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名模 >

第五百五十章:顧老的女人……

    當我們往盛世人間走的時候,我一路上的微笑都掛在臉上,那是種發自內心的愉悅……

    因為?猛同意跟著我一起走下去了,雖然表情中透著隱隱的擔憂,但是我知道他是發自內心的那么說的,

    可是,這會我唯一有點疑惑的就是那個‘穿病服的自己’,

    從“她”知道陸辰生醒過來之后,她整個人就不跟我鬧了,

    但是,卻冷靜的像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此刻我在車上不經意的轉過頭看向后座的時候,她很有深意的回看了我一眼之后,卻沒有跟我說話,

    這家伙,反正別人都看不見她,我也懶得理她,我要跟她說話,在別人看來就是自言自語,肯定會認為我是個神經病的,

    但是,我知道她跟我一樣,我有多聰明,她就有多聰明,唯一不一樣的就是——我現在要比她狠,

    “鈴鈴鈴”的手機聲響起,?猛接起電話,“喂,大棍,人都找齊了嗎,”

    “找齊了,不過老大究竟什么意思,要去盛世人間自己人打自己人嗎,”大棍在電話里問,

    “你別那么多廢話,按照老大說的做就是了,速度快點,我們都快到了,”?猛說著便掛斷了電話,然后,很是不放心的轉過頭問:“咱們真的要動手嗎,”

    “這個見機行事,不過,?猛,我提前給你透個信兒,我現在真的不是一般的狠,如果我控制不住局面的時候,你一定要堅定的站在我身邊如你所說的陪著我狠,否則,我一個人狠起來的力度,實在是太弱了,”我說,

    畢竟,我轉變的如此之大,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不知所措的,

    但是,有?猛在,這一切就簡單的多了,論狠、論威猛、論暴躁,?猛的力度是里面最強的,

    ……

    抵達盛世人間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這會自然是忙碌的時候,

    我很清楚這家夜店是王晨曦送給我的,各種法律文件上都簽了我的名字,我是這個盛世人間真正的主人,

    “?猛,待會去財務那提點錢,多提點,你那十四萬我送人了,”我下車后看著燈火通明的盛世人間的招牌說,

    “送人了,除了顧老那沒記得你去別地方啊,顧老應該也不缺那倆錢吧,”?猛說,

    “我送給了一個小姑娘,那個小姑娘是顧老府上的女仆,挺乖巧一個女孩,到時候,我們要好好利用她,”我說著便看到了門廳里面的一個熟悉的人影——紓兒,

    便趕忙喊著?猛快跑了過去,

    當我們趕到門廳前面的時候,看著紓兒拽著個大大的行李箱從里面剛好走了出來,

    “你……”紓兒看到我后,站在臺階上面的就不知道該不該下來了,目光之中更多的是對我現在穿著打扮的詫異,

    “去日本對嗎,”我直接說出了我心中的疑惑,

    在顧老那知道陸辰生醒了過來,而這個紓兒又是那個翻譯的親妹妹,一定是第一時間聽到了陸辰生醒來的消息,就迫不及待的要趕過去,

    聽我如此一問之后,她微微一個冷視說:“你怎么知道我要去日本,”

    “心上人醒過來,你自然是迫不及待了,”我笑著說,

    “別這么說,”我耳邊出來了“病服幻體”的聲音,“你不要這么說,陸辰生愛的是我,你不能給紓兒錯覺,更不能給陸辰生錯覺,”

    我聽到后,微微的低了低頭,用余光狠狠的瞄了她一眼,但是忍住了沒有說話,

    “我就知道你對陸辰生沒有感情,枉費陸辰生對你那么好,哼,你猜對了,我就是要去找陸辰生,”她說著,立刻就大踏步的從門口的臺階上走了下來,

    病服幻體的自己聽到紓兒如此說之后,直接的站到了我面前激動的喊著說:“攔住她,給她解釋解釋啊,告訴她,陸辰生愛的是我,我也愛陸辰生,不要讓紓兒去找她……你現在站著我的身子啊,你…你幫幫我,我真的很愛陸辰生的,,”

    “紓兒……”我看著“自己”冷冷的喊了她一聲,

    “怎么,我覺得我們兩個應該沒有共同語言了吧,那天我也如實的對你說了,我就是喜歡陸辰生,你們兩個也沒有結婚;所以,我覺得我這么愛一個人,無論是道德上,還是于我私人感情上都不會遭到譴責吧,倒是你……”她仿佛打開了話匣子似的,一點點的轉過了身子來的看著我說:“現在的你變的讓所有人都討厭,今天中午的時候你不是擺明立場的不想跟我們一起了嗎,那么現在過來又是怎么一回事,呵……如果讓陸辰生知道你現在是這個樣子的話,我覺得他也絕對不會喜歡你的,”

    我又瞥了一眼激動無比的病服幻體之后,沖著紓兒一笑的說:“我沒有你想的那么多,我就是想問問你,你真的那么趕時間嗎,如果不趕時間的話,今晚這里有一場好戲,你要不要看,”

    “沒興趣……”紓兒毫不客氣的說,

    “是嗎,可是以我對陸辰生的了解,他一定特別想知道今晚這里將會發生的事情,”

    “什么意思,”紓兒問,

    我剛要回話的時候,遠處便有一輛接一輛的車快速的開了過來,只是短短的幾秒鐘時間,我們四周就迅速的聚集了好幾輛的車,

    “老大,”大棍從?色越野車上跳下來,

    “多少人,”我問,

    “差不多一百人,”

    “準確點,”

    “九十多,不到一百,”大棍皺了皺眉,

    “下次再有這種情況的時候,你數好人數再匯報,”我面無表情,有點冷的說,

    “哦……”大棍有點懵,

    “好了,叫上十幾個人跟我們進去,其他人都到大廳去等著,”我吩咐說,

    然后?猛的五個“鬼”立刻的擁簇了過來,另外加上大棍和幾個小弟,我們便往門廳里走,

    而這刻的紓兒自然也不走了,而是匆忙的打電話去給連吉他們通風報信后,拎著行李箱的就跟上了我們,

    ……

    進了大廳,因為人太多,就直接的走樓梯,

    到了三樓的夜總會包廂大廳的時候,恰好看見了一個女孩被別的女的攙扶這出來,短裙下面隱隱露出愛沒有提上的內褲……

    “什么事兒,”旁邊的服務員問,

    “被客人灌了那種斷片酒,客人自己裝包里偷偷帶過來的,”另一個攙扶著她的模特說,看到我們這么多人站在三樓大廳的時候,眼里頓時就有些不知所措,

    我看著那個女人的時候,莫名的想到了夢瑤……

    不是懷念當初的夢瑤,也不是可憐當初的夢瑤,只是可恨;一股莫名的厭惡和憤怒就那么讓我有點失去理智的走了過去,

    “她多大,”我輕聲問,可我心里有火,很大的火,夢瑤的火……

    我不知道是因為精神病的原因還是什么,眼前忽然的閃現出了夢瑤久違的身影,然后,夢瑤死死的盯著我……

    我瞥了一眼旁邊的穿病服的自己,她看見“夢瑤”之后,迅速的往后退去,仿佛虧欠了夢瑤很多很多一般,

    那個夢瑤死死的盯著我說:“這就是夜場……這就是你所管轄的夜場,我就是在這種夜場被人灌了毒藥之后,被人輪了的……”

    “在夜場混,連這種藥都分辨不出來的話,你混個屁,”我直接的沖著“夢瑤”罵道,

    但是,對于周圍的人來說,我更像是對眼前的那個已經癱軟了的女人說的,

    “不是的,那些人偷偷的攙在了啤酒里,我們根本就分辨不出來,”旁邊攙扶著的她的那個女人趕忙解釋說,

    夢瑤此刻看著我、冷冷的看著我說:“你們這種夜場永遠都是骯臟乘以骯臟,無比骯臟的地方,你也是,現在的你比誰都骯臟,,”

    “放你媽屁,,”我直接憤恨的噴口,看到“夢瑤”依舊不屑的看著我的時候,又噴到說:“你他媽的就不應該動情,明明知道他不會喜歡你,你還動情,你活該,你自己作死,一個女人最最可悲的就是你這樣的,明明知道一個男人不會對你動心,你還傻傻的往上靠,你說你傻不傻,,,”我大聲的怒罵道,但是,別人不知道“夢瑤”的存在,全都以為我在罵那個被灌了毒藥的女人,而且各種對話都比較契合(不信你回頭再看一遍),

    “我……我們……”那個攙扶著的女孩很是不知所措的說,

    這刻的夢瑤被我噴的竟然后退了,我也開始清醒過來,看著眼前的夜店模特后,慢慢的清醒過來,

    “她…她確實喜歡那個男的……”攙扶著的她的那個女孩說:“可是那個男的并不喜歡她,就當她是個玩物,”

    “因子,”連吉的聲音在背后響起,

    我回過頭看了他一眼,發現魏顧海帶著墨鏡,被何百合攙扶著走了過來,可是我那顆被夢瑤激怒的心思在那個被灌了斷片酒的女人身上,當即轉過頭問:“她服務哪個房間,”

    “VIP888,”

    “?猛,走……”我說著直接的朝著那個房間走去,

    “你干什么,”連吉直接的跑到我前頭來攔住了我,

    我很是輕蔑的看著他問:“那個女孩差點被人家操了……你看見了嗎,”

    “看見了,但是并沒有發生多么惡劣的事情,只是喝了點酒醉了,摸…摸兩下都是正常的,不是嗎,”連吉說著,見我一臉冷色的時候,一把拉過了大夢夢說:“這些都是正常的,對不對,”

    大夢夢一臉難堪的說:“這……這……”

    “滾開,”我厲聲喝止的沖著連吉道:“這……這是我莫因子的店,我說了算,你懂嗎……”

    我說著沖著?猛使了個眼色,?猛沖過來直接的將連吉一個胳膊的擋在了走廊旁邊的墻上,

    “?猛,你……”連吉想過來讓?猛不要聽我的,

    “聽老大的……”?猛說,

    “把剛才那個女人抬過來,”我沖著身后喊了一聲,然后一幫服務員抬著那個已經不省人事的姑娘跟在了我身后,

    ……

    “你們都別進來,”我沖著身后說了一聲后,走進了包廂,

    包廂里燈光閃爍,顯然他們玩兒的正盡興,

    我伸手直接的打開了燈光,整個包廂全部都明亮了起來;然后,我看見大大的包廂的角落里,一個女孩正被一個男人寬松著衣服,

    “剛才有個女孩醉了,我是來替代的,不知道哪兒位——”

    “——這里,,過來,,”一個帶頭兒的招呼我過去,

    我微笑著,輕輕的來開了門,?猛他們站在門口看著我的時候,我直接一指那個男的說:“把那個男的給我拽出來……對了,還有那個,”我指著角落里相對另一個女孩圖謀不軌的男人說,

    ……

    三樓的大廳里燈光明亮,

    “操你媽的,你他媽的去打聽打聽我是誰,狗日的,敢動我一根指頭的話,老子弄死你們,老子直接讓你們這家店關門,,,”那個被?猛手下按在地上的人說,旁邊那個陪他一起來的伙伴,顯然要軟弱的多,只是趴在地上不說話,

    “我問你,藥是不是你下的,”我微微的蹲下身子問,

    他輕輕的瞥了一眼我的下身笑著說:“粉紅色,哈哈,粉紅色內褲,”

    “藥,是不是你下的,”我沒理會自己的走光說,

    “對……其實我都已經把她操了,怎么,我是——”

    “——?猛……刀……”我直接打斷了他的話,并輕輕的將手舉了起來,做出了拿刀狀,

    “老大……”連吉跑到我身邊要說什么,

    我一眼瞪著他說:“我說過,所有的夜店里不許有毒品,你做到了,可是,現在你做出了比毒品更可怕的東西出來……”

    “因子……,”一直沒有說話的魏顧海說話了,

    “魏顧海,你記得嗎,當初我在包廂里被人欺負的時候,你是怎么做的,你直接把對方的手砍了下來……”我回憶著以前的事情說,那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那時候的魏顧海就特別的狠,而今我要比他還狠,哪怕我是一個女人,

    我回頭看了?猛一眼,?猛面色無比?沉的將一把刀遞到了我的手中,我握著刀的站起來看著周圍的服務員和連吉、魏顧海說:“這個店是我莫因子的,只要我是這個店的老大,誰都不能欺負我店里的姑娘,”

    “你是瘋了,,,”魏顧海大聲的說,

    連吉也在附和著說:“老大,有什么話,咱們坐下談,我知道你是有情緒的,”

    “對,我確實有情緒,我就問一遍,你們要不要交出所有帝都的夜場,”

    連吉當即就神情緊張的看向了別處,而魏顧海則說:“你是個女人,剩下的事交給我們好嗎,”

    “你們能救出肖亮嗎,”我問,

    “不能,”魏顧海很是肯定的說,

    “老大……”連吉插話,“讓我們慢慢來……”

    我看到他們都拒絕了我的時候,心中自然也知道了答案——他們不會配合我的,

    “好了,你們今天晚上就將夜店讓給我,然后,我莫因子會憑自己的實力,解決我自己的問題,”我說,

    地上那個被?猛手下按住手腳的男人這刻仍舊囂張的說:“狗日的,我爸是——”

    “——是你媽,”我大喊一聲的直接揮刀的沖著他的手腕狠狠一刀,,

    “啊,,,”那人痛苦的嚎叫一聲,

    然后那手腕處開始瘋狂的涌出鮮血……

    “你……你他媽的……你……我……我不止會讓你這家店關門,你叫莫因子,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那個被我砍斷手的男人嗷嗷直叫,

    可是,我聽著他嗷叫聲音的時候,卻忽然的覺得渾身的通暢,輕輕的伸手的攥住他的頭發的將他的臉對準了我的身子說:“你,你好好的看清楚我的模樣,我叫莫因子,穿著粉紅色內褲的莫因子……今夜開始,你就記住這個名字,好嗎,對了,我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我說著又矮了矮身子的看著他猙獰的面孔說:“我是顧老的女人……”

    “你個變態,”紓兒說,

    我扭過頭去看著紓兒一臉鄙視的模樣的時候,心中莫名的快慰,

    而一邊的那個穿著病服的自己,已經淚流滿面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