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劍破拂曉 >

0096 新寨始寂寞 孩童要自強

    新的山寨早就建設好,因材料限制仍然是小木屋。數量和大小與以前一樣,而且還有祠堂。

    只是待山寨人陸續回返后,空出了許多木屋。楊老頭兒、龐老和金老是最后回來的三位。

    問成和崔明福,以及他們率領的敢死隊,最終無一人回歸。鳳羽也由原來的二百多人,損失到一百三十左右。

    失去了一批最年輕的血液,當然所謂的年輕也都中年人了。剩余的都是一些年近花甲的老人。

    所有人很是默契的對此戰閉口不提,搬進新的山寨和往常一樣。只是氣氛始終沉悶,小卜侍和小東西,也沒有了以前的歡聲笑語。

    刑真練拳更加用心,雖然手掌破爛不堪,仍舊每天堅持早起練拳。而且比以前起的更早,天色漆黑小身影便在新豎起的木樁上移動。

    偶爾會聽到有女人哭泣的聲音,山寨中只有兩個成年女子。哭泣的自然是西柳和卜玉如。

    沉悶中時間悄然流逝,昨日仿佛沒有發生,卻深深烙印在鳳羽每個人的心頭。

    夜色依稀清風吹拂,走莊練拳的刑真聞道了熟悉的煙味。少年立刻停下手中動作,找到這位衣衫襤褸的老人。

    跳下拳樁跑到身邊,攙扶住楊老頭的胳膊:“楊前輩,您的傷勢沒有痊愈,怎么不多休息一會。”

    老人端起布滿劈砍裂痕的煙袋鍋子狠狠吸了一口:“不礙事不礙事,黃土沒過脖子的人了,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兒。”

    刑真勸到:“您老身子不好少抽點煙吧,等完全康復了再抽。“

    楊老頭干笑:“老毛病改不掉了,你個小娃子,今天的話怎么突然多了。”

    二人已走進木樁,刑真攙扶楊老頭找了個干凈木樁,脫下外套墊在木樁上,暫且讓楊老坐下。而后自己在臨近找了一個,打掃一下后便隨意坐上去了。

    "楊老,這兩年期間我認可了山寨,發現每位前輩都像親人一般。我不知道親爺、爺是什么樣的,但是看到你們后,就像是見到了親爺、爺。“

    楊老頭兒笑意甚濃:“好好好,這番話很好”。這人高興,抽煙袋更頻繁。

    刑真看著坑坑洼洼的煙袋桿子道:“說好了,以后就叫你們揚爺、爺、龐爺、爺金爺、爺。等下次去山梁郡,給您買個新的煙袋鍋子回來。”

    楊老頭兒露出了自從見到刑真以來最多的笑容,以前刑真所見加到一起,沒有今天的一個清晨多。

    楊老頭笑道:“好好好,過幾天安排一下,讓老龐和金三多帶著你和卜侍東西一起去郡城。讓他們散散心,好久沒看到這倆小東西瘋鬧了。”

    “再個余山老家伙這么久沒傳信過來,我這心里有點打鼓。”

    刑真道:“好的,為什么要龐爺、爺和金爺、爺一起去?山梁郡沒那么危險吧?“

    楊老頭兒“他們必須一起去,現在安全最重要。天曉得洪光山寨和山梁郡勾結到底多深。”

    刑真:”該死洪光山寨,多行不義必自斃。”

    楊老頭咬牙切齒:“哼,不用自斃,等我傷勢好了,自然有他們受的。”

    刑真直言:“楊爺、爺,咱們山寨還剩一百多人了。他們可是三個寨子聯盟,足足五千左右。我看恩怨先放一放吧,我不想看到這些老人家在有閃失。”

    楊老頭兒不以為意:“你以為鳳羽只有眼前的實力嗎?五千人又如何,照樣可以全部拿下。“

    刑真驚疑:“此話當真。”

    楊老頭痛快的吸了口旱煙:“到時帶上你一起行動,你的重劍刑罰有大作用。”

    刑真來了興趣:“什么作用,現在能告訴我嗎?”

    楊老頭兒立起眼睛:”先練劍,能夠靈活運用刑罰了,再說其他。“

    “咳咳咳,說了這么多差點忘了今天來的目的。現在開始練劍,首先第一步要拿得起刑罰。“

    刑真斗志昂揚說了句“沒問題”后,輕而易舉抽出背后重劍,提在手中絲毫不見吃力。

    楊老頭笑著點頭:“不錯不錯,一年來沒少鍛煉。”

    “可惜山寨里沒有真正懂得劍術的高手,我只能給你一些提點。你呢還是以練拳為主,煉劍為輔。”

    說著說著老人眼睛一亮:“對了,明天開始讓奎山來教你練劍。刀劍不分家,暫且拿著重劍當大刀用吧。”

    刑真汗顏:“這也太糊弄人了吧。”

    楊老頭兒沒給刑真反駁的機會,扔下一句:“今天繼續練拳,明天開始奎山會來盯著。”

    之后老人笑著離開。老人剛離開不久,一個十多歲虎頭虎腦的小男孩兒,連跑帶顛來到拳樁附近。

    “刑真哥,以后我要和你一起練拳。”

    “哦?小卜侍怎么了,不怕早起太困了。”

    "不怕不怕,我要練拳要為父親報仇。“

    刑真揉了揉卜是小腦袋:“報仇是大人的事情,你還小不用想這么多。”

    卜是揚著鬧到:“不小了,我今年十一歲,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唯一的男子漢。”

    “是是是,小卜侍是男子漢,等你在長大一些在強壯一些,山寨的叔叔伯伯們會帶著你去報仇。”

    “不行,我等不了,經常聽到娘親偷摸哭泣。卜侍、卜侍心里難受。”

    說著說著,小家伙淚眼汪汪泫然欲泣。

    刑真趕緊安慰:“好好好,卜侍以后天天練拳。不過咱們說好了,不許說累不許喊困。”

    小家伙使勁點頭:“嗯,嗯。”

    隨即仰起頭看向遠方:“卜侍可以的。”

    刑真笑了笑指向另外一個方向道:“你看,有人來陪你了。”

    小卜侍興奮地跳腳:“呀,東西也來了。”

    只見后者小跑兒來到這邊,跑到刑真身后拉扯其衣角,弱弱道:“刑真哥,天有點兒黑,我怕。”

    刑真安慰:“東西不怕,我和卜侍陪著你。”

    東西低著腦袋:“好的,以后刑真哥每天喊我起床,一起來練拳。”

    后者無可奈何,心中的孩童不應該是這樣的。要無憂無慮耍耍鬧鬧才對,也許是經歷不同生活環境不同,造就了不同的思想和認知。

    刑真知道勸解無用,也就不再過多廢話。拉起卜侍和東西的小手朗聲道。

    “以后咱們一起練拳。”

    東西小聲問:“要不要把桃花姐姐也喊來。”

    刑真苦笑:“不用了吧,每個人有自己選擇的權利。”

    東西不服:“可是桃花姐姐沒選擇呀,她不知道咱們早起練拳,也沒說過不想練拳。”

    刑真:“也對,過幾天帶你們去山梁郡玩耍,等回來后在問問桃花。”

    倆家伙雙手贊成。從此以后,這里的木樁上有一位黝黑少年。木樁旁邊有兩個干瘦的小家伙,小女孩大眼水汪汪,小男孩虎頭虎腦。

    每次練拳回來,桃花早已準備好熱騰騰的飯菜。火盆上面的水咕咚咕咚翻滾,等待刑真回來兌上涼水便可洗漱。

    每次桃花都會搶著幫忙,每次也都會被刑真笑著拒絕。桃花一直堅持,刑真一直拒絕。

    洗漱過后享用早餐的刑真,邊吃邊說:”桃花姐姐,你先坐著吧,我自己吃飯就行了。“

    少女羞赧:“公子是嫌棄桃花嗎?”

    刑真趕緊放下手中碗筷,連連擺手:“不是不是,我自己一個人習慣了。被別人伺候反而不舒服。”

    桃花笑語盈盈:“我多照顧公子,習慣就好了。到時沒有桃花伺候反而會不舒服。”

    刑真無奈:“下次下次。”

    “桃花姐,你吃早飯沒。”

    “謝謝公子記掛,桃花吃過了。”

    “能不能叫我刑真,公子公子的聽著不習慣。”

    “公子又嫌棄桃花了?”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桃花姐別多想。山寨所有人都叫我刑真,聽著順耳舒服多了。”

    “好吧,以后桃花也稱呼公子為刑真。”

    “這就對嘛,本來就叫刑真。過幾日我可能會去山梁郡,有沒有什么需要的給你捎回來。”

    “嗯,帶些布料回來吧,您的衣服都舊了。桃花給您做幾件新衣。”

    “汗,我是說你有沒有需要的。至于我嗎,有得穿就行了。”

    “那可不行,您是公子怎么能和我們這些下人穿一樣的。”

    “什么公子,我就是個窮人家的孩子。在青陽鎮的時候,是蘇先生和商叔叔每年給我一套新衣服,在山寨是這些伯伯爺、爺們每年給我一套新衣服。當然今年沒有,原來的寨子毀了,浪費了好多東西。”

    “為什么都是山匪,還要相互殘殺呢。同樣都是山匪,為什么咱們這里的叔叔伯伯們,和外面的山匪不一樣呢。”桃花疑惑的問。

    刑真仔細想了想:“的確不一樣,是因為鳳羽有嚴格的紀錄吧。”

    桃花道:“真的是因為紀律嗎?山梁郡的大戶人家有律法約束,不一樣做盡壞事。”

    這次刑真想的更久,不確定道:“你說的對,紀律和律法一樣,都只是約束。是否聽從要看被約束人的自律。”

    “鳳羽的每個人,心底好像對紀律從來沒有過意見或者反對。也許在他們心底,紀律變成了一種信仰或者是信念。”

    桃花犯迷糊了:“什么是信仰?什么是信念?”

    被問的刑真更迷糊:“我也不知道,書上沒有具體說過。下山后我去書鋪子找找,看沒有這方面的書籍。”

    “對了,還沒告訴我,有什么需要的幫你帶回來呢。”

    桃花斬釘截鐵:“山寨里有吃有喝,沒有其他需要的東西了。”

    刑真道:“好吧,既然你不說,我就當真的沒有需要了。”

    看到桃花欲言又止的樣子,刑真試探著問:“你也想下山去山梁郡。”

    桃花緩緩搖頭,又點點頭。

    刑真開始撓頭:“到底是想去還是不想去啊?”

    見桃花抿著雙唇,像是在心底掙扎。

    刑真試探著問:“桃花姐,您是不是想去祭拜孫爺、爺了。”

    后者默然點頭。刑真終于明白其意,安慰道:“明天和我龐老說一聲,多安排兩個人下山。中途時咱們分開,讓這兩位伯伯帶你去祭拜。祭拜過后在回返山寨就行。”

    桃花欣喜萬分:“真的嗎?"

    刑真:”當然。“

    少女瑩瑩彎身施了個萬福。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