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女生頻道 > 神裔傳說之風起 >

第10章 紫晶石

    叢林中寂靜無聲,心雅以意識之力,溝通萬物生靈,將荒棄古村內軍方與毒販兩方之人各自潛伏的位置弄得一清二楚,以規避及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牛本本窩在江皓宇懷里,似乎受過驚嚇,睡得并不安穩;有軍方的人在,林中的毒販傷害不到他們。心雅在心中念一聲抱歉,眼下的情況她們不可能再見面,等一切平安,再回學校與她說明原因。

    尋夜的人沒有走動,能夜視的望遠鏡在叢森中不斷移動,兩方人馬都如此。

    這些毒販可不是一般的囂張,幾乎與軍方之人公開叫板;林深樹密,雙方都很難給對方有力的打擊,一旦情況不妙,躲到林中,誰都別想輕易找出來。想來也是陳懷安選擇在這里做交易的原因。那人死得到是有點冤,如果不對自己不利,他還真有可能做了交易之后安然逃脫。

    荒棄的古村內早就沒了房屋,只剩下一堆堆霉爛的木頭顯露形跡,證明曾經有人在此落戶。

    心雅在周邊轉了幾圈,沒有任何發現。一顆耀眼的紫晶之石想來不會暴露于空氣中,或是藏在某個極為隱蔽的地方。

    荒廢的村落就是那一小塊,連遮掩之物也沒有,她一出去無疑成為獰獵者的獵物。

    意識中想著紫晶之石,雖然沒有具體的形態,想來與崖底石窟內的晶筍也有一定的聯系。

    某一點在跳動,在那堆枯爛的木頭正中做著無聲的回應。心雅躲在樹后無語的抽嘴,自己白亮的尾巴是這黑夜里最好的靶子。

    真是讓人頭痛!

    輕輕折了好些寬大的葉子,摸了幾根草藤編成一張綠網蓋在尾巴上,趁著如墨的夜色,風心雅擺動著尾巴,極快竄到那堆霉爛的木頭之間。

    清理開中心一片,底下是肥沃又潮濕的土壤,東西就在腳下,把它挖出來要花費些力氣,再過不久天就該亮了。

    趁著黑夜行動,天亮后還不知會發生什么,被軍方與毒販發現,她還有保命離開的能力。

    “喵……”{臭小子,該走了,再睡下去我就尋不到傳承者的氣味,你想找人也找不到。}離驍在黎明之前把安定叫醒。

    安定本就淺眠,離驍一聲叫他便起了身,檢查好裝備,打著手電跟著離驍帶領的方向離開。

    “喵……”{她好像離開了,往來的方向走出去很遠,你還要去找嗎?}離驍追尋著空氣中遺留的味道,再往前就是猛獸嶺。

    天見一絲光,安定打量的周身的環境,預測自己大概的位置。聽不懂離驍的意思,只能從里著手。

    離驍很氣憤,聽沒聽懂好歹吱一聲。

    “她…離開了!”破鑼般嗓門艱難的吐出幾個字,這比抽它身上的靈氣更費勁。

    安定手電照著離驍,以為自己幻聽,剛剛是這小奶貓在說話?他是不是沒睡醒還在做夢呢。

    “小…子!”離驍鄙視安定,真是沒見過世面,四象神獸會說話很正常,何必大驚小怪。

    “你會說話,你是人是鬼?”這一刻安定也鄙視自己,小奶貓既不是人,也不是鬼,沒有比這個更白癡的問題。

    “喵……”{開口說人話對我現在這個樣子來說是件十分吃力的事情,你就當我是神!}離驍很不滿安定提問,奈奈個熊,它開口說句話而已,何必要詛咒它成為冥界最低等的存在。

    安定忍不住摸了摸jū jí qiāng,又把不定的心思收起來。這貓雖有些討厭,可觀它行事并沒有傷人之意。

    “再往前找找,看她去了哪里?”安定很想尋得風心雅去向,說不清是何種心情,也沒有找到人后的打算,就是要想要將風心雅放到眼皮子底下他才能安心。

    離驍尾巴甩了幾甩,瞳綠中帶著復雜,奈奈個熊,這小子不會是看上始母神傳承者吧,這眼光可真不怎樣。

    “喵……”{小子,爺帶著你尋得她,往后對爺可要尊重點!}離驍對安定提它尾巴的事可是記在了心里。

    風南熙踹了風易修兩腳,睡死的人依然沒有反應,他就知道會這樣,想要把這個睡神叫醒,除非又把他弄到部隊去回爐,練他半個月。

    叫不醒風易修,風南熙沒打算再等,一個人開著車出了村。一束燈光穿透崎嶇的山路,汽車與路面摩擦的聲音在寂靜的大山中格外刺耳,擔憂,焦急在夜色中被放大無數倍,急刺的燈光只留下一陣夜風招搖。

    第一絲光罩下來,林中的雀子就跳上樹梢開始歡叫,迎著第一縷晨曦,喚活整個森林。

    心雅挖得很快,利甲之下如砌豆腐,泥土推到周邊,兩米高的坑將整個人都藏了進去。潮濕的泥土下有樹根石塊盤桓,被挖出來的東西都是尋常之物。心下著急,可再急時間也不等人;天一亮,那些如利鷹的人很快便會發現這一處的異常。

    手下加快速度,不期然碰到堅硬之物,與指甲接觸間發出刀劍相撞的嗆嗆聲。心雅心中一喜,小心刨去周圍的泥土,將一圓柱形的大石弄出來,這是一個被雕刻過的石墩?

    安定手電照著腳下起伏難行的路,跟著離驍登上猛獸嶺,微光中山影重重,啟明星掛在山尖,等著太陽跳出來的一刻便會隱去身形。

    “喵……”{她的東西藏在這里,人不在附近,而是從這邊的路往前面去了。}離驍細細嗅著空氣,在最濃厚的地方找到心雅藏起來的背包。

    安定伸手,白色的眼鏡蛇吐著信子從背包中抬起頭,給了安定一個蛇吻,再以高傲的姿態立得高高的,極具人性的望著入侵者。

    離驍嘎嘎一笑,幸災樂禍的看向安定,女媧傳承者的東西豈是隨意能動的,它發現且知道里面有好東西,卻是不敢去觸碰;以她身上擁有的靈力,下一個懲咒是很容易辦到的;而有歪心思的人觸發,那后果,想想都是一身爽!

    看來她還沒有掌握那些東西,如果先獲得第一傳承,想來它們這一路追尋也不會那么輕松,并且知道她的去處。

    安定帶著幾分饒幸收回手,一掠而過的蛇唇并沒有帶出毒牙,通靈的白色眼鏡蛇似乎只是給自己一個警告。

    “小奶貓,我們追上去!”以離驍爪指的方向是荒廢的村落,是獵豹潛伏的地方,也是毒梟選擇交易的地方;她為什么把東西留在這里又孤身往哪方而去,是有什么非去不可的理由?會不會打亂獵豹的布署?不論發生何各狀況,都是他不愿期待的。

    離驍亦是好奇傳承者行跡,它清楚錯亂傳承會讓人一直無法恢復人形,但在被封印之后,有關守護者之事卻被沒有得到女媧娘娘許可而種下印記。

    蔣池手中的望遠鏡不離眼,一夜下來不敢有絲毫分心。在敵人可能藏身的地方一次次掃視而過,當目光點定在廢村中心之時再也無法移開;他記得那里的木頭霉爛之后并沒有堆得很高,這一夜的時間,竟然成了小山堆。他相信自己沒有記錯,在太陽落山之前,那一片的地形他就觀察過好幾次。

    推了推身邊的戰友,“大家警醒些,有情況!”

    小聲商議幾聲,蔣池的目光盯在那堆土上。身后有人起身,慢慢潛了過去。

    心雅在坑里翻來覆去將石墩看了好幾遍,紫晶之石不可能是這么大一塊,難道在這石中?指甲之上再度附上靈力,切割向石墩。

    “啪……”,手上涌動的靈力引起石內紫晶石的共鳴,普通的石頭承受不住內外兩股靈力的沖撞,自行破裂開來,紫色的光芒迎著太陽初升的紫氣,將整個廢棄的古村籠罩,讓所有徹夜潛伏的人傻眼。

    離驍遠遠吸著紫晶之石與太陽即將出山散發出來東來紫氣,全身舒爽,在安定震驚的目光中,以最快的速度沖向紫氣的中心;只要再多吸上一點,它離化形的目標就能更近一步,最差也能脫離這小奶貓的形象,回到白虎的體形。

    比離驍更快的,是林中不斷響起的密集qiāng聲。一件稀世的寶貝比手中幾公斤毒品更有價值。當毒販靠近心雅十幾米的時候,獵豹亦在不斷靠近。狹路相逢勇者勝,這一刻,兩方人的目的相同,不過一方是守,一方是奪;而最終的結果,就是必須干掉另一方人馬。

    沐浴在紫光中的心雅完全被隔離,目光所極是荒廢古村從傳承守護伊始,到最后所剩幾人在戰亂中各奔東西。守護只是一個傳說,當生活不再有任何希望之時,背井離鄉亦是必然。風雨中傾倒的房屋將傳承的靈井祭壇深深埋藏。

    太陽跳過山壁,帶來紫氣蒸騰,與紫晶之石相互輝映;處在中心的心雅正閉眼看著荒村存在的軌跡,全然不知自己以被紫氣帶出泥坑,浮立于空中。

    蔣池口中可塞下一個鵝蛋,受驚嚇當然不止他一人,林中所有人既驚又嚇,人首蛇身的怪物與散發著蒙蒙紫氣的晶石,沖擊視覺與五感。

    牛本本緊緊拉著江皓宇,眼眸中全是驚恐與不敢置信,那個怪物,是與她同寢室三年的同學風心雅?

    “本本別怕!”江皓宇抱緊牛本本,心下雖驚,可他更不相信那個怪物是風心雅。風心雅昨日因為本本尋手機而與大家分開,與并不熟悉的陳懷安組隊,林中那一聲qiāng聲他也聽到了,軍方帶來的是毒販陳懷安的尸體,而風心雅卻不見蹤跡;他更愿相信,風心雅遭遇不測。

    牛本本將頭側著埋進江皓宇懷中,眼角透過縫隙看著那條白色的長裙,她不會認錯,那是她送給風心雅十九歲的禮物,這是她第一次見風心雅穿。

    離驍如風般越過發呆的眾人,跳入心雅身下泥坑,瘋狂吸取紫氣,小小的身子以弱眼可見的速度不斷長大;泥坑內無法再裝下還在不斷壯大的形體,離驍半瞇著眼,享受著爬出坑外,它興奮著體內的骨骼開始變化,只要再持續一段時間,它就可以化為人形。

    “嗷……”離驍一聲慘叫,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在眾人見鬼般的形情下,一頭老虎在所有人眼中消失,變成一只純白色的成年波斯貓。

    紫光消失,紫晶之石吸收夠東來紫氣,將所有紫氣一吸,空氣瞬間凝節,離驍吸收飽滿的紫氣瞬息消失大半,無法再維持化形白虎:紫晶石則化為一點,融入風心雅眉心。

    緊張的喘息聲從四面八方傳來,在心雅耳中如雷鼓。睜開眼來,紅中帶紫的眸光滿是魅惑,萬物生靈全都變了樣,各種不一的生命脈絡似隱似浮,愉悅,低落,痛苦,驚慌……

    落尾于地,收斂眸光,心雅掃視一圈,無數qiāng口對準她!觸及心雅目光,江皓宇拉著牛本本后退幾步,蔣池帶著戰友向前,個個緊繃著如臨大敵;毒敗方亦然,原以為是寶貝,不曾想是個怪物,好處沒撈著,己方人馬全都暴露,賠了夫人又折兵!

    “本本……”望著驚恐后退的人,心雅極度失落,世間能毫無芥蒂接受自己的人,大概只有太爺爺風燭和南熙。

    “喵……”{他們都在害怕你,看來不能讓你他們把你現在的樣子泄露出去,否則你會有dà má煩。}離驍活了幾千年的老怪物,眼神兒精得很,一看那些人的樣子,就知道女媧傳承者現在的處境不太妙。倒是后面那個傻小子,反而沒有那么大的反應,至少他的心思不像這些人。

    “你有什么方法?”風心雅也不想這里的人將她人首蛇的樣子傳出去,也許在未來某一天,她的身份會被公開,但不是毫無準備的現在。

    “消憶,女媧娘娘留下的的咒語里,有將特定時間內的記憶封印或是消除。”離驍從小奶貓到白虎體形,再被打成現在成年貓的樣子,這些人也是看在眼中,它也不愿意在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情況下,就被世人皆知。

    消憶?她想起來了,但又怕會傷害到這些人,猶豫著使用秘咒之后會不會讓他們把以前所有的一切都忘了。

    “喵……”{你不用有麻煩的會是你。消憶的秘咒不會傷人性命,你只管放心!}再不動手,這些人就要行動了,那樣會惹出更多麻煩來。

    靈氣枯竭,世界完全不一樣了,它們沒有了任性的本錢,只能想辦法先縮著等待合適的時機。

    “以心為形,以意為靈,畫地為牢—消憶!”心雅雙手合十,兩只食指點在眉心,淡淡的紫光迷漫而出,將廢村范圍內的所有人籠罩。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