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最強仙尊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徒有虛名

    “我夕家之事,與劉家主無關,若無其他事,劉家主請回吧。”夕烽懶得再跟劉鳶理論,直接下了逐客令。

    他如何看不清劉鳶的心思?

    偶然登門拜訪,故意提及夕瑤和樂家的婚事,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覬覦他夕家的神通修煉之法。

    說到神通修煉之法,就不得不說一下夕岱老爺子所修煉的神通:必中。

    所謂必中,就如同字面的意思一樣,夕岱發出的任何攻擊,必然會擊中預定的目標,無論目標如何躲閃、招架或者格擋,都無法改變這個結果,除非對方的實力遠遠勝過夕岱。

    單看夕岱修煉的神通,其實并沒有什么特別出彩的地方,雖然攻擊必中,但威力不足,一切都是白搭。但劉鳶卻想方設法要將這個神通的修煉方法搞到手,因為他修煉的兩門神通分別是力和速。

    力和速都是字面的意思,力量更強,速度更快,屬于最簡單的神通,不過對攻擊威力的增幅還是很明顯的。

    神通力、神通速和神通必中單獨拿出來都不值得重視,但如果把這三個神通結合到一起,所能爆發出的戰力就會翻倍增長!

    試想一下每一次攻擊都無法躲閃,而且攻擊勢大力沉,對手將要如何抵擋?

    更何況劉鳶若能成功修煉必中神通,修為必然會提升到窺天境三重,雖然無法和四大宗門的高手對抗,但也初步具有了在踏風星上橫著走的資格。

    劉鳶覬覦神通必中已久,只是苦于找不到出手的機會,一直耐心等待,直到夕家出現變故。

    前來挑戰的窺天境高手在重傷夕烽之后竟然能夠安然離去,夕家竟然沒有任何表示,心思靈動之人便想到了夕家的頂梁柱夕岱很可能出了某些問題,否則夕家如何會放過將家主打成重傷之人?

    正是有了這份猜測,劉鳶才在暗中奔走,多方聯合終于讓夕家陷入今日之困境,可以說一切都很順利,卻沒想到夕烽又搞出來一個聯姻。

    若是讓夕家和錦城樂家聯姻,夕家的地位必然提升,獲得喘息之機,想要再從夕家搞到神通必中的修煉方法就難如登天,但如果明目張膽地破壞聯姻,不光會被夕家惦記,還會惹怒錦城樂家,所以劉鳶才在這個時候找過來,打算在夕家和樂家完成聯姻之前直接翻臉,以武力奪取神通必中的修煉方法。

    只要能修煉神通必中,他就有把握進入窺天境三重,雖然在沒有成功突破之前會受到夕家和樂家的共同打擊,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修真界,實力才是硬道理,其他的都要靠邊站。

    劉鳶發出一聲冷笑,“犬子中意夕瑤侄女已久,所以這夕瑤侄女的事,便是我劉家之事!今日便是夕家主反對,劉某也要和夕岱前輩見一面,好好商量一下夕瑤侄女的終身大事!”

    夕烽驟然變色,“我夕家之事,還輪不到你來插手!”

    “那就別怪劉某不客氣了!”

    說話間,劉鳶合身撲上,一雙鐵掌直奔夕烽面門!

    夕烽和劉鳶之間修為差了一個小境界,不敢硬接,快速后退,卻發現身在大廳之中,他躲閃騰挪的空間有限,眼見劉鳶雙掌襲來,不得已抬手抵擋,本已經做好了吐血倒飛的準備,但是交手之后才發現劉鳶雙掌的力道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強,心中驚訝的同時多年的對敵經驗發揮作用,體內靈氣凝聚到雙拳之上用力打出,劉鳶竟然真的后退數步,臉色驚疑不定。

    夕烽很是詫異地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右手是服食過四品再生丹之后剛剛長出來的,按道理來說力量會弱一些,根本不可能是劉鳶的對手,但事實卻是他輕易打退了劉鳶的進攻,這就有點難以理解了。

    難道,一直以來劉鳶的威名,都是假的?

    盛名之下其實難副?

    劉鳶內心的震驚絲毫不比夕烽少,剛才在和夕烽交手的瞬間,他明顯感覺到自己凝聚到雙手上的靈氣突然消散,原本十成的威力只發揮出來不到五成,所以才被夕烽輕易擊退。

    他想不清楚為什么靈氣會突然消散,也無法感知到周圍有其他人的存在,所以只能懷疑夕烽在暗中動了手腳,但只有窺天境一重的夕烽是如何做到這些的?

    如果夕烽有這些本事,前幾個月又怎么會落到如此狼狽的境地,連右手都被人砍斷?

    “夕家主好手段!”劉鳶不敢確定是夕烽做的,只能以言語試探。

    夕烽冷哼一聲,“夕某本以為劉家主進入窺天境二重之后已經有了和家父過招的資格,今日一見,不過如此!坊間傳言,不可輕信!”

    劉鳶沒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又不甘心就此放棄,心里一橫,再次合身撲上,這一次他用上了神通力和神通速,若是這一次還被夕烽輕易打敗,他絕對轉身就走,絕對不再打夕家的主意!

    夕烽輕易擊退劉鳶,只當劉鳶的本事被世人所夸大,其實并沒有什么過人之處,面對劉鳶的全力一擊仍舊保持了淡然之色,不過內心沒有絲毫松懈,凝聚所有靈氣迎上劉鳶雙掌。

    甫一觸碰,夕烽便覺劉鳶雙掌徒有其表,毫無威脅,靈氣噴薄而出,只是一個照面便將劉鳶打得倒飛出去。

    劉鳶在空中調整身形,好不容易止住倒飛之勢,一口氣血涌到嗓子眼,卻又強行壓了下去。

    這一次他真切地感受到了靈氣的消散,十成威力只發揮出三成,所以才會被夕烽打出內傷,所以他在止住身形之后不敢有片刻停留,轉身就走。

    再留下來,他怕夕烽會對他下死手!

    在場只有他和夕烽二人,除了夕烽,還有誰能讓他體內的靈氣快速消散?

    劉鳶想不明白,也不需要想明白,他只要知道如今的夕烽,已經有了輕易戰勝他的實力,就足夠了。

    看著劉鳶離去的身影,夕烽發出一聲冷哼,“徒有虛名!!”

    躲在暗處的八岐大蛇翻了個白眼,某些人還真是自我感覺良好,要不是老大暗中出手相助,只怕已經被人打得滿地找牙了吧!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