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白夜獵兇 >

第【78】章:傲慢偏見

    空姐攤了攤手。

    她說:“我覺得你應該早點把我帶到離開這個地方,脫離這個野蠻的社會。”

    原來這是空姐的條件。

    我說:“放心吧,我們早晚都會離開這里的,現在搜救人員還沒有找到這個島上,說明我們已經不在搜救的范圍里面,我們會自己想辦法離開。”

    空姐點了點頭。

    她很無奈的看了看四周:“冒失鬼,你有沒有覺得,這個地方很像武俠小說里面的冰火島。”

    “難道你想當殷素素?在這個冰火島上隱居下來嗎?”

    我笑著問一句。

    空姐向我拋了一個媚眼:“那你的身份是誰呢?是不是張翠山呀?”

    “我覺得我應該是金毛獅王,這島上的任何一個人都很怕我,遇到我就要倒霉。”

    我說的不錯。

    這島上任何一個人,遇到我之后就要倒霉,好像我就是一個天煞孤星一樣,專門給這個島上帶來霉運的。

    空姐嘆了一口氣:“哎,聽說那個殺手被殺死了。”

    “那個殺手冤枉你,被殺死你應該高興才是,你為什么嘆氣呢?”

    我有些好奇。

    空姐小嘴一扁:“本來希望能夠從他身上查出真相,還我清白的,現在他被人殺人滅口了,我的清白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還出來了。”

    我盯著空姐的臉:“要不咱們來聊聊另外兩個美女吧。”

    空姐秀眉一蹙。

    她好奇的問:“你在我面前聊另外兩個美女,臉還不小。”

    這當然是在開玩笑。

    我說:“跟美女聊美女,真是人生一大樂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跟這兩個美女,誰最熟。”

    “兩個都不熟。”

    空姐回答的很迅速,好像要擺脫那兩個女人一樣,不想跟那兩個女人牽扯上任何的關系。

    這可能就是同性相斥的原因。

    我說:“你是不是對那兩個美女有什么成見?”

    “沒有成見,我只是打心底不喜歡跟她們相處而已。”

    空姐很無奈的說。

    不想相處必然是有原因的,但是原因究竟是什么呢,不可能是簡單的同性相斥吧?

    我漫不經心的說:“每個女孩都有看不起其他女孩的地方,你覺得你是不是那種女孩?”

    “傲慢和偏見誰都有,我承認是自己也不例外,特別是在這種封閉荒涼的地方,那種偏見會因為地理環境的改變而無限度的放大。”

    空姐倒是很淡然,直接承認自己有傲慢思想。

    我點了點頭:“說說吧,你對那兩個美女,存在著什么樣的偏見?”

    “她們兩個人中間,有一個人很話多,就像麻雀一樣嘰嘰喳喳,天下的事情都歸她管,我最瞧不起,另外一個更變態,喜歡研究別人的身體,女人對女人有什么好研究的,是不是在島上待時間長了,心里已經產生了畸形……”

    我想問這個人是誰,突然后面響起了一個聲音:“哎呦,空姐姐姐,沒想到你也會在別人背后說壞話啊。”

    很顯然,說這個話的人肯定是那兩個女人。

    我和空姐隨著聲音轉過身來,只見另外兩個女人已經來到了海岸邊,很顯然她們已經聽到了這個話。

    空姐深吸一口氣:“我并沒有說錯啊,你們每個人的個性的確是這個樣子。”

    那兩個女人交換了一個眼神。

    個子小一點那個女人笑了笑:“我們沒有怪你說錯,我們只希望你不要在后面說我們的壞話。”

    很顯然,這個女人說出了自己的底線。

    旁邊的修女并沒有那么咄咄逼人,只是抿著嘴低頭在那里,好像在思考什么東西。

    空姐問修女:“修女姐姐,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如果我們三個人都不是兇手的話,那寶貴的破案時間是不是被浪費在我們的身上了?”

    修女這個話很顯然是在提醒我。

    面對修女的提醒,我倒是也不著急,只見我笑了笑,對修女說:“在沒有找到足夠的證據之前,不管什么樣的時間都需要浪費。”

    聽了這個話,那個修女的表情好像偶爾變了一下。

    她問我:“你好不容易把我們三個人請到一起來,是不是為了讓我們來做一個對質?”

    “為什么會這么說呢?”

    我心里面吃了一驚。

    我沒想到對方說話會這么直接,把自己今天的想法當面就說了出來,這實在有點讓我意料之外。

    修女說:“我們三個人每一個人都被你懷疑了一遍。”

    這個話說得不錯,這三個女人的確每個人都被懷疑了一遍,而且每個人身上都有疑點。

    我之所以把這三個女人叫到一起來,就是想當面看一下,到底誰才像是真兇。

    但是當這三個女人叫到一起來之后,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因為這三個人各有各的想法,所以就算叫到一起來,也沒有辦法真正把真兇找出來,這才是最痛苦的一點。

    聽到修女的提醒,另外兩個女人也不干了。

    空姐問我:“你為什么一直要抓著我們不放?難道我們真的長得很像兇手嗎?”

    “我們自己的命都保不了,我們為什么要殺人?你能給我一個回答嗎?”

    那個女人也不甘示弱,直接就質問了起來。

    面對兩個人的質問,我說:“是證據指向了你們,并不是我一定要調查你們,希望你們能夠理解我。”

    “哼,理解,大家都是一起流落到這個荒島上的,每個人的遭遇都是相同的,你為什么要無端端的懷疑我們呢?”

    好像那個女人心里很憤怒。

    其實對于這些女人來說,流落到島上本來就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現在又被人無端端的懷疑,心里面肯定是想不通的。

    但是即便是如何想不通,因為她們身上有疑點,所以這個懷疑是不可能這么輕易消出的。

    除非這些女人能夠證明自己的清白,否則的話,我會一直懷疑下去。

    我不但要一直懷疑下去,而且還有可能加大追查的力量。

    我知道那個真兇在跟自己捉迷藏,一定使用各種的方法來破壞自己的調查。

    從這一點可以看得出來,其實這個真兇已經坐不住了,對方害怕真相有一天會暴露,所以必須要阻止。

    但是我并不是一個能夠輕易放棄的人。

    對于我來說,只要選定了一件事情,就一定會加大力量做下去。

    因為我知道證據指向了這幾個女人,這三個女人中間,一定有一個是壞人。

    現在還沒有暴露出來,只是這個壞人隱藏的有點深而已,但是不管如何,我一定會把這個壞人抓出來的。

    我沒有回答空姐和那個女人的話,而是直接看向了修女。

    我對修女說:“你為什么要轉移話題?”

    修女今天的所作所為有點讓人值得懷疑,因為剛才談到關鍵問題的時候,這個女人突然轉移了話題。

    在她轉移話題的情況下,成功地引起了另外兩個女人的注意力,然后把兩個女人的火力引到了我身上。

    我是一個聰明之人,對方的任何一點小變化,都不會錯過自己的眼睛。

    所以我向這個女人提出了這么一個問題。

    修女很冷靜的回答:“我并不是轉移什么話題,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你難道不敢面對如今的這個現實嗎?”

    她這是回答,同樣也是一個反問。

    我瞇起了眼,面前這個修女,之前看起來沒有什么問題,很多地方還值得同情,但是現在想起來,卻有點細思極恐。

    從這個人身上表現出來的,這種冷靜的態度,可以看得出來,真是一個心理素質極強的人。

    她從來沒有慌亂的樣子。

    好像不管遇到什么樣的事情,都會用最淡定的方式去處理,這才是最讓人感到恐怖的地方。

    我深吸一口氣:“好吧,我相信你是在實話實說。”

    “你不用跟我說這個話,我從來沒有轉移話題,我也希望你盡快能夠把案子調查出來。”

    修女很坦然對我說。

    表現得如此的冷靜,每一步看起來都十分的有條理。

    我心里面一直在想是什么樣的事情,能夠讓一個年輕的女人,一下子變成一個擁有八十歲智商的智者?

    我問:“如果我在辦案過程中需要你的幫助,你會幫助我嗎?”

    “因為我們是朋友,我當然會幫助你。”

    那個修女笑了笑,很淡然的回答,但是她又話鋒一轉:“既然我們是朋友,朋友之間就應該互相幫助,而不是無端端的懷疑,你說對不對?”

    這簡直就是軟刀子。

    一刀捅過來之后,殺人不見血,而且讓對方無話可說。

    我把你當成朋友,你卻把我當成殺人兇手,高低好壞之間,突然就見了分曉。

    我張了張嘴。

    我認為自己的智商還是很夠用的,但是卻被一個女人一句話說的無話可說。

    對方說的沒有錯,朋友之間本來就不應該互相懷疑的,但是我從一開始就對這些人進行了懷疑。

    那是不是換句話來說,我是一個不夠朋友的人呢?

    另外兩個女人看到我們兩個僵在了一起,現場的氣氛變得有些尷尬,所以還是想打破這個尷尬。

    空姐拉了拉修女的手:“既然大家都是朋友,那就沒必要說這么重的話,我們一起互相幫忙,把這個困難給度過去。”

    另外一個對我說:“是啊,沒必要互相懷疑,這樣會讓真正的兇手看笑話的。”

    “如果我的朋友對我有足夠的信任,我會給他最大的幫忙,但是我的朋友如果在我背后捅冷刀子,我會讓他嘗到最深的痛苦。”

    修女竟然說了一句詛咒一般的話。

    這是對我進行警告嗎?

    或許是吧,但是對于任何一個人來說,聽到這樣的話,心里面肯定是很不好受的。

    現場的氣氛變得異常的尷尬。

    幸好在這個時候,首領突然來到了我們身邊。

    首領對我說:“你要找的朋友找到了,現在過去見他們吧。”

    首領的到來,打破了現場的尷尬。

    我深深看了修女一眼,然后灰溜溜地跟著首領離開了這個海灘。

    首領問我:“事情問的怎么樣了?從這三個女人口里面得到什么線索沒有?”

    我很尷尬的說:“情況不妙。”

    “什么個情況不妙,你遇到了什么問題嗎?”

    首領見我把眉頭皺了起來,感覺得出來,這個人應該是真的遇到了難題。

    我嘆了一口氣:“跟我之前預料的一樣,我們的對手其實就隱藏在我們的身邊,但是這種隱藏對于我們來說,并不是一件好事。”

    首領苦笑:“當然不是好事,在你的身旁藏著一條狼,這怎么可能會是好事呢?”

    “我說的并不是這個意思。”

    我搖了搖頭,無可奈何的說:“我覺得從一開始,我們就一直在被我們的對手玩弄,而且到現在為止,我們還在他一直玩弄之間。”

    “你的意思,這個對手是一個神通廣大的人嗎?”

    聽到我這么說,首領也緊張了起來。

    我點頭說道:“雖然他不一定是一個神通廣大的人,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個極端聰明的人。”

    聽到我在這里這么分析,首領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他有點擔心的問道:“這個人這么處心積慮的做了這么多事情,他到底想干什么?”

    首領之所以會這么問,他可能擔心自己部落里面的安全。

    一個看不見的兇手,一直在隱藏在暗處,可能對于任何一個人來說,這都是一個很大的威脅。

    因為你不知道黑暗中的這個兇手,到底在什么時候會突然出現。

    他就像一個幽靈一樣,一個無孔不入的魔鬼,隨時隨地都在你的左右。

    你對這種人是防不勝防的。

    我說:“這些人的所作所為,一般人是很難理解的,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們想做什么,我只想防止他們再殺人。”

    這可能是我最真實的心里話。

    無論在什么時候,在什么地方,我都不想看見無辜的人在自己的面前死去。

    可能這就是自身的使命吧。

    我并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好人,我的骨子里面也有其他的東西。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