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女生頻道 > 彪悍農女病嬌夫 >

208婚禮前夜

    日子過得飛快,眨眼到了大婚的前三天天。

    軒轅玉晟在婚禮前三天要離開了明月新城,回了晟王府。老規矩,新娘新郎大婚前三天不能見面。

    為了圖個吉利,能和韓一楠長長久久,婚姻美滿幸福。軒轅玉晟心甘情愿,又依依不舍的上了馬車:“媳婦兒,安心等著我來迎娶。”

    “嗯,我等著你。”改口改得挺快,還沒成親就叫上媳婦兒了。韓一楠將人送上馬車,沖他揮揮手。

    沒有感覺到媳婦兒對自己的不舍,軒轅玉晟伸出腦袋,一只手伸向韓一楠,“媳婦兒,你要想我。”

    這人,又不是分開很久,三天而已。

    但見他濕漉漉的大眼睛不舍的看著自己,韓一楠心一軟,拉上他的手,“好,每天都想你。”

    “我也每天想你。”再不走卞京城門就要宵禁了,軒轅玉晟才松了手,對初一說,“走吧!”

    腦袋缺伸在車窗外面,看著韓一楠,直到看不見才縮回去。

    韓一楠無奈的搖搖頭,進了屋子。

    第二天一大清早,宮內就送來了晟王妃大婚的禮服。

    “晟王妃,這是晟王殿下親自為您設計的大婚禮服。”尚衣局的尚宮親自送來了禮服,讓宮女打開一個個錦盒,從里面拿出一件件衣裳和配飾,以及頭飾耳環和項鏈。

    “多謝王尚宮,勞煩您親自跑一趟。”讓香露和香雪拿著清單清點完整套禮服,韓一楠笑著謝道。

    “晟王妃客氣了,這是奴婢應該做的。”

    送走宮里的人,韓一楠才認真看軒轅玉晟親自為自己設計的禮服。

    禮服出了里衣雪白,其他都是正紅。不了透氣,舒適親膚。

    韓一楠走過去,只見領口袖口和裙擺上繡著寓意吉祥,新人成雙的龍鳳,多子多孫的石榴,花開富貴的杜鵑花,五福臨門的五福鳥,祥瑞和氣的祥云,錦鯉和寓意五谷豐登,國泰新安的稻穗。

    仔細看,龍鳳、五福鳥和錦鯉上閃閃發光,這是亮片。

    火紅的嫁衣上繡著金花,金花是立體的,很有質感。花型新穎,光澤亮麗。立體金花搭配手工點珠,高貴、典雅、大方。

    整套禮服優雅大氣,獨特精致修身。

    同款刺繡,加亮片和點珠,鞋頭上是一顆大大的東珠。富貴又榮華。

    一看,就知道是軒轅玉晟親自設計。這些立體的花朵和亮片只有自己和他知道,作坊并沒有用上。

    再看那點翠禮冠上,竟然鑲嵌這十二顆東珠,旁邊還有許多大小不一的珍珠。

    韓一楠摸了摸脖子,這是準備把自己的脖子壓折啊!

    耳環倒是不大,與項鏈、手鐲是成套的,簡單不反鎖,款式新穎耐看。

    這些全是軒轅玉晟設計的,自己曾經跟他講過希臘神話。這套飾品,就是女神海倫。獨特的花型詮釋了女神獨特的氣質,高貴夢幻與率性真實兩種不同風格的無線銜接。

    原來,在他的心中,我這個未來的晟王妃是這樣的。韓一楠啞然失笑。

    “縣主,殿下對你真好,什么事兒都要親力親為。”香雪將禮服一樣樣收好,真為韓一楠感到高興。

    香露也道,“我們縣主這么好的人,值得最好的。”

    “你這丫頭,聽著是在夸我,一琢磨,原來還是在夸晟王呢。”韓一楠翻看嫁妝冊子,笑著說道。

    “主子,您可別給奴婢下套。奴婢的心里,您和晟王殿下都是最好的。您和殿下在一起,那就是天作之合。”香露坦然的說道,“您和殿下脾氣性格互補,沒有更合適的了。”

    “呦呦呦,香露這張小嘴如今倒是把香水那張巧嘴給學來了。”韓一楠合上冊子,笑著看向香露,“是不是有了喜歡的人,想嫁了。說出來,我給你做主。”

    “哎呀,縣主您現在怎么也打趣奴婢了。”香露一扭身,出去了。

    韓一楠伸頭看了眼走出去的香露,問香雪:“她是生氣了,還是害羞啊?”

    “縣主,奴婢看她是害羞了。”香雪伸頭看了一眼在外面收拾東西的香露,湊到韓一楠這邊,“奴婢看她可能是恨嫁了。”

    “好,等我大婚后,就開始給你們四姐妹張羅婚事。”韓一楠決定關心一下四香的婚姻大事,還有自家妹妹的,十五歲了,明年及笄,該說婆家了。

    香雪聽了:“縣主,奴婢不著急的。”

    “沒事兒,你慢慢找合適自己的,自己喜歡的。到時候跟我說,我幫你看看掌掌眼。”韓一楠說完看向香雪,只見她臉頰酡紅,對著自己點點頭。

    不得了了,四個丫頭都找到了自己喜歡的人。韓一楠為她們高興,女子生存不已,能找到與自己相濡以沫的另一半,不容易。

    大婚前夜,梁氏和三妯娌、莫小翠來到韓一楠的房間。

    最后一次檢查了一下明日要跟著去晟王府的東西,四人圍著韓一楠坐下。

    梁氏拉著韓一楠的手,“好快,明日你就要出嫁了。仿佛還是昨天,你娘才生了你,你爹跑來家里報信。轉眼睛,長大成了大姑娘,要有自己的小家了。

    你嫁的是皇家,別的咱們不說。你們現在新婚燕爾,如膠似漆自不用說。

    三五年甜蜜期過后呢?現在說的好,只要你一個。以后可就不一定了,男人都是喜新厭舊的,甜言蜜語不可盡信。

    你是個聰明的孩子,外婆說也沒有別的意思。不是挑撥你和晟王殿下的關系,也不是讓你不信任他。

    夫妻間的信任很重要,這樣才能長久。外婆說這些,就是給你敲個警鐘。”

    “謝謝外婆!”韓一楠感激的握著梁氏的手,點頭:“外婆,我明白你的心意,是一心為我打算。”

    “你外婆說的不錯,晟王殿下身份尊貴。他沒這份心,不代表其他女子不覬覦你的位置。

    去年孫小姐就是一個例子,你可得長記性。”孫妙珍的身份和結局,是莫小翠進京后聽兩個大侄子說的。

    “娘你放心,既然我選擇了他,就做好了心里準備。遇到困難,我會和玉晟一起解決。”韓一楠怎么會不明白,感情的事情誰能保證就能如誓言一樣天長地久。

    婚姻是靠自己經營的,不然再好的感情也走不到白頭。

    “出嫁后,記得要孝順公婆,善待小姑子。貴妃娘娘在宮中,你以后進宮多陪陪她。還有玉瑤公主很喜歡你,你也多帶帶她玩啥。”莫小翠雖是個農婦,進宮后十分同情趙貴妃,有皇帝寵愛又如何,要出宮可不容易。身邊都是丫鬟婆子,連個說知心話的人也沒有。

    好在女兒不是入宮,不然,這樣閉塞的日子,只怕要把一楠給急壞了。一想到軒轅玉晟的身份,萬一有那么一天。

    莫小翠心上一緊,到底不敢把這話說出來,咽回了肚子里。

    五個人又說了些婆媳之間相處的門道,不過是用自己的經歷來告訴韓一楠,給她一點忠告。

    另外就是夫妻相處之道,雖然兩人的身份高貴,與普通夫妻不大一樣。可如何相處,也差不多。

    終于,說道最關鍵的話題上了。

    “一楠,你身子骨現在也養好了。成親后啊,趕緊懷個孩子。這孩子啊,就是維系父親感情的紐帶。多生幾個,是最好不過的。”柳葉跟著讀了寫書,說的話不想村里婦女那么直白。

    梁氏附和,“對,你三舅母說的極對。不說皇家,就是我們普通老百姓也十分重視子嗣。外婆先前說的就是想說這個,有了孩子,關系更好,才是一個家。”

    哦,原來先前那一番話,是為這個做鋪墊呢!

    “娘的意思呢,就是成親后,你安心待在家中。作坊就交給你舅舅和你表哥表弟,還有我們幾個。忙碌奔波了兩年多,你也該休息了。干脆就趁此機會給自己放個假。”

    莫小翠提議得到了四人雙手同意,米粒也說道,“你有啥事兒直接交待他們去做,晟王殿下也有不少得力的手下,你別啥事兒都親力親為。往后,你的重點在家庭上。”

    就差直接說,往后你把精力都放在生孩子上了。

    “你看你兩個表嫂,都有了身孕,年底,你大舅母家就能添兩個孫子了。”汪梨花開心的說道,“今年青文表哥也要成親了,二舅母就盼著抱孫子了。”

    “急啥,水到渠成的事情。”梁氏樂呵呵的笑,有對一楠道,“你也別急,放松心情,水到渠成。送子娘娘自然會給你送幾個大胖小子。”

    長輩們都是為自己好,韓一楠能理解。這個時代,繁衍子嗣很重要。軒轅玉晟的父皇和母后已經望穿雙眼,好容易等他成親,恨不能立刻就能抱孫子吧。

    不過,韓一楠不會改變心意,懷孩子,慢了十八周歲再說。

    此刻,卻不能拂了長輩的心。韓一楠點頭,“好,那以后作坊就請大家費心了。”

    “沒問題,一定給你管得妥妥的。”梁氏開心大笑,莫小翠安心了,三個舅母也放心了。

    梁氏和三妯娌來,出了說說心里話,還來給一楠添箱。

    金銀珠寶,沒有月光寶盒,多了一尊白玉送子娘娘。

    長輩賜不可辭,更何況韓一楠心里也想生幾個大胖小子和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歡喜的收下了。

    晚上,莫小翠陪著韓一楠睡,韓一楠拉來韓碧萱,抱著小妹。母女四人第一次睡在一張床上,等小妹睡著了開始小聲聊天。

    第一次,莫小翠才深刻的感覺到,自己對大女兒疏于照顧。自從生了二妞后,自己就沒怎么照顧她了,扔在一旁幾乎沒怎么過問。

    好像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她不愛言語,變得更加呆滯。當時她本來腦子就不好,自己又疏忽,便經常被花氏打。

    后來有了毛蛋,家務地里活兒計,還得帶孩子。自己有時候累得很了,也會吵她幾句。自己沒本事,孩子們都跟著自己吃苦受罪。也難怪她清醒后,不愿意理自己。

    “以前,娘虧欠你們兩姐妹太多了。”回想起以前的日子,莫小翠眼眶濕潤,言語哽咽。

    睡在中間的韓一楠,伸手拉住她的手,“娘,我才醒來的時候有些分不清,理不清關系。就覺得奶和爹打我,你攔著我,我就生氣。后來才知道,娘對我可好了。”

    “我不好,這個家都是你一直在支撐。后來因為你和晟王的事情,娘還跟你鬧矛盾。想想,娘真是不應該。”莫小翠嘆了一口氣,“晟王對你是真心的,娘也放心。”

    “娘,別這么說,你也是為了女兒考慮。其實吧,男人花不花心,壞不壞的。和金錢地位都沒有關系。你看雨墨的父母,兄嫂,再看秦紫霄的父母,王大儒倆夫妻,他們有錢有地位吧?還不是一樣,只守著自己的結發妻子過。”

    韓一楠看看莫小翠,再看看韓碧萱,“再看鎮上的李秀才,不過一個秀才,竟然一妻一妾。所以男人的品德、道德和感情觀,決定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娘懂了。”莫小翠想到了韓友力,“其實你爹要不是原來愚孝,他對娘應該還是不錯的。”

    關于自家這個爹,韓一楠噗嗤笑出聲,以前沒少和他動手。

    “你爹以前確實該揍,雖說娘當時嘴上勸。看你摔你爹,心情舒爽極了。”莫小翠也笑了。

    韓碧萱坐起來,“原來娘是這么想的,那當初我也該摔一次爹。小時候被他打得可慘了,對也挨揍,錯也挨揍,不對不錯還得挨揍。”

    “哎呦,你怎么還記著呢。”韓一楠好笑,拉著韓碧萱躺下,“哪有子女打父母的,是禮法不容的。咱們那時候沖動不懂事,爹是心疼我們不還手。要是真打,爹還手把我們打死也活該。”

    “你姐說得對。”莫小翠說道,“沒想到你爹啥都知道,裝得挺像,蒙過了我們。”

    “爹才是高手。”

    母女三人笑成一團,眼中卻有淚花。

    “碧萱以后找個什么樣的人?”韓一楠關心起妹妹的婚姻大事,“還有一年及笄,你可以開始考慮未來的夫婿了。”

    “還早呢,我和大姐一樣,十八歲成親。”韓碧萱偎在韓一楠懷里,“大姐不在家,我在家多呆幾年,陪著爹娘和弟弟妹妹。”

    “你還是趕緊嫁出去吧,家里還有小妹呢。”莫小翠抽出枕在小妹小腦袋下的胳膊,“娘也不挑對方什么錢財地位,人品好,不濫情,最主要的是對你好,就成。”

    “我也不知道什么樣的人好,娘和姐姐幫我找吧。別找丑的矮的黑的,就行。”小姑娘說起這個,很羞澀,還好燭火昏暗,看不到臉紅。

    韓一楠就知道碧萱害羞了,不過沒取笑她,反而開導她,“婚姻從來就不是兩個人的事情,不過首先還得你自己喜歡,看這個順眼啊。怕什么,要是有自己喜歡的,就勇敢的跟娘和姐姐說。我們幫你看看這個人如何,合適的,我們也可以主動去提親的嘛。”

    已經害羞的用被子蓋著腦袋了,不吭聲。

    “對,別怕,有喜歡的人就跟娘和姐姐說。”莫小翠也支持,受過手,越過韓一楠,拍拍韓碧萱的肩膀,“別躲在被子里,多憋氣啊。”

    還是不動。

    韓一楠開始使壞,“再不出來,我可能會忍不住散發一點不好聞的味道啊!”

    “啊,大姐你怎么這么壞。”韓碧萱趕緊鉆出被子,“我出來了,你等下啊。”

    “你姐騙你的,真上當了。”母女倆哈哈笑。

    母女三個在這里說心事聊天,軒轅玉晟則是躺在婚床上,難以入眠。

    想到明日一楠就要正式成為自己的妻子,軒轅玉晟就興奮得睡不著覺。不知道自己設計的禮服一楠喜不喜歡,穿上好不好看。

    艱難的熬過沒有她氣息的三天,今天是最后一夜。過了今晚,就能與她每晚同床共枕。早上喊她起床,一起吃飯一起去作坊,一起回來,甚至可以,一起沐浴,一起

    好羞澀,軒轅玉晟臉紅了,一會兒渾身都熱了。

    “初一,帶本王去房頂。”

    以為殿下要賞月,初一現身,帶著軒轅玉晟上了房頂,還準備了水果飲料。

    “撤了!”軒轅玉晟坐下,望向對岸。

    “王妃睡下了嗎?”

    “殿下,王妃早就睡了。今晚是出嫁前夜,韓夫人和二小姐,三小姐陪著王妃呢。”初一將得到的消息稟報了。

    “她們說了什么?”

    “殿下,屬下們不敢太接近,她們說話小聲,沒聽清楚。不過聽到有笑聲,心情應該很好。”

    軒轅玉晟點頭,“退下吧,本王坐一會兒再下去。”

    初一飛身下了房頂,讓其他暗衛好生看著。

    小可守在院子里,望著房頂上自家殿下這孤單影只的,好可憐。他眼睛望向對岸,殿下定是想王妃了。

    殿下終于娶王妃了,以后有人陪在他身邊,有個知冷知熱的人,真好。

    晟王府也會熱鬧起來,小可乞求上蒼,多給自家殿下幾個孩子。殿下為什么喜歡五峽鎮,還不是因為王妃的家人多,善良和睦嗎?

    所以,多賜給殿下幾個孩子,殿下得多開心。

    親還沒成,都開始想兩人生多少孩子了。1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