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田園小醫妃 >

462 命令顧將軍去刷碗

    花蟬衣聞言,不敢繼續作死,訕訕的拎著買回來的食材去廚房了。

    顧承厭瞧她落荒而逃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心說以為躲到廚房去便有用了?今晚非藥好好收拾她一通不可。

    顧承厭往日里在這種事兒上從來節制,說出來可能沒人信,他這所謂京中頭號紈绔,實際上和其他世家公子根本比不得,不過是個表面光鮮罷了。

    只是如今,只怕是要坐實了……

    花蟬衣還從未有過做飯的時候心情這般輕松愉悅。

    她其實并不喜歡廚房的活兒,練就一身好廚藝,不過是因為覺著,廚藝貌似是女子必備的,她只不過是想在自己能做到的方面,盡量完善自己罷了,順便滿足一下自己的嘴巴。

    可是她極愛干凈,廚房活兒又細碎又油膩,花蟬衣每次做起來都覺著有些麻煩。

    只是此時,非但沒感覺到絲毫的不耐,反而心下竟為著這點小事兒隱隱有些欣喜了起來。

    真是怪事!

    花蟬衣將飯菜做好,端上桌后,顧承厭道:“這幾日,學堂內沒人找你麻煩吧?”

    花蟬衣聞言不禁有些無奈:“哪就那么多人找我麻煩了?從始至終也就趙太醫那伙人,我也沒將他們放在眼里,再說了,他們也不是天天找我麻煩的。”

    如今學堂內換了一批人,那些新生們大多對她心生敬畏,也沒有昔日張晴小然等人那種現象出現,就算有不滿,頂多背地里議論幾句,花蟬衣如今日子過的倒還算自在。

    顧承厭聞言,點頭道:“那就好,原本我還在擔心,路郎中將小然趕走后,趙太醫等人會不會做什么。”

    “將軍放心好了,小然沒那么重要。”

    花蟬衣說這話并非她瞧不起人,這是她和趙太醫等人打交道這許久發現的,趙太醫那伙人,表面上看起來是一伙兒的,實則各人是各人的,根本不是一條心,當然,他們合伙算計人欺負人的時候,卻也是齊心協力的!

    那小然整日里咋咋呼呼到處惹事,自以為同那些貴人關系親近,殊不知看在旁人眼中,她不過是個小人得志的屠戶女兒罷了。

    花蟬衣想起自己來到學堂后招惹到的許多事,忍不住笑了笑道:“說起來最開始我得罪張晴之的時候,張晴之那副嘴臉才是最囂張的,也不知背后是借了誰的勢,當初一幫人同她是一伙兒的,慣會找我麻煩!”

    顧承厭聽她陰陽怪氣兒的,面上閃過一絲窘色,伸出手來在花蟬衣挺翹的鼻尖上刮了下:“當初我在戰場上,又不清楚這些事,事后不也給了張二小姐教訓么?想不到如今你還記著呢。”

    “當初若不是你太寵人家,人家也不會囂張成那樣。”

    顧承厭:“……”

    他看得出來,花蟬衣并沒有真生氣,據說女子都愛翻舊賬,昔日他身邊出現過的女人沒膽子在他面前翻舊賬,偶爾有幾個膽子大的,也只敢撒嬌似的提起一兩句。

    花蟬衣如此,莫非實在同自己無意識的撒嬌?

    思及此,顧承厭眉眼間染上了一抹笑意,伸出手來拉過花蟬衣的手道:“好了,我同你保證,日后在你面前,沒有女子能在囂張起來,至少,不會借著我的名義在你面前耀武揚威了!”

    花蟬衣聞言,方才展顏。隨后意識到自己未免有些幼稚,忍不住笑了。

    二人都沒在多言,吃過飯后,花蟬衣看著面前的碗筷,突然道:“顧承厭,去將碗刷了唄。”

    顧承厭一愣,反應過來后不禁有些無奈,心說花蟬衣這膽子還真是越來越大了,昔日不知道他真正身份時也就罷,如今居然讓他去刷碗……他堂堂顧大將軍哪里做過這種事?

    花蟬衣見他不答,心下也有些發虛,畢竟眼前的不是別人,可是顧承厭啊!

    現如今當今圣上想要他做什么只怕都要小心翼翼的,而自己卻要他去做女人家做的事。

    她自己去刷碗倒也不是不可以,可是……

    “好!”就在花蟬衣想自己還要不要緊繼續堅持下去的時候,顧承厭突然松了口。

    不就是刷個碗么,雖然許多年不曾做過這種事了,幼年也不是沒做過。

    接下來,就見顧承厭起身,有模有樣的開始收拾起了飯桌,花蟬衣在一旁看著,有些緊張。

    心說如今京中這么不識好歹的恐怕只有自己了,若是被旁人知道顧承厭這尊大神在她這里收拾桌子洗碗,只怕要驚掉了下巴

    殊不知她那點小心思顧承厭早就看穿了,在廚房一面洗碗,一面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花蟬衣讓他這么做,并非是她自己懶的做這些,無非是擔心她伺候自己久了,萬一自己習以為常了,不知不覺中,她日后豈非處處低了一頭去?

    女子在感情中總是會有各種各樣的小心思,昔日的顧承厭不懂,且覺得這些女人實在太麻煩,整日里想這許多,各種小算計,難道她們自己就不累么?

    顧承厭曾將心底的疑惑問過阿嬤,阿嬤聽后只是笑了笑,只道:“將軍這般聰慧,怎會不知每個人算計什么,都是為了自己的目的呢?女子又不能像男子一般,拋頭露面的養家,又不能入朝為官,她們除了為了自己的夫君,為了后宅這些事,還能算計什么呢?”

    當時顧承厭瞬間領悟了,就如同他們這些男子在朝堂中的各種算計一般,因為女人依靠便是男人。

    昔日他身邊出現過的那些女子各種算計,無非是想從他這里撈著些好處去,擔心他被其他女子搶去,而花蟬衣眼下的小算計,昔日里從未有人敢這般做過,她大概是為了日后的生活……

    這是不是說明,花蟬衣在乎的是他這個人?甚至想到了日后同他在一起的日子?

    想清楚后,人生中第一次被人命令著刷碗的顧大將軍心下竟是說不出的歡喜,老老實實將碗筷刷干凈后,順便給花蟬衣將廚房收拾干凈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