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全職國醫 >

第五百三十章 存人治病,治病存人

    方寒最終還是早回來了。

    下午四點半,衛生所又來了一位病情比較復雜的患者。

    患者是在丈夫的攙扶下走進衛生所門診的,正在接診的劉大江急忙扔下手中的患者就迎了上去。

    患者進來的時候雖然有人攙扶,卻步履蹣跚,走路非常的艱難吃力,口中有著呻!吟,全身微微顫抖,劉大江和患者的丈夫一起攙扶患者坐下,身子都坐不穩,頭傾身斜,搖搖欲墜,面色淡灰,就像是剛從水泥廠出來一半,嘴唇淡紫。

    單看患者的氣色,劉大江就知道患者的情況不輕。

    劉大江一邊給患者診脈檢查一邊詢問患者的丈夫:“這個情況多久了,之前有沒有去過醫院檢查?”

    “我內人患病多年了,而且還不止一種病,去過縣醫院,也去過市醫院”

    說著話患者的丈夫把手中的一個袋子遞給了劉大江。

    劉大江給患者診過脈,查看過舌苔,這才打開袋子,里面全是患者的檢查資料,大概看了一下,劉大江就有些傻眼了。

    患者當真是一身是病,冠心病、糖尿病、高血壓、腦梗死、胃十二指腸潰瘍、慢性胰腺炎、腰椎間盤突出

    這些病癥平常人患上一種就夠頭大了,眼前這位竟然患了六七種。

    這些病都是一些很難根治的病癥,因而患者大都是在家將養,除非病情嚴重了才去醫院住院,即便如此,患者每年的醫藥費也是不是一筆小數目。

    “這幾天有什么癥狀?”

    “這幾天一直感覺帶胃脹腹痛、頭暈心煩、吃飯也沒有什么胃口,一天就吃一丁點,到今天已經有四五天沒有好好吃飯了。”

    劉大江細細的詢問了一番,不敢遲疑,急忙拿起手機給方寒撥了一個電話過去。

    方寒這會兒也正在給患者檢查,接電話稍微慢了一些:“喂,劉醫生。”

    “方醫生,來了一位急癥,情況非常復雜,您看您能不能回來一趟?”

    “什么情況?”方寒問。

    劉大江詳細的把情況說了一下,方寒聽罷,就道:“行,我知道了,我馬上回來。”

    掛了劉大江的電話,方寒就讓大窯村的村長騎著車送自己回到了鎮衛生所,一路上也就用了十分鐘左右。

    在衛生所門口下了車,方寒走進院子,就看到院子里面停了一輛黑色的奧迪A8,大樹邊上的石頭上做了一位穿的一絲不茍,頭發烏黑的老人,老人的邊上還站著兩位年輕人。

    裴淑紅雖然讓護士送了凳子過去,可是云玉峰并沒有坐,云玉峰不坐,青年也不敢坐,老老實實的在邊上站著,司機也下了車站在邊上,兩人就像是站崗放哨的戰士,身體挺得筆直。

    方寒也只是看了一眼,就邁步進了衛生所的門診。

    “方醫生。”

    方寒進了門,昨天下午加方寒微信的護士就急忙打招呼。

    “患者呢。”方寒看了一眼,并沒有看到劉大江和裴淑紅。

    “劉醫生和裴院長送患者去了住院部,我帶您去。”

    說著話女護士急忙頭前帶路。

    來到住院部的病房,劉大江和裴淑紅都在,看到方寒進來,劉大江急忙招呼:“方醫生,您來了。”

    方寒點了點頭,走上前摸脈檢查,同時查看患者的氣色、舌苔、眼眸等。

    檢查過后,方寒就和劉大江裴淑紅一起出了病房。

    “方醫生。”劉大江看向方寒。

    “患者谷氣將絕,危象已經非常明顯了。”方寒緩緩開口。

    劉大江點了點頭,這也是他把方寒叫回來的原因,患者此時的危象已經十分明顯了,再加上患者的病癥眾多,這個時候治療一定要慎之又慎,一旦用錯藥亦或者考慮不周,患者極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劉醫生有什么想法?”方寒詢問劉大江。

    “患者的病癥較多,眼前不能專治任何一種病,相當麻煩,我暫時還沒有頭緒。”

    “存人治病,治病存人。”

    方寒微微沉吟道:“患者危象已顯,生命垂危,谷氣將絕,一旦谷氣一絕,五臟無主,到時候就藥石無醫了,這個時候可以先把其他所有的病癥排除在外,先鼓舞胃氣,讓患者能夠進食,先把人保住,然后再考慮其他。”

    “方醫生說的是。”劉大江連連點頭,就像是好學的小學生,小心翼翼的問:“那方醫生,現在我們該如何用藥?”

    “鼓舞胃氣,擬用補脾益氣法,可以用四君子湯加味”

    說著話,方寒走到桌子邊上,提筆寫了一個方子,然后遞給劉大江:“先按照這個方子,先服三劑,看看效果。”

    顧群站在云玉峰邊上,這一站就是兩個多小時,雙腿都已經有些撐不住了。

    奈何云玉峰坐在石頭上卻一直不起身,也不說喝水,就那么坐著,雙手撐著拐杖,一動不動。

    “云總,要不咱們去衛生所的辦公室,您老也躺一躺?”顧群輕聲提議。

    “不用。”云玉峰緩緩出聲。

    顧群只好繼續站著。

    住院樓一位年輕的小護士走了出來,看到坐在大樹邊上的云玉峰和顧群三個人,出聲問道:“你們是找方醫生嗎,方醫生剛剛已經回來了。”

    顧群一聽,瞬間松了一口氣,急忙上前兩步問:“方醫生回來了,人呢?”

    “剛剛來了一位急診,方醫生正在后面給患者檢查呢。”

    “那不知道方醫生什么時候能檢查完?”顧群態度是相當的客氣,老板尚且等著,他能如何?

    “我也不清楚,不過方醫生檢查完就會出來吧,你們在這兒注意著。”護士說了一句,就邁著步子向門診樓走去。

    顧群眼巴巴的看向后面的住院樓。

    一分鐘,五分鐘,大概等了十分鐘,顧群就看到劉大江和裴淑紅擁簇著一位二十來歲的青年從大樓里面走了出來。

    方寒走出住院樓,同樣看向顧群和云玉峰。

    “方醫生,那邊的就是云老先生。”劉大江給方寒指著道。

    方寒邁著步子走了過去,顧群看著走近的方寒,眼珠子都瞪圓了,這位就是方醫生?

    二十四五歲的年紀,帥氣的不像話,這樣一位小年輕,就是自家老板等待的方醫生?

    看到方寒走近,一直坐在石墩上面的云玉峰也站起身來,可能因為坐的時間有點長,剛站起身云玉峰的身子還晃了一下,邊上的司機急忙攙扶住。

    云玉峰微微站穩,這才邁步向方寒走去,臉上露出笑意:“方醫生,鄙人云玉峰,久聞方醫生大名,特來拜會。”

    “您客氣了。”方寒給了云玉峰一個禮貌式的微笑,問:“您老是給自己看病還是?”

    “給我自己。”云玉峰道。

    “是孫廳長介紹來的?”

    “嗯,是孫秋白孫廳介紹的。”云玉峰點頭。

    “您其實不用來隆山鎮的,直接在江中院住院就可以了。”方寒已經大概猜到什么情況了。

    癌!

    孫秋白介紹過來的患者,基本上都是癌,和應海濤的情況應該差不多。

    “看來方醫生已經清楚我是什么情況了。”

    云玉峰笑著道:“既然方醫生清楚,那我就直言了,我今天過來主要是想找方醫生確認一下,看看我這個情況是不是能治,如果不能治,我就要另作安排。”

    “云老先生請,我給您做一個檢查。”方寒微微點頭。

    既然他已經回來了,那就不介意給云玉峰做一個檢查,至于云玉峰自己要做什么安排,那就不是方寒需要操心的了。

    或許人家還打算手術,或許人家要安排身后事等等。

    作為醫生操心治病救人即可,人家患者的私事就沒有必要去了解了,和病情無關的東西更不需要去操心。

    方寒領著云玉峰進了門診,請云玉峰在就診桌對面坐下,一邊給云玉峰診脈一邊問:“您這個情況多久了?”

    “大概有一年半了,一直采取保守治療,效果不是很好,前幾天遇到孫廳,孫廳給我做了檢查,說是方醫生您可能有辦法,我這才從豐州趕來。”

    說話的時候,云玉峰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方寒,方寒真的太年輕了,倘若方寒不是孫秋白推薦的,云玉峰可能已經轉身走人了。

    不得不說孫秋白的分量還是挺重的,豐州省高官書.記的保健醫生,可以說是豐州省的第一醫,云玉峰愿意在這邊等,愿意給足方寒面子,不以權勢壓人,也是因為孫秋白。

    方寒問了幾句,換了另一只胳膊,然后站起身:“張嘴!”

    “啊!”

    云玉峰張開嘴,方寒就聞到重重的口氣,他查看了云玉峰的舌苔,這才重新坐下。

    “您這個情況我可以試一試,不過您應該清楚,這種病變化比較多,我不敢給您什么保證。”

    “有方醫生您這句話,足夠了。”云玉峰相當干脆。

    方寒既然說了可以試一試,這就證明是有辦法的,至于保證之類,誰敢給癌癥患者什么保證?

    別說國內,放眼全球也沒幾個醫生敢說什么保證之類的話。

    方寒提筆寫了一個方子,然后遞給云玉峰:“您可以先去江中院住院,把這個方子交給陳遠陳醫生,等我過兩天回來再給您復診。”

    “需要長期住院治療?”云玉峰問。

    “先住院,我用藥觀察一陣,如果情況穩定,到時候定期復查就可以了。”

    “好,謝謝方醫生。”云玉峰接過方子,站起身道謝。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