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名模 >

第三十五章:他要帶我去見他

    “讓我扇你二十二個耳光!”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眼淚一下就流出來了。

    他看我眼淚那么流下來,忽然頓悟了似的。側過頭看了李菲菲一眼之后,回過頭聲音低沉而認真起來,微微有絲虧欠的看著我問:“她欺負你了,對嗎?”

    “我就這么一個條件,你答應不答應?”我沒回話的問。

    “都是她們干的?都是因為我,是嗎?”他的目光很沉,手輕輕的伸過來,輕輕的放在我紅腫的腮上。

    而我的淚,被他輕輕一碰,便又洶涌起來……

    “你…你到底讓不讓我打?你不是讓我做你女朋友嗎?那就讓我打!”

    我說著,感覺自己的嘴唇在抖,我使勁的咬住嘴唇,用余光看見李菲菲和小愛都在看著我們。

    他收回手,慢慢的站起身子,輕輕的勾了勾手示意我打。

    “我…我打完你之后,我就是你女朋友……”

    說完,我猛的站起來,狠狠的一巴掌打過去,打的我的心好疼好疼!真的好疼好疼!

    同學們被那我那一巴掌扇的齊齊的轉過頭來,異常安靜的看著我們。

    他一米八六,我一米七六,兩個大高個是那么那么的扎眼。

    他們看著我受傷的臉,都以為我被張揚欺負了。可是張揚的臉,那刻仿佛有股子火在壓著似的。

    “繼續……”他輕聲說。

    “啪!”我又是一巴掌!

    “因子!你干什么!!”李菲菲一下就沖到了跟前!

    我沒有回頭,因為我知道此刻我不需要回頭看她。

    有人會制止他!

    “你要是敢過來,我打賭你以后再也見不到我。”張揚冷冷的看著李菲菲說。目光里有很大的火氣。

    而小愛則在一邊默默的拎起了自己的板凳,狠毒的盯著我,仿佛只要李菲菲一發話,她就敢將板凳甩到我身上!

    “啪!”我三耳光。

    “別打了!!”李菲菲在一邊大喊。

    “你要再打!信不信我回宿舍弄死你!?”小愛直直的瞪著我,我簡直不相信女人也會又那種如同野獸般的目光。

    “繼續……”他又喊我。

    我那三巴掌力氣很大,張揚的臉已經發紅了。我回頭看了一眼李菲菲。她的眼睛里已經有了淚水。

    她很喜歡很喜歡張揚對嗎?她最在乎的就是張揚對嗎?好……

    “啪!”我又是狠狠一耳光!

    我打的不止是李菲菲的心,也不止是張揚的臉,還有我自己的青春!屬于我十六歲到十八歲這三年的青春!

    從今以后,我就是他的女朋友;從今以后,我都不可以再想魏昊軒;從今以后,他會保護我,對嗎……

    “啪!”又是一耳光。

    看著那紅腫的臉,我眼淚又落了下來。

    感覺自己好殘忍,感覺好痛。為什么要讓我經歷這些,青春就是這個樣子嗎?我只想讓我自己過的好一些!

    可是,誰的青春不曾痛過……

    “啪!”

    又一巴掌下去的時候,李菲菲惱怒了,從后面使勁一腳踹在了我的后腰上!我的身子,直直的往后墻上撞去!

    “混蛋!小愛!打她!”李菲菲喊到。

    小愛沖過來的時候,張揚速度極快的,狠狠一腳踹向她手中的板凳!

    “啊!”小愛喊了一聲,連人帶板凳的倒向側排那些同學的課桌。

    噼里啪啦的各種書和瑣碎的東西,亂了一地。

    我直起身子,看著小愛的目光;她極其憤怒的死死的盯著我。

    “李菲菲,我不想打女人,識相的就遠一點,別逼我……”張揚說著,轉過身子。

    我倆也整個的調換了位置。

    他替我擋住了李菲菲,看著我道:“繼續打。”

    我看著他的臉,再看看倒在地上的小愛,頓時不知道該不該繼續打了……

    “打!!”他大聲的一喊!仿佛整個樓層都能聽見他的聲音。

    “因子,你死定了……”

    小雨從地上爬起來,死死的盯著我。而一旁的李菲菲流著淚,一副要吃掉我的樣子。

    我抬起頭,看著張揚;張揚很認真的看著我,“打。”

    “啪、啪、啪、啪、啪、啪……”十八、十九、二十、二十一!

    一下下的巴掌打在張揚臉上,身后的李菲菲直接就流淚了!疼的?

    很疼對嗎?

    我也疼!

    都疼!

    “還差一下。”張揚的臉已經紅了。

    可是我覺得還不夠!

    我覺得李菲菲還不夠痛,遠遠不夠,她還能夠站在張揚背后,還能恨意濃濃的看著我。

    “這最后一巴掌之后,我就是你的女朋友;所以,說,說你愛我。”我擦掉眼淚,看著他說。

    張揚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身子微微的正了正,“我愛你……”

    “大點聲,我聽不見。”本不想哭的,卻又哭了。

    “我愛你!!!”張揚大聲一喊。

    李菲菲聽見張揚的那聲“我愛你”后,眼神就變了,從恨意濃濃,變成了傷心。捂著自己的嘴,不可思議的、滿眼是淚的看著張揚的側臉。

    痛吧?痛吧!

    我打了你最心愛的人!很痛對嗎?

    看著你心愛的人對我說“我愛你”,更痛對嗎?

    而我呢?我竟被你逼到了這個地步。就因為他喜歡我,就要置我于死地?就因為他喜歡我,就要打我?就因為他喜歡我,你們就可以踩著我的臉、掐著我的心的欺負我……

    “啪!”最后一巴掌打下去之后,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抱住了張揚,“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哭的很大聲,很大聲……

    不知為什么哭的那么大聲,就是哭,就是哭……

    “對不起……”他抱著我說。

    ……

    張揚帶著我離開了教室。

    從虛脫了似的李菲菲身邊走過時,張揚停下身子,看著她說:“你適可而止吧。”

    而一邊的小愛,則死死的攥著拳頭。

    ……

    張揚帶著我去了校外,找了家門診,給我的鼻子抹藥。

    整理好之后,便跟他并肩的走在暗夜的柏油路上。

    燈光將我倆的影子拉的長長的,我問我自己:我這就是戀愛了嗎?

    “因子,你喜歡我嗎?”

    “還行。”

    “你愛我嗎?”

    “……”我沒有回答。說不出為什么,對他有感動,有喜歡,但是愛?我都不知道愛是什么。

    “你不愛我對嗎?”他問。

    “不知道。”我覺得在十六歲的年紀里談愛情,雖不遠,但是也不近啊。

    當年李蘭香可是一再囑咐我,不可以早戀的啊。沒想到,這會剛離開她懷抱沒多久,就稀里糊涂的給人家當了女朋友。

    “愛一個人,是很清楚、很清晰的,怎么會不知道。”他說。

    他如此一說的時候,我不知道為什么,腦子里就閃現出了魏昊軒。只有他。對,只有他的眼睛能讓我看到那么一種清晰無比的守護般的疼愛。

    “是嗎?”我問。

    “當然,你愛一個人的時候,會為他考慮很多的東西。想他的時候,倒是會有些模糊,不過那是因為想的次數太多的原因。”他此刻全然沒有了初見他時的那種酷拽的模樣,一副失戀了似的傷心模樣。

    “這么有經驗?你愛過?”我問。

    “呵,這不是愛著嗎?”他忽然笑了。

    “可我不愛你。”我忽然認真了。

    我以為他會生氣,但是他的目光里卻煥發出了一絲興奮,“那最好不過了。我就是怕你愛我,跟李菲菲似的那種,我最怕。”

    “你知道我不愛你,為什么讓我打你?為什么讓我做你女朋友?”

    “我都被你打了二十二巴掌了,都已經是你男朋友了,你就別問那么多了。”

    “我不愛你。但是,我也知道,你并不愛我。你有心上人對嗎?”我停住腳步看著他問。

    “嗯,這暫時還是個秘密。”他狡黠的一笑說。

    “是嗎?那你打算什么時候告訴我那個秘密?”

    “等我們熟透了,等我知道你真真正正是不是值得我信任的時候。”

    “我感覺我們不像在談戀愛。”

    “行了。”他一下扶住我的雙肩,看著我繼續道:“我們現在就是在戀愛,但是,是種很另類的戀愛。是展現在別人眼中的戀愛。對了,你為什么不會愛我?你覺得我哪里不夠好?”

    “眼睛不好。”

    他微微皺起眉毛,帥氣的撅起了嘴角,“她們可是都說我的眼睛會勾魂的……”

    “我覺得挺惡心的,而且特別假,尤其是看我的時候。”

    我說著就微微一笑,牽動著鼻梁微微的有點痛時,又疼的皺了皺眉毛。

    “瞧你這個傻樣,不過,你說的對。我對你是真的愛不起來啊……”他微微有點傷感的說。

    我不知道是不是刺痛了他的心,趕忙安撫說:“其實,我就是不喜歡你這個類型。不過,做個朋友倒是非常不錯。”

    “那你喜歡什么類型的男人?”他很是好奇的問。

    “喜歡那會你給我看的照片上的那個男人!”我打趣說。

    他一聽卻認真了,眼睛一臉的掏出手機,拿出了那張相片,指著那個長的很像魏昊軒的男人問:“你說的是這個男的?”

    “嗯……”

    “走!我帶你去見他!”他一臉興奮的說!

    ……

    我知道那個人不是魏昊軒,只是長得跟魏昊軒很像。尤其是當張揚帶著我說要去見他的時候,我就更清楚,那個人不是魏昊軒了;但是,我仍舊是很好奇的。

    “他在哪個學校啊?咱們走著去嗎?”我見張揚一直順著街道走,有些好奇的問。

    “咱一個學校,他上高二呢。但是,暑假的時候出車禍傷了腿,一直還沒上學。他家就在前面那個小區。”

    我聽后,腳步一下就停住了,“這么晚去他家干嘛?”

    “沒事,他一個人住。”他說著一下牽住了我的手。

    被他牽著手的時候,感覺很微妙……

    說不出的感覺,感覺像是個玩了很久的朋友似的;雖然沒有那種男人特有的安全感,卻有種可以跟他做個長久好伙伴的甜蜜感。

    我們走進了離學校不遠的一個破舊小區。

    在一個破舊的樓前停下。

    “他在家,亮著燈的那戶!”他指著一樓,眼里放光。

    “真就他一個人?”我問。

    “嗯,不過…有時候,也兩個人……”他轉過頭沖我挑了挑眉毛后,笑了。

    可我總覺得,他那個笑里,有種怪怪的味道啊……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