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田園小醫妃 >

093 被趕出家門(下)

    花蟬衣來到郭家時,院內門沒鎖,花蟬衣進去后,發現郭家昔日屋內的家用都被村里人搬空了,就連廚房內的鍋碗瓢盆兒都沒剩下。

    花蟬衣默默嘆了口氣,心說好在那些人沒夸張到連掃把水缸什么的一起帶走。

    花蟬衣準備將房子收拾收拾,又擔心弄臟了自己身上這身過于貴重的衣物,想了想,來到了沈家。

    東子大概受到了打擊,和花蟬衣離開后,也沒回醫館,直接回到了家里,見到花蟬衣來了,一時不知道該怎么面對她,花蟬衣率先開口道:“東子哥,我被我奶奶趕出來了。”

    沈東子愣了下,微微蹙眉道:“那你……”

    “我暫時先搬去郭半瞎家住著,準備打掃打掃,又怕弄臟了衣裳,想來你家借身破舊衣裳。”

    沈東子連忙讓娘親去拿了,似乎不怎么想面對她。

    花蟬衣又道:“麻煩了。”

    “沒事,這一年災荒,全靠你當初準備的那些,我們沈家才過的這么好,這點忙不算什么,你去郭半瞎家,還缺什么么?”

    “郭半瞎家被人搬空了,家里什么都沒有。”

    二人說話間,東子娘已經將衣裳拿了來,隨后上下打量了花蟬衣一眼,眼中越發滿意了起來。

    顯然,沈東子沒告訴娘實話,東子娘真的以為花蟬衣被賣到了大戶人家做丫鬟。沈東子心中再怎么接受不了,還是給花蟬衣留著臉面的。

    花蟬衣沒多言,進屋去換下衣物,謝過后便回到了郭半瞎家的破屋子,開始動手打掃了起來。

    沒過一會兒,沈東子到底還是來了,他大概心中還別扭著,也沒開口,就是一趟趟的往這里送東西,木柴,被褥,還有鍋碗瓢盆什么的,能想到的都送了過來。

    花蟬衣心中一暖,她這次對不起沈東子,只是事情已經發生了,花蟬衣如今知道自己說什么都是于事無補,若東子哥能想通,日后她必然全心待他,待沈家,若是他想不通,花蟬衣也會償還沈東子這兩世的恩情。

    不過看樣子,東子哥會想通的……

    沈東子最后送完一筐青菜和豬肉后,別別扭扭的開口道:“你這次回來,還來醫館學醫么?”

    “當然了。”花蟬衣笑道:“只要師傅和東子哥還收我的話。”

    沈東子聞言,方才松了口氣,轉身離開了。

    花蟬衣眼中浮現一抹暖意,開始將沈東子送來的這些東西擺整齊后,將爐子點著,屋子很快便熱了起來。

    花蟬衣又去將那些藏起來的金銀綾羅取了回來,好在張媽媽有心,知道她是鄉下的,給她準備的衣裳不全是那些華貴到扎眼的,大多還是些干凈整潔的尋常料子,但都很好看。

    花蟬衣躺在炕上,四處看了看,心說回頭將張媽媽作為補償給的那些金銀當了,置辦幾件漂亮的家具,去京里買些話本子醫書來,自己在這小院兒里生活的倒也逍遙快活!比在花家不知道自在出多少倍。

    想到這些,花蟬衣心中輕松了許多,拿著青菜豬肉去了廚房做飯了。

    此時花家人也在做晚飯,花小草偷偷將花小蘭拉到了別處,還在那里幸災樂禍道:“姐姐,你說那個賤種被趕出去了,會到哪里去啊?這大冬天的,該不會被凍死在外面吧?”

    花小蘭眼底的激動也有些藏不住了道:“好在咱們家人不會被姐姐給騙了,算了,她去哪也和咱們家沒關系,別壞了咱們家的名聲就好。”

    花小蘭面上仍舊裝著爛好人,可是心中雀躍的怎么也壓不住了,想想花蟬衣凍的全身發顫的樣子,花小蘭心頭那股怒火總算消散了一些。

    翌日,花蟬衣換了身低調一些的衣裳,時隔一年,再一次去了醫館。

    想不到花小蘭居然還在,花小蘭見到花蟬衣的一瞬間,神色是震驚的,隨后強扯出一抹笑道:“姐姐,你昨晚去哪了?”

    “村中不是有破屋么?”看著花小蘭失望的神情,花蟬衣淡淡一笑道:“東子哥給我送了些用的過去,勉強將就了一晚。”

    花小蘭氣的握緊了手中的筆,花蟬衣這不知廉恥的賤人!從那種地方回來的居然還好意思纏著東子哥。

    不對,這賤種肯定瞞著東子哥,東子哥現在說不定以為她只是被賣到了大戶人家做丫鬟呢!

    想到這些,花小蘭瞬間紅了眼眶,看著花蟬衣道:“姐姐真是委屈你了,你也別怪奶奶,畢竟你也知道,奶奶有些事情是接受不了的。”

    花蟬衣冷眼看著花小蘭在這里做戲,心中難免覺得有些好笑。花小蘭定是以為東子哥被自己騙了,想方設法的提醒沈東子自己是從什么地方回來的。

    殊不知這村子里花蟬衣誰都能騙,唯獨不會騙沈家人。

    花蟬衣完全可以瞞著沈東子,然后自己再想辦法,將一切彌補回來。

    只是錯了便是錯了,花蟬衣心中并非沒有慚愧,只是事已至此,她總不能因為這個,便和東子哥斷了,或者對他說謊。

    花蟬衣有些方面還是挺一根筋的。

    不過沈東子作為一個正常男人,漫無目的的等花蟬衣多久都可以,但這件事上心中總歸有塊大疙瘩,一整日都未曾同花蟬衣說過一句話。

    一旁的花小蘭見了,以為東子哥猜到了什么,心中歡喜極了。

    花小蘭晚間回到家中后,興高采烈的將此事告訴了花小草,花小草聞言,小眼睛里閃過了一抹惡毒的神色。

    “活該!那個賤種自己不要臉,難為沈郎中和東子哥沒直接將她趕出醫館去!不過僅僅如此,未免太便宜了她,回頭我想辦法在村子里將她被奶奶趕出家門的事兒捅出去,讓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從什么地方回來的!我看她還能不能繼續嘚瑟!”

    花小蘭言出必行,接下來兩日,想方設法的將花蟬衣被家中趕出去的事情,添油加醋的告訴了村中那些孩子們,那些孩子又回到家中將事情告訴了家中的大人。

    甚至有人家為了確認此事真假,還特意跑來了郭半瞎院門前往里張望,確認過花蟬衣確實住在里面后,這些冬日里不用耕作的鄉下人又有了茶余飯后的新話題。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