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有錢就是了不起 >

第76章 沒什么好怕的

    什么!

    汪晨嚇得臉上的表情都快要失控了。

    眼前著和幾個人雖不知是什么來頭,但這一身的紋身就看得出不好惹。

    汪晨自己心里清楚,說是跟萬軍認識,不過就是見過面,他認識萬軍,萬軍可不認識他,更別說是給萬軍打電話了,人家憑什么賞你這個臉。

    本來汪晨就是隨便吹噓而已,沒想到錢芳還真給當真了。

    自己不過就是有兩錢而已,對這些道上的兄弟來說根本就連屁都不是。

    現在竟然要讓這幾個道上的兄弟給自己跪下,這些人瘋起來可是連命都可以不要的,這么侮辱他們,不是自尋死路嗎!

    “晨哥你還想什么呢,趕快讓他們給我跪下道歉啊。”錢芳拉著汪晨說道:“還是你要直接叫軍哥把他們給處理了?”

    汪晨如今是騎虎難下,額頭冷汗直往外冒。

    他怎么有膽子讓這些黑道兄弟給自己跪下。

    可要是不跪,難道真的要給軍哥打電話,可他連軍哥的電話號碼都沒有。

    就在剛剛錢芳剛跟自己確認男女朋友關系,眼看著這場宴會之后,他就能如愿抱得美人歸了。

    可眼下他要是不能如了錢芳的愿,今晚還能肆意的玩耍嗎?

    汪晨告訴自己都走到這一步了,千萬不能慫啊。

    在酒精的作祟下,汪晨理智已經游離,沖著于威的肚子就是一腳,隨即呵斥說道。

    “跪下,給我女朋友道歉,不然我一個電話打給軍哥,看你們能有好果子吃!”

    于威捂著肚子絲毫不敢還手,對方拿萬軍壓他,他也只能認慫。

    噗通一聲,于威直接跪在了錢芳和汪晨的面前,言語中雖然帶著不甘心,但還是道歉說道。

    “對不起……”

    錢芳看著汪晨這么威武勇猛,臉上露出了更加得意的笑容,身體緊貼著汪晨的胳膊說道:“晨哥你真厲害。”

    此時包廂內所有的目光都看著門口,那一刻就好像是有聚光燈打在錢芳和汪晨身上一樣。

    汪晨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這么容易就范,看著于威跪在自己面前,汪晨一手摟著錢芳頓時倍感囂張,借著酒勁對錢芳說道。

    “看誰以后敢欺負老子的女人。”

    說完汪晨摟著錢芳返回了包廂,包廂門關上的那一瞬間,陳凡看到了跪在門口的于威眼里滿滿的全是怒火。

    這人本來就不是善茬,平時欺辱別人慣了,今天是畏懼萬軍的名頭才沒對汪晨動手的。

    可汪晨就是狐假虎威罷了,他連狗仗人勢的資本都沒有,他要是真出了事,萬軍是不會去管他的死活。

    俗話說得好,不作死就不會死,陳凡就冷眼看著汪晨跟錢芳兩人作死。

    當天晚上幾個人一直嗨到凌晨一點多,才陸陸續續有人從包廂離開。

    等到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最后就剩下汪晨錢芳一對情侶,李黛兒和林超一對情侶,還有陳凡一個單身狗,一共五個人。

    錢芳作為壽星自然是要留到最后,汪晨如今是錢芳的新晉男友必定也要陪到最后。

    李黛兒是擔心錢芳喝醉了吃虧,所以一直陪到最后。

    陳凡和林超就跟護花使者一樣,一直陪著未曾離開。

    結賬的時候汪晨一看那幾萬塊錢的賬單,雙眼一翻差點沒暈過去,幾乎是含著淚付完錢的。

    臨走的時候汪晨還叫了一輛滴滴豪車加長七個座。

    最為唯一的一個單身狗,陳凡為了避免受到甜蜜暴擊,選擇坐副駕駛的座位上。

    林超和汪晨自然都是抱著美人歸,兩兩相互依偎著,恨不能都粘在一起算了。

    從這些人上車的時候,司機就已經用充滿同情的目光看著陳凡。

    那眼神就是在說,小老哥你胃口挺大心挺寬的,吃一份狗糧還不夠,非得吃兩份狗糧。

    上車之后封閉的空間內,幾個人一時無話,顯得有些尷尬,這時錢芳沒話找話似的對汪晨說道。

    “哈尼,我覺得你剛剛實在是太猛了,男人就該像你這樣的。”

    說著錢芳依偎在汪晨的肩頭,將臉埋盡汪晨的脖間。

    一想起剛剛汪晨叫那人跪在自己面前給自己道歉的樣子,錢芳就覺得特別爽。

    原來把人踩在腳下是這種感覺!

    錢芳的家庭背景說起來也并不缺錢,小康生活怎么也是有的,說不上是豪,但怎么說家里也是吃穿不發愁的類型。

    家里把錢芳當掌上明珠一樣的捧著,慣得她是持寵而嬌,甚至有些跋扈。

    平時在學校就已經得罪了不少人,不過錢芳并不敢這么囂張,今天無非是借著酒勁,再加上有汪晨給她撐腰,才敢將本性暴露出來。

    “哈尼遇到你之后,我才知道自己要找的真命天子是你這種類型的,有錢有勢簡直男友力爆棚,那種連女朋友都保護不了的,其實也別出來禍害女人了,那種人根本就不配擁有男朋友,他只需要自己的右手就夠了。”

    錢芳話里話外都在影射陳凡,全車就他一個人沒有女朋友,想想也知道這些話是說給誰聽的。

    林超和李黛兒只當錢芳是再說醉話,并不想搭理她。

    陳凡就更加無所謂了,反正他又不是錢芳以為的那種人,現在雖然單身,倒也不缺女人,像錢芳這種的他還真是看不上。

    李黛兒看錢芳這樣子,忍不住提醒說道。

    “錢芳你收斂一些,我看剛剛那些人一個個兇神惡煞的,一副不好惹的樣子,我覺得今天的事情明明是你有錯在先,實在不該那么欺辱人,他們在暗里,你們在明處,他們要是想要報復你們,你連躲都躲不了。”

    “我才不怕,我有汪晨。”錢芳貼著汪晨說道:“我們汪晨還認識軍哥,軍哥就是臨海市的天,我們還有什么好怕的,是吧哈尼。”

    汪晨面露異色,點頭說道:“對,沒什么好怕的……”

    其實汪晨的心里虛的一匹。

    剛才在夜宴的時候,里面開了暖氣又喝了酒又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身上一股熱血涌上腦門,這才敢這么囂張。

    如今坐在車里,車窗外的冷風一吹,酒也醒的差不多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