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名模 >

第一百三十三章:小姐,你的豆漿

    送走媚娘,我獨自走進了盛世人間,

    當我走進大廳的時候,看到那尊手握青龍偃月刀的時候,就禁不住的一步步的走了過去,

    那雙丹鳳眼炯炯有神的看著世間,看著他身前香爐中還沒有一根香,心中微微的有一點期望似的,我會是給他點頭香的人嗎,

    再抬頭看關二爺的時候,便感覺他對我笑了似的……

    義薄云天,有情有義;我一個女人,能做到嗎,

    “怎么……”魏顧海不知道什么時候站了過來,

    “你說關二爺會讓我給他上頭香嗎,”我看著關二爺的像問,

    “這個環境不適合你,”

    “不適合我,適合你嗎,你在道兒上混了那么多年,你敬重這尊像嗎,”我轉過頭問,

    “道兒上的事,你懂什么,道中有道,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簡單,他……”他說著用手指著關二爺,表情中帶著些微微隱忍的憤怒說:“他手上沾了多少人的血,情義二字沒你想象的那么簡單……”

    “但是應該也沒你想象的復雜吧,”我有些不服的說,

    “如果你成功了,你給關二爺上香的時候,不要告訴自己要仁義,”

    “為什么,”我不解的問,他如此一個老練的道兒上的人,為什么這么不敬重的說,

    “聰明人和愚蠢的人,思考問題是不一樣的,你可以把關二爺看作是某些行政樓宇內的‘廉潔’二字,那個招牌跟關二爺的雕像,象征意味都是一樣的,我們這兒的一幫人會上香敬香的讓帶頭人高聲吶喊,我們都是血腥的、講義氣的人,你覺得這像不像是那些衣冠楚楚的人拍著桌子告訴眾人說我們不能貪污一樣,他們真的廉潔的一點都不腐敗嗎,聰明的人,會把這個當做一種警示,,”他狠狠的指著關二爺的臉,眼中怒氣沖出,繼續道:“就像那些人講究廉潔一樣,我們整天講的就是義氣,然而,現實呢,現實是自私的,現實是人不為我天誅地滅,現實是自私自利的,何總義氣嗎,還是王總義氣,所以,徽因,看著他的時候,你就時刻的要警告自己清醒點……現實就是你單純了你就沒活路……”

    他說著轉身去了樓上,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時,我感覺自己的世界又顛覆了似的,

    再去看關二爺的臉的時候,感覺那臉在笑,卻是一種嘲笑……深深的嘲笑……

    ……

    獨自走進酒吧,

    吧臺的小經理跑過來問我想喝什么,我要了杯烈酒,

    灌著那些烈酒的時候,嗓子火辣辣的疼,

    一大杯快喝盡的時候,腦子缺依然清醒,父母、肖亮、夜店、模特等等等,太多太多的事在翻滾著、變換著,一件件的讓壓迫過來……

    如洪水般沖擊著我的大腦,讓我根本就來不及模糊,

    這一切,仿佛命中刻意安排好的一般,像是一堆堆的鞭炮匯集在一個時間、一個地點點爆炸開來,讓原本單一的能量,整體的炸開了……

    “走吧……”魏顧海走到我身邊喊著我說,

    “恩,”

    ……

    夜很深,燈火卻依舊,

    魏顧海開著車,“肖亮的事兒處理的怎么樣了,有進展嗎,”

    “沒有,現在就是抵擋著學校那邊不讓老師告訴肖亮父母,而我這邊則盡最大努力的做好這個老大,我不會得罪王總的,所以,魏顧海……也請你能配合我,”

    他表情凝重的說:“希望早些年結束吧……”

    “什么意思,”

    “沒什么,我會配合你,畢竟何總也讓我跟你配合,你一定要清醒啊……”

    “魏顧海,你能告訴我所負責的業務是什么嗎,難道就是帶著一幫人看場子嗎,就是當個打手嗎,”

    “不是,如果有一天王總真的操縱著你干上了一個比你現在還要高的角色的時候,你就會知道了,但是現在,你知道了只有壞處沒有好處……”魏顧海面目冷清的說,

    “所以,你一直讓我消失,一直讓我走,就是擔心王總會將我帶上一條不歸路嗎,”

    “別說了,已經帶上了,所以,以后看著那尊關公像的時候就讓自己清醒點,最近,我也在找人幫肖亮,但是,我不知道結果會如何,不過我也會盡力的……”

    “你…你在幫肖亮,你怎么幫,”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方法,你不用問,”他很冷硬的說,

    經過一站明亮的路燈時,看到他的眼底中,竟有一絲愧疚,讓我心軟的愧疚,

    ……

    看著魏顧海離開醫院,心中竟還泛起陣感激,他竟然也在想辦法幫肖亮,可是,他為什么保守著那么多的秘密,

    轉過身剛要上樓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是媚娘,

    “媚娘,你回去了,”

    “恩,在我朋友這住下了,明天就回去了,”

    “那就早休息吧,”

    “我回來有段時間了,左思右想你的事兒也一直睡不下,”

    “行了,您該說的都說了,還有什么放心不下的,”我安慰說,

    “你知道嗎,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我那個洗浴中心雖說只是個三線城市的小門頭,可是該有的功能都不缺,想起你給我說的王總,我的心里就有些擔心啊,因子,這個年頭黑錢來源就是黃賭毒……而這里頭最賺錢的你知道是什么嗎,”

    “是…毒嗎,”

    “對……所以,我回來之后,一直都沒睡安穩,咱們那小地方都有,更不用說這大大的帝都了,他們的手法應該跟咱們這小地方不一樣,所以,我擔心啊,”

    “好了媚娘,擔心什么,我就做我的夜場模特,那東西我不參與,你快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趕路呢,”

    “好,記得有什么事兒不懂的時候,跟我電話聯系,”

    “放心吧,沒事的,越是大城市,越正規的,媚娘放心睡吧,”我很是開朗的說,

    可是,扣上電話的時候,我的心里轟隆的就跟塌了似的,

    我猛的就想起當年父親狠狠的將我的手機摔碎時的情景,他大聲質問我那手機是誰的,

    我被嚇哭后,才告訴我那個持槍的人是個毒販,

    而那個視頻是凌昊軒給我寄回來的啊,

    如果那么說,那么王總跟何總所謂的合作,絕對不單單是夜總會這么簡單,

    他們所說的魏顧海是個重要的人物,說他的業務只能讓他來做,難道就是指的這種毒的業務,

    凌昊軒當年在國外的毒巢散角洲,回國后化名了魏顧海嗎,

    可是他為何不敢對我說,怕我受到牽連嗎,

    我越想越不敢想了……

    ……

    晚上我來替夢瑤,

    夢瑤卻在病房里跟肖亮聊的火熱,

    “因子,你回去就行,你白天上班那么累了,我陪肖亮就行,”夢瑤笑著說,一臉真誠,也是一臉的愛意,

    “你陪了一天了,也挺累的,今晚我在這吧,”我說,

    “真沒事,”

    “其實,明天晚上我就要開始忙了,后面的日子,還要麻煩你的,今天晚上你回去收拾點衣服吧,我在這陪肖亮,”

    “哈哈,真的嗎,以后晚上就讓我陪你弟弟,,”

    她對陪床如此有興趣,讓我真是哭笑不得,其實,愛一個人或許就是那樣,在別人看來應該是很不舒服的事,在情人眼里卻甜的像個寶,

    夢瑤走后,房間里只剩下了我跟肖亮兩個人了,

    他看著我的目光便有些不自然了,

    洗漱完后,我關上了燈,

    “因子……”黑暗中,他沒有再叫我姐,

    “怎么了,”我轉過頭問,黑暗讓我看不清他的樣子,

    “我知道錯了,”

    “哦,”

    “因子,你知道嗎,我曾經的愿望就是讀完警校,然后回咱老家當一個小片警什么的,然后,跟咱爸一樣,安安穩穩的,也沒人敢惹咱,可是,現在我不那么想了,我想要有出息,如果這次真的能再回到學校,我一定會比以前更努力,更要強……”

    “姐會讓你回去讀書的,”

    “因子,我一定會變強大,變強大后來保護你……”

    “傻樣……”雖那么說,可是嘴角卻還是笑了,只是,想到夢瑤的時候,那笑又凝固住了似的,

    ……

    翌日,

    天氣晴朗的不像樣,

    我早早的去樓下買飯,

    買了豆漿油條后,往病房樓走,

    剛要拐過彎的時候,高跟鞋的后跟一下踩到快小石子,一滑一崴,手中的豆漿頓時就往外撇開,

    趕忙的抓緊,一把拎住,還好沒灑……

    “吱,”的一聲剎車,豆漿直接勾在了那輛車的反光鏡上了,

    瞬間濺出豆漿來撒的整個車的左半身都是……

    不過,我的手也很疼啊,

    我詫異車上的人怎么沒有下來,而是慢慢悠悠的將車一點點的駛向了前面不遠處的車位,

    我一步步的走了過去,車門打開后,我看到了比較奇怪的一幕,

    常人一般是一只腳邁出來之后,帶動這整個身子再出來,

    可是他卻抬出一只腳后,等另一只腳并?之后才站起來,

    要站起的時候,注意到他左腳踝哪里是白色的塑料物體,假肢,

    他從車里拿出一根比較高檔的折疊拐杖撐著關上車門后,看了一眼掛在上面的豆漿;輕輕的拿下來后,沖著微微抬起豆漿,那優似朝陽般溫暖的笑看著我說:“小姐,你的豆漿……”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