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白夜獵兇 >

【80】滴血游戲

    交警大隊那邊說過程出了差多,至于出了什么差錯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那個縣城,正是歐夜所在的地方,電話剛掛不久,周丞丞就打電話告訴我們說他到了。

    侯杰慢慢的張大眼睛:“兇手故意在這個縣城暴露自己的蹤跡,然后附近縣城往這里加派警力,他突然跑到歐夜所在的縣城,他想要殺刑偵隊的人。”

    我極力克制自己激動起來的情緒:“他怎么知道我們刑偵大隊分成小組來到這三個縣城,他又怎么知道歐夜會留在那里,他更加怎么知道我們就一定會往這里加派警力?”

    侯杰苦笑起來:“因為他在監聽我們的電話,一個刑偵大隊的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電話正在被兇手監聽?”

    我拿起電話來打給周丞丞:“快走,兇手他娘的沖歐夜去了,他在監聽我們的電話。”

    不等周丞丞說話,我們六人開著車往歐夜所在的縣城趕去,每個紅燈路口都能聽見一陣刺耳的汽車發動機聲。

    很快我們身后就跟了兩輛騎摩托的交警,侯杰往交警大隊打去一個電話,跟在后面的人在下一個路口消失。

    車子里面,侯杰自我安慰道:“歐夜很聰明,拳腳功夫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再說眼鏡兒還留了兩個人給她,兇手應該奈何不了她吧?”

    同時,我們打電話通知歐夜,兇手沖她去了。

    她說的一句話讓我們墜入深淵:“剛接到一起報案電話,我在現場了,那個報案人真實有問題,告訴我說看見了通緝令上的兇手,把我們引到……”

    說到這里的歐夜立馬沒有了聲音,電話也是立馬掛掉。

    猛踩油門的我能清楚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在砰砰狂跳,歐夜出事的話,這將會是刑偵史上最大的一個污點。

    原本二三十分鐘的路,我們只用了十分鐘。

    打歐夜的電話已經掛機,我一坨打在方向盤上吼了句:“兇手怎么監聽到我們電話的?”

    侯杰一直不斷的苦笑:“你之前想過自己的電話會被兇手監聽了么?”

    我一愣,隨后搖搖頭說:“沒有,所以手機上沒裝反竊聽裝置。”

    侯杰說:“他只要熟悉手機這方面的技術,有好幾種方法能夠監聽我們的電話和短信。”

    周丞丞找到我們,第一句話就問歐夜去哪了了?

    不知道侯杰為啥有那么大的火氣,第一次揪住周丞丞的衣領,捏鐵了拳頭就想揍他。

    “你他娘的有臉問我,歐夜和你一組,她去哪兒了你居然問我們?”

    周丞丞也來氣了,提高聲音說:“老子怎么知道兇手會來個回馬槍,你牛逼你早去哪兒了?歐夜自己要求留下,老子綁著她來不成,再說打電話讓我來縣城的也是你們。”

    有個和我們一起的警察說:“要不要通知那邊集結的警方,只要幾分鐘就把兇手團團圍住。”

    一聽這話,侯杰更是不得了了:“你是不是白癡,你想害死歐夜么?”

    我深吸一口氣說:“都他娘的別廢話,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侯杰用最快的速度讓當地營業廳打出歐夜的最后通話,看看她接到的報案電話到底是在哪里?”

    幾分鐘的時間,侯杰手機上接收到一段錄音,這是當地營業廳用特殊手段截取來的。

    “喂,我要報警,我在東風巷看到一個很像通緝令上的人。”

    “在哪里,你不要輕舉妄動,我們三分鐘內就到。“

    “快點哦,他好像要走了。”

    “嗯,記住,不要輕舉妄動,對方是個亡命徒。”

    聽完這段對話,我整個人軟在車子上面,歐夜反被聰明誤,一般的報案人怎么知道她的電話?都是直接打110到接警中心,然后分配到當地警方身上。

    她興許是接到有關兇手的電話,激動之余忽略掉對方為什么有她的電話?而不是直接打110到接警中心報案。

    當我們趕到東風巷時,那里空無一人,而且還是一個死胡同。

    走訪了附近做生意的商店老板后,所有人都說看見一個穿著警服的女性走進這個胡同,隨后就沒有見她出來過。

    當得知那個人憑空消失時,那些被詢問的人立馬變了臉色,嘴里直念叨:“這大白青天的,難不成還見鬼了?”

    封死胡同的是一堵磚墻,大約兩三米。

    既然歐夜進去后就沒有再出來,那么說明兇手一定早有準備,一把樓梯是最好的工具。

    一個男人,在有樓梯的情況下能輕而易舉的扛著一個女人翻過這三米多高的磚墻。

    現場發生過打斗痕跡,地上有少量的拋灑血跡,從血液噴濺分析中可以看出來,這些血液是受到鈍器重擊時噴濺出來的。

    兇手只有借助一些鈍器才能將歐夜打暈,從而用樓梯離開這條胡同。

    而且在磚墻兩米外的位置上,我們看見兩條劃痕,無論從兩條劃痕之間的間距還是從劃痕的深淺度都可以確定,這是樓梯留下的痕跡。

    在兩條劃痕中,我們提取到少量木渣,這更加證明了兇手借助樓梯離開死胡同的猜想。

    當時究竟發生了什么樣的打抖,我們無從得知,但從現場留下的血液不難看出當時打斗激烈到什么地步?

    歐夜拼命反抗,可惜仍然不是一個手拿鈍器的男人的對手,現場有大量證據,可我們卻沒有時間去檢測化驗,只能在最快的時間內找到線索。

    侯杰急得團團轉:“歐夜要是落到了兇手手里,絕對是活不成了。”

    “最重要的是我們現在居然不知道兇手在哪里,更沒有歐夜的消息,她就像蒸發了似的。“

    剩下的警察去附近商鋪借了一架樓梯,想要看看死胡同后面的路通到什么地方,從而找到兇手痕跡。

    很快,這幾名警察臉色很不好看的返回原地:“死胡同后面是一個城中村,里面的道路非常復雜,再加上城中村居住的人中午都去上班,基本沒有目擊者。”

    “兇手帶著昏迷或者死去的歐夜離開,那么他一定會非常顯眼,大白天的有個人扛著一袋不明物體,是個人都會多看兩眼。但是我走訪發現根本沒有人見過行為異常的人,也就是說兇手極有可能藏匿在這個城中村里面。”

    聽著這種紙上談兵的分析,侯杰火氣騰騰冒。

    我安慰他說:“放心吧,兇手好不容易捉到歐夜,他肯定不會輕而易舉的殺死她,肯定還有下一場游戲。”

    侯杰問:“你為什么這么肯定?”

    我說:“很簡單,普通兇手殺死被害人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考慮怎么樣把尸體解決掉,而不是在直播間直播殺人過程,普通兇手在殺完人后,會想著該怎么逃跑,而不是明目張膽的打電話給警方做游戲,這個兇手是個瘋子,怎么樣刺激就會怎么樣做?”

    侯杰雖然沒有和我吵,但還是不相信我的話,他甚至想通知警方來一次大搜查,但這樣無疑會害死歐夜,他既然想要玩游戲,那么只有陪他玩下去。

    最重要的是,如果兇手要殺死歐夜,那么就不會把她帶走。

    緊接著,我讓身邊這幾個警察帶著當地協警守住各個路口,正在執勤的交警也接到這個任務,我們現在多了兩個關卡,絕對不能讓兇手離開縣城。

    得到消息楊紫光也用最快的速度趕到這個縣城里面,自己手下的人出了事情,他比任何人還要著急。

    十分鐘內,他打了接近三十個電話給我。

    果不其然,兩個多鐘頭后,一個陌生電話打到我的手機上,很明顯這就是兇手的電話。

    當鈴聲響起的那一秒,我第一個想法就是:兇手怎么會知道我的電話?

    不過轉眼一想,他都能監聽到我們的電話,何況區區一個電話號碼?

    我示意侯杰他們不要出聲,按下接聽鍵說:“說,這次的游戲是什么?”

    電話那頭很安靜,根本沒有人說話。

    “說話,別他娘的裝神弄鬼。”

    我忍不住的皺了皺眉頭。

    兇手輕柔的聲音響了起來:“玩過點滴輸血的游戲么?一個鐘頭,你們找到我就算贏了,要是找不到,這個美女的血就全部流到我身體了。”

    不等我說話,兇手就立馬掛掉電話。

    我剛才開著免提,兇手的話也被侯杰他們聽到,侯杰恨恨的罵了句:“這個變態,要是讓老子抓到,一定要把他的血全部放干。”

    我說:“先不要著急,剛才兇手打電話給我時,他那邊出現汽車的鳴笛聲,說明他就在某棟接近公路的房子里面,下面我聽到有很多喧囂聲,你們想一下,縣城里什么地方最熱鬧?”

    周丞丞說:“你怎么肯定他現在還在這個縣城里面?”

    我笑了笑:“很簡單,兇手扛著昏迷的歐夜,也就是說身上帶了個累贅,從歐夜消失到兇手打電話,間隔時間為兩個鐘頭十一分鐘,這段時間他是無法離開縣城的。”

    “歐夜被兇手抓走后,我們雖然不敢讓警方大規模搜查,卻讓警方控制在這個縣城的所有離城路口,現在的兇手根本跑不出去,他已經被我們圍堵在縣城里面。”

    聽見這句話后,侯杰放心不少。

    楊紫光說:“一個縣城里面熱鬧的地方無非就是菜市場,農貿市場,還有一個是商城附近。”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