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凡人修仙之魔道至尊 >

第156章 外出闖蕩

    歲至寒秋,冷風習習。

    圣魔宗山門口,少年陳遙為了抵御刺骨寒風,早就在周身凝聚出一道hún yuán的能量護罩。

    他一邊呆呆凝視著遠方的山野,一邊在心中念叨著等回到住處,一定要喝了那壺珍藏許久的靈酒暖暖身子。

    就在這時,兩道身影從山門內飛身而過,逆著呼嘯而來的冷風,使得身上的衣襟颯颯作響。

    陳遙看得清楚,為首那道身穿紫色長袍的身影,正是前幾日來圣魔宗內作客的筑基修士季凡。

    在此之前,陳遙也不知道季凡的名頭,可是等季凡來到圣魔宗后,竟然跟屠天化以及云曦兒兩位筑基長老分別打了一場,據門內的某位消息靈通的家伙說,季凡以筑基初期的修為跟云曦兒打了個平手。

    這個消息一出,圣魔宗的煉氣弟子之間頓時瘋傳起了季凡的英勇事跡,越階戰斗,這可是低階修士最為感興趣的話題了。

    有些好事者更是直接扒出了季凡在伏牛宗的底細,發現七八年前季凡不過是一個煉氣一層的低階弟子而已。

    得知這個消息,許多人都覺得季凡應該是有了什么驚人的奇遇,或者得到了什么逆天功法。

    一時之間,這些人紛紛前往云蓉兒閉關的洞府所在,希望能拜見這位年紀輕輕就成為筑基修士的前輩高人,心想著若能得他指點幾招,或許自己也就有了越階戰斗的本錢了。

    季凡呢,并沒有住在云蓉兒的洞府,而是在洞口不遠處搭了一個木質小屋,每日打坐修煉,或者與云蓉兒一起散步聊天,在閑的時候,就裝作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和顏悅色的接見那些慕名而來的圣魔宗弟子。

    數日下來,還真就有不少煉氣弟子見到了季凡,尤其是那名曾經在山門外給他指出屠天化洞府所在的少年,在受了季凡幾句指點之后身有感悟,一下子就突破了停滯三年的修煉瓶頸。

    陳遙也有幸得見了季凡一面,雖然沒能跟這位年齡相差不大的前輩說上話,但見他待人和善的態度,心中不免就生出了幾分傾慕,只覺得我輩修仙者就應該像季凡那樣待人和善,風度翩翩。

    直到兩個人的身影消失在一座山峰的拐角,陳遙才終于從羨慕的神色中清醒過來,猛然意識到身后的那道白色身影,好像是門內明令禁止外出的云蓉兒。

    這下子陳遙有些不淡定了,意識到云蓉兒出走,他這個駐守山門的弟子必定受罰,頓時變得一臉的焦急,急忙拿出一個傳遞信息的符錄,朝著山門所在的方向當場掐訣祭出,希望能將云蓉兒出走的消息盡快傳給門內。

    卻說飛出圣魔宗山門二十多里的季凡二人,在確認身后并無什么追兵之后,這才減緩了飛行速度,兩個人一起并排而行。

    看了看身旁的季凡,云蓉兒眼神中透出一絲親近,笑道:

    “你既然已經成為筑基修士,跟那些煉氣弟子客氣什么,還自降身份去指點他們修煉,真是多此一舉。”

    季凡一臉調笑,說道:

    “你是不知道,獲得你這位大美人的傾心,我可是被很多男修士在暗中記恨著呢,若是不表現的和藹可親一點,恐怕下次再來就不是云曦兒一個人打我,而是你的那些追求者一起出手了。”

    云蓉兒微微蹙眉,說道:

    “你凈胡說,我常年不在圣魔宗內,哪里來得那么多追求者?”

    季凡卻是一本正經道:

    “那是你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美!”

    聽聞此話,云蓉兒頓時掩嘴一笑,說道:

    “這話我愛聽,以后要這樣多夸夸我!”

    季凡表情一滯,轉身拉住了云蓉兒的纖纖玉手,正色道:

    “嗯,確實很好看,百看不厭!”

    云蓉兒頓時一陣白眼,說道:

    “行啦,夸一句就得了!”

    季凡終于露出一絲壞笑,不再去夸云蓉兒,而是正色說道:

    “你去求齊玄冥放你離開,他不提什么條件,居然就這樣答應了,我還是有些不明白是何原因!”

    云蓉兒沉吟不語,片刻之后才緩緩說道:

    “數日之前,我師傅黃三甲為圣魔宗卜了一卦,可能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季凡一臉疑惑,占卜之術他也曾經聽說過,不過這種道法玄之又玄,乃是比修仙之道還要逆天之舉,據說可以憑借此術窺伺天機,能知過去未來。

    不過為圣魔宗整個宗門卜卦,又關云蓉兒什么事呢?

    見季凡不解其意,云蓉兒接著說道:

    “我也曾學了一些卜卦之術,若是猜測不錯的話,我師傅得到的結果應該是跟我有關。”

    這下季凡更有些費解了,問道:

    “你的意思是圣魔宗以后的興衰,跟你有關聯?”

    云蓉兒微微點了點頭,淡淡說道:

    “只知待在宗門不敢外出闖蕩的修士,往往不會有什么大的機遇,等境界提高到一定層次就會進步緩慢了,相比于資質較差卻常年在外歷練的修士,反而是后者的境界會提升的更快,在與人交戰時,后者也會有更多的打斗經驗,很多時候往往能夠力壓同階,無論是對宗門還是對他們自己,都是有莫大的好處的。”

    季凡終于明白了云蓉兒的意思,接著說道:

    “你是說,齊玄冥長老在得知你的重要性之后,有意讓你在修仙界多多歷練,這樣的話,你若有了什么際遇也就能給圣魔宗帶來不小的幫助。”

    云蓉兒微微點了點頭,說道:

    “我曾在修仙界歷練了七八年的時間,也算有了不少的經驗,在外歷練的話,絕對比待在宗門內閉關修煉更有幫助,想來齊玄冥長老也是這個意思。只是……”

    說到最后,云蓉兒欲言又止。

    季凡追問道:

    “只是陰煞宗的殷不敗有可能回過頭來盯著你我,若真的碰到他了,估計我們兩個都得喪命。”

    云蓉兒微微點了點頭,說道:

    “不知道齊長老是怎么想的,按他的性情,應該不放我們離開才對。”

    聽聞此話,季凡終于微微點了點頭,說道:

    “那就是了,恐怕我們身后一直跟著的那位就是齊玄冥長老了!”

    云蓉兒一臉驚訝,急忙朝身后的山峰看去,卻是什么都沒有發現。

    季凡淡淡一笑,說道:

    “你不用找了,我修煉了一門特殊功法,才察覺到一些異樣,你是不可能發現的。”

    云蓉兒微微點了點頭,終于明白了齊玄冥的布置安排,嗤笑道:

    “鬧了半天,我們兩個都是拋出去的魚餌,為的就是調出殷不敗這條大魚。”

    季凡微微瞇眼,朝著身后一個方向仔細看去,忽然又猛的睜眼,驚懼道:

    “不好,我們快走!”

    下一刻,顧不得解釋什么,季凡拉起云蓉兒便朝西北方向極速飛去。17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