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劍破拂曉 >

0413 負傷殺魔頭 不敵小女童

    刑罰自下而上抵住七彩大蟒下顎,刺穿的同時使之上下顎閉合。

    刑真筆直向上出拳,砸中大蟒下顎,使其頭顱后仰傾斜。

    刑真順勢抽出刑罰,持劍橫掃。“撲哧”一聲,七彩大蟒脖頸被齊刷刷切開。

    七彩大蟒身形不弱于斑斕大蟒,刑罰不過三尺青鋒。加之兩尺劍罡,也不足以斬掉七彩大蟒的頭顱。

    身后麻袋重重砸來,刑真已沒有在出手的機會。七彩大蟒頭顱耷拉一半,但是還有氣息存活。

    回身舉拳在砸時,隱約聽到麻袋中傳來哽咽聲。

    刑真心頭微顫,.趕緊收回拳頭。然而麻袋的沖勢依舊,正好砸在刑真的胸膛。

    原本被雷矛刺穿的地方距離胸膛不遠,再次被砸中扯動傷口,刑真頓時痛的呲牙咧嘴。

    他抱著麻袋倒飛,袋子里面被保護的完好無損。苦了刑真,整張后背撞在了七彩大蟒頭顱上。

    一位被雷矛洞穿身體的男人,一個脖頸被切開盡半的大蟒,兩者相撞都沒討到什么好處。

    有大蟒頭顱阻擋,刑真萬幸的沒有倒地。隨手將麻袋掛在了身后劍鞘上,而后回身蹬踏暈暈乎乎的七彩大蟒頭顱。

    刑真借勢單手舉劍前沖,整個人亦如長劍。人劍一體,筆直刺向緊隨麻袋而來的斑斕大蟒和剪肆。

    見剪肆嘴皮子微動,刑真毫不猶豫的拋出一張五雷正法符箓。

    又是一次雷霆炸開,刺目的雙方都睜不開眼。

    刑真的前沖勢頭依舊不減,刑罰從斑斕大蟒口中刺入。劍罡透體,從大蟒后腦透出。

    刑真浴血跳出蟒嘴,回身殺向身后的七彩大蟒。

    身后倒塌聲轟然,濺起漫天的煙塵。毫無疑問,斑斕大蟒已死,還剩魔頭剪肆。

    刑真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將背后留給敵人,跑動中摘下腰間小葫蘆狠狠灌下一大口烈酒。

    身形驟然加速,腳下變幻莫測。只見他閃爍不定,留下一道又一道殘影。

    迷迷糊糊的七彩大蟒眨巴銅鈴大眼,徹底蒙圈了。

    眼珠子亂動,不確定哪個才是真正的刑真。

    正主已不知何時繞到七彩大蟒身后,毫不猶豫的持劍橫掃。

    一次斬不掉大蟒頭顱,兩次足夠。

    又是一具龐大身軀轟然倒塌,本就黑暗的夜色中濺起煙塵,更加不可見周圍光景。

    煙塵當中,男子身影毫無征兆下被刺穿七個透亮窟窿。

    被疾風扯動,男子身影漂浮不定。原來不是刑真本人,而是貼上追光符的刑罰,挑起的刑真衣衫。

    抱著麻袋爬在地面的刑真露出冷笑:“口蜜腹劍終于出了。”

    梁蘇曾說過,第九魔頭剪肆的最強殺招,并不是他駕馭的各種妖獸。

    而是口中含有七柄劇毒的小劍,毒性萃取于蝎子、毒蛇、毒蜘蛛等妖獸體內。

    每柄飛劍的毒素皆有不同,就連他剪肆自己都不知是涂抹了哪些毒藥,自己也沒有解藥可解毒。

    為了防止意外把自己堵死,剪肆特意高價請人打造了七個劍鞘固定于口中。

    生性狡猾的魔頭,不是十拿九穩的時候,絕不使用這七柄毒箭。

    據傳聞,剪肆生平僅有兩次使用毒劍失敗。分別是和大魔剎錫打,后來成了大魔頭的手下。

    另一次是和二魔頭楊祁打,被對方打爆了氣旋。

    遇到刑真,是剪肆成名以后,口蜜腹劍第三次失敗。

    他本人并不知,不等煙塵散去便迫不及待的收獲戰果。

    特別是刑真手中的刑罰,劈殺大蟒跟切西瓜似的輕松,必然是上好的利器。

    煙塵中忽見一黑影竄出,像是激射的箭羽,一人一劍破空而來。

    剪肆心頭震驚,暗道中計了。

    迅速側頭躲開長劍,幾乎是擦著頭皮掠過,可謂是險而又險逃過一劫。

    襲殺他的人顯然沒有放過他的意思,手腕翻轉靈氣蕩漾而出,和劍修的劍氣有五六分相似。

    不可置信的剪肆,驚呼出人生最后一句話:“劍氣!”

    刑真很滿意,忍住了刑罰的誘惑,憑自己的實力擊殺對手。

    大地震動,巨大的馬蹄聲傳來。仔細聽才能分得出,不是一匹馬匹。

    是一群馬匹在疾馳,發出整齊的踩踏聲才會如此。也就是說,馬匹落腳的頻率幾乎一樣。

    十幾呼吸,聲音接近,沒有丁點兒馬兒斯鳴。

    兩千軍武,隨著駿馬奔跑的起伏完全一致,除卻馬蹄聲再無其他。

    臨近此處,整齊的拔刀聲。兩千人拔刀猶如一人,唯有鏗鏘聲音響亮至極。

    不知是誰大喝一聲:“殺!”

    兩千軍武一起沖鋒,他們的對手剎魔教眾同樣是騎馬,在這些軍武眼中猶如稚童。

    一個回合的沖鋒,剎魔教眾傷亡近半。在回頭看到首領剪肆的尸體,頓時戰意全無。

    所剩不多的教眾沒有膽魄再戰,一哄而散各奔東西。

    這種兩方對戰大規模戰爭,即便實力相差懸殊。鼓起勇氣對沖,傷亡肯定不是最大的。

    而當一方撤軍,特別是潰不成軍時,被對方騎軍追殺才是最致命的。

    從戰馬的個頭和皮毛便可看出,兩千軍武的無一劣質馬匹。隨便拉出來一頭,皆是體魄強壯皮毛锃亮。

    剎魔教眾潰散后的結果可想而知,十中存一都是僥幸。

    刑真參加過軍武,一眼就看出此隊騎軍的戰力不俗。

    他不禁自問,大梁國真如梁蘇所說一敗再敗嗎?

    只是他現在更多的心思放在麻袋上,無時間深思。

    見緣起緣滅等人暫無大礙,刑真一個健步竄到麻袋旁邊。

    直接從子母刃刺穿的口子處撕開,入眼的是一五花大綁蜷縮成一團的粉衣女童。

    幸運的是子母刃插在女童屁股蛋兒上,不算致命但也流了不少血。

    小臉兒煞白,身體不停的顫抖。顯然是失血過多,身子開始變得冰冷。

    刑真顧不得粉衣女童的年齡,摘下腰間小葫蘆,揚起小家伙腦袋狠狠灌下一口。

    葫蘆里的酒水,能不能療傷刑真不知道。不過每次自己使用時,受傷的疼痛會減輕不少。

    試探著碰觸了一下漆黑的子母刃,昏沉的小女童兒下意識打個冷顫。

    粉衣女童身子柔弱,擔心她無法承受貿然拔出子母刃的劇烈疼痛,刑真沒敢動手。

    兩聲佛號傳來,刑真滿眼期待求助向緣起和緣滅兩位小和尚。

    苦行僧游歷天下,見的多懂得也多,想必有更好的辦法幫助小女孩兒。

    “佛門弟子不近女色。”兩個小和尚同時回答。

    刑真差點沒吐血,一個七八歲的小女童哪來的女色可言。

    金書玉更為的坦然:“在下略懂醫術,不妨讓我來試試。”

    說罷他抱起粉色衣衫被染紅的小女孩確認道:“你確定要救她嗎?這個小女孩身份不明,而且是剪肆帶來的人。”

    “救好她以后,總不能送回剎魔教。帶在身邊,極有可能是不確定因素。你雖是武者感知敏銳,但是被身邊的人每天惦記,終歸是有疏忽大意的時候。”

    刑真想都沒想脫口而出:“先救活再說,她還小,有錯也是剪肆的錯。只要心性沒有泯滅,即使調皮搗蛋也應給改過自新的機會。”

    金書玉非常滿意刑真的答復,會心一笑后大步跑去營帳。

    刑真沒來由的對金書玉多了幾分好感,和情感沒關系,只因莫名的知己。

    刑真在帳篷外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里面突然傳來清脆的稚嫩嗓音,差點給他氣吐血。

    “哪個混蛋用刀刺我屁股?”

    “哪個王八蛋給我喝酒?”

    金書玉很沒義氣的跑出來,說了句:“里邊交給你了。”

    而后這位儒杉男子一溜煙跑沒影,生怕慢了被刑真抓回去。

    負劍男子不情不愿,掀開帳篷簾子,看到床鋪上的粉衣女童,鼓著腮幫子生悶氣。

    刑真拎了條板凳坐在床鋪邊緣,打量小女孩并未急于開口說話。

    沉默片刻,粉衣小女童先按奈不住了,問道:“剪大魔頭呢?”

    刑真做好了承受暴風雨的準備,坦誠道:“被我殺了。”

    粉衣女童非但沒有生氣,出乎意料的拍手稱快:“大俠英勇為民除害,小女佩服的五體投地。敬佩之意如滔滔江水延綿不絕,如果年長幾歲定以身相許以報大俠行俠仗義之恩。”

    小女童馬匹拍的相當順溜,噼里啪啦說了一堆和她年齡不相符的言語。

    隨意扭頭,撇見了刑真腰間的小葫蘆。頓時有種熟悉感,試探著問:“大俠,能把你的葫蘆給我看下嗎?”

    刑真被一通馬屁拍的云里霧里,暗道一八九歲的小女孩兒如此市儈,定是經歷了許許多多的往事。

    換做尋常人家這么大的孩子,別說是拍馬屁,能說出這些冠冕堂皇的詞語,便已非常不易。

    刑真沒生起討厭粉衣小童的心思,看著染血的衣衫,聞著充斥帳篷內的血腥味兒,反而生起一股憐憫心。

    不及多想,摘下小葫蘆遞了出去。

    虛弱的粉衣女童不知哪來的力氣,突然抱住刑真手臂,張大嘴巴吭哧就是一口。

    隨后哀嚎聲在帳篷內不斷傳出,粉衣女童不知是該捂住屁股還是該捂住嘴巴。

    前者是用力過度扯動傷口,后者是咬人不成差點把牙齒崩掉。

    刑真凝旋境武者,體魄不知被打敖了多少次。

    她一個柔弱小女童,哪里能咬得動。

    還是刑真有意收斂,不然蕩漾出點兒內力來,粉衣女童就不只是牙疼那么簡單了。

    刑真瞧了眼手腕處的兩排小牙印,笑罵道:“我又不是你殺父仇人,不至于拼命來咬吧?”

    “難不成剪肆是你父親,沒道理父親拿女兒做擋箭牌的。”

    粉衣女童憤憤不平:“你才是大魔頭兒子呢,說,是不是你給我灌酒喝了。”

    “難喝死了,醒來后嘴里還是辣的。你一個大男人,到底懂不懂憐香惜玉。”

    粉衣女童一如既往的老氣橫秋,說話時不忘盯著刑真的小葫蘆怨氣滔天。

    刑真解釋:“我是在救你,擔心你體力不支。你以為我的酒是普通東西嗎?下次想喝也沒有了。”

    說罷,刑真自然而然拿起床邊染血的子母刃。

    粉衣女童本來就有疑惑,見到刑真的舉動后,平復心情裝作若無其事的問:“這把刀是你的?不許否認,是你和剪大魔頭打架,一定是你的。”

    刑真心底一驚,暗道:“不好,被她發現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