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校花的近身王者 >

第九十一章 赤子之心

    見著楚楓扼腕哀嘆的模樣,曼陀羅呆滯半晌后,不由莞爾。

    “好好,恩人,是我錯了。”

    “你放心,等紅兒醒了,我們一定會把您神武一面,詳細給她說的。”

    楚楓郁悶無比:“光是說怎么夠,又沒那種感覺,不行,你們得補償我。”

    “那恩人你說怎么補償,只要我能辦到,都行”

    話沒說完,曼陀羅忽然住口,白了楚楓一眼。

    恩人這是在下套,想占便宜啊。

    “簡單,”果然,楚楓咧嘴,看著曼陀羅身邊的一品紅:“我要一個人。”

    “這個”曼陀羅一副恍然樣子,沉默良久,才道:“也不是不行,只是,這事情還是要遵從紅兒自己的意見”

    誰知,話沒說完,她只覺得身上一輕,楚楓便抱起一品紅,往公園外走去。

    “恩人,哪有你這樣明著搶的!”曼陀羅無語。

    這都近乎是耍流氓了!

    “放心,”身邊,楚十一的聲音緩緩傳來:“一品紅受傷嚴重,那些傷口需要處理,你們也不希望看到她全身疤痕吧。”

    “這樣啊。”

    面對楚十一,曼陀羅倒顯得有些拘謹,猶豫良久后,才開口:“十一先生,那個,曼陀羅冒昧問一下,恩人他,究竟是不是那位”

    以前不相信,可是經過剛才的一幕,她突然回想起楚楓的玩笑話。

    說不定,恩人真的是傳說中那人?

    “這個啊,”楚十一咧嘴:“當然”

    “十一,刀還你。”

    遠處,楚楓身影忽然站定,王道刀從手里扔了過來,

    楚十一接過后,微微一愣,隨后搖了搖頭:“他當然不是了。”

    聞言,十多毒花中,幾名女子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曼陀羅有些狐疑,卻也沒有繼續再問。

    楚十一看了遠處癡呆的李瀾天一眼,收好刀和琴:“你們也快走吧,這里,留一個李家傻子就行了,李浩然聰明的話,會幫他兒子處理后事,順帶把這事壓下來。”

    “唔好。”

    門口。

    見楚楓走過,韓貝下意識躲到柳怡月身后,而柳怡月則是輕咬嘴唇。

    以前還能和這青年平易近人的聊天,可是現在

    “楚楓,謝謝你”猶豫良久,她還是開口。

    楚楓一笑:“唔,柳小姐,咱什么時候變那么生分啦?”

    柳怡月稍稍一愣,輕哼一聲:“還叫我柳小姐,也不知道誰生分啊!”

    她也松了口氣。

    至少,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楚楓

    “嘿嘿,柳小姐,我得借那輛奔馳用用。”

    “啊,好的。”柳怡月下意識點點頭。

    等楚楓關上車門,韓貝才探出腦袋,嘟著嘴,氣鼓鼓道:“暴力狂,那明明是我的車,誰說了要借你啊”

    車內。

    楚楓看著少女閉上的眸子,微微一嘆。

    食指中指并攏,用著和當初治療班小雨一樣的方式,開啟透視后,隔著衣服,輕輕觸在一品紅嬌軀上。

    從上而下,緩緩游走。

    當觸碰到少女心口處,楚楓眉頭微微一皺。

    這里,傷得最重。

    良久。

    等到楚楓手指從一品紅身上離開,美人那傷痕遍布的身體,表面已經基本恢復如常。

    等他下車,眼見懷里近乎完全恢復的一品紅,在場眾人驚訝之余,甚至,幾近麻木。

    半晌,曼陀羅幽幽開口:“恩人,我很想知道,還有什么是你不會的”

    楚楓笑了笑:“你們快走吧,她傷還沒完全好,回去后還得靜養。”

    “”曼陀羅欲言又止。

    “怎么了?”楚楓不解。

    “沒有,只是,”曼陀羅看著楚楓,幽幽開口:“恩人,我們家紅兒都是你的人了,你不帶她回家養著么?”

    “還是別”

    “咯咯,如果恩人不介意,我們十姐妹隨時都可以任你差遣哦。”

    “”

    楚楓連忙擺手,要是帶這幾個女人回家去,不說老婆芊芊同不同意,光是伯母,恐怕就得直接將他掃地出門。

    等到曼陀羅眾人離去,柳怡月也輕聲開口:“楚帥哥,今天發生的事情不小,我也得先走了。”

    “等等,”楚楓點了點頭,將寫好的一道藥方遞給柳怡月:“這個給候管家。”

    “這個,受之有愧”

    柳怡月眼底帶著些許愧疚,畢竟開始,候叔是想撇下楚楓,帶著她直接逃走的。

    “這是我該做的,不說候叔幫我擋過一掌,光是柳小姐幾次三番挺身而出,楚某看在眼里,記在心里。”

    聞言,柳怡月神色微動。

    盯住楚楓良久后,才白了他一眼。

    壞人,你心里明明都有人了。

    等她和韓貝離開。

    楚十一才緩緩上前:“哥”

    “芊芊沒事吧?”楚楓輕聲道。

    “哥放心,只要十一不死,唐門那些人根本碰不到嫂子。”

    盯住楚楓背影良久,楚十一忍不住,道:“哥,發生什么了?”

    別人看不出來,他能察覺到楚楓回來后,便和平日有些不同。

    這道背影,似乎帶著一絲孤獨和落寞。

    “知道剛才,我為什么不讓你繼續說我的身份么?”

    聽到這話,楚十一遲疑半晌:“不知道。”

    “有些人活著就為了一口氣,一旦完成了心中執念,”楚楓頓了頓,才繼續開口。

    “很容易死。”

    叼起一根棒棒糖,他腦海中回想著那血泊中,少女癡傻的樣子。

    要不是一品紅對‘人皇'最后的執著,他不知道,能不能救活那女孩。

    身后,楚十一低頭,十指不自覺地握了握。

    忽然間,一只手放在他頭頂,輕輕摸了摸。

    “弟弟,老頭走了,你答應老哥,一定,要好好活著。”

    楚楓本是感慨。

    誰知,

    這個一直以來,溫文爾雅的十一郎,呆滯無比,眼中猩紅逐漸消失,

    自打那年被楚楓救上山,便從未掉過淚水的他,

    這一刻,再也忍不住,哇地一聲,熱淚盈眶。

    “怎么了?”楚楓疑惑。

    連楚人皇都不知道,那風流倜儻,撰寫天榜的十一郎,等他這一聲弟弟,

    等了足足十幾年。

    “哥,十一死而無憾。”

    啪。

    一個巴掌拍在他頭頂。

    楚十一只是傻笑,用袖子擦了擦鼻涕,并未聽到兄長罵了什么。

    此時的他,

    像極了一個少年郎。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