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贅婿 >

第四百七十七章 目光短淺

    江成一下子就聽出了電話中人的聲音,不是別人,正是江童拳館里的汪教頭的聲音,聽到汪教頭在電話中說出事了,江成瞬間就不困了,連忙坐起了身子。

    “汪教頭,出什么事情了?”

    江成連忙急切的在電話中問道。

    “是童老板,他被吉田給打傷了,好像傷得還挺嚴重的,你趕快來第一醫院里看看吧,”汪教頭急忙在電話中說道。

    “我知道了,”江成連忙掛斷了電話,隨后便是起身穿衣服了。

    “你干嘛去啊?”

    許晴感覺到了身邊江成的動靜,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對著江成問道。

    “江童出事了,我去看一下,”江成穿好了衣服,然后便是匆忙的離開了住處,他本來以為那個吉田肯定不敢亂來,沒有想到他還是低估了那個家伙的報復心理。

    江成來到了汪教頭說的醫院之后,很快便是來到了江童所在的手術室這邊,此時這邊已經聚集了不少人,而且江成也認出來了,江童的大伯江勇和他老爸江宏天都過來了,包括江童的大姐江文麗,只是此時的江文麗身邊還跟著一個八九歲的小孩。

    江成也知道江文麗有三十多歲了,這個小孩估計就是她的孩子吧。

    看到了這么多江家的人都來了,江成的心中也是一陣猶豫要不要過去,他知道江家的人對他的印象不太好,都以為他是要冒充江家的公子,想要混到江家的騙子。

    不過江成想了一下,還是覺得應該過去,畢竟如果江童那邊出現了什么問題,還需要他來治療才好。

    “江成大哥,”汪教頭看到了江成過來了,連忙迎了上去。

    “江童的情況怎么樣了,”江成看了一眼手術室那邊,對著汪教頭問道。

    “醫生正在全力救治,不過好像情況不容樂觀,那個吉田下手十分狠毒,”汪教頭有些氣憤的說道。

    江成聽到了這個話,他的心中也是一陣怒火,因為他本來是想要幫著江童解決問題的,沒有想到反而給江童帶來了災禍。

    “具體怎么回事,”江成面容嚴肅的對著汪教頭問道。

    “本來我們那邊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江童還在跟我一起收拾拳館,可是那個吉田竟然又闖進來了,不由分說的就打斷了江童的一條腿,說是你廢了他一條胳膊的代價,”汪教頭神情凝重的看著江成說道。

    江成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他直接問道:“那幫家伙,應該已經跑了吧?”

    “沒錯,估計他們一直等到后半夜才動手,就準備在回到倭國之前動手,他們覺得只要他們回去了,你就拿他們沒有辦法了,畢竟是境外,”汪教頭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

    江成這才意識到,自己還是手軟了,給與對方的威懾還是不夠,早知道這樣的話,他真的應該下手再狠一點,那幫家伙既然敢對江童出手,就說明跑路之后就不打算回來了。

    “我明白了,”江成也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氣,不過他可沒有打算就這樣放過對方,敢這樣挑釁他,就算是對方逃到天涯海角,也必須要付出應有的代價。

    正當江成和汪教頭這樣交流的時候,江家那邊的人也注意到了江成在這邊,其中不少人的臉色立刻就難看了起來。

    “江成,你把我弟弟害得這么慘,你還有臉過來?”

    江文麗抱著孩子,氣憤的向著江成這邊走了過來,臉上滿是憤怒的神情。

    江成看到江文麗這樣過來了,他也無奈的嘆了口氣,他可是知道,這個江文麗當初就對他的印象不太好,現在知道是自己害得江童受傷,她的態度肯定更加不好了。

    “江童的事情,我也很抱歉,”江成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江文麗輕聲說道。

    “抱歉?”

    江文麗抱著自己的兒子明顯十分吃力,畢竟都已經八九歲了,可是她還是抱在身上,氣憤的對著江成喊道:“醫生說了,我弟弟的腿很可能保不住了,你一句抱歉就完事了?”

    “江大小姐,事情不怪江成,是那個倭國人先找了江童少爺的事情,江成也是江童少爺叫來幫他報仇的,事情跟江成沒有關系啊,”汪教頭看到江文麗這樣埋怨江成,他連忙上前幫著江成說道。

    “跟你有什么關系?你個狗下人,要不是你,我弟弟會去開拳館嗎?”江文麗氣憤的對著汪教頭吼道,汪教頭臉上也一陣尷尬。

    江勇和江宏天此時也走了過來,面色十分不悅的看向了江成。

    “兩位叔伯,今天的事情責任確實在我,不過你放心好了,只要有我在,我保證不會讓江童的腿出現任何問題,”江成看著江勇和江宏天認真的說道。

    “叔伯?”

    江勇冷笑了一聲,隨后滿眼蔑視的看著江成說道:“就憑你,也配叫我們叔伯?看來你還是沒有死心進入我們江家啊!”

    “就是,怪不得他一直就纏著江童不放,現在還害了他,”江文麗在一邊附和著冷聲說道。

    “江成,我知道你跟我家江童關系不錯,他也很佩服你,可是我不希望你再繼續跟我家江童來往了,也請你不要再利用他了,”江宏天冷眼看著江成說道。

    江成聽到了一眾江家人的冷嘲熱諷,心中真的一陣不爽。

    “你們憑什么覺得是我在糾纏江童,而不是江童在糾纏我呢?”江成冷眼看向了江宏天說道。

    “呵呵!”

    江文麗聽到江成的話,立刻就忍不住嘲笑了一聲,說道:“江童糾纏你?他圖你什么?圖你會連累的他腿都廢掉嗎?”

    “沒錯,你這樣利用江童,無非是想要從我江家獲得好處,”江勇也在一邊冷聲說道:“我告訴你,只要我江勇還在江家一天,你就別想從江家獲得一分一毫的好處!”

    江成心中無奈,這幫家伙又是老調重彈,覺得自己還是想要從江家占便宜,想著江成便是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一幫毫無眼界之人。

    “你笑什么?”江文麗看到江成那個嘲笑的樣子,立刻冷聲說道。

    “我笑你們目光短淺,”江成冷眼看著面前的眾多江家人,說道:“我曾經就說過,我江成一人,可抵你們十個江家。”

    “應該是你們需要我,而不是我需要你們,”江成擲地有聲的說道。

    “可笑!”

    江勇聽到了江成這么大言不慚的話,立刻冷聲說道:“別以為你開了個小破醫館,又開了藥廠就厲害了,井底之蛙!”

    “傷者蘇醒了!”

    正當這個時候,一個護士從手術室里出來了,緊跟著在醫生的陪護下,江童也被推出了手術室,江家的人看到了這個情況,立刻向著江童那邊圍了過去。

    “爸,大伯,你們也來了啊,”江童看到了江勇和自己老爸,連忙聲音虛弱的說道。

    “小童啊,你沒事吧?”

    江宏天看到自己兒子這個虛弱的樣子,他立刻就對著手術醫生問道:“醫生,我兒子的情況怎么樣了?”

    “他的大腿骨被打斷,導致動脈出血,所以現在很虛弱,”手術醫生面色凝重的看著江宏天說道。

    “那他的腿還能接上嗎?”江文麗也急切的在一邊問道。

    “可能性很低了,因為斷裂太嚴重,屬于粉碎性骨斷,”手術醫生嘆了口氣說道。

    “讓我來看看吧!”

    江成看到這個情況,他連忙上前說道,江童受傷跟他多少有些關系,所以他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都絕對要治好江童。

    “你滾開!”

    江文麗看到江成想要過來,直接憤怒的擋住了江成,然后說道:“你少貓哭耗子了,如果不是你,我弟弟會這樣嗎?”

    “大姐,我的事情跟七哥沒有關系,是那些家伙主動招惹我的,七哥是為了幫我,”江童連忙幫著江成說話。

    “傻小子,你都是被這個騙子給騙了,”江勇嘆了口氣對著江童說道。

    隨后江宏天便是不理會江成,讓醫生把江童送到了病房里,江成和汪教頭只好在病房外面等著了。

    “大哥,那幫打傷了小童的倭國人消息找到了嗎?”江宏天在病房里有些氣憤的問道,他現在看到自己兒子這個樣子,也想要報復那個家伙。

    “找到了,人家的航班已經起飛了,想攔也攔不住了,我有個朋友老秦就在那個航班上,”江勇嘆了口氣,隨后看著江宏天說道:“再說了,對方是倭國人,而且還是個空手道冠軍,如果咱們真的報復了那個家伙,肯定會導致倭國大使館出面,到時候可能會影響咱們江家在倭國的產業,得不償失啊!”

    “就是,可不能因為這點事就耽誤了家族產業,要怪就怪那個江成,竟然不知死活的挑釁人家倭國的空手道冠軍,”江文麗也氣憤的說著。

    江童在病床上,聽到了自家人的議論,立刻就感覺心寒了,說到底他還是不如家族的利益,真正對他好的,應該只有江成了吧。

    江成也聽到了病房里的話,他深吸了一口氣,隨后對著汪教頭說道:“你在這里陪著江童吧,我先走了!”

    “你去哪里?”汪教頭問道。

    “去給江童報仇!”江成話音落下,便是轉身向著醫院外面走了過去。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