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女生頻道 > 吾惜君命 >

第五百二十三章 暗號

    “人死不能復生,姑娘不要太難過了,老夫這就去看芷兒。”天霸看到此情此景眼角的淚水也是不自覺的留下來了,這樣的重逢,已經是天各一方了。

    蘭顏驚恐的看著,沖過去抱著百靈,巨劍刺向了蘭顏的后背,蘭顏忙檢查百靈,發現只她的衣服只是被自己的血染紅了。

    屋子里面充滿了一種叫做尷尬的東西,但是原本最該尷尬的大祭司倒是一本正經的走到了芷白的窗前,然后把芷白的手給拉起來。

    芷白的大腦瞬間空白了,這是什么和什么啊,從來沒有人和她說過調戲一個人,會被反調戲的,下意思的她想要把手給拉回來。

    “呵呵,弟弟呀,我剛才剛次”她邊說著然后看著貴妃求救,然而這個人嘴角帶著xié è的笑,然后上下左右四處看,就裝作沒有看到她的求救。

    “剛次怎么了?”

    吐氣如蘭這個詞本來不因該出現在一個男人的身上,但是現在對芷白的感覺就是,弟弟說話和她隔著一段距離,但是她感覺這話就是貼在她的臉上說的。

    “我剛才只是開玩笑的。”慫了,徹底慫了,她從來沒有這一刻這么慫過,以前她芷白也是響當當的人物,現在擺在了一個別自己小的男子手里的了。

    “哈哈,你也就這點能耐啊?”貴妃再也忍不住大笑了起來,看來某人也只是狐假虎威啊。

    “你打算怎么做?”這是蘭顏問出來的話,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內心是多么的躁動,他原本以為芷白是和云亦算是重歸于好了,就算是云亦之前做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但是看在芷白的份上,他靈族的這筆恩怨也就可以消了,可是現在看來事情沒有那么的簡單,芷白是想要報復云亦的!而且是用最殘忍的方法,讓這個男人失去所有的尊嚴!

    “就在大婚的那一天,你們來參與我的婚禮,然后要把這個婚禮辦的特別的壯大,然后我要狠狠的羞辱這個男人!”

    “可是,要是他惱羞成怒了,那怎么辦?”報復雖然很痛快,但是他們都擔心要是云亦真的發火了,那個小肚雞腸的男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來的!

    其實這個問題芷白自己也想過的,但是她想通了,恐怕云亦那廝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特別了,所以才會這么不要臉的把她的心晚回來,既然都是相互利用,那么她有什么里面有相信,云亦會為了利益,而傷害她呢?

    那是個強大的女人,它的幻毒在那個女人的面前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事情,所以說它才會一直留在這個地方,保護了這些當初被那個女人救了的人之外,還守護這那個女人留下來的東西。

    經過這么一番,它也算是知道了,芷白就是當年的那個孩子,所以它現在的任務也就變成了守護芷白了,那是恩人的女兒,它也算會報恩了,所以跟著芷白出現的人,它不認識的都會大量一番。

    聽了剛才這個女人的話,不管是喜慶假意也好,好在是這個女人沒有攻擊直白的意思。

    貴妃也是回頭看了一樣這種不同尋常的獸,幻毒簡直就是驚天地泣鬼神的,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可是現在不是問這些的時候,有的時候言多必失,她也只是朝著后面的人抱拳,然后告退了,她現在的事情也非常的多,不單單是要照看小帝君。

    最重要的及時要研究怎么破了丞相那個老匹夫的陣法,那老匹夫就仰仗著自己周圍的陣法強大,任誰都攻打不進來,所以這些年來一直都十分的囂張,現在就更加的過分了,明顯就是一個丞相府而已,竟然敢肖向著要拿走帝國的江山,簡直就是癡人說夢了!

    蘭顏憤怒的盯著巨劍:“你有什么資格傷害她!你只是劍靈,為何總是忤逆主人的意志!”

    蘭顏所有的憤怒和不安都向劍靈發泄著,想用意志強行的將劍靈拉出來。

    “顏,快停下,你會受傷的,弒天劍的劍靈不必其他劍靈!停下!”芷白焦急的叫著魔怔了的蘭顏。

    云亦拍拍芷白的肩膀,看向蘭顏:“你感應到了吧又何必逼她。

    百靈看著蘭顏抱著自己是尸身,那樣絕望。

    蘭顏千千萬萬族人的性命和自己的性命,這要如何選擇?

    其實小蘭啊,我想大聲的告訴你,我不要那個軀殼了,毀了吧,毀了你就可以拯救靈族不幸的命運,我不在乎的,我只要站在你身邊就足夠了。

    小蘭啊,你的生命中的每一件事我都參與了,只是你不知道。

    看著天霸的身影消失在遠方,慕夫人看著面前的墳地,像是一個沒有筋骨了的人一般,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光看藥瓶的造型她就知道這是上屆丞相家的藥瓶,但是她以為只是巧合,在她打開藥丸的一瞬間那股熟悉的味道直接鉆入了她的鼻孔,沒錯這就是丞相秘制的專門用來隱藏自己氣息的東西!

    “這東西你是哪里得到的?!”慕夫人難以置信的看著云亦,如果她記得不錯的話當年的帝君和丞相的關系算不上好,所以帝君一般是不會帶著這個東西來到這個界面的!

    就算是當年帝君帶著這個東西來到了這里,然后把東西悄悄給了她的姐姐,到現在也是沒有要曉得了。

    可是現在看來,這藥煉制的時間不算是很長,很新鮮!“是不是那個內奸從少將身上偷來的?”

    這是慕夫人想到的最有可能的。

    “不是!”

    聽著云亦直接否認了,慕夫人直接從自己的凳子上面站了起來,然后看著云亦。“你快說這東西到底是哪里來的?”

    “嗚嗚為什么?明顯都是我做錯了,你為什么還要懲罰自己?她是小帝君又如何,當初不是你舍命救她,她豈能活著,她就算是跪在你面前給你磕頭,你都是受得起的。”慕夫人一邊哭著,一邊淚眼朦朧的看著面前的。

    好多雜草就要把墳堆給淹沒了,她小心翼翼的把墳堆上面的草給拔了下來,她從來都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但是她現在跪著一步步的給墳頭上面的雜草清理了。

    經過長時間的風吹日曬,原本高高的石堆慢慢的向下活動了,已經有一些滾落在周圍的草垛上面2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