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修真小說 > 破兒修仙記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你跟你師父換一下

    聽到這熟悉又令人頭疼的聲音,破兒就是大吃一驚,原來空空秘境還真是一個空間,主人正是之前那惱人的邋遢鬼老頭。

    他在等妖魔現世,師父豈不是危險了?那老頭的修為,高的已到了出神入化,匪夷所思的地步,師父再厲害,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這可如何是好?

    就在破兒為師父擔憂,心中忐忑不安時,見一縷青煙從高空飄飄蕩蕩而來,到了長個子的小石子面前,變成了一白發老頭。

    “你?你不是已經潰散了嗎?潰散前不是變成了閻王大人的魂魄了嗎?怎么又活過來了,又變成了那老鬼的模樣,你,你到底是誰?這里又怎會是一個空間?”

    三族修士望著死而復生的老頭,各個驚得瞪大了眼睛,此時都是滿肚子的疑問,幾個膽大的修士,上前質問道,問出了一眾修士的心聲。

    “哼,燕雀安知鴻鵠之志?米粒之光豈能理解日月之光之輝煌,你等小人物,就別操那閑心了,說了也不懂,當然,小丫頭例外,老夫無須解釋,她已然明白。”

    老頭說著話,狡黠的沖著破兒眨了眨眼,做了一個鬼臉,引得周圍的修士,將目光齊刷刷的望了過來,眼里都是問詢,你明白什么?還不快說出來。

    破兒氣得就想發怒,這死老頭,狡猾狡猾的,又成功將鍋甩給了自己,依然想要大家一齊對付自己,等會他好對師父下手吧。

    想到這里,破兒嫣然一笑道“諸位,你們剛才都聽得清清楚楚,這秘境其實就是一個空間,空間的主人,正是這位很會演戲,很會哭的老頭,我們都是受害者,被他騙到這里來,互相殘殺,就是為了陪他等妖魔現世。”

    老頭嘿嘿一笑道;“小小丫頭,老頭子就喜歡聽你說話,三言兩語總能點出問題的本質,你能看透,那是最好,比那些個螻蟻強太多了。”

    聽了老頭的夸獎,破兒就是一愣,老頭又是唱的哪一出?先前死不承認,如今又大大方方的承認,一切都是他所為。

    于是問道“你終于肯承認,幾萬年來,你為了等妖魔現世,閑著無聊,找一幫修士陪你玩?所以之前來這里的,都互相戰死了?閻王大人呢?也戰死了嗎?”

    “咳咳,這個嘛,小小丫頭,你問的太多了,老頭子好歹也是你的長輩,對長輩的態度,怎能如此咄咄逼人?你們這些人,沒聽到嗎?三瓣梅花現世了。”

    三族修士一直在豎著耳朵,認真聽著破兒與老頭的對話,此時大家都有一種被騙的感覺,既然老頭是空間的主人,又說是刻意在等人,那不是明擺著的事嘛。

    什么?三瓣梅花現世?之前光顧著老頭死而復活的奇跡,到是忽略了三瓣梅花現世這句最關鍵的話了。

    經過老頭的再次提醒,一下子點燃了修士們的興趣,三瓣梅花,那可是凡人踏入修仙界的一把鑰匙,誰沒有凡人親人?這等寶貝豈能錯過?

    來這里不就是為尋寶而來嗎?如果能得到三瓣梅花,被騙來也是值得的,想到這里,一個個眼中精光閃動,為這一機緣蠢蠢欲動,即使不是秘境又如何?

    “前輩,敢問三瓣梅花在哪?”有心急的修士著急問道。

    “就在這顆石子里,真是蠢得可以,老頭子說了兩遍,你們才醒悟過來,就這反應,回家種地去吧。”老頭一邊緊緊盯著逐漸變大的石頭,一邊冷冷譏諷道。

    等了幾萬年,這一刻就要到了,老頭的臉上,有著克制不住的笑容,破兒看著奇怪,一時拿不定老頭對妖魔到底抱著什么態度。

    于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躬身施禮道“前輩,如今入魔之人是我師父,前輩功法高深,破兒誠心請教,可有什么辦法,能消除三瓣梅花帶來的魔氣?”

    破兒的態度極為恭敬,對于老頭之前對自己的戲耍,她不想再計較,只要為了師父,別說態度了,就是讓她上刀山下火海都行,在她心里,師父是她最親的親人。

    “辦法?我為什么要告訴你?你不是很能干嘛,悟性好,分身多,自己琢磨去。”老頭回頭嘴一撇道。

    這老頭,剛才還好言好語,這會又犯病了,好嘛,直接給了一個二比零,破兒一陣頭疼,旁邊的藍貓不樂意了,氣道“老頭,你怎么說話呢?”

    “哼,聒噪!”老頭的臉上有了嗔怒,抬起手就要一巴掌拍死藍貓,破兒深知老頭的修為高深莫測,這一巴掌拍下去,藍貓必死無疑,急忙喊道“等等!”

    讓破兒有驚無險的是,老頭的巴掌立在空中,眼睛卻上下打量著破兒,忽然驚訝的問道“入魔之人怎么不是你?”

    “為什么是我?”破兒回問道,這老頭一時糊涂一時明白的,儼然是兩個人在跟自己說話,明明之前對話頭腦清晰,邏輯嚴密,如今?唉!

    破兒心里直嘆氣,想到老頭就是一個戲精,恐怕現實和演戲他早已切換自如,算了,就順著老頭的話吧,滿足他的演戲欲,也許能探聽到一些自己不知道的情況。

    “你三修結合,又有陰陽血,只有你,才能收齊三瓣梅花,不對,不對呀,怎么都變了樣,算定了你拿到三瓣梅花后,必會變成妖魔。”老頭的臉上盡顯不可置信。

    “然后,由你親手滅掉妖魔?”破兒一臉恭敬的問道,心里冷哼一聲,說來說去,你守在這里,就是為了殺我。

    “嘿嘿,不老實,表里不一,明明對我想殺你,恨得要死,卻故意一臉恭敬,想騙老頭子嗎?可沒那么容易。”老頭開心的笑著,一副高興的不得了的神情。

    破兒撫額,忘了這老頭才是讀心術的高手,算了,不多想了,反正自己生來就是一個棋子,不僅是先祖的,還是這些道行高深的萬年老怪的。

    “怎么?做棋子做上癮了?這就認命了?不想反抗一下?”正在生悶氣的破兒,被老頭一連串的問題,問得一臉的郁悶?

    “誰不想反抗了?能打得過你嗎?真是站著說話不嫌腰疼。”破兒沒好氣的回道。

    “打不過也得反抗一下,要有不屈意志,不然他們派我來這里等你,一點難度都沒有,這多沒意思?”

    老頭說到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拍腦袋道“不行,入魔的人應該是你,你快點和你師父換一下。”。5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