用”,和真正“屬于”自己,存在差距。

    可能正因為如此,所以自己在境界提升上,才會不那么順遂。

    先前第十四境晉升第十五境,由出神到入化,雖然艱難,但至少還都是武帝層次。

    而現在第十五境向第十六境突破,則是超凡入圣,自武帝到武圣的一道天塹,所以也就顯得格外艱巨。

    陳洛陽倒沒有挫折感,他只是心中仔細盤算,自己可能需要靜下心來,多花費一些時間,再仔細梳理自身所學。

    神秘黑壺用于速成,短時間內提升外在戰斗力很有用處,不過有些像是貸款一樣,這后續自己的“還款”要跟上才是。

    如此,收獲才真正屬于自己。

    陳洛陽收拾心情,繼續自身修煉。

    在接下來一段時日里,神州浩土似乎恢復平靜。

    紅塵界那邊戰火激烈,但大家像是暫時遺忘了紅塵下這方天地中的陳洛陽。

    陳某人則沒有遺忘時刻關心紅塵界的動靜。

    值得高興的是,小西天和青牛觀,真的對上了。

    以太乙山為導火索,雙方現在正處于對峙中。

    值得一提的是,正魔大戰那邊,小西天似乎并未退縮,仍然投入大量人力。

    而青牛觀,也終于介入正常正魔大戰。

    并且,在大戰中,跟小西天是同一陣線,一起相助天河,對抗血河。

    于是紅塵里就出現非常有意思的一幕。

    一邊是小西天和青牛觀劍拔弩張,隨時準備跟對方一決高下。

    另一邊則是他們一起出力,作為正道陣營,與魔道交鋒。

    當然了,雙方各自開辟一片戰場,互不統屬。

    青牛觀如此操作,也在一定程度上免去了別人質疑他們同為正道卻內訌拖后腿。

    至于內里如何,那就只有當事者自己心里才清楚。

    因為青牛觀也加入大戰,倒是讓這場正魔交鋒天平的勝利一方,漸漸向正道傾斜。

    不過,這并非近來紅塵里最勁爆的消息。

    如今紅塵界最令人意外,影響最大的事情,是一直居無定所,行蹤成謎的“瘋皇”別東來突然現身。

    并且,襲擊三大皇朝之一的西秦皇朝帝都。

    對紅塵里所有人來說,完全沒有征兆,也不明原因。

    雖然這倒是很符合“瘋皇”一貫的做派,但大家還是感覺莫名其妙。

    當中具體詳情,少有人知曉。

    只是西秦這一場動亂,在持續多日后,終于落下帷幕。

    結局如何,眾說紛紜。

    有人傳言“瘋皇”被西秦大帝挫退,無功而返,也有人傳言“瘋皇”似乎達成目的,滿意的自行離開…………

    各種傳言,一時間難辨真假。

    倒是紅塵下,神州浩土的某個人卻知道,自己當初應該猜對了。

    別東來也在西秦得到他想要的東西,否則他就該掉頭回神州浩土找陳某人算賬了。

    陳洛陽現在只能希望這位腦回路不太正常的巨頭,真如其所言一般重信守諾。

    當然,只有別東來重信守諾遠遠不夠。

    自己還需要別的準備。

    陳洛陽分出心神,到心臟處的黑鏡,進入“左眼”。

    韓莓那邊,應該到揭盅出結果的時候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