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庶妃驚華:一品毒醫 >

第三十九章 太后的遺愿

    “陛下,孫小姐在外求見。”小七小聲的稟報道。

    羋梓抬起頭,蹙眉:“以前她不是直接進來的么?何時需要稟報了?快請她進來吧。”

    沒一會兒孫平靈入內,她手上是一大疊的折子,隨后將折子放在了羋梓的案幾上,跪下說道:“陛下,臣女德行有虧,不配在輔佐陛下,這里是臣女手上經辦的事物,包括了宮內以及臨沅的一些事情,全部都整理在冊了,請陛下則賢良處理這些事情吧?”

    羋梓蹙眉問道:“你這是做什么?誰允許你離開了?”

    “陛下,臣女……”

    孫平靈正準備再說什么的時候,羋梓直接打斷,說道:“抱著這些東西回去,現在正是朕最需要你的時候,誰允許你不干的?再說了,還有誰比你更加熟悉宮內外的事物?”

    “陛下……”孫平靈抬眉看著羋梓,“你不責怪臣女了嗎?”

    “我能夠體會你的用心,也知道你是在為了我著想,也是為了南楚著想,怎么會怪你呢?”羋梓微微一笑,“起來吧!我知道現在的事情很多,你很辛苦,對不起,但是現在人才匱乏,能夠幫我的人不多,你不得不辛苦一下了。”

    孫平靈溫柔的一笑:“陛下不責怪臣女就好,臣女不怕辛苦,只要能夠為陛下為南楚做些事情,臣女不怕辛苦!”

    被羋梓安撫了一番,孫平靈心里面平靜了不少,她也知道現在陛下正是用人之際,而自己雖然是女子,才能卻能夠得以發揮,不管如何,她心里面還是感激的。不管如何,也應該將這段時間過了再說,自己這么急急忙忙的前來,的確是不負責任,委實不該的。

    孫平靈回去之后,立即繼續著手處理一下未完成的事情,在她的安排之下,之前被損壞的王宮已經修繕的差不多了,不過還有臨沅的百姓還未安撫,還有便是陣亡的將士的講述的安撫費,這是一大筆費用,只是此前俞南王早就將國庫揮霍一空了,哪里去弄這筆錢?如果長期不發,必然會讓他們心寒啊!

    正在躊躇之際,樂頤郡主來訪,她笑吟吟的說道:“還在忙著呢?”

    孫平靈急忙抬頭,福身道:“見過郡主。”

    “不必多禮了。”樂頤郡主笑了笑,“方才見你愁眉不展的,可以有什么心事?”

    “不滿郡主,的確是有一樁煩心的事情不知道該怎么處理。”孫平靈嘆息著說道。

    “何事不妨跟我說說,看我是否能夠給你拿主意。”樂頤郡主說道。

    “是陣亡將士家屬的撫恤費。”孫平靈說道,“這是一筆大開支,但是現在國庫空虛,根本拿不出這么多錢來,我也正在著急,此事該怎么解決才好呢!”

    “這該是戶部關心的事情,怎么你來操心了?”樂頤郡主問道。

    “這臨沅的百姓不管是受傷身亡亦或者財物受損,都可以得到朝堂的補償。”孫平靈說道,“這是陛下定下的策略,交給了我在全權處理這件事情,然而若是京城的百姓能夠得到補償,然而陣亡將士的家屬什么都拿不到,未免讓人心寒,如今國庫的情況大家都清楚,所以才在憂慮。”

    頓了頓,孫平靈繼續說道:“這件事情或許郡主有法子解決?”

    “哦?”樂頤郡主疑惑了一下,“我能夠解決?”

    “這一次戰火幾乎燒遍了南楚,但是南方卻是沒有被波及到,而且南方一直是南楚最富庶的地方,此前南方豪族給陛下資助了不少的糧草銀兩,不知道他們是否愿意行此善舉,那些銀錢出來撫恤一下那些陣亡將士的家屬呢?”孫平靈問道。

    樂頤郡主略微沉默了一下說道:“此事不好辦啊!南方的確是富庶,只是上回子資助陛下已經不少的東西,這再讓他們掏出寫東西來,只怕不容易啊!”

    “是啊,這世上有善心行義舉之事的人實在是太少了,沒有好處的事情,他們為什么要做呢!”孫平靈苦笑著搖了搖頭,“是我想多了!”

    “這件事情是戶部跟兵部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想辦法就是,南楚人才濟濟,他們能夠想出好的法子來解決的,你倒是不必如此憂慮的。”樂頤郡主說道,“只是你如今住在王宮內,為陛下操勞著,如此無名無分的,你可甘心嗎?”

    “有什么不甘心的?我學了那么多的東西,能夠有所用途,能夠為百姓做些事情,那是我的福氣!”孫平靈輕輕一笑,“倒也是沒有辜負父親的一番教誨!”

    “你可知道如今滿朝上下大家都覺得你才是王后的最佳人選?”樂頤郡主又問道。

    “聽妹妹說起過。”孫平靈說道,“我從未沒有想過當王后,此事還得看陛下的意思,若是陛下需要我當這個王后,我會好好的當王后,若是陛下不需要,我也會以其他的方式陪在他的身邊,幫他一起守護南楚的江山社稷的!”

    “你真是個傻姑娘!”樂頤郡主輕輕的嘆了口氣,“如果錯過了你,傷害了你,那么是陛下做的最錯的事情。”

    “感情的事情并無對錯。”孫平靈說道,“我會再繼續想想有沒有其他的法子能夠解決現在國庫空虛的事情,郡主人脈廣泛,也希望郡主能夠多多幫忙想想法子!”

    “這個是我應該做的事情!”樂頤郡主點頭說道。

    北夏,帝都。

    劉旭回到了太子府,只是還沒有來得及換衣服,他就被宮里面的傳到了鳳禧宮。

    宮里面傳來消息,太后的身子不好。

    “見過太后,見過父皇!”劉旭跪下行禮,擔憂的看了一眼病榻上的太后,太后的臉色看上去很不好,眼眶凹陷,比他離開之前,似乎蒼老憔悴了許多。

    “起來吧。”宣帝坐在床邊伺候太后服藥,他看了一眼劉旭,“事情辦得如何?”

    “一切順利!”劉旭說道,“南楚按照約定,將城池割讓給了北夏,北夏承諾守護南楚邊境安穩。”

    “辦的不錯!”宣帝點頭說道,“母后,你聽到了嗎?太子回來了,立了大功!”

    太后轉過頭,慈祥的看著劉旭,朝著他招了招手:“太子過來,讓哀家好好看看你!”

    劉旭急忙上前,在太后床邊跪下:“皇祖母,孫兒在這兒呢!”

    “好孩子!”太后笑了笑,“哀家這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在臨死之前,哀家有一樁心愿未了!”

    “皇祖母必定能夠長命百歲的,皇祖母萬不可說不吉利的話!”劉旭急忙說道。

    “哀家自己的身子自己有數!”太后虛弱的笑了笑,“哀家想要看著太子你成婚,安穩下來,在哀家臨時之前,不知道太子能否成全哀家這個心愿啊?”

    “皇祖母……”

    “謝璇那丫頭是個好姑娘,她兄長謝狄的能力也強,是北夏的棟梁!”太后說道,“哀家希望看著你們能夠早日成婚,如此哀家這最大的一樁心事,也就放下了!”

    劉旭沉默沒有說話。

    宣帝說道:“此事就這么定了,欽天監測過,下個月二十八是個好日子,你們就將大婚辦了吧?太子你的意思呢?”

    “這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是否有些倉促?”劉旭蹙眉問道。

    “倉促是倉促了些,但是那是最好的日子,加進一些,倒也來得及!”

    “如此,兒臣便聽從皇祖母與父皇的安排!”劉旭抱拳道。

    “好!”太后笑道,“陛下,立即去準備喜事吧,咱們可是許久沒有辦喜事了!太子大婚,必定要辦得熱熱鬧鬧方可!”

    “是,朕會好好辦的!”

    太后打了個哈欠,有些疲累的說道:“太子長途勞累,回去休息吧,陛下也去處理政務吧,哀家乏了!”

    “兒臣告退!”

    “孫兒告退!”

    劉旭跟著宣帝離開了鳳禧宮,去了御書房跟他想起的稟報了在南楚與羋梓商議的結果,又將南楚如今的情況說了一下。

    宣帝聽完,對劉旭的差事辦得還是十分的滿意,不過倒是有個疑問:“木蘭如今就在南楚,羋梓為何不將他們交給我們?留著這些木蘭余孽也是個禍害,此事務必處理掉!寫信給木蘭,必須將木蘭余孽交給我們!”

    “兒臣會跟木蘭商議此事的。”劉旭說道,“兒臣只是覺得如今木蘭在北夏的據點已經全部被搗毀了,幾個木蘭余孽已經不成氣候了。”

    “必須斬草除根!”

    “是!”

    頓了頓,宣帝又道:“朕在你回來的時候宣了一道旨,姜側妃染病身亡,念及有功于社稷,準許其葬入皇家陵園,就讓她陪著你母妃吧!”

    劉旭大驚:“父皇!”

    宣帝淡淡的說道:“既然姜側妃已經死了,那么南楚的那一個也沒有必要留下了。”

    “父皇!”劉旭跪下,“父皇為何要這么做?”

    “朕要保全皇家的顏面!”宣帝冷聲說道,“你這一次去南楚,就應該了結此事的,你既然下不了手,那么朕替你下手!”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