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修真小說 > 萬物向長生 >

二百六十五、不配做神帝

    方正拿著這陰陽互濟大法,沖著天尊也是一番苦笑,說道:“聽上去是不錯,但是操作著難度可就大了。

    你說的這什么悟道菩提成熟體,恐怕不是一對倆對就能養成吧?若是真像你說的那么容易,萬妙禪宗也不會去種純陰之樹了。

    這至死不渝的愛也不是沒有,但是養成你那樣的成熟體卻不知要多少對白首不分離的夫妻才可能做到。

    而且你也知道,我種化劫樹是為了幫白天羽解開心結的,所以這個悟道菩提貌似我應該是像萬妙禪宗那樣的種法才好,那樣我可以讓白天羽看護悟道菩提,也算給他找個心理寄托。

    而且就像你說的那樣,專情太難,濫情卻很容易,所以我應該是種棵純陰之樹更容易些。

    只是要我為了一棵化劫樹,創造一個類似萬妙禪宗似的門派,我這罵名可就大了。既然涅槃火難求,那我這悟道菩提種成純陰之樹也沒什么意義,我何必為了白天羽一人好受些制造出一個寡廉鮮恥的門宗那?”

    天尊微微一笑,說道:“白天羽下凡的時候,貌似白澤找過他吧?我知道它們五蟲之首什么心思的。

    你的神界是外道的長生界,這點是不可改的。

    正道修士若不去上界,是無法上仙界的,我可以給你正道修士修煉成神族的法子,那就是法相圓滿后,把虛影法相附身在一具石頭身軀上去魔界修輪回道。

    其實就是修人族外道的第六個脈輪,所以啊,去你們神界的歸根結底都是外道長生該呆的地方,沒有正道修士什么事的。

    而五蟲之首其實是異類之祖,所以神界建成之后,五蟲之首肯定會去那里的。

    你應該聽白天羽說過的,羽蟲之首就是鳳凰,棲鳳梧桐本來就是他們的住所,那時候你還去什么孔雀族找棲鳳梧桐啊?你神界直接就有棲鳳梧桐了。”

    方正聽到這,總算明白了天尊的意思,他搖晃著手中的陰陽互濟大法,對天尊說道:“也就是說我只要建立起個萬妙禪宗,我就有化劫樹用了是吧?”

    話說到這,方正的臉色卻端正起來了,他拿著手中的陰陽互濟大法指著天尊說道:“萬妙禪宗是什么存在我是知道的!

    若只是個修煉皮肉之歡的門宗,我建立起來沒所謂,但是萬妙禪宗采補的對象,最后的結果可是死啊!

    我要犧牲多少女子才能換回化劫樹?

    我跟你講……在我的認識中,一雞死,一雞鳴的事情都不該發生!

    我們追求的是長生,但若這長生建立在必須要人命填的基礎上,這長生我不求也罷!

    我建立的神族是有階層,是有人可以奴役別人,但絕對不能傷害別人的性命!

    我不懂你們這邊的什么天地大道理,但是我們地球上,沒有比人命更重要的東西了,也沒有什么東西,值得用命換!

    生命是需要敬畏的,不是用來犧牲的!

    所以……神界初創,它的根本宗旨不能動搖,這悟道菩提我不種了,化劫樹我也不要了,這東西你拿回去吧!”

    當方正伸手把卷軸遞給天尊的時候,天尊無奈的苦笑說道:“世間不可能事事都兩全的!你要不圖害生靈的化劫樹,那在當初都是沒有的東西啊!

    辦法不是沒有,但是就像你說的那樣——白首不相離的癡男曠女不是沒有,但絕對不多,你要種出原力的悟道菩提可也是千難萬難了。

    容易的路你不走,困難的路你指望不上,那你讓我怎么辦?”

    方正聽了天尊的話,也是一陣沉默,最后還是把卷軸放入了自己的懷里,對天尊說道:“我想來想去,老袁夫婦比較單純,這東西還是讓他們去修煉吧。悟道菩提不好種出成熟體,但若不種是肯定不會出成熟體的,所以這東西我還是謝過天尊賞賜了。

    我們是指望不上,就當是給后人留個福祉吧,經年累月后也許哪天就出現成熟體的悟道菩提了也未可知。”

    天尊贊許的點點頭,說道:“你說的沒錯,現在沒希望不代表以后不可能,所以這樹還是要種的,不過你說到這我想起個事來,要不我們換個法子去種悟道菩提吧。

    敦倫大禮肯定是陰陽互濟的不二法門,但也不是唯一的辦法,你現在所在的駐地不遠處有個小門宗,叫雙月潭宗,這個門宗里有片福地叫月華靈潭,在月盈之時可以引動月華之力的。

    我給你一顆太陽精華凝結的種子,你在月盈之時,把天地至純的月華之力灌入到這個種子里,也可以得到一顆悟道菩提的樹種。

    這個樹種是天地陰陽互濟得來的,跟找到陰陽雙修的人效果是一樣的,你不是要修煉大衍陣法化混沌之力嗎?你可以靠混沌之力讓此樹慢慢長大。

    但是,你的混沌之力是要最后形成護罩來保護神界的,所以如果此樹占用的混沌之力過大,你的神界大業就要靠后了。

    不過反正樹活在你界中,最后是培養化劫的悟道菩提成熟體,還是培養純陰之樹做化劫樹,甚至最后靠混沌之力養成悟道菩提,你可以隨時選擇。”

    說完這話,天尊掐動法訣,不大一會兒,手里就多了一顆火紅色的九瓣菩提子,天尊遞給方正,說道:“你跟我要化劫樹,我把化劫樹就這么送給你了,至于你想讓它長成什么樣,那可不關我的事了。”

    大事件都商量完了,剩下就是些細節了,方正跟天尊還請教了很多自己當初不解的知識,天尊也很耐心,為他一一作答了。直到方正感覺自己開始語無倫次了,身體也不停的抖動了。

    天尊沖方正笑道:“你駕馭不了這具金身了,還是離開吧!沈千機舍棄金身為你尋來見我的機會,今日一別之后,仙界就跟你們再無聯系了。

    等你的神界建成之后,就去靈通界昊天山脈里的通天教圣殿,那時我幫你聯系冥皇,按照咱們商量好的,我跟冥皇去滅掉仙帝,然后你再去大凡間界建立你的神界秩序。

    你只要肯最后讓出神帝之位,我這圣殿就是你的安身之所,所謂的倚天宮,宮主就是你我二人了!”

    空間一陣顫動后,沈千機的金身留在了圣殿,但是雙目無神,顯然已經是一具毫無生機的軀殼了。

    圣殿后的濃霧一陣滾動,一身黑衣的冥皇帶著白澤走了出來,冥皇頭上帶著一個黑色的頭罩,那頭罩里面卻是一團黑霧,看不出五官。只有倆點寒芒閃動,標記出他臉上眼睛的位置。

    他走到天尊近前,一聲冷笑說道:“這小子還是古靈精怪那!他不肯種純陰之樹,那就擔不上天地的業果,你難道真讓他做倚天宮主嗎?”

    天尊輕笑一聲,說道:“可能嗎?仙帝已經被我們封印了,你將來就是掌控世間所有生靈輪回的神帝了,需要他來讓給你嗎?”

    冥皇輕微的搖了搖頭,說道:“仙帝他冒充你連仙界一起掌控幾萬載,期間把我差點都滅掉,要不是那場大戰動搖了天地根基,造出了魔界,只怕你我都已經被他滅掉了。即使這樣,帶著抑靈法則的仙帝依然掌控著大凡間界和上界。

    神界是你說服我讓這個小方正建立的,但是他現在不幫我們去消滅仙帝,也不沾天地業果,讓天地不會降罰給他,等他再造個小神界,那可就尾大不掉了。

    我們大凡間界控制不了,你在我的地盤上等于又養了個小仙帝出來,這可不是什么好事,你想過怎么解決嗎?”

    天尊微笑著說道:“他種出悟道菩提,我們把鳳凰送到他身邊,化劫樹就會是必然了,有捷徑為何不走,別看他現在拒絕了,那是因為他多少察覺到了什么,畢竟萬妙禪宗的結局并不美好,所以他才抵觸化劫樹。

    但是你別忘了,他現在才是元嬰不到的修為,其實這個所謂的太一神教里,主事的未必是他!

    魔族、妖族、人族外道都需要化劫樹,你覺得他阻止得了這事發生嗎?

    他不幫我們去消滅仙帝,其實也好辦,我現在就把加在仙帝身上的抑靈法則去掉,恢復法力后的仙帝……自然會去找他的。”

    冥皇聽完一愣,隨即說道:“恢復法力的仙帝是會去找他,也會來找你我啊!”

    天尊搖頭說道:“不會的,因為這次幫助仙帝的是你,你到時候這么說……這樣一來,仙帝肯定會出手滅掉方正的。”

    天尊的計劃很詳盡,聽得冥皇頻頻點頭,等到天尊說完后,冥皇說道:“也就是說——方正這小子會幫我們滅掉仙帝,然后死于天劫,對吧?

    話說回來,我幫你沒問題,但是你說話可得算話,世間輪回最后都是我說了算,這個新建立的神界我接手。

    我可以最后同意你在我身上下抑靈法則,你做倚天宮主,但是這個小方正必須死!”

    天尊嘆了口氣,說道:“他就是地球上的一縷殘魂,機緣巧合的有了今天,你覺得我讓他當神帝我甘心嗎?

    再者說,他始終在凡間界修行,最后的修為能強到哪去?他配做神帝位置嗎?”

    冥皇離開了圣殿,偌大的圣殿只剩下了天尊和白澤,此時白澤突然開口了,“不配做神帝的是冥皇,不是方正。

    天尊,你到底怎么想得?我該怎么辦?我們五蟲之首該怎么辦?”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