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閃婚成寵:偏執老公太兇猛 >

第87章

    裴楚楠皺眉:“你的樣子看起來很失望?”

    “不,我只是需要適應一段時間,這個刺激有點大。”

    裴楚楠姑且信了。

    然而,他沒料到的是,小女人突然開始發神經了。

    下車時,他看小女人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怕她摔著了,就習慣性將她拎了下去,這剛走一步,她就在他身后悠悠地說:“真正的裴楚楠是云城最有風度的男人,下車肯定是以紳士之手扶人的,而不是像狗一樣隨便拎!”

    裴楚楠:……

    回到家,他親自打開門,吸取上次教訓,很紳士地請她先進,她卻耷拉著眼皮,從縫隙里瞥他,又道:“裴家大少,身價不知幾何,仆傭成群,美女結隊,進門哪里需要自己開鎖?不是應該喊一聲開門,就無數的人蜂擁而至么?”

    裴楚楠:……

    小女人這是不是魔障了,這都哪里看來的東西。

    他本來想糾正一下她的三觀,但小女人看都沒多看他一眼,兀自進屋,模樣看起來還十分疲憊的樣子,身為大男人他能跟她計較了去?

    一路奔波,裴楚楠決定先洗個澡,也許等小家伙消化一下她就能接受現實了呢?

    結果等他穿著浴衣出來,葉梓涵還坐在沙發上發呆,動作跟他進去前一模一樣,他正想說點什么,小家伙眼皮一抬,又用那種詭異的口氣說道:“真正的裴楚楠無時無刻不是衣冠楚楚,舉手投足,無比霸氣側漏,引領行業千軍萬馬,開辟一方霸業……”

    葉梓涵瞥了一眼裴楚楠此刻的著裝,“絕對不會像你一般衣冠不整,用男色魅惑無知少女!”

    他怎么就衣冠不整了?怎么,是裴楚楠連穿個浴衣的資格都被剝奪了?

    裴楚楠終于沒忍住,大部上前,大手突然摟住葉梓涵后腰,力道之大,將她半個身子都給提了起來。

    “干、干嗎?”被我揭開真面目惱羞成怒了?

    葉梓涵心驚肉跳。

    裴楚楠憋著一口氣:“那你知不知道真正的裴楚楠吻人是怎么吻的?”

    葉梓涵:……

    下一秒,男人另一只手捉住她的后腦勺,雙唇霸道地貼上來,強行撬開她的雙唇,長驅直入,與她爭奪最后一絲空氣。

    葉梓涵要炸了,真正的裴楚楠才不會這樣呢,那是一個翩翩君子,冰山禁欲系的美男子,是我等凡夫俗子不可仰望的存在……

    這個神經病在褻瀆她心目中的神靈!

    抬腿頂膝,葉梓涵掙脫不開,故技重施。然而,她身體只是稍微一動,男人便像感知到她會做什么動作,下一秒,她的膝蓋就被一條腿強勢抵開,差點在沙發上劈了個叉。

    我勒個X!

    裴楚楠皺了皺眉,這個小女人是怎么回事?跟他較上勁兒了是吧?

    怕傷著她,他小心將她抱起,橫放在沙發上,小心翼翼地禁錮著她的自由,大概十分鐘后,看到小家伙開始翻白眼,好像跳上岸的魚,沒了氧氣,他才松開嘴,問她:“服不服?”

    葉梓涵那小白眼終于翻了回來,看著面前這個渾身散發著誘人犯罪荷爾蒙的男人,道:“真正的裴楚楠才沒你這么蠢呢,連商業間諜和無辜者都分不清!”

    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是吧?

    熱吻再度落下,葉梓涵掙扎,卻無濟于事,直到耗干最后一絲力氣,裴楚楠才松開她:“服了嗎?”

    葉梓涵胸口憋痛:“裴楚楠才不會因為一個懷疑就將一個方案打入地獄呢!你知道,我花了多少力氣,費了多少心思才做成這個方案的嗎?而你,一句話,差點毀了我的夢想?明明,我是沖著你來的,你是我最崇拜的人……”

    眼淚刷地流了下來。

    裴楚楠慌了,徹底慌了。

    小女人竟然說,她是為了他才投大唐御風,他是她最崇拜的人,而自己,差點毀滅了她的夢想……

    裴楚楠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此刻的心情,看著哭成一坨的小家伙,他連伸手去安撫她都怕將她揉碎了。

    “那個、理想和現實還是有些差距的。我知道你們小女生對自己的偶像會心存幻想,容易偏離實際,這不是個好習慣。”

    到這時候還想為自己的無恥行徑狡辯?這絕不是她的男神會做的事!

    葉梓涵猛地抬頭,狠狠瞪了他一眼,氣沖沖鉆進房間,想摔門才發現,特么的那扇門已經早就被這個神經病拆了啊,真正的裴楚楠是謙謙君子,怎么可能干出拆小姑娘門這種勾當?

    葉梓涵更氣了,翻身上床,突然看到明亮的窗戶,想起無處不在的黑風衣,肺都要氣炸,干脆蒙了頭,眼不見心不煩。

    裴楚楠跟過來,站在床邊想了想,小家伙都這么可憐了,怎么能讓她孤零零地一個人睡,做個噩夢都沒人安撫,于是,他爬上了床……

    葉梓涵突然翻身坐起,怒目圓睜:“裴楚楠才不會爬小姑娘的床呢!”

    裴楚楠覺得再讓她這么鬧下去,最后吃虧的肯定得是自己,于是,他揉揉葉梓涵的小腦瓜子,道:“親愛的,你要學會正視現實。”

    葉梓涵:……

    “好了,睡一覺,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有這個大怪物在身邊,葉梓涵能睡得著才怪。

    “你爬過幾個人的床?”

    裴楚楠:……

    現在的小姑娘,到底是喜歡處呢還是不喜歡處呢,這個問題不太好回答啊。

    既然回答不了,那就用反問的形式:“那你呢?”

    葉梓涵臉上一僵,突然想起那天晚上自己被一個男人一絲不掛丟在大街上的事,臉色迅速灰敗下來。

    那件事,她都已經忘記了呢,甚至也不覺得它會對自己的未來造成什么影響,然而此刻……

    一具被不知道什么男人肆意玩弄過還丟棄的身體,她覺得臟!

    自己,好臟!

    若面前的男人不是別人,她也許都不會覺得如何,可偏偏這個男人不管她如何否認,她都知道,她是真的裴楚楠,便再無法接受。

    她噌地跳起來跑了出去。

    “梓涵!”

    裴楚楠不知道變故是怎么發生的,只覺得當自己問出那句話時,小家伙精神似乎受到了巨大沖擊。

    在葉梓涵沖出大門前,他拉住了她。

    “你怎么了?”

    葉梓涵不敢讓他碰她,甩開了他的手,警戒又惶恐地退后好幾步:“你別過來。”

    小家伙的害怕表現得太明顯了,裴楚楠完全不知道現在是什么情況,安撫道:“我不過去,你也別亂跑。你現在穿成這個樣子,外面男人是受不了的。聽話。”

    葉梓涵像是想起了在徐氏大門口發生的事,點了點頭。

    “你去好好洗個澡,洗干凈了,一切也就過去了。”

    洗干凈了?一切就過去了?

    這話像打動了她,葉梓涵乖乖走進浴室,裴楚楠這才長出一口氣。

    小家伙這是真的受刺激過大,有點神經質了啊。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