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修真小說 > 萬物向長生 >

一百五十三、如潛龍在淵

    海云生去說服他的手下投靠霧國了,這事其實難度已經不大了,這些人身家性命在霧國人手里了,不入籍霧國也不行了。

    先在這入籍了霧國,再回去騙了海家,其實這投名狀就算是納了。再網羅水手造船師往霧國一送,其實也就沒有退路了。

    反過來想想,這霧國的實力怕是在靈通界排進前三了,畢竟有法相坐鎮,何況這只是分身,那真身是不滅金仙!

    這等勢力趕上新朝肇創,自己現在來可是開國元勛,這樣的機會誰會錯過那?何況還有沈千機教給海云生的那套說辭。

    海云生走后,沈無昭疑惑的問沈千機道:“師父,你早想到要這次海云生拉貨物回去,因為只有這樣才可能不著痕跡的找到船員工匠,那為何你開始還不跟他明說,非要讓他自己想出來那?”

    沈千機說道:“必須這樣,因為這樣會讓海云生感覺到他有用,為我們立下了大功,這樣他投靠我們拿到好處才會心安理得。

    要不然,他寸功未立投靠我們,我們薄待了他也不行,厚待了他,日后就會有麻煩,日后他再立功會賞無可賞!這就是方正教的帝王心術,你將來必須得學的。

    不但你得學,等小六兒得到了元嬰上界來了,你要讓位給小六兒,讓小六兒學,你不適合做國主,你要跟我一起證長生大道才不算耽擱你這九尾靈狐的天下靈鐘!”

    沈無昭有時候覺得師父對她實在太過看重了,自己是開了九尾的靈種,可誰說靈種就一定要成仙的?她哪里知道,沈千機已經為了她舍棄了金仙,又如何會不看重她那?

    沈無昭決定不再跟師父糾結這個靈種長生的問題了,于是轉移話題問道:“那師父,我們起初不認為草原有走私港口,現在知道有了,我們為何還要跟海家換糧食那?”

    沈千機輕撫著沈無昭的頭,一臉慈祥的說道:“這等鬼蜮伎倆其實你本不該學的,這不是你的主業,你該學的是修行。

    但你現在擔當著霧國的國主,有些陰謀詭計你不必學也該知道,孩子,方正的兵家法典里有‘借刀殺人'的說法,海家如此對待我霧夢澤,我怎會讓他接著存在那?

    你知道嗎?海家不給我糧食我都想送他個法相,這話也不正確,應該說成為法相的機會。只有這樣,陳國才會對海家動手!”

    沈無昭更加疑惑了,沈千機笑著解釋道:“海家已經是海上霸主,無冕之王了,你知道他為何無冕嗎?因為他沒有自己的屬地,沒有自己的臣民。

    他海家的根基分散在東西大陸海岸線上,本身就是他吞并的各股勢力的集合體。海家只要一倒臺,這些勢力立即開始獨自為政,各立山頭了。

    海家有很多元嬰,不少金丹,還有很多靈慧果的藏品,所以才能震懾住所有的勢力不敢輕舉妄動。

    陳國對這個強大的鄰居本身就很敵視,但是因為收拾起來比較麻煩,所以才忍住沒動手的,但是如果海家能出法相,沒有法相的陳國為了自己不會被替代,那就必須動手了。

    到時候只要海家總堡的大當家海天擎一死,海家就會土崩瓦解,我們霧夢澤這么多年受壓迫的仇就會報了。”

    沈無昭這時展顏笑道:“到那時候,海家余孽最想投靠的,就是當時已經是霧國元帥的海云生了,只要我們釋放了足夠的誠意,就可以吸引到這些無家可歸的海上精英加盟。”

    沈千機哈哈大笑道:“不錯,到時候海家人想不死,海云生就是他們的最后救命稻草,不僅僅是這樣,海家沒有屬地,是無本之本,建在空中的樓閣,我們可不是。

    我們有自己的臣民,當年我們能幫助海家一統海岸線,如今也能在海家的指導下一統海貿,這時候我們才是海上之王,這是我們妖族的立國之本。

    至于跟草原做生意,那是方正來靈通界后才考慮的事情了,我們的崛起勢必會引起各國對我們的糧食封鎖,因為這是我們的唯一短板。

    但是無中生有,教會不懂做生意的草原人和我們做生意,這事我只是有點計劃。真正能把它做成完整的生意,方正才最擅長,所以我們要等他來靈通界再說。

    我對生意不在行,為何不等諸界里對生意最在行的方正來了再去做這件事那?”

    沈無昭又問道:“那師父還跟海云生說要他奪了港口!”

    沈無昭回答道:“這只是證明我們有這個能力,有這個實力,不怕糧食的封鎖。并不代表我們必須得用這個渠道,畢竟現在就有的渠道更方便快捷些。”

    沈無昭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想了半天說道:“師父,你說等方門主來靈通界,方門主何時能來那?”

    沈千機想想說道:“大概還有半百光景吧,現在是我們蟄伏在靈通界隱藏實力的時候,靈臺界的妖族已經在方門主的帶領下,走上了正軌,魔界的大部分魔族也都找到了出路,現在也該我靈通界的群妖在逍遙門的帶領下走出光明大道了。

    為師可以幫你們謀劃,幫你們培養實力,但在如何發展,如何壯大的問題上,我們必須要等方正來才行。

    我們的出路在于合作,跟魔族的合作,跟靈臺界外道的合作,而方正身為魔族大導師,靈臺外道的領袖。他是我們這幾股勢力能一起合作的根基。

    沈無昭一臉向外的說道:“也不知道徒兒何時能見到這位縱橫捭闔,睥睨天下的師叔。”

    沈千機笑道:“這個不會超過二十年的,你還有長侍奉他左右,跟他學東西那!說到這,明年這時節,我要帶一波霧夢澤的人去靈臺界學習。

    霧夢澤與世隔絕太久了,都不會跟人打交道了,建國可不是喊喊口號就行的事情,國事的管理你們要補的課程太多了。

    現在靈臺界有魔族的翰林院在那,你們也要一起去里面學習,為師在這里幫你們維持著靈通界的平衡。

    我們現在就如同潛龍在淵,等我們真正有實力了,方正來到靈通界了,那時候才是我霧國一舉成名,在靈通界站穩腳跟,成為第七大國的時候。”

    ………………………………………………………………………………………………………

    海云生在接引洞里召集艦隊的所有人開會,等他說完霧國的意思后,拿出一塊靈玉給所有的艦隊成員傳看著。

    大家都能感受到那靈玉里的充盈的靈力波動,靈通界不比靈臺界,他們的學院里什么法門都教,所以這里雖然不禁外道,但是外道卻不多見。

    根本原因就是因為靈通界沒有靈玉這種能存儲轉換靈力的東西,外道的最高境界就是金丹修為,不像靈臺界可以靠靈玉和外界力量造出生殖脈輪來。

    正因為外道少見,這些正道修士都習慣了自己修行,如今出現這用了就可以增長修為的靈玉,反而讓眾人都興奮起來,這可是世間至寶啊!

    沒聽過有人能只要錢就能漲修為的,但是現在這東西就這么實實在在的出現了。眾人都在心里暗自盤算著這東西的價值,盤算完認定——這東西如果霧國能一直有的話,這東西價值連城!

    這就是靈慧果,可以分著一點點買的靈慧果,那這靈慧果在這群人里不是秘密,甚至有很多人本身就是靈慧果造出來的金丹,那價值怎么算?

    這些人想想自己為了海家做了多少才換回來的靈慧果就能想象到這東西能換多少錢了!

    一群人在心里打著自己的算盤,海云生也不催促他們,整個接引洞里一片沉寂。

    過了很久,艦隊里的金丹修士海天恩說話了,“海總管,我覺得你拒絕賣這靈玉有些可惜了,這是多大的一筆財富啊!你也說了,沈國主答應給你獨家經營了,這潑天的富貴就換來個海軍元帥的空名頭,有些虧啊!”

    海云生笑著說道:“不是我虧,是你覺得虧,我獨家經營也得弟兄們一起干才行,我若自己一個人干,沈國主不會給我這什么獨家經營的。

    我讓弟兄們在一起商量就是這個意思,我們現在倆個選擇:一是一起做霧國的海軍,二是拿了這靈玉的經營去販賣。

    這倆樣都得要求我們做到一點,我們要背叛海家,我們要給霧國送來船員工匠,明年還得把咱們這支艦隊都送給霧國,那時候這倆樣我們才能挑一樣拿。

    我們這個艦隊可以算是海家的骨干了,我們就這么集體叛逃了海家會同意嗎?這就是沈千機為我們想的辦法,他要拿讓海家成法相的機會買我們這支艦隊。

    我們其實已經沒選擇了,上界金仙的分神替身,不是我們惹得起的,也不是海家惹得起的,人家肯不撕破臉跟海家要我們這支艦隊就算是講道理了。

    天恩你是海大當家的嫡系,你和海大當家是一堂的兄弟,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想折中一下,既不背叛海家也不投靠霧國。

    但是天恩你想過沒有?你這種選擇其實等于同時背叛了海家和霧國,那這靈玉咱們賣給誰去?

    海家幫你撐腰你能賣靈玉,霧國給你撐腰你也能賣靈玉。你這種選擇下都不給你撐腰,你一個小金丹修士在這里賣分散開的小靈慧果,你覺得你眼中的潑天富貴你拿的到嗎?”

    海天恩沉默了,海歌此時走到海天恩近前,笑著拍拍海天恩肩膀說道:“天恩老兄,便宜只能沾一次,墻頭草可做不得啊!”

    海天恩點點頭,這時,異變突起,海歌掌心突然多了一只尖銳的光刺,那光刺直接扎進了海天恩的肩膀,海天恩慘叫一聲,倒在地上。

    海歌笑容變冷,說道:“老子的閃鱗刺是深海異獸噬靈海膽的頭刺煉化的,中者一個時辰內動不得半分靈力,老子要做霧國的海軍,你卻要做海家的忠犬。

    老子不殺你怕弟兄們都會被你賣了,所以對不住了兄弟!”

    他說完這話,抬眼看向周圍的人,此時,另外一位海家嫡系子弟海天魁走到海天恩近前,手中突兀的出現一般靈光四閃的長刀,一刀劈下海天恩的一條腿,嘴上說道:“在下和海二總管想的一樣,你有這想法就留你不得!”

    所有人都醒悟過來了,于是大家很默契的一個個走上去,拿起兵刃刺向海天恩,可憐的海天恩就這么被一艦隊人千刀萬剮了。

    海云生等大家都表了忠心后,微笑著沖海歌點點頭,隨后說道:“海歌和海天恩瑣事爭吵,海歌一怒殺了海天恩,在下依照海家的規矩——私斗者死!把海歌喂了海龍王,諸位都是見證者啊!”

    眾人齊聲說道:“是,我等回去會跟大當家為海總管作證的!”

    海云生點點頭,微笑著看向海歌,說道:“兄弟,你得在此處委屈上一年了。”

    海歌哈哈大笑道:“不委屈,正好現在隨手訓訓那幫妖族想跑海的小崽子們,也為海元帥挑挑看有沒有好苗子冒出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