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校花的近身王者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千萬人,吾往矣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下午時分。

    夜間晚會,也即將召開,

    “嘖嘖,慕芊芊居然回來了。”一名男生路過車旁,不忘交談:“也不知道這些日子,她去了哪里?”

    “你管人家去哪里。”另一人面目滿是不屑:“要我說,還是那個楚楓,真他媽不要臉。”

    “慕芊芊死了,他就銷聲匿跡,連葬禮都沒去參加。”

    “現在慕校花回來了,他居然還敢厚著臉皮,跟著回來。”

    “我呸!”

    “也不知道為什么,慕氏不收回他的股份,要是我啊,早就把這種白眼狼踹走了。”

    言論紛紛。

    楚楓在車里,置若罔聞。

    然而這些言論,卻引起了韓貝不滿,搖下車窗,跟別人理論:“喂!你們懂個屁!”

    那些交談者,本來還不滿。

    可是看到韓貝后,個個變了臉色,唯恐避之不及。

    韓小霸王。

    雖說相貌是級花級別,可,性格依舊那么惡劣,更是加入了學校的武術社,在短短時間內,成為武術社社長

    這韓貝,可是男男女女的噩夢。

    很多人纏她身子,可也怕她性子。

    然而,當有些人,有意無意看到駕駛位上的白發青年后,一個個都是驚了驚。

    隔著車窗,看不清容貌。

    難不成韓小霸王,包養了哪個小白臉?

    一眾男生,不由再次羨慕嫉妒恨。

    “晚會”

    在楚楓沉思的時候,一個陌生電話,終于從他手機上響起。

    通了電話,果然,周離略微疲累的聲音,從那邊傳來:“楚先生,您在哪。”

    一宿沒睡。

    他早早地出門,把房契重新辦好,把車子事情辦完。

    選的地方,自然是離慕宅不遠的二十棟豪宅。

    同一處莊園。

    甚至,為了補償,他私下里掏了一些錢包,把八十輛豪車,增加到了一百輛。

    “楚先生,實在對不起,我有眼不識泰山”

    “蘇州大學,今晚等我電話,到時候把所有的車開過來。”楚楓打斷他的話。

    周離本來還在想著如何自保脫身,聽到這話后,連忙點頭:“好,一定來。”

    不敢不去。

    小兒子,就是前車之鑒。

    所幸,那只是他眾多兒子之一,周家不至于絕后。

    他不是沒想過報仇。

    關鍵是不敢報啊。

    掛斷電話。

    楚楓聽著窗外一些路人的交談,不由瞇眼。

    不知道為何,校園輿論幾乎一邊倒,都說芊芊走后,楚楓拿著一些錢跑路了,而如今看到芊芊回歸,他才厚臉皮找回來

    說他厚顏無恥。

    更甚者,說他應該向蘇大謝罪。

    這關蘇大毛事?

    不過,這些話語里,倒是聽見一個有趣的消息。

    似乎古樂社社長楚廬,賊心不死,還想追求慕芊芊?

    仔細回想。

    這個楚廬,好像以前就挺喜歡在論壇上,帶動各種水軍黑他,帶他節奏。

    楚楓想了想,撥通了另一個電話。

    “喂?”

    女警徐若晴,聲音很輕。

    楚楓話到嘴邊,頓了頓。

    “若晴,今晚,我想穿那白袍。”

    長久沉默。

    緊接著,便是徐若晴的略微壓抑的聲音:“好,你在哪,我把衣服給你送過去。”

    女警輕輕抿嘴。

    上次的白袍。

    被他帝都之行,再次弄壞,而在徐若晴的要求下,楚楓把那白袍交回,

    女警姐姐,除了惱怒之外,還提出一個要求:“下次再拿走,我希望你穿著它,給妹妹求婚。”

    而今。

    楚楓要求取衣服

    不言而喻。

    真的到了那一天。

    楚楓準備,給芊芊一個,盛大的求婚儀式。

    以告訴整個蘇州

    楚某,從未負卿!

    更要告訴世人。

    想動芊芊,得問一問,我楚楓,是否同意!

    晚會,如期在校園露天禮堂舉行。

    先是開場舞蹈。

    而后

    “接下來,歡迎我們的校花,慕芊芊!”作為嘉賓的慕芊芊,在開場許久后,終于出面。

    一身銀白色蕾絲長裙,加上少許頭飾,

    一瞬,似乎,周遭的萬紫千紅,都不及這一點潔白。

    帶她登臺,落入嘉賓席位,瞬間引爆了全場的熱潮。

    “慕校花的經歷,實在讓人唏噓感慨,不過她能回來,對我們來說,就是一件高興的事!”

    說話時,一陣悠長的琴聲傳來。

    余音裊裊。

    伴隨著帷幕拉開,一名青年,緩緩坐在座位。

    盯著慕芊芊,楚廬眼中似有深沉,整首曲子,緩緩彈奏完。

    鳳求凰。

    雖說琴技不是出神入化,可也看得出底子。

    臺下之人,唏噓不已。

    “聽說今天,楚會長要”

    “噓——別說。”

    然而,

    慕芊芊對于這琴聲,心不在焉,根本沒注意楚廬絲毫,而是看向觀眾席處。

    左右尋找

    人呢?

    難道,他猜到了,所以又退縮了?

    少女緊緊咬唇。

    她。

    先后四次,私下對楚楓提及訂婚,都被逃避。

    而這一次是第五次。

    也是,

    她沉思良久,鼓足勇氣,想在所有人面前,說出口的一次!

    一名女子,很難做到能在大庭廣眾下。表達愛意。

    這些日子,

    關于楚楓的流言蜚語,

    讓她很是不好受。

    楚楓。

    為何還要逃避我?

    一陣委屈之意,悠然而生,慕芊芊眼眶瞬間紅了。

    卿本佳人。

    追求者,過江之鯽。

    從未向任何人表露過心愿,可每次好不容易鼓足勇氣,卻一而再,再而三被那個男人,以各種理由,轉移話題。

    怎能不傷及內心?

    怎能不委屈?

    明明喜歡自己,為何不敢說?

    “慕校花在看什么?”

    “她,她在看我?不對她這是,在找誰?”

    琴聲戛然而止。

    而那琴上,最后一根弦,猛地斷開。

    楚廬捂住心口,一口鮮血忽然噴出,看的四周人無不側目。

    “楚會長彈琴入魔了?”

    “早就聽說楚會長私下愛慕慕芊芊,難怪,會為愛入魔!”

    “哎,慕校花也是,怎么就鬼迷心竅,喜歡一個惡心白眼狼?”

    在眾人議論紛紛之時。

    “芊芊!”

    楚廬雙手從古琴脫離,站起身來,一只手,猛地擦去嘴角‘鮮血',一副情根深種模樣。

    “我就問幾個問題,”

    “你上過那趟飛機嗎?”

    慕芊芊一愣。

    隨后搖頭:“僥幸沒上去。”

    母親在記者見面會上解釋過,她運氣好,沒上飛機,所以這時候,也不能承認。

    “那知不知道,傳言你‘死去'的這些日子,楚楓,那個白眼狼,直接帶著錢跑了?!”

    “我查過,他為了躲避,好像還跑去了北方!”

    楚廬盯住慕芊芊,似乎痛心疾首:“芊芊!你一直在被騙啊。”

    “夠了!”

    慕芊芊微微皺眉。

    正是這些流言蜚語,她才有勇氣,在今天,踏上這個晚會,為了世人說明,她喜歡的人,不是什么白眼狼!

    他為自己,只身帝都斬七家!

    他為自己也白了發。

    “你不懂!”楚廬捂住心口,心口血跡,加上動人神態,仿若言之鑿鑿:“別被他騙了!我就是看不慣那個人,對你生死不問不顧,還拿著你的錢,在外逍遙,樂不思蜀!”

    “別被騙了!”臺下,一名眼鏡,大聲開口。

    他是社長忠實擁護者。

    可誰知,這話一起,四周,無不開始喧嘩:“別被騙了!”

    “楚楓滾出蘇大!”

    “楚楓滾出蘇大!”

    “你們,你們住口!”

    慕芊芊連忙大喊,可惜她的麥不知為何,早已被關閉。

    “芊芊,我想說,真正愛你的人,是我。”楚廬單膝跪下,一手捧花。

    神態真誠。

    要不是慕芊芊心知肚明,還真得被這態度嚇到。

    “在一起,在一起!”

    “在一起!”

    人群蜂擁而至,將他們圍住。

    慕芊芊眼神中忽然出現一絲慌亂,

    不在的這些日子,為何楚廬,忽然有這么大的號召力?

    她不知曉的是,

    江少,李少消失,

    學校的兩大學生會長都消失不見,作為本就有些聲望的楚廬,自然鉆了空子。

    “芊芊,接受我吧?”

    “你們讓開”慕芊芊聲音有些顫抖。

    人群太多。

    她根本出不去。

    臺下。

    韓貝也意識到不對勁了,這些人,明顯是有預謀的啊。

    “你們,你們過分了,芊芊的心上人又不是他,是楚楓!”旁邊,班小雨想要扒開人群,卻不知道從何處伸出一只手,將其掀翻在地。

    “喂,你們過分了!”

    韓貝柳眉倒豎,一巴掌將旁邊人推開,才得以不讓班小雨被踩到。

    周圍人本不想理會她們,可看到韓貝,一個個還是小心地讓開了些許道路。

    韓小霸王,可不好惹。

    韓貝不住懊惱。

    左右尋找。

    “笨蛋師父,你人呢?芊芊姐要被搶了!”

    開始楚楓說要出去一趟,就再也沒回來過。

    一邊說著,她就想扒開人群。

    然而,只從楚楓那里學到了點皮毛,那里撥得開這人山人海?

    “芊芊,接受我吧。”

    震耳欲聾的呼聲中,

    楚廬的聲音,格外清明,

    這一刻,只有他的麥克風,還保持著開啟。

    同時,他心底興奮不已。

    這就是機會。

    不得不說,當眾表白,成功率很高,因為,帶了一絲道德綁架的因素。

    畢竟,女生不好拒絕。

    “我拒絕。”

    清冷的聲音,忽然抬高數倍,直接蓋過所有人。

    “你”楚廬的臉色,瞬間陰沉如水。

    “慕校花,你讓我太失望了,難道還在想那白眼狼?”

    “胸大無腦!”另一人也罵道。

    “好聽點叫癡情,難聽點就是盲目傻子。”

    一時間,四周罵聲四起。

    楚廬內心,也不住陰冷。

    狗女人,被那楚狗玩了多久了,還裝什么清高?

    轟轟——

    正當眾人起哄之時。

    整個大地,似乎開始震顫起來。

    隨后便是刺耳的引擎轟鳴。

    “天吶,快,快看!”

    露天禮堂外,一輛輛超跑,從四面八方魚貫而入!

    數十上百,將露天禮堂,團團圍住。

    轉眼,便成了心形!

    百輛豪車,擺出的心形!

    “怎么回事”

    人群瞬間寂靜。

    這個場面,太過震撼,導致他們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么。

    這他媽是上百輛啊!

    最低的,都是百萬級別!

    慕芊芊明眸,終于亮起,揮了揮手:“楚楓,我,我在這里!”

    伴隨著她揮手。

    所有人齊齊將目光轉過去。

    白衣青年,

    眾目睽睽之下,緩緩步上舞臺。

    就連楚廬,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只是無力喊道:“攔,攔住他。”

    然而。

    那些人,在無形中,便覺得周遭一股巨力傳來,瞬間退到兩邊。

    被迫讓開一條道路。

    白衣青年依舊不急不緩,徐徐前行。

    哪怕千萬人,吾尚且往矣,

    更何懼,你們幾個讀書學生?

    這些,分開的人流。

    一如當初地府,那被攔腰分開的,忘川大河。

    正是那一手

    一蓑煙雨任平生。

    連續寫了四十個小時了,想說很多,但想了想,又全部刪了。喜歡的書友,來點免費的推薦票吧,動動手,就真的是對我很大的鼓勵,謝謝你

    也謝謝一直評論打賞投票的幾位兄弟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